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硝烟>第二十三章 阴云密布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三章 阴云密布

小说:硝烟 作者:水晶之蓝 更新时间:2010/1/10 12:36:43

身返51师的陆少郡当即召开军官会议,议题依然很沉重,经历了诸多的事情,面对跟随自己出生入死的部下,他开始有了心里的隐忧,

“我们都是经历过战火淬炼的人,我们从战场上存活了下来,难道要败在和平年代在和平时期腐化糜烂掉吗?国家需要长治久安,军队需要牢记使命,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做才会自身不变质呢?”

在座的军官们一阵安静,他们如何保证呢?当下他们只能保证自己,而且也希望部队今后的官兵像今天的他们一样——以血肉之躯继续铸就骁勇、忠诚!

事实上,既然他们第一任师长以强力手段做出了铲奸除恶的举动,这支部队以后自身更容不下那些应该被铲除的败类,他们都是战场上同生共死,战场下肝胆相照的生死兄弟,这样的部队,这样的团体,如何才能滋生“邪恶”呢——也许,有些事情是多虑了……

接下来他要做两件事情,继续办理他的军官们的婚姻大事,另一件则是处理安排部队一些官兵的退伍复员工作——这一件他已经准备着放在最后……

参谋长提出担忧,

“师长,刚刚出了事情我们自己现在就……是不是影响不太好,我看还是暂停下来吧,以免招来闲言闲语……”

陆少郡断然摇头否决,

“身正不怕影斜,做人做事要坦荡磊落,我们没有做见不得人对不起谁的事情,何必有所顾忌?!再说应该顾忌的不是我们,在对我们闲言闲语前,那些人必须先审视自己是不是足够有资格光明正大!”

于是没有了异议,51师决定继续办理自己部队上的婚配之事……

陆少郡亲自造访当地的族老们,一番礼节性的寒暄和客套,大家坐定,陆少郡开门见山直接切入话题,

“各位德高望重的族老,我主要是想为我的营级军官解决他们的婚姻大事,照理说我们部队不应该劳烦当地的民众,可我的那些部下多年来一直约束在部队里随我南征北战难有闲暇,更不要说他们像普通人一样有功夫跟姑娘们交往了,毕竟我们这些军人也是男人也食人间烟火,如果族老门肯助一臂之力解了我的后顾之忧,我再是感激不过,就有劳各位了!”

一位老人和善地呵呵笑了起来,

“陆师长见外了,我们军民本同一家,你们部队上的事情就是我们乡民的事情,如今部队上有了难事,我们怎么能置之不理呢?打仗我们不如陆师长,可这件事情,还需要我们这些乡民帮忙才行啊!”

说罢一圈老人都抑不住地爽朗大笑起来,陆少郡一阵欣喜,

“那我真是感恩不尽,我代表我的官兵们先谢谢诸位的美意了!”

说罢双手抱拳作答谢状,然后接着说到,

“我那些年轻的军官人人身上都立有赫赫战功,他们个个一表人才可谓百里挑一,希望当地的姑娘们能看得上我的这些部下,可婚姻大事不是我们所能主导一厢情愿的,我们不会为难地方上的姑娘,我想着是让那些年轻的女孩们去挑剔我的军官,如果哪家姑娘看中了我的军官而且我的军官又情投意合,我乐见其成!诸位老人放心,我们充分尊重当地的习俗,只求两相情愿,若能真的这样,这不再好不过吗?”

见陆少郡如此谨慎,一位老人赞许地说,

“陆师长如此通晓情理,这真是我们一方乡民的荣幸啊!不瞒陆师长,因这长年动乱,我们当地也是男丁缺失女儿足且有余,我们各自成全,军民联姻互促其好,就促成这桩美事吧!”

陆少郡正高兴着,此时一位老人拿他试探到,

“我看陆师长年纪轻轻就如此大有作为,想必师长还没婚配吧,老朽可为你保媒,先成全陆师长这员福将啊!”

这一下倒弄得陆少郡难堪起来,于是急忙推辞,

“谢谢您老的美意了,只是我已身有家室,不用各位费心了,不用了……”

见陆少郡一脸涨红的难为情,老人们更是呵呵笑开……

……

51师驻地一带的姑娘都是山生水养,个个出落的水灵清秀,在“月老”们的积极奔走下,许多漂亮的年轻姑娘愿意欣然一试。

于是很多年轻的姑娘一下涌进了51师,带着新奇、崇拜和激动——她们认定,自己未来的另一半就在这支部队里。

这么多人进入51师是以慰问部队官兵的名义前来——纵然是事实上的相亲,当地的女儿家都出落的灵美秀气而且都有一副好歌嗓,于是军官们被团团安排坐在下面观看歌舞,也算是彼此熟识一下……

可这些军官们的表现让师部军官大跌眼镜!战场上他们都无愧是敢于冲锋陷阵的悍勇军人,可这个时候,他们一个个反而像是群聚的企鹅紧紧挨成一团,几乎是怯生生的与那些姑娘保持着距离!

这让师长陆少郡哭笑不得,也随即让他心生疚责——这不是自己对他们军纪要求所致的吗?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如果他们没有参军打仗,他们早在地方谈情说爱各自成家立业,何以至今天这种反常的不适应呢……

对自己军官又爱又怜又有些失望的陆少郡自然有“应对”的办法:分散开他们!

于是军官们被割立开不得不“各自为战”,终究是适应的好手,他们很快变得自然起来也不再那么扭捏拘抳……

惟独警卫营一个军官站立一旁,欣慰之下的陆少郡突然意识到他本不该在这里,这个军官在抗战时曾经救过自己一命,当时一发炮弹飞来是他纵身飞扑把陆少郡压在身下才护住了他,陆少郡安然无恙,但一块弹片在擦边而过在这个军官脸上留下了一个不到两公分的细细划痕——那道红红的划痕让他现在看起来有些冰冷但绝对尽忠职守。

陆少郡让他回到那边去,警卫军官摇摇头,

“师长,我不想去,我现在已经很知足了!”

陆少郡不想强求他,看着自己的警卫军官,他颇有感触地劝导,

“你知道吗?我本不喜欢战争,我也不喜欢暴力厮杀,战争和暴力只能带来死伤、痛苦和仇恨,但面对战争和暴力,我们只能用战争和暴力赢得安定,可我不想因为战争就让我的官兵因此冷酷无情只知杀戮,如果没有了战争能再回到自己的家园,我希望你们能继续过自己以前平淡的日子,别在心里留下战争的创伤和阴影,如果我的部下真的不能重回过去好好生活而成了一部战争机器,这只能是我这个师长的过错,死去的兄弟已让我足够疚责,难道你们活下来的官兵还要让我继续疚责吗?”

师长的话让军官一阵惊愕,他们这些官兵似乎永远很难了解他们这个师长的内心所想,尽管那里已经储藏着无尽的痛苦和哀伤,但他依然表现得让自己看来与旁人无二……

军官默默敬礼,执行师长的命令……

陆少郡也放心不下,于是干脆走进“相亲”的场地,凭自己敏锐的眼光,很快他锁定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一直羞若桃花不时侧视着刚才的警卫军官,陆少郡笑吟吟走上前,直接问到,

“姑娘,你挑中了我的哪个部下呢?只要你同意,就是捆,我也会把你中意的人捆到你身边来的!”

陆少郡打趣的话让周围的女孩们不好意思地笑起来,尤其是他直面的女孩,更是埋深了头不敢说话,陆少郡打量着她,为她解围牵线,

“告诉我,你为什么会看中了他呢?”

姑娘惊讶得抬起头来,她惊讶的是陆少郡一语中的看穿了她的心扉,于是她干脆坦然说起,

“首长,他脸上有伤,没有那道细微的伤口他会很英俊不凡,看得出他是一个很善良正直的男人,他是一个受过战争创伤的人,我相信这样受过创伤的男人会对自己今后的妻子尽心呵护不会让她受到委屈的……”

这回轮到陆少郡惊讶,他看着眼前这个身材有些羸弱的姑娘,心里感叹不已,

“你真是个很聪明的姑娘,你的眼光很独特,在你身上我知道了什么是女人的智慧!他会对你很好的,我可以保证……”

……

军官们的事情很快敲定,包括陆子飞在内,他们都“被挑走”有了自己的意中人,送走了那些女孩,陆少郡当即下令:从今天起,所有军官必须切记不准与她们私下往来!

仅仅因为这是军队,军队毕竟有属于军队自己的纪律……

在自己部队里,陆少郡对他51师的官兵说,

“我曾听闻,要想毁灭一个民族,只需让他们的女人堕落,让他们的男人丧失信仰,这话虽是从大的方面讲国家民族,但放到我们个人身上它也同样使用,因为我们就是组成这整个民族的个体。记住,男人和女人永远不可能平等,男人需要承担更多的责任,女人必定需要更多的保护,一个国家里,女人守护的是民族的传统,她们才是稳固我们民族的根基;男人传承的是锐意进取,我们开拓的是民族的未来,而且责无旁贷。两方相辅,缺一不可,这一点,不论今后我们身处何方何地,我们都必须要谨记在心,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尊重她们,保护好她们……

记着,好好对待你们以后的妻女,不要让她们蒙受羞辱和伤害,我们是男人,好好善待她们是我们应尽的职责,虽然我是个师长,可我也只能让你们谨记这么做而不能强求,如果我们之中以后真的有人作出为世人所唾弃责难的事情,你们不只放弃了做人的信仰和准则,也放弃了我们之间今天的兄弟情义……”

然而官兵们已经默默谨记在心……

……

师部,几个退伍的官兵在等待陆少郡签署文件命令,命令一签,51师的这第一批退伍官兵就可随时走人……

陆少郡迟迟不落笔,那一刻所有人都能感觉出他心里的不忍:打了这么多年仗,难道这些官兵就这么回去?尽管他明知道部队需要需要一代代更新就像更新血液——谁让自己没走在他们前面现在只能面对呢?

“师长……”一个老兵提醒到,那意思是让陆少郡下笔签字——长痛不如短痛。

陆少郡索性把笔放下,抬头问,

“你们为什么非要回家乡呢?我可以把你们安置在地方的……”

但他随即没了底气,因为他现在在顾及私情……

老兵知道师长的想法,他们不想让师长为难,

“师长,我们已经不算老兵了,很多人都阵亡牺牲,我们这些人能活下来就不错了,从哪里跟师长来,我们现在再回哪里去,我们会好好过日子的,不论走到哪里,我们身上都流着51师的血液,不会给师长丢脸……”

其他几人同样一脸肃穆,尽管不舍——但他们必须得走……

陆少郡摇摇头,

“这个文件我现在不能签,你们必须等我回来,我们一起喝部队的喜酒,之后我再送你们走,你们是我51师的第一批退伍兵,这也是我51师第一件大好喜事,作为老兵,你们必须参加……”

既然是最后的“命令”,老兵们服从下来……

他说的回来,是因为他不得不回家去,陆子飞突然塞给他一封紧急信件,告诉他母亲病重他必须马上赶回去,陆少郡要离开部队一些时日,问及陆子飞要不要跟他一道回去的时候,陆子飞摇头拒绝,

“这是部队,我们一块离开不太好,你先去照看母亲,有机会我可以再回去……”

陆少郡无奈,临行前他特意交代副师长和参谋长,

“军官们的婚事不用等我如期举办,你们俩多费心,另外,一定要给我留住那些退伍的老兵,我一定要亲自送他们走,等我回来!”

副师长杨耀骏、参谋长祁文良郑重允诺下来,陆少郡这才放心离去……

几乎是陆少郡前脚刚走,退伍的官兵们就差跪下恳求副师长参谋长放他们走,在他们看来,师长走的真是时候,他们就不用再难舍难分了——他们不想在师长面前哭得死去活来,没了当兵的军仪……

副师长和参谋长是坚决不同意,然而一拖再拖终于在恳求下拖不过,于是忍痛签字……

但没多久,这些老兵无一例外全部再度返回51师……

师长不在,51师的那些军官就是不愿意举办婚礼,他们非要等师长回来一块参加举行,杨耀骏祁文良也拿他们没辙,于是等陆少郡回来……

然而真的把陆少郡等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不能再举办婚礼了……

……

陆少郡刚刚回到家就立马知道上当——母亲其实安然无恙!召他回来几乎是所有家人的主意,就为了要他回来和温若玉完婚。

其实早在陆子飞拒绝回来的时候他就觉有蹊跷,但母亲病重是能值得推敲质疑的事情吗?而且自他钻进车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不能再回头……

……

新婚之夜,温若玉看出郁郁寡欢陆少郡带有些许心事,她知道他在想什么,遂开导问到

“少郡,你不高兴回来结婚吗?”

陆少郡摇摇头,

“不,我以为这辈子再也不会回到这里来了,我已经准备着流落他方,也已经准备好接你出去,我是没想到,我现在又回到了这里……”

“这里才是你的家,你何必跟自己过意不去呢?”温若玉抚慰着他。

陆少郡看着她,看着这个一等就等了这么多年的心爱之人,喃喃自语,

“是的,这里,才是我的家……”

……

入秋的山里真的很美,陆少郡发现在这里他才是真的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他突然觉得,这里才是让他身心俱融的地方,这里,才是他命运的归宿……

一天,碧空万里,远方的天空蓝的一尘不染,陆少郡伏在书案边在写着什么东西,温若玉在身后悄悄走过来,给他端上一杯茶,陆少郡抬头看看她,微微笑着致意,继续写自己的东西,温若玉思前想后,终于开口,

“少郡,你已经在家待了好多天了,你该回去了……”

陆少郡把笔一放,坦诚说,

“我想离开部队!”

温若玉彻底惊住,她难以置信,

“你?”

她有些生气,她以为他因迷恋于两人的生活现在已经乐不思蜀,如果他是因为守在她身边而忘记了自己的本分丧失自己的方向和远志,那这是自己身为人妻不可原谅的过错……

陆少郡起身解释,看着窗外的竹林,怅然说,

“现在已经没有了战争,我也已经没有必要再留在部队,我需要离开我的位置让给更有为的人,这我早已想好,而且我已经在写离职申请了……”

“你不觉得这样太唐突了吗?就这么一走了之?”

她想打消他现在的想法,或许他的决定里面有意气成分……

陆少郡摇摇头,

“可我终有一天要离开,师长最好是年轻的师长,我一直缺少那么一个理由,而现在不是最好的理由吗?我相信他们会做的比我更好,我主意已定,你就不要阻拦我了……”

“可是……”温若玉欲言又止。

陆少郡接过来,

“你知道我心里有多痛苦吗?这些年我的这支部队战死了多少人!每每看到现在的官兵,想想那些已经死去的人,我总心有难安,我说过,我要带走一切承担和罪责,让他们无牵无挂,继往开来……”

温若玉见他早已深思熟虑,遂缄口不言——毕竟这是他自己的事情……

……

乐不思蜀也好,纸醉金迷迷恋红尘也罢,总之陆少郡就差把那封辞职信发出去,信里他已经交代了51师如何处理善后事宜,该等的不必等他了,该解释就替他作出解释……

然而就在这时候,他收到了一封51师转来的紧急电报,这封电报两天前下达到51师,而且立马让部队空气一下紧张起来,师长不在,杨耀骏当即就近转发机密电文,然而陆少郡的地方毕竟偏远,紧急电报到他手里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两天……

陆少郡读罢内容,脸面立马阴沉冰冷起来,随即默默起身,脱去身上的衣服,换上几天前刚刚解去的军装……

温若玉小心翼翼地拿起那张电报,虽然那上面寥寥几句话只是一道命令读不出什么,但她敏锐的感觉到——战争来了!

的确,战争来了,而且战火已经烧起战事已经打响!

一切突如其来!

温若玉知道陆少郡要做什么,急忙给他收拾东西,陆少郡摆摆手,

“不用了,我马上就走!”

说着拿起电报和自己刚刚写完的辞呈,一块烧掉,烧成了灰飞的痕迹——再没人知道他曾已经准备着离开部队……

……

山下,母亲送离即将出征的儿子,回身看着一直含辛茹苦的母亲,陆少郡缓缓跪地,

“母亲,您别送了,我要走了!”

母亲止住悲痛,担心地看着他,

“少郡!你还会还来吗?子飞他还能回来吗?山下的那些小伙子们他们还都能回来吗?”

陆少郡仰起脸,苍然说,

“母亲,子飞会回到您身边伺候您的,那些伙伴们也都会回来的!我会把他们一个不少的都给您带回来!”

母亲微微摇摇头,扶他起来,不忍心地摆摆手,

“去吧……”

……

卫兵已经在静候,最后时刻,温若玉拉住胳膊,脉脉看着,

“答应我,你一定要好好的回来!”

陆少郡回身,看着她,面色刚毅,眼光柔情,但他依然点点头,

“如果我活着,我会回来的!”

说罢头也不回跨步离去……

身后留下欲哭无泪也只能离别伤心的新婚妻子……

新婚燕尔,甚至喜气尚未褪去,就接到征召。

从现在开始,他已经不去再想什么离开51师……

从现在开始,他也只有义无反顾、责无旁贷……

那是:使命、归宿……

1

第二十三章 阴云密布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