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虎狼绞杀>25 暗中肉搏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25 暗中肉搏

小说:虎狼绞杀 作者:邱建辉 更新时间:2009/9/30 7:47:30

我是在坠落的一瞬间抓住右侧护绳的,我深知,现在只要有一点松懈的念头,就与阿奎一样随波逐流了。尽管我会水,水性还不错,对掉进河里的后果并不十分担心,就是说,在子弹没有夺去我小命的时候,我对河水想这么干的企图总是心存不屑,甚至嗤之以鼻,但问题是,桥面上就我和大裤衩俩个人,我掉下去,就等于战斗力锐减一半,那么,无疑会对夺桥战斗带来不利影响,甚至是失败,所以,我必须想方设法保证自己不坠桥。

当然,这是我单方面所期望的。但实际情况是,因为受力不均匀,桥面发生严重倾斜,竟然达到30多度,还不停颤动,左摇右晃,木板不时坠落,使我几乎尝试想通过引体向上爬上桥的努力都失败了。不说别的,就是挎在我胸前的那只8斤重的64微冲,竟然此时象秤砣一样坠着我。

我的双手抓着绳子,感觉到越来越力不从心。

此时,大裤衩发现我,急忙爬过来,每一步都相当吃力,他一边爬,还一边喊道,嘎子,嘎子。

我听见他的声音,也知道他准备来救我。但就在这时,我扭着头向南边一看,发现有俩个敌人胡乱向桥上打一通枪,万分幸运的是,子弹就从我身边飞过去,没有打到我,然后,敌人准备将一个炸药包放到绑绳子的桥头水泥礅上,这样,他们只需要在离开之前,将导火索拉开,那么,这座吊桥就要被彻底炸断,我和大裤衩就要掉进河里了。

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但我无法开枪,只能喊道,大裤衩……注意桥头……敌人,敌人……

大裤衩听到我的声音,是的,他同我一样还没有忘记履行保护吊桥的基本任务,于是,一不做二不休,在不需要瞄准、或者难以瞄准的情况下,凭感觉向桥头上的那俩个黑影打出两个点射,很快我就看到,其中一个敌人抱着炸药包嚎叫一声,立即滚落到河里,被河水冲走了。

另一个敌人身子弯成90度,两手下垂,耷拉在河岸边的水泥墩上。为了防备这个敌人不死,大裤衩又补打一个点射。

干掉这俩个敌人,大裤衩一手扶着护绳,一手握着枪,向我爬过来。他距我有一米多远,看到我,伸出手,却够不着。

我说,再往前……往前点,别急……

大裤衩又向前一点,身子晃来晃去,时刻都要坠落。

我说,稳……稳住……

大裤衩说,我拎你脖……脖领子,你……你别动。

他是怕我一动,绳子再晃。

我说,不,先……先把我的枪拿……拿下去……

大裤衩伸手,抓住枪背带,把枪从我的脖子上摘下来,挎到自己脖子上,然后,伸手抓住我的脖领子,用力提升。借助一股外力,我一用劲,来个标准的引体向上。

我觉得,没有那只枪,减少八斤多的份量,身子竟然轻松许多,一用力就上来了。不过,我就象在单杠上做相同动作那样,只是下巴颏担在护绳上,想把脚踩在一块木板上却做不到,原因是踩不住,脚虽然能够着,但一踩就晃,还一个劲打滑。所以,有那么一会儿,我是在用吃奶的劲硬挺着,脸憋得通红,胀得厉害。我想,如果这一次上不来,肯定就会掉下去,两只手再也不可能握住绳子了。

就在这时,大裤衩利用三块还没有脱落的木板,稳定好身子,然后伸出一只手,拦腰将我抱住,绳索剧烈摇晃,如果动作再大一点恐怕我俩就要双双坠落,但大裤衩没有动,就是紧紧抱着,不撒开,并告诉我说,嘎子,搂……搂住我脖子,搂住……

于是,我腾出一只手,紧紧揽住他的脖子。现在我觉得,我的确被他抱住,两手不怎么需要用力,身子也不会下坠。但胸前的子弹夹非常硌得上,硌得胸口疼痛,喘气都费劲,但没办法,只好忍受。

现在,有了这种援助,我觉得身子稳重一些,这样,我稍稍可以歇一会儿,积聚一下力量,然后再发力。因为,在刚才命悬一线的时候,我的体力似乎要耗尽,所以这会儿,我必须孕育新的能量来进行下一个动作。我心里非常清楚,现在已经与大裤衩触为一体,如果坠落,肯定是一起坠落,否则就借助他的力量爬上来。

我搂着他足足歇了五分钟时间。而就在这期间,大裤衩竟然还向南侧桥头打一个点射,干没干死敌人不知道,但肯定使敌人想破坏吊桥的企图没有得逞。连我都搞不明白,他一手抱住我,另一只手扶着护绳,哪来的第三只手开枪?

原来,他是用一只腿盘住护绳,一只手抱着我,一只手竟然操起枪。因为,他再清楚不过地意识到,不仅要救我,同时还要护桥、夺桥,否则,冲到桥头的敌人要么用枪干死我俩,或者将吊桥炸断或割断。

这期间,又有一个敌人冲上桥头。他显然没看到我俩,不知道我俩所处的位置,端起AK-47,照着水泥墩上的绳索就是一阵猛射,他的用意很明显,是想用子弹干折绳子。看来,敌人为了弄断这座桥,的确已经不择手段了。

然而,就在他枪响的同时,大裤衩的枪也打出一个点射,所不同的是,敌人的枪口发出哒哒哒的声音,还喷出一束束火苗,而大裤衩的枪没有声,也看不到火苗。让不说,先进武器与落后武器相比,就是具有明显的优越性。或许,这个打枪的敌人至死的时候也没有搞明白,夺去他小命的那串子弹到底来自何方?

所以,大裤衩在用力抱着我同时,眼睛却在盯着南侧桥头。在竭尽全力救援我的同时,也在全力以赴保护着吊桥。并且,他担心我灰心丧气,还不时嘱咐我说,挺住,嘎子,很……很快就会好的。

他说是这样说,可什么时候才能上去呢?总这样抱着也不是事呀?再说,大裤衩的体力也是有限的,不可能坚持太长时间。当他的能量消耗达到极限的时候,不可能有力气再抱住我,毕竟,我是一个七十五公斤重的大砣呵!

就在我正在为如何上去犯愁时,鲁日更、葛宗海爬过来。原来,在消灭完北岸的敌人之后,他们立即组成五人战斗小组冲上吊桥,准备向南岸进攻,该小组早在攻击之前就建立好,现在只是按次序行动而已。

其中,刚冲上桥面不久,有一名战友中弹牺牲,扑倒在桥面上,还好,鲁日更及时拽住他,使他没有滚落河中。另一名腹部中弹,裁倒在桥面上,然后,从护绳的空隙间滚落坠河,只听扑通一声响,转眼之间就被激流冲没影,生死不明。当然,勿庸置疑,肯定是凶多吉少。

五人战斗小组里并没有葛宗海,他是看到有人中弹之后,自告奋勇,躲过弹雨,冲上桥面的。他极其灵敏,爬行的动作极快,很快就追上鲁日更。

为了保证安全,鲁日更让战士姜新(20岁。河北沧州人)、杜羿(19岁,山东威海人)做火力掩护,在目标没暴露之前千万不要开枪,然后,与葛宗海爬到桥中央,发现我悬在绳子上,于是,不顾一切爬过来。

此时,桥面上的一部分木板已经坠落,且桥面颤动、倾斜、湿滑,随时都可能掉下去。另外,他俩一上桥,难免会使桥面增加负荷,改变绳索的应力平衡,弄不好会造成桥面倾覆,使桥上的人全部落水,所以,他俩在距我俩两米多远的地方停下来。

要说葛宗海年龄大,有经验,不得不承认这一点。他先让鲁日更停下,自己一点点爬过来,一边爬一边说道,大裤衩抱住,千万别撒手,我马上过来。

大裤衩一看后面有人来了,立即把握枪的手松开,转而用它紧紧抱住我,这样,使我的安全系数更大了。

葛宗海一边掌握桥面平衡,一边往前爬。这时,他身子一晃,忽悠一下,差点滑下去。原来,他脚下踩着的一块木板脱落,一只脚已经陷下去,好在他灵敏地抓住护绳,避免身体下坠。

他稍微稳当稳当神,然后俯下身,向桥外探出半截身子,最大限度伸出手,紧紧抓住我的裤腰带,并用力向上提。这一招真好使,我感觉就好象被一只吊车的钩子挂住后腰,然后,吊车的绞盘一动,我就被提升上来了。

我是屁股先挨到桥面的,之后才是腿。当我完全蹬上桥的时候,胸口紧帖着木板,大口地喘息,觉得浑身乏力,头上大汗淋漓,似乎就要虚脱了。

此时,葛宗海仍然在抓着我的后腰,大裤衩仍然在抱着我的身子,由于桥面剧烈摇晃,我们谁都不敢动弹,等待桥面恢复平稳。

稍后,桥面平稳一些,葛宗海问道,嘎子,怎……怎么样?

我说,好……好多了。

葛宗海说,不能在这久留,必须赶紧冲过去。

是的,他说得没错,在这多停留一秒钟,危险就会伴随一秒钟。所以,我赶紧翻过身,管大裤衩要过枪,立即投入战斗。

我观察一遍周围,然后对大家说,注意,要……要掌握一条基本原则,就是轻易不……不开枪,使敌人无法发……发现我的,听明白了吗?

我说这话,是出自这么几点,首先,如果敌人的火力向我们射击,那么,位于河北岸的战友们肯定会解决他们,根本无需我们亲自动手。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全力以赴过河,而且越隐蔽越好,只要过去,到了南岸再开枪也不迟。而且,在河南岸所发挥的火力肯定要比在桥面上大得多。

再一点,可以利用夜暗,神不知鬼不觉地过,否则,一但开枪,敌人就会发现我们,等于主动吸引敌人的火力,引火烧身,问题是,我们现在无处藏身,一旦接上火,只能成为敌人活靶子,处境肯定非常糟糕,弄不好会全体玩完。

第三点,我和大裤衩手里都有微冲,用这东西打敌人无声无息,比用普通枪打好多了。所以,不开枪是指不用普通枪,而全部使用微冲打。

第四点,洪排长以前就跟我们说过,在攻击进行的时候,如果不需要你来吸引敌人火力,那么,千万不要暴露自己,而你一旦开枪,那么,一定要对敌人构成最大的威胁。现在看,这句话用在夺桥上最合适。

是的,正是因为我们的火力没有暴露,所以,敌人对桥面的射击仍然处于盲目状态。意识到这一点,我打心眼里感谢黑暗以及给我们带来这种黑暗的那片遮住月光的乌云。

这时,一串子弹飞过来,打得木板劈劈啪啪响,葛宗海一看,想要端枪还击,我立即向他喊一句,注意,先……先别开枪,明白没有?先……先别开枪。

葛宗海答道,明白!

鲁日更则说,不开枪怎么过去,嘎子?

我抬起头,想了想说,鲁班长,你们都在后面,听……听我口令,我让撇手榴弹,你们就一起撇。注……注意,一定要撇远点,千万别炸到桥。然后,我……我和大裤衩先过去。

鲁日更说,行。老葛、姜新、杜羿,准备撇手榴弹,目标30米以外,不要撇偏了。

战友们纷纷答应。随后,我吩咐大裤衩位于左侧护绳,我位于右侧护绳,在木板排列不整齐的一段路上,准备一脚踩木板,一脚踩护绳过。做好准备之后,我冲着鲁日更说道,小鲁,开始!

一阵手榴弹猛然撇到桥头以南。此时,正好有一个班的敌人正鬼鬼崇崇向桥头运动,突然挨到这顿手榴弹,当即被炸死三个,炸伤俩个。但敌人并没有停止前进,仍然全力向桥头靠拢。

而我和大裤衩,也正全力向桥头摸去。在某种程度上,现在我们双方比得是速度,只要谁先到达,占领桥头的水泥礅,谁就有可能控制住吊桥。而敌人控制的目的是破坏,为破坏而占领----我们则恰恰与之相反。

这回,我已经有了经验,知道怎样先找好落脚点,然后再迈步,这样,大大提高行进速度。这期间,虽然我也踏空一次,差点又掉下去,但我缠住护绳的手臂最终救了我。于是,我最先迈过去,蹬上南岸。

我的手刚刚摸到水泥礅,令我没有想到的是,竟然在一具敌人的尸体旁边摸到一只热乎乎的人手,原来,一个敌人也恰巧摸到这里,所以,在咫尺之间,我们几乎都来不及操枪,敌人站起身想要把我推下去,而我一把抓住敌人的手,并借助敌人想挣脱我的那股力量蹬上水泥礅。

接下来的事情是没有时间考虑的,我和那个敌人立即扭打到一起。而且,紧跟着,有三个敌人同时向我扑过来,一个人搂住我腰,一个人控制我手,一个人抽出匕首想扎我。而就在这时,大裤衩上来了,立即扑过来,将那个操匕首的家伙摁倒。但紧跟着,后面又冲上来俩个敌人,扑向大裤衩。

我和俩个敌人在地上打滚,其中一个在我身子下面,一个在上面。身子下面的那个被我咬住一只耳朵,我觉得,整个把他的耳朵用牙撕开。但我后面的那个敌人突然用双手扼住我的脖子,一瞬间让我感到眼前金星四射,大脑一片空白。

9

25 暗中肉搏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