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世代枪王>第455章:鬼唱歌(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455章:鬼唱歌(2)

小说:世代枪王 作者:金蝉 更新时间:2011/6/26 19:24:00

尸横遍野,满目疮痍,天上的乌鸦在欢叫,地上野狗在游走,每只乌鸦都啄的满头腥血,每条野狗都撑得体宽肚圆,野狗见到活人都一点都不惊惧,不躲不逃,挑衅着人的势力。

这里是疫情的重灾区,部队在这个地方不宜过长地滞留,疫灾无情,石头命令:“同志们,这里正大面积地在爆发霍乱,是重灾区,我们必须要迅速通过这一地区,谁不得喝这里的一滴水,吃这里的一点食物,更不要随便去触摸这里的任何东西,大伙听明白了?”

战士们都回答:“明白了!”

部队继续向里走,深入到了这一地区,这里看不到一线炊烟,部队快速地行进在这一地区深处的时候,天上没有小鸟飞,树上没有乌鸦叫,战士们看不到一点有生气的活物,风不动,水不响,时间就像在这里停止脚步,给人感觉就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样,恍惚而又迷茫。

忽然,行走在队伍最前面的二排长郭大刀有声音了,二排长郭大刀在大声呵斥说:“滚,要不老子宰了你!”

石头急忙抬头看去,原来路上蹲坐着两条硕大的野狗,野狗一左一右挡在了路的中间,两条野狗挡住了队伍前进的道路,两条野狗看到队伍向他们走来,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还弄出一副虎视眈眈的样子,二排长郭大刀恼怒,二话没说,举起手中的大刀就喝唬野狗,试图把两只野狗吓跑,两条野狗不但不跑,还跳起来呲牙咧嘴耸起后背闪亮的皮毛,大有一决雄雌的狠气。

两条野狗压根就没把二排长和他的大刀放在眼里,二排长郭大刀怒骂:“该死的畜生!”

二排长郭大刀说着就扬起大刀就向前冲去,野狗并不怵硬,一条野狗前爪一扑,身体后缩,一个蹿跳直向二排长郭大刀扑来,二排长郭大刀怒喝一声,迎着野狗狠狠一刀砍下去,野狗被砍碎了狗头,狗血四溅,跌落在了地上,另一条野狗见状,发出一声哀鸣,如梦初醒,夹起尾巴落荒而逃,一会就不见了踪影,根本就没再给郭大刀抡大刀的机会。

有战士说:“这年头就是怪事多,狗都不怕人了!”

有战士回应说:“就是就是,你看那些甘愿给日本人当狗的汉奸,那个怕人,见谁它不想撕咬一口,他们就像野狗一样,只有一刀劈了他,他们才知道疼,才知道他们是条狗。”

残阳如血,在不知不觉中,队伍走进了一片荒滩,荒滩枯干龟裂,水草丛生,卵石和黄沙经过一天的暴晒,正向外散发出令人窒息的呛人暑气。

突然,前面传来了一个女孩子的哭泣声,女孩子在边哭边叫:“妈、妈、妈,你醒醒,你可不能丢下女儿不管,你去了,我也不活了,妈、妈,你去了我可怎么办呀?”

石头一挥手,队伍加快了脚步,同时也做好了应急战斗准备。在前面路边的一棵柳树下,石头看到了一个姑娘正捧着一位中年妇女的头在哭叫。石头又一挥手,战士们都收起了枪。哭叫中的姑娘抬头一眼看见这么多的鬼子兵,而且正向她走来,姑娘惊呆了,大睁着一双亮亮的大眼睛愣愣地不知所措。

石头安慰说:“姑娘别怕,我们是八路军,是我们老百姓自己的队伍,是专门保护老百姓来打鬼子的。”

姑娘还是一脸恐惧,一声声在说:“鬼子、鬼子,你们是鬼子……”

石头见姑娘不理解,就脱去了外边穿的鬼子的军装,露出了里面的八路军服装,姑娘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姑娘问:“你们真是八路军?”

石头点点头,姑娘忽然对着那位已经闭上了眼睛的中年妇女喊:“妈、妈、妈,我们有救了,我们遇上了八路军!快醒醒啊妈!”

石头看那中年女人眼眶下陷,两颊深凹,口唇干燥,神志淡漠甚至不清,是最典型的“霍乱面容”。那位中年妇女在姑娘的喊叫下,艰难地睁开了眼睛,迷蒙地看着石头,眼睛忽然有了亮光,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那位中年妇女说:“八路军好,八路军好,我的女儿就交给你们了——”

中年妇女说完这句话,头一歪,就溘然离世,姑娘一下放大了悲声,战士们都低下头默哀,有的战士还流下了眼泪。

姑娘名叫二丫,是大盘石村人。

阴历四月初九日这天,二丫牢牢地记在心里一辈子都不会忘掉这个苦难的日子。

四月初九日这天,在大盘石村二丫看来,与过去的任何一天没有什么两样。二丫昨天从水莲那里刚找来了一个漂亮的鞋垫样,水莲在鞋垫上用彩色的丝线绣着一对鸳鸯戏水,特别活灵活现。二丫就跟水莲借回了这个鞋垫样,准备照着葫芦来画瓢,好生琢磨一番。

二丫的母亲从早上起来,就一直在磨屋推石磨,在磨高粱面,一尊石磨被二丫的母亲推的呜呜响个不停,就像天边滚动的闷雷。二丫只有一十六岁,身子骨没有长成,二丫每次都要帮着母亲推磨,母亲从来就不同意,总怕二丫累坏了身子骨,二丫只被母亲安排了做做饭,扫扫家,收拾收拾院子,做一些比较轻松的活。

由于惦记着吃过早饭后,要动手早早绣鞋垫,二丫就把做熟的早饭早早拾餖上了饭桌。二丫的母亲是最支持女儿二丫做针线活的,一个姑娘要出嫁,没有出手的针线活,是会影响找到一个好婆家的。

二丫将做熟的饭拾乧到了饭桌上,天不亮就出门上山下地的父亲哥哥就回来了,回来吃早饭,哥哥等父亲在水缸里掏水洗脸,先是父亲洗过了,哥哥再洗,哥哥泼了父亲洗过脸的脏水,哥哥用水瓢又掏来了一瓢清水倒进了水盆里,父亲看了一眼水盆里的水,很不满意,就说了一句:“洗脸用得着浪费那么多的水么?就你的脸大?”

二丫的哥哥没回声,二丫的哥哥低头洗脸,只是使劲用水把脸洗得很响,一是对父亲的抗议。

二丫知道哥哥和父亲的心都不爽,二丫喊:“妈,出来吃饭了!”

二丫的话音刚落,二丫的母亲就从磨屋里走了出来,抚了抚衣袖,看到儿子拉着一张脸,就知道儿子又不高兴了。二丫的母亲知道这些日子,孩子他爹正同儿子闹别扭,儿子看同村的大胜去当八路军了,大胜回家时穿着一身神奇的灰军装,儿子很眼热,一直都跟孩子他爹嚷着要当八路军。

儿子要当八路军,八路军没军饷,当那个兵不能养家糊口,当那兵干甚,孩子他爹说:打小鬼子关咱屁事,咱不捣他不惹他,惹不起他躲着他,我们还照样过日子?

二丫的母亲长叹一声,什么话都没说,摇了一下头,就向屋里走去。

忽然,村外一声枪响,紧接着就是一阵“哒哒哒”的机枪扫射声,街上的人就跑翻了,街上就有人在喊:“鬼子来了,鬼子来了,快跑啊!”

二丫的母亲着急的对二丫的父亲说:“孩子他爹,你说咱怎么办?”

二丫的父亲说:“你就先躲进屋里别出来,咱身正不怕影子斜,从没捣惹过鬼子,鬼子也不会对咱怎样的。”

二丫的哥哥却对母亲和二丫说:“妈、二丫,你们快躲进窖子里,我不叫你们,外面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都别出来,记住了?”

二丫说:“哥,我记住了!“

二丫和母亲躲在地窖里,从吃早饭时躲进去,直到傍晚时才想偷偷地爬出来看,可听听窖子外面到处都是鬼子兵,二丫和母亲就躲在地窖里一直没敢动,鬼子在大盘石村住了三天,她们娘俩就在地窖里躲了三天。三天后鬼子走了,二丫和她母亲从地窖里爬出来,饿得连路都走不动了,多亏地窖里还能找到干枯的烂菜叶充饥,还没有将他们饿死。

二丫和她的母亲从地窖里爬出来,外面的世界已经大变样了,房子被烧塌了,院墙也被炸倒了,二丫在街门那里看到了父亲躺在那里,脑袋却不知道哪里去了,身体已经开始腐烂发臭;二丫的哥哥却是死在大街面上,同样也是缺少了脑袋。一个村子二百多户人家,上千口人,被鬼子杀了数百人,这剩下了不足一百人,这活出来的人大多都是在山上做活,早饭时还没有回家躲过了一劫。

有人发现村中的龙眼井的井水竟是红的,井水比往日涨了许多,有人怀疑被砍了脑袋人的脑袋就在龙眼井里,打捞了一下果然如此,村里人就开始掏井捞脑袋,谁都不想让自己的家人尸体不全的下葬。尸首找全了活着的人就开始一家一家地下葬,被鬼子杀的人的尸体没埋完,参入埋尸体的人就开始死,开始是一个两个的死,老百姓没知识,不知道是疫情爆发,后来是两三个四个地死,这才知道是“想”人,是人“瘟”,活着的人尸体不埋了,家里的所有都不要了,开始个人顾个人的一家一家地逃出了村子,但还是有很多人就死在了逃命的路上,就像二丫的母亲……

二丫的母亲死了,石头和战士们就在路边用工兵铲,挖了一个坑,将二丫的母亲葬了,二丫哭成了泪人。石头和战士们葬了二丫的母亲,把身上水壶和干粮给二丫放了一些,队伍继续撤离,二丫却抱着干粮和水壶,跟在队伍的后面,队伍紧走她紧走,队伍慢行她慢行,石头说:“小妹妹,别跟着我们了,我们随时都可能遇上鬼子,是很危险的,你还是投亲靠友去吧。”

二丫说:“我妈把我交给了你,我就要嫁给你,你是大好人,我跟着你吃糠吃菜我也愿意……

10

第455章:鬼唱歌(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