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硝烟>第十四章 重建55团(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四章 重建55团(上)

小说:硝烟 作者:水晶之蓝 更新时间:2009/12/19 10:25:28

55师全军战死殆尽,也许陆云川难辞其咎。

或许可以惋叹,或许可以责难,需要说明的是,如果没有陆云川,也许就没有这支55师。没有他,向来人才济济中国照样不缺乏大批优秀的中华子弟,没有他,也许战场上会出现投降、投诚、起义,总之保存生命避免大量伤亡的局面——但那样又有谁能去同情他们呢?也许剩下的会只有鄙夷,没有他,我们或许完全可以说:切!内战原来也不过如此,我们完全可以再打一场!

但是如果没有他,他的那些55师官兵极有可能又是当时中国几百万军队里平平常常的官兵——说不定还会是一盘“优秀的散沙”。

假若人民解放军之一部深陷敌军重兵围困突围无望,我们会期望这支人民军队归于何途呢?缴械投降?恐怕让我们为之骄傲为之动容的还是他们全部光荣战死……

况且,陆云川不是一个偏执的形态主义者,他不是一个死心塌地只知“愚忠效死”之人,他不屑什么三民主义——他只是在履行自己职责维护自己军人荣誉的军人,仅此而已……

同陆云川一样,以共产党人的标准来看,陆少郡他也不是一个“称职”的共产主义者——他同样没有偏执的形态意识,也因此其作为革命者的革命性屡屡受到质疑……

即便在多少年后的今天,又有多少官员能真正的理解该怎么做一个共产党人呢?恐怕最多的莫过于是嘴上喊着为人民服务心里已经在盘算着如何享受人民大众的服务,聪明的很多人都明白,加入共产党这个政体是让自己官运亨通的必备第一步……

相比于许多人大言不惭堂而皇之打起欺骗民众的幌子,他们追求并且身体力行的“家富国强、民族振兴”的信仰和理念已经是不受拘泥的超然其上了……

没有什么势不两立你死我亡,也没有什么三民主义与共产主义水火不容的形态意识对撞与交锋,假若他们同时在国民党或者在共产党一方,他们照样是能打的军人,我们只能说,国民党幸运地得到了陆云川,共产党幸运地得到了陆少郡,然而这正是他们两人的不幸,露骨点说——他们都不可避免沦为了解决政治纠纷的武力工具,成为一种看不见的牺牲品……

而作为工具或者牺牲品,他们,只需要尽职尽责……

……

55师刚刚覆没不久,黄维兵团随即灰飞烟灭,接着淮海战役进入二十天的停战期……

现在,陆少郡还有更紧迫的事情要做,51师师部,副师长杨耀骏在汇报,

“师长,统计结果出来了,结合79师提供的信息,我们目前有了大概的结论:55师有一三五团、一三六团、一三七团三个团级作战单位,而且它的每个团的编制竟然不低于五千人,再加上师直属部队,55师的作战兵力应该维系在近两万人的层次上。但根据番号识别的统计来看,一三五团好像缺编,另外两个团也有编制不足,即便去除一些误差因素,保守估计,55师还至少有两千人失踪不明……”

陆少郡看着手里的东西——那是陆子飞前去“劝降”时陆云川悄悄偷偷递给他的一份绝密物件。

“或许,他们根本就没有来淮海战场……”

陆少郡如此判断,说着他把手里的东西交给参谋长,

“文良,你看看这个会是什么?”

祁文良仔细瞧着这个不足半个巴掌大的更像是图纸的东西,疑惑,

“师长,从上面的标识来看,我怎么看这好像是一幅残缺的地图啊!”

陆少郡微微点点头,

“不错,这就是一块地图,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张地图是想告诉我55师预留兵力屯备的位置,参谋长,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给我查出这上面标示的是什么地方,我答应过的,要善待他的部队……”

……

二十天的停战期后,被围杜聿明集团的三十万兵力再次土崩瓦解,至此,淮海战役结束……

淮海战役使国民党军最后的嫡系精锐主力全部损失殆尽,长江以北国民党再无能同共产党展开对抗的军事力量,精锐尽失的国民政府自此气数已尽,其政权统治已经直接暴露在解放军锋芒威逼之下,随时濒临崩溃的边缘,无力回天……

51师此一役受损严重,尤其是一个主力团全部丧失殆尽,噬待补充。

一九四九年二月,华东野战军改编为第三野战军,大战过后的三野开始扩充兵力组建兵团建制,这个时候共产党领导下的四支野战军也全都进入鼎盛时期,作战能力无论在数量方面还是在质量方面都大有改观,许多抗战初期时的主力营营长这时候一般也都坐到了师一级别的位置,还有许多战场得意的将领坐到了副军甚至正军级别的职务……

即便在解放战争期间表现并不积极抢眼,但鉴于51师在抗战中立下的赫赫战功奠定了其无可撼动的军旅王牌地位,而且在几次大规模的解放战役中51这支部队接连接下几场硬仗恶仗,尤其是在淮海战场打得更是前所未有的凄惨和壮烈,上级司令部着意将51师补全编制并与另几支部队合并组建出一个军,而陆少郡被特别授意为新建军部的领导人选。

但像抗战结束后推拒掉上级委派给他担任分军区领导职务一样,这次他再次婉言谢绝掉军职晋升的机会——他已经估摸着战争即将结束,他已经在打算着战事结束后立即离开军队,将职位移交给杨耀骏……

更重要的,51师向来是作为机动兵力配属使用,他不想因为建制捆绑整合而让条条框框束缚住了部队的作战力,上级首长几度慎重思考,加之51师的前身部队就曾几度转战一直归属未定,谁也不好一口独吞占为己有,陆少郡的请求得到了批准……

最重要的,51师接下来要重建55团,陆少郡已经决意要把重建的55团打造得更具攻击力,为此他暂时让55团保持空缺的编制——他已经在计划着往55团里如何注入新的兵员……

一九四九年四月渡江战役前夕,51师暂编四野南下先遣兵团,先遣兵团由二野指挥负责保障二野渡江时的侧翼安全,并伺机突越南进,百万大军隔江对峙,一时山雨欲来风满楼……

参谋长急冲冲前来报告情况,

“师长,我们已经在地图上找到了55师余部所在的位置,他们隐匿在了鄂西一带的山岭里,我们费了好大劲才搞到一幅绘制精确的华中地图,他们的位置在凤凰山……”说着在地图上标出其确切方位。

陆少郡赶紧走过来,眉头凝起,

“事情不妙!大战在即,正在集结的四野主力行将渡江南下作战,别说他们有几千人,就是几万十几万,他们现在他们挡不住四野的扫荡气势,万一被我解放军发现,他们必将难逃厄运……”

祁文良想想,

“师长,要不我们通知已经渗透到对岸去的侦察兵,让他们抢先接应那支部队……”

陆少郡摇摇头,

“不可以,太冒险了!我还不知道这支部队愿不愿意跟着我,在事情没有眉目的情况下,我不能贸然将我的士兵投送过去置于危险之中,况且那里是国民党军守卫的后方,万一有个风吹草动,不用我们动手,国民党方面自然会为难他们……”

他垂下眼睛细想一番,叫道,

“警卫副营长!”

“到!”蓝剑辉迅即跨步跟前敬礼报到。

陆少郡下令,

“从警卫营选派几个士兵,备足战马,一人双骑,随时听我调动!”

“是!”蓝剑辉即刻动身前去执行命令。

参谋长看看蓝剑辉出去的身影,再看看陆少郡,

“师长,你是想……”

陆少郡打住他,

“我离开后部队由副师长和你全权指挥,不要上报我的行踪,我会很快回来。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55团的番号就是为他们备留,如果他们肯归顺于我事情再好不过,如果他们视我为仇人或者在我到之前他们被四野发现,只能说天意弄人,我决定随随前线西移,争取尽快找到他们……参谋长,别再为难我,就这么定了吧!”

见师长执意前往心意已决,祁文良只得服从……

……

一九四九年四月,二野三野并肩作战同时发起渡江战役,国民党军苦心经营的长江防御顿然土崩瓦解全线溃退,五月间,四野强渡长江解放武汉,之后江南之岸浩浩荡荡的百万解放大军继续追歼逃敌,战线随之不断前移……

……

鄂西的一处并不显眼的深山密林里,四野之一部翻山越岭追击溃退的国民党军,随着一些国军官兵纷纷逃进山里躲避,追击部队也开始分散兵力化整为零上山展开游击搜索……

一支急行军在尽是灌木密林的山地里匆匆闪过,山脚下,尽是咚咚咚踏地的声音,远处的山林里间或飘来几声零星交战的枪响,枪声不久随即湮灭掉周围紧接着又恢复那山里特有的宁静……

三个解放军战士报告情况后脱离开急行军的队伍——这所谓的情况也就是人有的三急。

而野战部队解决三急的方式极为简单方便,三个士兵来到隐蔽的丛林里就地解决,也许要不是其中一个人“惹是生非”,也许方便后他们就会即刻离去——毕竟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批到这里来“尿尿”的士兵了。

一个士兵嘘嘘的同时不经意抬头看看山上,上面枝繁叶茂的密林里黑咕隆咚静悄悄一片,如果说这座山与别处有所不同的话,那就是它太静太沉寂了,仿佛这座山上除了树木就阴森的再没有了其它任何的生命,甚至没有鸟鸣、虫叫……

这个好奇的士兵扎上裤腰带就往上面走,他要一探究竟,后面两个士兵就催喊,

“哎,二头,走了,再不走都赶不上部队了……”

士兵答应着继续前行,每踏出一步,他都暗暗察觉出更为冰冷阴森的气息,南方的五月已经酷热难耐,而他竟然不自觉流出一身冷汗来——现在,他已经是在机械前行收不住脚了……

钻进茂盛的树林里面,还是看不出任何异样,就在他又踏进一步时,也不知道是怎么突然出现在后方的一双大手从背后冷不防紧紧捂住他的嘴,同时一阵七手八脚结结实实的捆绑,士兵被“活捉”了!

下面的两人开始失去耐心,于是一阵大喊,但大喊过后,丛林一片寂静连片回音都没有,静得可怕的感觉让两人警惕起来,于是端起枪,搜索着钻了上去……

也不知走了多久多远,同样在继续走的时候,几条幽灵一样的黑影一直紧紧跟随着他们俩,趁两人警戒疏忽的转身空当,“黑影”似乎终于捕获战机,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下两个纵身飞扑过的身影干脆利落而精准地下了两个士兵的枪,与此同时又几个黑影把两人“毫发无伤”而且无声地绑了……

他们就是当初55师辖下的以一三五团为主体的精锐一部,这座山头仅仅是他们隐身的一处位置,这两天侦察兵报告山里突然逃进一大批国军官兵,而且紧随其后是更多共产党军队的追随,原一三五团团长禇翰卿判断国民党军已经崩溃逃散,遂下令收回所有散布的侦察小分队,抹去一切人为痕迹,所有阵地设施全部隐没住不漏任何蛛丝马迹,为了严防草木枯萎带来的暴露,他们甚至没用折下的树枝拔来的草茎来覆盖目标,这支昔日在缅甸战场所向披靡真正的“丛林之王”把阵地整改的即便身临其境也难免产生视线上的错觉……

即便如此,禇翰卿知道只要自己不走,他们注定要深陷源源跟进共产党军队的“包围“之中,到时候万一出现不测,是走是留就已经由不得他们了……

所有的官兵都在等待,等待他们师长留下密令里交代的那个人前来接应他们……

三个士兵被堵塞着嘴抬进开凿的深山大洞里,在禇翰卿的示意下,几个部下解去了围在三人眼睛上的布罩,这下庐山现出真面目!三个士兵惊然发现,他们所处的这段山洞里仅看到的就不下一个加强连!宽旷的山洞,整洁的军装,醒目的远征军臂章,更是一排排带着黑亮钢盔手执精良武器安静待命的国军士兵——怎么看这都不像是一支溃散的国民党部队!

禇翰卿不漏声色“安慰”着这三个刚才受惊不小现在更是哑然迷惑的士兵,

“我不想伤害你们,你们现在只需要保持安静,到时候我自然会放你们走的。”

三个士兵奋力挣扎塞着东西的嘴里呜呜叫着,他们想警告这些玩火玩得不要命的国军官兵:我们的部队会找到这里来的,你们已经插翅难逃,你们现在惟一的生路就是放下武器向人民军队投降!

禇翰卿镇定地看着他们,

“我说过你们最好安静下来,我知道你们要说什么,不过你们还是把话放在肚子里吧!”

说罢转身离去……

……

好在那支急行军已经追着国民党的大部队“擦”了过去,战争年代,所有受伤、掉队、遗落走散的官兵都有后续部队或有专门的单位收容照顾,但更多的情况是掉队的官兵会自发跟上大部队,考虑到那三个士兵会自己追上部队的,一时谁也没注意后方“隐匿”的那一股特别作战力量,直到意外再次出现……

同样是小便的官兵,同样“惹是生非的好奇”,同样再次“失踪”,但不同的是现在有一个营的部队就驻留下面喘口气临时休息,“失踪”的几个官兵引起了这支部队的警觉,于是再次上山搜索……

禇翰卿见自己的部队就要暴露目标,现已无路可退,但他们绝对不能放山下的共产党军队上来,于是当即果断下令示警。

突突突!

一阵格外清晰醒耳的机枪声在山林里引起激荡,激起周围一群惊飞的鸟儿,机枪手执行命令,抬起枪口把子弹全部打到了天上……

山下的解放军部队大惊,战斗经验丰富的官兵们赶紧就地趴下隐蔽,一边悄悄搜索山上根本瞧不见的目标,一边例行的战前劝降喊话……

当前情况危急,都是互不相识的部队官兵,弄不好就是一番你死我亡的交恶,禇翰卿经过快速而细致的缜密思索,在他的授意下,山上开始回话,

“投降可以!但我们只能向51师的陆少郡师长投降!让陆师长来见我们营长!”

禇翰卿为掩盖自己的真实兵力拖延部队陷于被动中的时间,他让自己的部下把部队“缩编”成了一个营而又不至于过分贬值让对方不屑一顾。

山下的官兵诧异,他们都是土生土长的东北人,哪知道什么51师谁是陆师长呢?!再说,还没谁敢跟他们四野讨价还价过,投降就是投降,哪那么多啰嗦!不就是一个营吗?!战争进行到这个份上,兵力对等的条件下国民党军早已不是共产党军队的对手了……

于是不同意,最后的警告无果后,山下的部队判断山上的国民党军在故意夸大兵力吓阻他们,于是冲锋号,进攻,劈头盖脸开火就打……

但号音未落,侧面的山坡上立即出现一个突突突喷吐火舌的火力点,嗖嗖嗖的子弹全部打在石地上溅起纷乱的火星和碎片——还是没有伤亡的警告!

被迫再次就地隐蔽后,山下的营长纳闷了,这山上到底有多少人?!自己刚才已经犯了个致命的战术错误:他忽略了侧翼可能造成的威胁情急之下也忘了去占领它,而且此地的几座山头全都紧密依靠彼此相连,万一……

想想两次放空枪的警告,我明敌暗而且对方已经占据先机,对方刚才完全可以火力覆盖射杀他们这个营……

想想一阵冰凉透骨的后怕,在营长的命令下,这支部队退出危险区域,在不远不近处警戒起来。

刚才密集的枪声信号招来了更多四野的官兵,不多久周围就聚起一个团多的作战兵力,最高指挥官是个副师长,闻知山上面发现敌军,不问青红皂白下令部队拉开阵势上去就打,嗵嗵嗵地几声钢炮声响,山上的密林里炸起一团团火光,烟幕散去后,竟然是没有还击的静谧……

于是冲锋,但这下他们像捅了马蜂窝,禇翰卿下令部队官兵发挥最大火力拦阻这些共产党军队的进攻,于是几座山上所有彼此支援掩护的火力全部开响,对方突然暴增的火力让副师长当即对上面有一个“营”的情报产生质疑,而且现在他们完全处于下风,听声音,上面使用的武器全是些精良的美械家伙,当下只要对方依据地利发动一个反突击,他的这个团就会被立马包了饺子!

现在就是想调整也来不及了,但依然让他奇怪的是,对方火力虽为密集,但他们的子弹却有失精准全部打在了冲锋部队脚前的地面上,即便火焰喷射器喷出的熊熊火舌也只是舔燃了十多米开外的空旷山地,而且凶猛的火力中竟然不相称地缺少炮轰……

似有所悟!立即抬手下令,于是正在冲击的部队开始撤下来,副师长叫来最先发现敌情的营长,一问方知细细缘由……

就在此时,陆少郡带领他的卫兵火速及时赶至——他总算没让自己再度后悔顿足,酿成过错……

副师长所在部队的前身就是由山东军区调往东北,与当时的51旅也算是兄弟部队,51旅的战绩闻名遐迩副师长在当时也是有所了解,陆少郡下马走来与这位副师长打招呼,副师长一时为难:抗战结束时的主力团团长、旅级指挥官现在大多已不在师职一位上,当前他该如何称谓这个威名远播的战场骁将呢?

刚要照例称呼老番号下的陆旅长时候,好在陆少郡的卫兵及时介绍,

“这是我们51师的陆师长!”

这边也及时介绍,

“……这是我们的李副师长。”

陆少郡的师长职务更让副师长迷惑,迷惑中,陆少郡规规矩矩敬礼——他还不认识这个副师长。

副师长还礼,暂时抛却掉所有的迷惑,陆少郡开门见山,

“李副师长,我来是收编山上的这支部队,能行个方便吗?”

李副师长看看山上,

“陆师长,您怎么收编他们呢?他们会就范吗?”

陆少郡直接回答,

“我会上去跟他们谈,李副师长,他们没有伤到你的部下吧!”

副师长摇摇头,坦诚地说,

“没有,只是差点大打出手,陆师长请吧!”

说罢下令自己的部队官兵闪开道路,陆少郡也不寒暄再拖延时间,直接迈步进去,中间他回头说,

“李副师长,您可以把部队撤走了,今天的事情希望大家不要挂在心上,今后如有机会,我会让他们登门谢冒犯之罪的!”

看着一行人上山的背影,一个指挥官不解地问到,

“副师长,凭什么让他们收编这部敌军啊,是我们先到的!他们就真的这么有把握收服山上的国民党军吗?”

李副师长看他一眼,

“这不是先来后到的问题,能不打固然最好,这个陆师长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他的为人和素养不是你我轻言就可比拟的,有朝一日见了他的部队你自然会明白一切的,我们走吧,我们的士兵会无恙释放出来的,他已经有十足的把握,我们应该相信他……”

于是部队开拔离去,继续追敌……

……

1

第十四章 重建55团(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