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硝烟>第十三章 将星陨落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三章 将星陨落

小说:硝烟 作者:水晶之蓝 更新时间:2009/12/15 16:07:36

陆云川带领官兵们杀出一条血路再次拼死突围,最终来到一个日后叫做将军坡的地方,他们已经突破到华野的最后一道防线,再往西面,就是兵力真空的安全地带,但此时的55师已经没有了机会——它在最后的路程上被两个团死死围困住,兵力不济的55师陷入无可挽回的绝境……

或者说这时的55师已经不再是往昔的55师了,它现在仅存的一三五团只有不到两千的官兵。

没有命令,不需部署,一三五团迅速抢占阵地布置防线,一三五团团长来到陆云川跟前,庄重敬礼,

“师座,弟兄们尽最后一把力,我们掩护师座出去,师座快走吧!”

陆云川不计头顶上呼啸而过的子弹,静静看着他这员已经掩盖不住疲惫的部将,

“我55师一万多兄弟战死在这里,你觉得我还能独生苟存吗?一三五团是我55师起家的部队,既然上天注定我55师要覆亡于此,我愿践行当初立下的誓言,肝胆相照,同生共死!”

陆云川不想为难他的部下,他已经下令,凡愿意归顺共产党的官兵,尽可离开他放心投向共军……

但终究没人离开他,这支部队的将士傻到没有士兵擅自脱离部队保全性命,更傻到没有军官换上士兵的衣服混迹逃生——他们甚至想都没想这种懦弱但不失“精明”的计策……

最后的一战,一三五团官兵平心静气,像是迎接自己最后的归宿,一个个接连不断、从容战死……

陆少郡快马加鞭,飞奔疾驰……

一发炮弹在参谋长程轩杰身边炸开,随着轰隆一声剧烈爆炸,程轩杰当即躺在血泊之中,奄奄一息……

支不了多久的程轩杰立马被士兵抬回师长身边,陆云川大惊,看着伤势严重流血不止的参谋长,他当即放下手里突突喷射的机枪趴伏在程轩杰身边,痛心不已。

“师座……轩杰命不久矣……有些话我想对师座讲……”程轩杰断断续续,气息微弱。

陆云川紧紧执住他的手,

“你说……”

程轩杰看看周围几乎全部挂彩的官兵,想想昔日一三五团、55旅、55师的不可一世和凛凛威风,凄然说,

“师座,轩杰一人死不足惜……可是,古来成王败寇,历史……向来都是由胜利者书写……我真是担心,死后自己还要在人世间留下一个……民族罪人的千古骂名,还有我55师……今后谁还会记得我们那些,那些在抗日战场上千千万万战死的兄弟呢,他们泉下有知该是多寒心啊……我有什么颜面再去见他们呢……”

说罢口中顿吐鲜血痛苦不已,陆云川忍住哀痛,

“轩杰,我会向弟兄们解释的,所有的过错,都由我这个愚蠢的师长一人承担……”

程轩杰微微抬起手,劝慰道,

“师座……不是你愚蠢……是我们都太傻了!轩杰此戎马一生,能追随师座是我最大的荣幸,轩杰无怨无悔……无怨无悔……”

他的声音渐渐低了下来,模模糊糊留下最后一句话,

“此生无憾,死而瞑目矣……”

言毕,刚刚抬起的手臂从陆云川手间悄然垂落……

这个在南京保卫战顶着崩堤的溃兵率部逆流而上支援守卫城墙的一三五团,同日军拼死作战并最终跟着陆云川一路走来的警备营营长,一直尽忠竭智全力辅佐陆云川立下赫赫战功的少将参谋长,就如此消逝在内战的茫茫硝烟中……

炮火集射后,四周的围歼部队再次猛攻压缩过来,参谋长战死阵亡,哀伤的一三五团士兵纷纷顶满子弹挂上手榴弹,不顾饥饿体虚顿然强支跃出战壕发起反冲锋,这是一次决死的突击进攻,战场上再度响起爆豆般的自动火器密集齐射声,进而是短兵相接的拼刺刀格斗声,但一三五团的官兵显然在体力上已经不占优势,于是接连的自杀式爆炸声……

四面围攻部队的进攻势头再度被打压下去,但55师最后的攻击部队没有一人活着退回来——对方如水的浪潮被扑退后,阵地上留下的是你我交错叠压的尸体……

也许已经意识到这是一支难以对付的“顽固”部队,而且不知道山坡上到底还有多少这样敢于发起拼死反攻的官兵,围歼部队于是再次炮轰……

于是55师固守的阵地上再次落下排排弹雨……

于是又一轮激烈的爆炸,现在山穷水尽的55师,已非彼时兵强马壮的重装55师,这支昔日的战场劲旅现在也只能沦落到被动挨炸无力反击的境地……

陆少郡听着远处声声巨响的爆炸,心急如焚再次快马加鞭……

但他无论如何也赶不上了……

远处山坡上,凶猛的炮火刚刚停止,四面的攻击波浪立马像涨潮的海水一样再度弥漫上来,陆云川将兵力全部收缩到坡顶,准备以战死成仁来成全自己先前的矛盾和无奈,结束自己的悲怆的军人生涯,落寞地走向凄哀的尽头……

山坡上,一三五团余部分兵抵住两面围攻部队的冲击,以一比二的战损率僵持,僵持中,55师最后的力量的在一点点耗尽,一三五团似乎在以此证明——纵然处于劣势,它依然还是昔日的那支王牌……

这支曾经在抗日战场横行肆虐曾让敌军闻悉胆寒的王牌部队,多少年前的昨天,它由陆云川在淞沪战场一手组建愈战愈强步步发展壮大;多少年后的今天,它依然在履行自己最后的使命,它要战至最后直至全部战死,随陆云川而去——什么也不留下……

东方中国的鲁迅说,“悲剧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

西方俄国的车尔尼雪夫斯基说,“悲剧是人的伟大的痛苦,或者是伟大人物的灭亡。”

55师在当时的中国来说已经不堪称最有价值,它也列不上有多伟大。

而55师,此举作战无异于是在自我毁灭——不缴械,不投降,将属于自己的东西,只属于自己的最有价值的战功和荣耀,统统干干净净地彻底毁灭掉——以毁灭来维系自己军人最后的尊严……

在55师把自己毁灭到已经不足百人的兵力还在继续毁灭时,陆少郡终于迟迟赶到,他率领自己的骑兵营马不停蹄一路飞奔至此,冲进战场后继续马不停蹄,他边冲边喊像是命令更像是在凄凄哀求如潮如水的围歼部队停止攻击,

“别打了!别再打了!”

喊着的时候不管不顾继续飞奔,身后一直紧紧跟随护驾的骑兵营也不停息纵马冲了进去……

坡上的国军官兵一时诧异这支横穿进来的骑兵部队,正要转移火力阻挡这部骑兵的“冲击”时,望远镜里的陆云川已经认出了飞马奔来的陆少郡,于是站起来大喊,

“不要开枪!不准任何人伤害他,他是我——”

话音未落,两发炮弹呼啸而来在他前后几乎同时炸开,掩护他的几个卫兵当场被炸身亡,所有人顿然惊住……

硝烟散去后的陆云川摇晃凄立,胸前血水汩汩直流——几块炸开的弹片崩进了他的身体,其中最致命的一块直接炸进了他的胸膛……

官兵们呆住,他们执行命令,没人开枪,副师长郜忠良赶紧上前扶住师长,陆云川一脸茫然,茫然中看着不管不顾冲过来解救他的陆少郡——也许他已经料到自己的这个结局,于是轻松的释然,释然时轻松的凄笑……

眼见自己堂兄被炸生死未卜的陆少郡已经冲到了山坡下,几乎是战马立足未稳他当即纵身跃下,连跑带爬冲向坡顶,身后的骑兵营则迅速运动迂回包围住了整座山坡,尔后下马,反身,唰唰抽出锋利的战刀——挡住了要乘机压过去的围攻部队……

那两个团见识过51师的凶野和悍狠,但那些官兵显然不甘心“到嘴的战功”就这样让51横拦一道抢过去,于是忿忿不已牢骚不断。

突突突……

内线的机枪手二话不说拉起枪栓,冲着对方的头沿耳际一口气放出半梭子子弹,这是警告——表示他们已经失去辩解的耐心!

于是寂静下来……

陆少郡连滚带爬惊慌地跑进55师阵地跑到陆云川跟前,他几乎是跪着赶紧从郜忠良手里接过性命垂危的陆云川,终于抑不住自责地痛哭起来,

“大哥!我晚来了一步,我该死啊……”

陆云川乏力地笑笑,轻轻擦去了陆少郡的眼泪,

“少郡,自小到大我可从没见你哭过,今天你我兄弟相见,该高兴……该高兴才是啊!”

陆少郡看着深深楔进陆云川胸部的弹片和已经染透衣服不断滴下的血水,连忙扭头朝自己的骑兵营无助地大喊,

“救护兵!快!救护兵!救护兵呢?!”

陆云川拉着止住他,

“别喊了,我知道自己的情况,你救不了我……少郡,我问你,昨天突围的时候……我是不是撞上了你的部队……”

陆少郡带着泪水咬着牙强忍住点点头,陆云川宽慰道,

“大哥对不起你,我自知一切终归徒劳挣扎,临亡之际又白白搭上了你的一个部队,原谅大哥这么做……”

陆少郡摇摇头,

“不,大哥,要不是我你们早就出去了,是我害了你啊……”

说着悲痛中泪如泉涌……

这时,参与围攻的两个团长被特意放进走了上来,看见倒下的陆云川,一个团长或许有意或许是真的喜不自禁,他脱口而出说了这么一句,

“呦?!还是个中将呢!”

言下之意是掩饰不住的惊喜和到手的战功,悲泣中的陆少郡听到这句话愤怒地咬牙切齿,当即浑身散逸杀气恶狠狠地要拔枪杀人,他想一枪崩了那个放肆的家伙,他想大骂,“你们知道杀得是谁吗?你们所有人加起来杀死的日本人也没有他一个人干掉的日本人多……”

但已经放在枪套上的手被陆云川抓住按下,一番用力,陆云川又一团血涌了出来,陆少郡遂顺从地把手从枪位上挪开……

或许是感觉到了空气中逼人的危险气息,两个团长知趣地闭嘴……

流血过多的陆云川开始逐渐不支似乎要昏迷过去,听到了刚才的话,他看也不看那两个对他像猎物一样一阵惊喜的团长,面容怜兮地拉过陆少郡的手像是在乞求,

“不要把我交给他们,我不想受辱去死,我情愿死在我兄弟的手下……”

此时陆子飞、狗子和王小柱跟了上来——七兄弟中的另一个何孝杰已经在昨天跟一三七团的厮拼中战死。

三人一见躺在血泊里的的陆云川顿凄苦难言,陆子飞跪过来泣不成声,想包扎上陆云川的伤口,但那徒劳无力,因为厚厚的纱布刚刚放上去,从身体里浸出的血水立马吞噬了一切……

陆少郡悲不自胜,一直紧闭牙关强忍,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个时候哭已经哭了自己还在忍什么……

陆云川半昏半迷,像是在交代后事,

“少郡,答应我……好好……善待我的部队……”

陆少郡不知道什么意思,但狠狠点点头,什么都应承下来,

“大哥,你不能死,你要是有个万一,我怎么回家交代啊!害死了你,我就是家族的罪人啊!”

陆少郡肝肠寸断,任由泪水哗哗直落……

陆云川慢慢合上眼睛,抓着陆少郡陆子飞两个族弟的手,满意而苍凉地笑着,

“你不是罪人,我才是罪人,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我自己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国民的罪人……家里的人不会怪你的……”

说着他的眼角竟然流出了伤痛的眼泪,声音渐渐微弱下去,

“少郡,我已经十多年没有回家了,我想家啊……我想我的父亲,母亲,想我们小时候的无忧无虑,一直的情同手足,还有我们的恩师温公……”

再往下,他已经在喃喃自语模糊不清了,陆少郡俯耳倾听,

“……死后把我的身体运回家乡去,生于何地,归于何处……我还要向列祖列宗复命,我没给他们丢脸……有来世,我们还做兄弟……还做兄弟……好,兄弟——”

陆少郡凝住,久久无语,直至再也感觉不到陆云川呼吸的气息,无声,只剩下滚滚的热泪不断滴落,落在陆云川的遗体上——曾经叱咤沙场纵横风云的一员骁勇战将,就此黯然陨落……

陆少郡止不住慢慢哭出声,之后痛哭流涕,心如刀绞,

“啊——”

他僵直脖子仰天长啸,痛不欲生……

啸声直冲云霄回荡天地间一时惊住了四周所有的官兵,现在,也只有草木更能领略他的痛楚……

他缓缓站起,茫然,眼神空洞无光,接下来他做的事情让所有人始料不及——他迅即抽手拔枪,顶住自己的脑穴,然后绝然扣动扳机!

他想一死了之脱离这人世间无尽的悲痛。

“砰!”地一声枪响,子弹擦着头上的钢盔留下一道火光飞了出去——是最近的警卫副营长蓝剑辉飞快出手用力抬起他的配枪。

第一枪打空后,陆少郡挣扎着要打第二发,但更多官兵立马拥上来上前下了他手里的配枪……

砰!这回是真真切切的又一声枪响!

所有人再次惊住,55师副师长郜忠良拔枪自杀,他以死追随自己的师长而去,手枪无力地掉落在地上,接着身体轰然倒地——跪趴在陆云川身边。

陆少郡大惊,但紧接着是更多的大惊,55师余下的最后几十个官兵也纷纷开枪自尽杀身成仁,一刻间,阵地上到处是开枪自杀的声音,一切突如其来,陆少郡想制止住他们都来不及,仅仅几秒钟的时间里,当阵地上再度恢复寂静的时候,55师已经全军覆没——在他们自己看来,则是自己战死殆尽……

两个跟这样的对手打了半天的团长一时惊愕的难以置信,他们在想,国民党的军队里怎么会有这样的官兵……

陆少郡无力跪下,他现在已经撕心裂肺欲嚎无声!

他想说,难道我就这么的不配得到你们吗?!难道我就这么的让你们看不上吗?!

其实他知道为什么——他们这些官兵只属于55师,就像他的官兵,只属于51师……

……

厚葬,安葬……

陆少郡拔出十多年里陆云川一直佩戴在身的那把佩刀,同他的配枪一起,留给了他的生死部下……

从现在起,他必须活下去,为了更多的人……

自此,55师,那支部队,已经成为了历史,干干净净,不复存在……

……

1

第十三章 将星陨落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