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红流>第一百零二章 不堪一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零二章 不堪一击

小说:红流 作者:丁老石 更新时间:2009/8/20 14:30:11

李明华所过之处,几乎未遇像样抵抗。倒不是此地军民懦弱,如今已与兵进四川之时情况大不相同,当初李明华等不过一群反贼,而现在是大局已定,没有地方官员挑头,士绅即便心有不甘,也难以找到肯强自挑头之人。

南直隶不战而降,李明华下一个要面对的,便是守在江边的刘泽清与黄德功。黄德功有兵四万,倒还有些战力。刘泽清有兵五万,却是东拼西凑而来,论战力只怕连反帝军五千都不及。

李明华并不准备强攻,史可法把强兵都摆在了这边,后防必然空虚,所以李明华只是在江边征集船只,虚张声势。而真正的主攻方向,是唐文斌的江浙新军。

防守唐文斌的都是南京城防兵,黄德功率军离开后,这些少爷兵便被推上了前线,他们摇旗呐喊还可以,但真刀真枪杀敌上阵,则还需多多锤炼。

唐文斌需要给郑芝龙施加足够压力,主力是不能动的,但偷偷抽调个十来门炮还是可以。负责从背后攻打南京的三万江浙新军虽然几个月前还是明军,但能被留下肯定也经过了筛选。

新军苦练了几月,手中也有了以前没有的家伙,听说攻打南京自然是跃跃欲试。不过让他们扫兴的是,一直打到南京城下,也未遇上像样的抵抗。

等到了期盼多时的南京城,眼见城墙高大厚实,守军严阵以待,起初抱怨没机会立功的新兵,此时心里又开始打鼓,不知能不能打赢占据地利优势的敌军。好在几个月的政治思想工作没有白做,虽然他们有些害怕,但丝毫没有回头的打算,都憋着一股劲跃跃欲试。

城上除了南京城防兵外,还有临时赶来支援的刘泽清所部。这两班人都有个共同特点,那就是欺软怕硬。

城下看城上是严阵以待,不过城上明军却是有苦自知!之所以要如此箭弩拔张,完全是因为恐惧所致。

唐文斌等攻城器具准备完毕,便让人带着迫击炮抵近射击。城上红衣大炮个头虽大,但打城下几十个人,无疑是大炮打蚊子。他们要是有孙传庭的胆量,倒可以开城驱赶反帝军炮兵,如果派出的是骑兵,将反帝军迫击炮抢过来也不无可能。

反帝军的小炮虽小,但威力却大。城上明军太平兵哪见过这种阵势,十余炮打下来,人没打死多少,逃兵已经占据了主流,皆争先恐后往城内逃窜。

刘泽清所部明显比南京城防兵擅逃,从这一点上便可看出两者差距,逃命都比不过人家,还有什么能比过?当然,不愿逃命的人除外。

马士英此时还是很负责任的,毕竟对方已打到门口,性命攸关啊!但他是个投机之徒,眼看大势已去,剩下的最好办法便是早早开门献城,至少也要保住性命再说。

刘泽清的士卒跑了,可他本人不会盲目逃跑,因为已经没有地方可逃了。他不是没头脑的士卒,最明智的选择应该是投降。

刘泽清不跑,周围的亲兵肯定也不会跑,当他带着亲兵准备献城时,正好遇到心怀鬼胎的马士英。不过两人并没有一拍即合,献城是最后机会,倘若让马士英献了,刘泽清岂非只能做陪衬?所以刘泽清大义凛然喝问马士英意欲何为,接着便轻而易举将其毙于刀下,再打开城门。这斩杀马士英,与献城自然密不可分,不杀马士英,如何能打开城门?所以斩杀马士英也是一功。

城门一开自然是皆大欢喜,明军听到了他们想听的免死之音,反帝军没了攀爬城墙之忧,刘泽清更得到了唐文斌热情接待,真实再完美不过的结局了。不过唯一缺憾是——若李明华不用刘泽清,唐文斌说了就不能算数。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李明华有锦衣卫在手,出征前当然会对敌人进行了解。对刘泽清这种见风使舵之人,李明华最多只能保留其家产。士卒可以改造思想,但军将却不能,因为他们思想已经定型。倘若其本身思想有一定觉悟,倒还可以善加引导,可像刘泽清这种烂人,没必要白费力气。

黄德功听到城破后,心中残存的一线希望也断了,面前是涛涛江水,江水过去是重重大军,逃没地方逃,打也打不过,还是识时务者为俊杰,投降为好。不过他要投的对象可不是身后的唐文斌,他要货卖帝王家。

李明华正准备强渡,以便与唐文斌遥相呼应时,却从望远镜中看见城上先是乱成一团,接着便有大军渡江而来。和明军作战了这么久,李明华也能猜出个大概,不过他猜“来的是刘泽清”。

虽然估计是来乞降之人,但李明华也不敢大意,急忙下令全军备战。黄德功靠近后见对面严阵以待,怕引起误会而遭炮击,急忙派快船前去打个招呼。

李明华听说是黄德功倒有些意外,不过旋即就明白对面肯定城破了,一问之下果不其然,当下便为黄德功让出登陆地点。

黄德功上岸后也没玩什么花样,反倒是李明华的客气让他受宠若惊,此时投降可不比从前,人家已经胜券在握,自己降与不降对人家没什么分别。

李明华此行的目的在船厂,虽然多一个可用之人很好,但对军将的需要已不及当初迫切。黄德功送来的船正好可让李明华大军渡江,省得划着舢板一片混乱。

在留下人马安置黄德功所部后,李明华便心急火燎往对岸赶去。唐文斌此时已控制了全城,见到李明华后先将城内状况做了汇报,接着便说起刘泽清之事。

李明华心中早有计较,说道:“此人我亦多方了解过,风评甚差,多有人言其性情凶残、军纪败坏、反复无常,你自己决定吧!反正最多只能给他个参谋职务,以观后效,只要不胡作非为,这种人鬼点子还是挺多的。”

唐文斌道:“算了,这种人还是离他远点好,别一颗耗子屎搞坏了一锅汤!我再从降兵中了解一下,若评价属实,就把他晾着,随他怎么选择。”

李明华道:“这里就交给你了,最好能帮我找找会造船的匠户,然后在生活上给予一定照顾,我得先去龙江船厂看看。”

龙江船厂始建于洪武初年,位于南京龙江关,经营一百几十年后﹐到嘉靖后期船厂开始衰落。工匠降为二百四十余户﹐且大多不谙祖业﹐知艺者百无一二。李明华也知道这些情况,可那里至少基础设施还在,懂行的工匠虽然百无一二,但总比没有得好。

倘若另外选址,且不说建船坞要耗费多大力气,张李二人对造船可是毫无半点了解,等摸索着将基础设施建好,恐怕黄花菜都凉了。

李明华来到南京龙江关,看到的仅是几个并排着面相长江的巨大水塘,其余都已破败不堪。看来想要修复还得下不少功夫。

唐文斌要找工匠倒不难,南京是明朝陪都,也有工部、兵部等等,随便找几个工部小官问问,总有知道内情之人。

工匠们现在大多已与农民无异,基本靠种粮为生,反帝军大军入城,这些小民们还正在惊恐的观望之中。唐文斌不到半天便找到熟悉情况之人,工部正儿八经的官员哪里会清楚这些,熟悉情况之人是个叫周德明的小吏,因为是个跑腿办事的,所以平时与工匠接触较多。

李明华听说访到了工匠,急忙让知情的小吏带路,等不及要亲自去问问,看事情究竟还有多少希望。

周德明也是个能体察人意之人,带去的自然是手艺最好的人家,眼前之人可是当今皇上(尽管他自己不承认),这可是个难得的良机。倘若事情办好了,好处肯定不会少。

既然小吏能找到工匠,工匠自然也该认识小吏。周德明带去找的工匠叫王祖贵,老爹既然能将造船手艺传下来,名字还是会取的。

王祖贵看着官老爷带一大帮子人来,沿途指指点点,心中难免忐忑,急忙找了个藏身处偷看,若情况不妙,也好回去带着家人跑路。待走得近些,才看清官老爷对身前之人极为恭谨,连走路时也把腰弯的跟虾米一般。王祖贵也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当然能看出来人并无恶意,此时心中又生出希望来,莫不是祖上有哪位失散的亲人做了大官,抑或是自己手艺有了用处?

李明华去请教人家,当然得带上些东西,所以也难怪王德贵能一眼就看出来好事。

小吏也是心细之人,眼看着快到了,连忙向李明华告个罪,独自跑到前面去打前站,以便把来由说清楚,让双方都有个准备。

王祖贵看清后面随从所带之物形状后,也再不迟疑,急忙从藏身处出来相见。

小吏也顾不得说他鬼鬼祟祟,急忙捡要紧的说了。

王祖贵听说是皇上,却不许下跪,还没想清楚该如何见礼时,又想起该回去让家人准备,脑子里想得东西太多,又过于紧张,一时间便短了路,傻愣愣的干站着。直到李明华走近后,才被身畔的小吏推醒。(今天只有一章更新)

0

第一百零二章 不堪一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