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硝烟>第二章 紧急入朝的中国陆军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紧急入朝的中国陆军师

小说:硝烟 作者:水晶之蓝 更新时间:2010/2/1 13:04:23

火车昼夜不停一路北上,按照命令,51师下一步将在山东至少驻留两个月进行补充整训……

以防万一,副师长杨耀骏和一部参谋人员被分散安排在另一列火车上。参谋长祁文良在师长对面坐下来,此时陆少郡刚刚签署完一道命令,合上笔,直起身对参谋长说,

“文良,你知道吗?我们51师准备的太仓促了,这远不止是当下装备的不足,我们最缺失的,还是兵力的后续不济……”

参谋长想想,

“师长,你是说我们补充兵力的体制?”

陆少郡点点头,担虑地说,

“是的,一支部队要想有持续的作战力而攻势不减,就必须有充足而可靠的兵源,而且立马征召立马就可投入使用。可是这场战争来的太突然太早了,哪怕它晚上两年,到时候我51师已经储备了足够的退役官兵,一旦战时需要,我们就可以把这些退役官兵直接编入部队担作后备力量,他们至少也可以填充52团54团56团的预留空缺,即便全面战争的需要,我们完全可以在短时间内迅速复制出若干个具有同等强劲攻击力的51师!可现在,我手里就这么多固有的兵员——打少一个就缺失一个,而且不得不补入初上战场的新兵,如果我们能依次递补已经储备好预备役官兵,我们就不必担忧部队的持续进攻力了……”

参谋长一一记下来,然后说,

“师长,有些事情不能操之过急也不能强求,我们当前的现状就是处于不利态势,这才是当务之急啊……”

陆少郡叹口气,

“没错,中国抗战的胜利是国内国际多重因素的结果,很多军事强国看不上八路军的作战能力;解放战争是一场民族内战,也没什么值得荣耀,有些国家也对我们解放军的军事力量根本不屑一顾,中国要想崛起,必须先要在自己的军队战绩上有所作为。以强胜弱算不得什么,西方人认同的强国是必须打败另一个公认的强国,如果非得这么才能彰显中国强硬姿态的话,中国军队需要如此的一番历练。让我们见识见识所谓联合国军的战场打击,也让美国人见识见识我们中国军队的攻击威力吧!我们需要在战争中知道自己各方面暴露出的问题和隐匿的不足,在战争中学习作战,不断改进创新,才能求得制胜——我们准备着接受考验,也准备着教训狂妄的美国人吧!”

是的,中国军队需要认识的太多了,中国军队也已经领教了太多,然而,在多少年后爆发的那场南疆之战,中国军队的表现又有多少可圈可点之处呢?攻击战术的陈旧和思想的固步自封,尤其在实施战场救护和后续补给方面,中国军队的表现相较于几十年前美国军队在缅甸和朝鲜就已经实现的完善立体体系和让人惊叹的职业化表现——中国军队又能给自己打多少分呢?纵然我们有着视死如归和不怕死伤的“东方精神”……

……

运载51师的军列终于抵达这支部队昔日驰骋战斗过的老根据地山东军区,然而官兵们刚刚下火车还没来得及展开部署,一道火急命令迅即下达师部:部队立即取消在山东的整训补充,马上前往唐津一带集结待命!

就这样,接到命令的51师官兵再度匆匆返回列车,当地的军区首长本已准备好迎接这支光荣的老部队在山东暂时驻扎下来,然而等也是刚刚接到最新电报同样不明就里的首长们赶到的时候,51师已经整装待发——火车已徐徐启动继续北上……

几乎没有任何握手寒暄和客套,在军区首长们在注视和翘首远望下,载着51师的几列军车渐行渐远,直至消失在远方的地平线……

是的,朝鲜战局凸显紧张当下急需输入兵力,总参谋部几乎是抓住任何已经机动开来并且可以及时调用的力量,已经处在集结路上的51师被直接点名……

火车连夜行驶终于到达唐津地区,然而就在火车刚刚减速还未停稳的时候,一个军级参谋手执最新命令拦住这支部队急冲冲跳上51师师部所在的军列,陆少郡再次接到十万火急命令:战事紧急!部队立即开赴东北!

如此,51师短期补充整训的预期安排再次打乱,继续前行的火车上,参谋长祁文良不无忧虑地说,

“师长,这样的命令是不是太急促了,当前我们部队还没完成物资补充,看架势我们就要拉上去打了,可我们的官兵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补充,哪怕就一天……”

陆少郡现在也只能忧心忡忡,他知道,作为军人,他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只有执行服从,而且,既然是军队的一部分,他们已经时时刻刻准备着命赴沙场——可现在,他莫名其妙慌张了起来……

51师所有官兵彼此心照不宣,即便他们所有人似乎此时已经预知到——这样匆忙上阵,对他们来说,那或许意味着什么……

得不偿失也罢,掌控战机也好——那都是让后人去评论的事情了……

……

军列开出山海关,短短几天间,51师辗转千里由南往北大区域投送兵力,最直接的后果,便是寒风吹袭而来的时候,车厢里的官兵们不约而同打起了冷战,恍然间,他们突然意识到——这是东北的冬天!

此时的朝鲜战场上一次战役已被适时终止,欲擒故纵诱敌深入,志愿军大步后退埋下一天罗地网,准备伏歼骄狂下继续盲目北犯的联合国军,已分成东西两部的联合国军部队以钳形攻势向北反扑而来,但这时侯,先期入朝的志愿军兵力已经捉襟见肘,急需国内屯备的二线部队补充加强……

火车疾驶,沿着渤海海湾折道往东,再往南。似乎已经在预料之中,在一处秘密军用站点上,51师在站台上仅仅临时停靠了短短几十分钟——这就是51师原班官兵离开国境前所做的最长时间休整,也是最后一次……

火车靠站缓缓停下,转移数千公里一下置身于寒冷冬天下,51师的官兵已经禁不住在瑟瑟发抖,好奇的官兵们试图透过缝隙里认识外面这片新奇的世界和土地,但吹来的一阵刺骨寒风旋即让他们起了一身冷冷的疙瘩,许多官兵已经自发相互偎在一起借助身体彼此取暖,以抵御严寒……

前来接待这支参战部队的首长瞧见待在火车里的51师官兵还穿着温带地区过冬的单薄棉衣,站台上所有的工作人员简直难以置信,一个干部指着军列似乎在毫无目标又似有所指地愤怒斥责,

“你们是来打仗的吗?!就这身衣服,别说打仗,你们还没走到朝鲜冻也全部冻死了!”

然而这支无奈的入朝部队也是奉紧急军令星夜疾驶刚刚赶到这里,那些原本用于补充的物资此时已经按原计划堆积在津浦线两侧可当下再也来不及调度周转,就像参谋长祁文良所说的,哪怕他们只有一天的时间!

斥责是斥责,痛惜仍归痛惜,得知这支部队马上就要开赴朝鲜前线,远水解不了近急,站台上的所有人员纷纷脱下身上的加厚棉衣往51师火车上塞。几乎是见一个抓一个,首长们把站台里那些所有驻留官兵叫过来临时扒掉身上的衣服通通扔掉已经鸣笛启动即要的火车上——但这样的零星补充对于兵额庞大的51师来讲实在是杯水车薪难以济事,而且火车外有的官兵刚刚脱下还没来得及扔到车上,51师所在的军列已经加速驶离……

更糟糕的是,如此的紧急调动和补给欠缺不只发生在51师这一支作战部队身上——而是身肩同样战略任务的十多个陆军野战师……

……

按照规定,官兵们出国前动手撕掉了胸前的解放军胸章及一切影射解放军的东西,代之以志愿军的标识,自此——51师划入出国作战的志愿军作战序列,那或许也可以称之为“摇身一变”……

夜间驶到鸭绿江畔,51师所有官兵在凛冽寒风中下车集结,因为通往朝鲜战场的大桥已经被美国空军摧毁殆尽,部队需要沿着厚厚的冰层隐秘过江……

严密的防空警戒下,顺利过江的51师再度悄悄集结,在夜色下消失于冰雪皑皑的朝鲜北部,在地图上仿佛消失了一般——极少有人知道这支部队究竟到底在执行什么作战任务……

几天后,号称“朝鲜屋顶”——盖马高原险峻的群峰山涧里,一支融入风雪和周围天地已经浑然一色的陆军野战师在隐秘行军,风如刀割,雪似利刃,陡峭的悬崖,艰难的山路,冲天而起的险峰,皑皑白雪冻住了静立的山松,在寒风肆虐呜嚎下的,是一支也似乎要冻得僵住然而却默默里安静无声的作战部队——仅仅在十多天前,他们还远在万里之遥的中国腹地……

因为山路行军带来的极为不便和美军飞机掌控制空权下的监视轰炸,部队所有的重装武器全部遗落后方,从一定意义上说,因气候和地形的限制,在装备上,这已是一支普普通通失去了重火力威胁的陆上部队。

然而最糟糕的不仅仅是这些,没有保暖的防寒服,风雪里的官兵们除了瑟瑟发抖外只能还是无可奈何的瑟瑟发抖,为了保暖,他们几乎把所有能用的东西悉数用上,用于扣动扳机的手指和用于冲锋的两脚现在成了优先护佑的最重要部位,为数不多的被子拿来披在身上,毛毡和布条被细心裹在身上——甚至很多官兵头上也扎上了毛巾,似乎那样也可以躲避严寒。

为了迷惑头顶上一直存在的美军侦察机避免暴露踪迹,所有的官兵全部把棉衣反穿露出里面白色棉花的一面——这无疑让身体的热量再度严重流失……

白天最高的温度也难以触及零下三十度,最能掩护部队行军的晚上更是带来死亡的恐怖,夜间的温度似乎骤降变得比白天更为阴冷,谁也不知道这里的冬天为什么会这么冷——事实上,当年朝鲜那个数十年罕见冰冷的冬天是自1888年有记录以来气温最低的一个冬天……

低温带来了诸多的问题,军用水壶里水早已变成一块块冰坨坨,短暂而难得的中途休息空当,那些刺骨严寒下的官兵们互相挤靠在一个被子下彼此取暖,生火是不允许的,而一直暴露在极端低温下又是致命的,于是有经验的北方士兵在雪窝里掏了个洞躲起来,这种方法很快风行整支部队,于是接下来也便有了用雪擦脸擦手防止冻伤的做法,在没辙的时候,再土的方法只要能救命此时纷纷试着派上用场——然而那着实减少了部队官兵的冻伤事例,即便如此,每天是依然不断增加让人头疼的冻伤减员报告……

为了减少体内热量的流失,一道命令下达开来:所有官兵尽量憋住尿意,就是方面也要集中到白天午后那个几乎没用的所谓“温度最高”的时候……

一处搭起的简陋帐篷里寒风不断撕进,这是一个临时建起的师部,几个年轻的参谋们在战栗的发抖中哆嗦着手绘制就要派发到各团各营的作战地图——仓促的行军,他们手头派发下来的地图也只能满足师部的需要。

最高军事主官51师师长陆少郡在参谋长祁文良和副师长杨耀骏的陪同下看着其中一幅展开的朝鲜地图,现在几人最相像的一点便是脸面全部冻得乌青发紫,然而更让他们发冷的是地图上一个个标识出的汉语地理名字——死鹰岭、雪寒岭……

严寒像刀子一样刺骨,低温也似乎冻凝了师部无线电台的信号,滴滴答答的电台不时莫名其妙地“断线”与上属兵团指挥部失去联络,在这么一个糟糕的环境里,这种莫名其妙只能制造紧张不定的气氛……

围绕着地图带领几个参谋丈量计算后,祁文良在严寒致使的颤抖中汇报说,

“师长,当前部队已经是最快的行军速度,可我们还是不能在志司规定时间内赶到预定战场,我们需要时间……”

陆少郡听着外面寒风的怒嚎和嘶吼,面色严峻,不禁低声言语,

“不止51师需要时间,我们都需要时间,但愿我们的战场对手也能给出我们这个时间……”

……

副师长拿出两个冻得冰硬的土豆来,咔嚓咔嚓!杨耀骏抽刀砍开已冻出冰晶的土豆——这就是几天来一直延续他们生命的惟一食品,可是现在就是连这种东西也遇到断炊的危险,师部已经减为每人一天两个冻土豆……

杨耀骏把一半“军粮”递给师长,陆少郡习以为常地接过来顺口就啃,“嘎嘣”一声的清脆在寒风中格外醒耳,与此同时参谋长从布幔的边缘抓起一把雪嚼了嚼就着土豆一块吞了下去。

祁文良使劲咽下嘴里的东西,对陆少郡说,

“师长,我们能吃的东西已经不多了,这样下去不行,这荒山野岭的连处人家也没有,我们根本不可能就地筹集到粮食……”

现在的陆少郡眼睛里尽是担忧,

“再压缩配额,下令部队,缩减口粮,必须保证我们作战攻击时最基本的口粮!”

纵然不忍,他现在只能下这个近乎无情也同样冰冷的命令。

祁文良一阵痛楚:那是此刻因为他们的51师官兵现在已经在开始自觉缩减那些寥寥无几的冰冻土豆——官兵们希望自己活下来,他们更希望自己等到发起攻击时能有支撑他们最起码体力……

可是问题接踵而来,冰天雪地的极端低温下,钢铁竟然变得不可思议起来,那些平时生硬的东西现在居然会像胶一样粘黏人的皮肤而且一扯就是一块皮,以致官兵们不敢用手去直接接触那些代表着自己“第二生命”的伙伴,于是身上的一些布片转而缠绕到枪支上,最苦恼的是那些机枪手——他们必须不时拨弄枪里的撞针以使之保证有效可用……

这个死寂的高原和冰寒,似乎冻住了所有有生命和没有生命的东西,现在惟一保持鲜活表示生命存在的,也只有那血肉里依然继续流淌的血液……

此时,纵观整个的朝鲜北部山区,一座南北走向的狼林山脉隔开了西线战场的美第八集团军和东线战场的第十军,两支互不相连的兵力各自向北进攻,中间暴露出了一个宽达数十英里的“战场缺口”,而志愿军总指挥部的意图即是抓住这个缺口给东西两部的美军分别予以痛击——这也是此时正隐没在冰封千里的崇山峻岭中那十几支中国陆军师此番出击的主要目的……

然而东线志愿军所要面对的第十军也绝非等闲之辈。

尤其是隶属于第十军指挥下的美国海军陆战第一师——它注定是一个强劲的战场对手……

那也是一个给51师在朝鲜战场上带来无尽遗憾,也让多少年后的陆少郡一直心存无尽伤痛的对手——让他白白失去许许多多同甘共苦一路走来的生死兄弟然而又让他不得不赞叹下无奈叹息的对手……

……

1

第二章 紧急入朝的中国陆军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