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硝烟>第一章 紧急集结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紧急集结

小说:硝烟 作者:水晶之蓝 更新时间:2010/1/13 9:15:21

大雨滂沱,黑夜深邃,深邃的似乎要吞没所有的一切……

一辆吉普车哗地激起一片泥水匆匆驶过,在这样恶劣的天气行车想必是有紧急的事情了,只有往复快速摇动的雨刷在仿佛传递着紧凑的节奏和紧张的讯息……

陆少郡坐在后座,随着车身的晃动,紧目沉思……

放大到国际局势,几年前,作为苏联和美国在雅尔塔协定里“默契合作”瓜分世界蛋糕的结果,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迪安·里斯克年轻上校为了在“三十分钟任务内应急交差”而拿笔在朝鲜地图上即兴一划——一道北纬三十八度分界线。

于是正在攻击的苏联红军立即退回到这“突然降生”的三八线北侧……

自此,作为强国政治牺牲品的朝鲜,在它的半岛腰部赫然出现一道人为的“分水岭”,也许是巧然,这道分界线竟然同几十年前俄日试图瓜分朝鲜的三八线不吻而合!

这道分界线也将原本的一个国家和民族一分为二,因为 如砧上之肉的一刀横切——它的来源和背景,都预示着这必将是一个未来制造祸端和冲突的地方……

随后的几年间,这道分界线两侧时常不断零星交火和冷枪冷炮,还有夹杂的政治喊话,统一的宣传广播——南方和北方都想统一对方……

终于在1950年6月25日漆黑的夜晚,这道分界线两侧枪声炮声不再零星而是迟早要来的密集,已经不知道到底是哪一方先开的第一枪因为冲突一直存在,但可以知道的是两面事先各有准备的部队随即互相发起进攻,南朝鲜军越过三八线攻到北方,但作战力更强的北朝鲜军又把对方赶回南部之后越过界限继续进攻——于是天平瞬间一边倒……

6月28日,在斯大林拒绝苏联代表出席联合国代表大会的情况下,美国推动安理会以13:1通过决议成立“联合国军”,公开武装介入朝鲜战争,仅有的一张反对票为南斯拉夫所投……

北朝鲜一鼓作气乘胜追击,人民军携初战之威横卷南方,不到两个月,北朝鲜已经朝鲜90%的土地把美韩联军压缩在一个狭小的釜山防御圈内……

1950年9月15日凌晨,美军仁川登陆,拦腰一截配以猛烈的空中打击,人民军运输线和后防顿然土崩瓦解,随之南端狭小防御圈的美军适时反击,在猛烈的炮火轰炸和腹背受敌前后打击下——这回轮到人民军兵败如山倒一溃千里……

仁川登陆第二周,联合国军占领汉城……

主力丧失殆尽的人民军损失惨重,冲昏了头脑的美国远东军总司令麦克阿瑟置中国政府的警告于不顾,下令美国军队向朝鲜北部的鸭绿江方向继续进军,11月21日,仿效二战英美联军在莱茵河会师,攻至鸭绿江的美军官兵开始往江水里撒尿拍照——狂傲的美军顺风燃火,将战火一路烧到中国边境……

危急之下,始作俑者的苏联此时选择了退身自保,可中国呢?中国还有得选择吗?

……

怎么才是军人?摧锋于正锐,挽澜于极危;护国于安定,保民于一方——这才是军人……

……

突然,车子停了下来,该加油了!

一处物资站前,碰巧很多车子都需要加油,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尤其是这备战来临的时刻。

开车的警卫员知道军务紧急,耽搁一分钟就少一分钟,于是干脆直接喊道,

“喂!同志!能本能先给我们加上,我们还有急事需要赶路呢!”

也许是对深夜工作的不耐烦,一个爱搭不理的男工作人员回嚷起来,

“喊什么喊!谁不急啊!这里的人都急着回家跟老婆上炕头呢?!”

千不该万不该他不该在这时候说了这么的一句话,警卫员一听脸随即阴了下来,径直下车,拿起枪拖就往那人身上狠狠砸过去,狠狠骂到,

“王八蛋!说什么呢!找死是不是!信不信我一枪砸碎你!去!把那辆车现在就给我加满!”

警卫员当然不敢在这里开枪,他现在也只是愤怒下的威吓——作为即将奔赴战场的男人,他们的血液里现在已满是雄性的阳刚之气……

然而工作人员却吃这一套,碰上野战部队这么野性的官兵,他们最好闭口缄默,尤其是在这个当口!

加好油一切办妥,警卫员钻进车再次驶动,周围迅即又安静下来只有哗哗的雨声和发动机低微的轰鸣声……

一直沉默但已睁开眼睛的陆少郡终于对自己的警卫员开口,轻声说出了这黑夜里的第一句话,

“以后脾气改改,别再这么粗暴了……”

开车的警卫员一愣,随即顺从地点点头,带着些许触动,

“是,师长……”

……

自战备集结命令下达到51师那天起,这支部队就已经投入了战前的紧张当中:他们不喜欢战争,战争来临,官兵们并没有因为战争而想象中催生起的兴奋——但凡对战争兴奋不已的人,要么是那些狂热的战争分子和军国机器,要么是那些不用亲身上战场而又想通过战争满足贪婪之欲的政客,要么就是那些从没上过战场但跃跃欲试“惊天动地干一番事业建功立勋”的无知之人……

那些曾经指挥过这支部队的首长无一例外都发现这么一件让他们“耳目一新”的事情:无论是在民族的抗日烽火下还是国共交恶的内战年代,无论是攻城掠地还是摧坚碎石,在战事结束一片摇旗呐喊声中欢呼胜利的时候,总有一支进攻之时打得最狠的部队此时却选择默默无声,凄然站立沙场,尔后默默收敛那些刚倒下不久的遗体……

今天的51师已经紧急动员做好一切战备,骑兵营战马全部放归操场交由地方部队暂时改编为师属步兵突击营,经参谋部再三临时推演计算,51师大多数美械武器和弹药全部集中到该师55团下,51团53团则大多数重新拾起日本三八大盖步枪和普通步兵武器……

驻地已经实施了紧急戒严,先前那些待婚的年轻军官一个个闭营不出,而外面那些想见他们一面的当地姑娘也一个个被毫无情面地拒之门外,警卫营奉命拦阻,无奈、不忍而且矛盾的警卫营官兵持枪封了闭所有进入部队营地的通道——他们也知道自己在做棒打鸳鸯让人责骂的事情,但他们也是奉那些军官们的意愿执行命令……

面对铁面无私甚至是有些无情的警卫士兵,不解并且委屈的姑娘们只能哭丧着脸折返回去,随之而来是几位族老前来找那些军官讨还公道要个说法,正巧碰上了车不停息刚刚赶回51师的师长,知道缘由的陆少郡沉默无语,于是亲自去见自己那些“绝情”的军官。

那些军官在各自岗位检查自己士兵的准备情况,一个个正忙的紧张有序,见师长直冲他们而来,于是一个个默默站定,陆少郡眼光沉重而复杂地一一扫过他们,终于开口,

“你们想好了吗?”

53团一个营长回身看看旁边的人,对陆少郡说,

“师长,这还用想吗,要打仗,我们这些人都即将上阵生死难料,既是生死难料,我们干嘛还要连累人家姑娘呢?!请师长代我们谢谢她们吧!是我们先对不起她们了!”

他们已经准备着赴死,赴死之前,这些即要成家的年轻军官,他们只想让自己无牵无挂一身轻松,做最坏的打算——即便战死阵亡,也轻松而来,利落而去!

陆少郡本想成全他的军官做件美事,没想现在连这美事也都在无奈下泡汤,带着沉重的心情他再次折返,对着几位族老,

“老人家,我无须隐瞒,实言相告,我们要打仗了,我的部下想法很简单,不想连累你们还这么年轻的姑娘,希望几位老人能原谅我们……”

族老们一怔,但他们旋即明白过来一切,几人看着眼前的师长,再望望他背后紧张而静谧的军营,

“陆师长,我们今天前来只是想让那些小伙子履行婚约尽快完婚,部队上自己的事情我们这些老朽懂得不多,照陆师长的意思,难道我们这些姑娘就……”

族老转身侧指,陆少郡看着那些年轻而善良的女孩子,不忍地收回眼光,遗憾地摇摇头,

“谢谢姑娘们这么抬举我的军官,我替51师谢谢你们垂青的美意——对不起!”

他的意思是,所有的一切,作废……

许是为这支部队深受感动,一个老人用拐杖狠狠敲击几下地面,

“陆师长!你太轻看我们这些山里的女儿家了!协约已定,那些小伙子必须履行!你们打仗的事情我们管不着,我们这些姑娘们等,就等你们打完仗回来!到时我们再给这些年轻人完婚!”

陆少郡隐隐心生感触,就在这时,51师驻地响起最后集结的号令——部队要走了!

陆少郡把乡民们请到51师官兵们誓师出征的集结场地,算是答谢,也算是离别……

那些已经离开部队的51师退伍官兵一些还在路卡上就被下达的紧急命令堵了回来,而那些已经在回家路上甚至已经到家的官兵,他们得知战事消息后也纷纷在最短的时间内用尽各种方法最快返回部队……

等师长陆少郡回来的时候,51师已经再没有了“退伍兵”一说,部队拔师出战的集结场地上,陆少郡看着那些自发回到部队的士兵,不忍地问,

“我还没有对你们下达征召命令,你们完全可以不必回来,这样跟我上战场,不后悔吗?”

一个连长敬礼昂首挺胸,洪亮回答,

“师长,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如今要打仗,国家需要的就是我们这样的老兵,我们责无旁贷!跟随师长,赴汤蹈火,我们生死不悔!”

后面肃立的官兵们瞬间齐喊,

“赴汤蹈火,生死不悔!”

“赴汤蹈火,生死不悔!”

……

陆少郡抬手止住大家,凝重而大声说,

“弟兄们!我51师上阵作战从来没有动员号召过!我相信我的士兵是天下最好的士兵,我相信我的军官是天下最好的军官!但今天我要告诉你们,我们现在没有最好的武器,就要这样跟武器装备远在我们之上的美军军队打!我亲自带着你们去,这一去,也许很多人就不能再回来了!我们敢上吗?!”

“杀!杀!杀……”

官兵们振臂高呼!喊起沿袭下来的那再简单不已的口号!

陆少郡接着誓师,

“记着!我们中国军人!你们是我51师的人!战死也好,战败也罢!就是死!我们也不能丢了我们中国军人的气节!军人有军人的使命,此一去如果大胜而归,我们兄弟还在此开怀畅饮!此行如果一去不归生死难测,那我们就同生共死!祸福与共!”

“同生共死!祸福与共!”

“同生共死!祸福与共!”

肝胆相照的官兵们再次声震苍宇,久久回荡……

他们也准备着再次出生入死……

雄浑声音中的陆少郡浑身散逸起铁血刚毅之气,他扬手一挥,下达征战命令,

“51师!出发!”

官兵们齐齐转身,以单位各自分散纷纷钻上车……

而那些当地送行的乡民之中已有很多人开始泣不成声了——这就是自己的人民子弟兵!

陆少郡向乡亲们庄重敬礼,之后迅速钻入一辆汽车,率部驶离……

驻地交由地方军区,51师乘坐短期内从周边军区集中调拨过来的一大批汽车,展开机械化强行军,快速奔赴华东预定集结地……

……

奉紧急下达的命令,51师要集结在南北贯通的津浦路南端两侧,调乘火车继续北上……

所有汽车一律就地搁置,一列列改装过的火车静静趴伏在冰冷的铁轨上,等待它们要即将运载的部队……

官兵们纷纷跳下汽车,推拉牵引,把一门门大炮和诸多重武器再转移到火车上……

繁忙而有序的转移作业,最终51师官兵全部上车,一声长鸣,火车分批次徐徐启动,开始北发……

官兵们乘坐的闷罐军列再普通不过,晃动,噪音,时明时暗的光线,还有那带有节奏的铁轨撞击声……

连日连夜一路奔波的部队官兵舟车劳顿,陆少郡闭上眼睛,渐入梦乡:

一架架飞机呼啸而来,投下精准的航空炸弹还有无耻的凝固汽油弹,一声声剧烈爆响和冲天大火,51师军列在火海的攻击中化为灰影……

一道光芒四射的线圈迅即扩大四散,随之以巨响后的地狱一般的安静,一朵死亡的蘑菇云拔地而起,核爆的气浪无情拍打在51师身上,一批批官兵在核打击中瞬间灰飞烟灭化成尘埃了无空影,侥幸活下的剩余官兵自知受到核辐射难以存活,于是真正玉石俱焚的疯狂死亡式攻击——最后的51师……

陆少郡猛然睁开眼睛,梦中惊醒,才发觉自己已经莫名其妙惊起了一身冷汗,好在刚才睡着的时候为不打搅他,参谋长支开了他身边所有的人,陆少郡拭去额头渗出的细微汗珠,让通讯兵叫来55团团参谋长周常山。

身在同一军列的周常山得知师长在叫自己连忙赶来,等他到的时候,陆少郡已经让参谋长祁文良叫来师参谋部所有的参谋人员,看见周常山,陆少郡招手示意他在对面坐下,周常山迟疑,听从命令,坐定。

陆少郡开门见山不绕圈子,

“常山,就我51师来讲,我们对美军的了解程度没谁能跟55团相比,这是我刚刚收到的文件,你看一下,有没有需要补充的……”

那是一份对比分析文件,各讲中国军队和美国军队在朝鲜作战的全方位优劣对比——这是一个复杂而繁琐的研究课题,很难从书面上一一透明解析,但仅仅对51师而言,周常山很明白自己需要做什么……

见周常山合上文件,陆少郡说,

“你看到那一项了吗?我们的优势在于供给线靠近国内便于后续补充,上面说美国人的本土距朝鲜万里之遥,敌远我近,这是有利之势,你怎么看?”

周常山凝眉思索,他看着陆少郡,担忧起来,

“师长,我对这一点保留意见。空口无凭,我可以为师长举例说明,抗战时期驻印远征军在缅甸发起反攻作战,远征军所倚仗的空中优势就依赖于美军的空中部队,我需要说的是,纵管印度缅甸同样距离美国本土万里之遥,但事实是,美军飞机随时可以为地面进攻部队提供饱和的火力掩护,并始终牢牢掌控着制空权压制着日军的后方补给线,这已经是在五年前,五年后的今天也许他们更有发展。师长,我们能想到的美国人也会想到,没有足够的把握他们是不会傻到贸然出兵朝鲜的,至于补给线问题,他们只需要征召所有可供调用的民用轮船和大型运输机予以解决,甚至就近通过日本解决——他们不缺钱,师长,我们没有空军和他们对抗,我认为反倒是我们应该提防着美军掐断我们的物资补给线,这才是致命的,而且美国人先前已经在故技重施!”

师参谋部人员的脸色开始凝重起来,一个参谋军官说,

“可我们同国民党军交过手,他们也是占据着空中优势,但我们的物资补给并没有在这一点上遇到问题啊!”

现在大家在坦诚相见,任何想法都可以提出来,所有人都很认真细致,周常山认真听着,看看那位参谋,再看看师长陆少郡,

“师长,您也这么看国民党的空军?”

陆少郡点点头,周常山随即摇摇头,

“师长,你们见过的国民党空军毕竟不是美国空军,国民党接受的飞机肯定不是美军自己装备的标准,两方的空中作战能力也不可能同日而语,坦白来说,国民党空军是没对解放军构成多大的威胁,一方面是国民党战术配置的错误,另一方面是他们的固有的思维观念所致,据我所知,国军的空军在战争时期更多不过是在承担运输和空投这样的小角色,但我们不能再期望美军飞机继续上演这一愚蠢的小角色,我们必须作出提前应对!”

参谋长唰唰动笔快速记录书写并同时在头脑里整理酝酿——任何于全局有益的想法他都要尽快汇总上报。

陆少郡豁然开朗起来,现在他必须承认这样一个事实:51师已经卷入一场新的战争模式,而在这场新的战争模式前,51师显然还没有准备好,装备的不到位甚至低劣让他们这支部队尽显格格不入——但,战争没有等待!

“常山,我们现在需要对美军这个对手有一个全新而清醒的认识,而你,就是让我们的认识客观起来!”

他接着问到,

“我们已经考虑到了美军的火力优势,为此上级提高了入朝部队弹药的携带基数,我们51师的配备还要略高一些,你看足够吗?”

周常山继续摇摇头,

“师长,您的思维还停留在速战速决和依靠战场缴获补充的层次上,我可以明确告诉您,共产党打败的那些所谓国军美械部队,他们大多装备的只是美国二战时生产积压下的轻型武器而已,美国人是不会让国民党军队拥有同自己一样的武器装备的,在国民党军队里只有少数几支重装部队难得拥有一流的装备标准,但他们也脱离空中的协助而且被拆分的只余其表。

远征军同日军作战的时候,他们不必考虑弹药携带量的问题,您知道他们的补给模式吗?战场上飞机可以随时空投弹药予以补充,受伤的伤员可以立即运往后方救助治疗,前方火力不停可以一直持续在饱和状态,后方直升机不断升降转运,运输车不断来回补给,师长,我们面对将是这样的对手,他们有世界上最强的工业体系和富足的资金,这才是我们的对手!“

陆少郡已经不需要点头认同,他现在只有担忧,相比于那个世界上最强的工业国家和已经建立起的战争应急动员体制,自己已经开始逊后一步:

自古作战,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可今天,因为战争形势的急迫,他们却需要先出兵,物资随后筹集补充——这已经在开始说明问题。

这个成立才刚刚一年的新国家还有太多太多无奈的欠缺和不足,很多仓促和来不及……

然而这个国家已经在努力!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这个民族下繁衍生息的儿女也在努力……

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国家什么时候才能实现“文不爱财,武不惜死”,但他们知道,纵然自己的国家一切刚刚起步,纵然所有的文官还不能做到廉洁奉公——他们自己已经并且一直履行着自己“不惜死”的使命!

到了战场,他们无需考虑这些政治和经济类的“繁琐”问题,那对他们的作战于事无补——他们也知道,自己仅仅是一支作战部队,仅此而已……

战争,考验的是一个国家的整体,但战争的最直接形势,却是不可避免地浓缩在战场上……

在战场上,那些部队,那些官兵的持续厮杀、持续死伤,还有马革裹尸、形影无踪、一去不返……

0

第一章 紧急集结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