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魔鬼尖兵>火线阻击(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火线阻击(四)

小说:魔鬼尖兵 作者:飞永 更新时间:2014/8/11 17:36:57

战士江小羽和李超在侧旁跪姿据枪警戒。

他俩跟连长杨辉都是一身臭汗,满脸污垢,看样子为了给直升机清除停靠点上的障碍物,他们仨也没有少忙活。

枪声越响越近,敌军穷追不舍,在连遭迎头痛击后,再一次重整旗鼓,卷土重来。 杨辉豪气顿生,高喊道:"野猫子,西北狼。"

"到。"江小羽和李超齐声回答。

"你俩现在可以去找敌军试试身手了。"杨辉朝他俩挥了挥手。

想不到杨辉作为驰骋沙场,铁马金戈的军人一点儿也不缺乏文人雅士的幽默感。

两个战士早已豪情满怀,跃跃欲试,一听出击的命令,当即斗志昂扬,意气风发地应诺:"是"。

江小羽来自潇湘大地,因为生得眉清目秀,丰神俊朗,而且机敏聪慧,活泼好动,很对邓建国胃口,所以送了他一个野猫子的名号。

李超来自大西北的黄土高坡,体魄雄健,跟方刚一样属于剽悍鲁莽之人。他被选拔到侦察连之前,在老部队里是挂了号的闯祸大王,干架能手,可谓大名鼎鼎,草木知威。

可不是吗?他一个芝麻大的副班长胆敢去顶撞营部教导员,这不明摆着自掘坟墓吗?果不其然,处分命令下达了,他军旅生涯已经山穷水尽,该卷起铺盖滚回老家修理地球去了。

眼看着这娃子就要扔掉枪杆子抓起锄头重新面朝黄土背朝天了,竟然意外地遇上了贵人。

当邓建国响应老上级王师长的召唤,重披战袍,热血回归,出任侦察连副连长时,由于眼光极为挑剔,要求极其严苛。他完全以西方特战队员的标准来看待侦察连的战士,这样一来,必定会有不少战士不入他的法眼,为此他

一连退回了半数看不上眼的熊兵。王师长和连长杨辉根本无可奈何,知道他是特立独行之人,办事从来不按理出牌,只得随他所愿。于是,他便亲自到军区下属各部队去物色人选的要求。李超便时来运转,有幸被魔鬼尖兵慧眼识中,并委以重用,让他当起了一排代理排长,更冠了他一个西北狼的美名。

此刻,李超热血燃烧,怒目暴睁,眼神凶悍,提着81-1突击步枪箭步如飞地跨进事先布置好的掩体里,准备在浴血厮杀中尽显英雄风釆。

2江小羽也不含糊,一拉枪栓送弹上膛,擎着81-1突击步枪,步履轻盈,身姿矫捷,弯腰曲身,蛇行运动进掩体里。

满满当当一壶水瞬间就只剩下的半壶,邓建国饱饮一通后,感觉喉咙舒服多了,便把水壶往李参谋长手里一扔,一抹嘴唇,殷切地道:"李参谋长,你子弹已经打完了,先上直升机,让我们来收拾收拾这帮龟孙子。"

李参谋长满脸忸怩神色,一撇嘴,讪讪地道:"那不行,你们在阵前出生入死,我怎么好在一边凉快,别忘了,我也是个军人。"

杨辉似笑非笑地道:"小邓,你的意思是我们先留下来教训一下这帮龟孙子再闪人,是吗?"

邓建国喉咙不舒服,只是点了点头。

杨辉不由得豪气顿生,豪迈地道:"就依你,那我们先不急着走,就拿这帮龟孙子来练练手,检验一下我们中国侦察兵的战斗力。"

眉梢一扬,他气冲斗牛地道:"这帮龟孙子这般不知死活,既然他们执意要追赶上来寻死,那我们无妨就成全他们一下。"

这当儿,敌军正在疯狂逼近,通过直升机的轰鸣声,他们知道中国营救小分队要一走了之了,当下就急煞了眼。

林海浩瀚,树木葱笼,地面坑洼不平,高射机枪和迫击炮等步兵重火器一时施展不开。敌军在急毛蹿火之下,集中了上十挺俄制PPK/RPK轻机枪和美制M60E通用机枪,密集子弹构筑成一张强猛火网,搂头盖脸地覆盖着接应点。

RPG-7火箭筒和美制M79型40毫米榴弹发射器从左右两翼交叉着狂轰滥炸。RPG-7火箭弹拖着长长尾焰和40毫米榴弹夹风带火,不断在接应点周围爆炸。

在这钢雨与烈火的世界上,草叶、土块、枝条在如涛似涛的冲击波激撞之下,卷向天际。 一棵棵小树苗被连根拔地,滴溜溜掀到空中。流弹、跳弹欢快地溜到树干上凿出斑斑弹痕,削下一块块树皮和木碴,宛若瑞血纷飞。

十多米以外,方刚以一棵炸断的树干为掩体,单手操着轻机枪打着长点射,试探着对敌人实施火力反制。

一声破空尖啸声传来,一枚40毫米榴弹在接应点右翼爆炸,火光四射,硝烟升腾,火药味夺鼻而扑。

"老杨,现在该让龟孙们见识一下你的小钢炮了。"邓建国一边从背囊里拿出零件重新组装81-1突击步枪,一边吊儿郎当的对杨辉说。他心知肚明,若论起步兵炮上的功夫,杨辉在整个侦察连里无人出其右,就是在西南军区的各个野战军里,杨辉也是首屈一指的步兵炮手。

"是该拿出来亮亮相了。"杨辉把袖子挽到腕子上,疾步劲跑到直升机里去取那架82无后座力炮。

刚跑出几步,他回过头来,郑重其事地对李参谋长说道:"李参谋长,你先上直升机,这里交给我们来应付。"

李参谋长皱了皱眉头,晃了晃手里那支打空了的AK-47冲锋枪,目光希冀地瞅了瞅邓建国,有种意犹未尽的意味。

邓建国正在检查弹药,他很理解李参谋长的心情,知道他迫切希望留下来跟大家一起出生入死。

邓建国很善解人意,殷切地道:"李参谋长,你得马上到直升机里去,通知驾驶员老薛先耐住性子等一下,我们要痛扁这些龟孙子。"

神色焦急,杨辉煞有介事地道:"事不宜迟,你必须立刻上直升机,这里很危险,我们哥儿几个对付这帮家伙。"

"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王师长还不剥了我的皮。"邓建国躁急地说着话,还凑上去轻轻地推了李参谋长一把。

李参谋长无言了,郁悒地摇了摇头,这才无可奈何地跟着杨辉朝直升机飞奔而去。

一拉枪栓把子弹推上膛,邓建国扭过头朝方刚瞥去,只见黄豆大的汗珠沿着他的额角一颗一颗地往下滴,脸色骤变得煞白,额头上的青筋涨得像蚯蚓一样粗,满口钢牙咬得咯嘣作响。 此际,左边臂膀就像一把钢刷在来回梳洗,锥心刺骨的剧痛无情地残虐着他的痛处神经,但他还是咬牙硬撑着,因为战争的阴影早已在他脑海里根深蒂固,他无论如何都挥之不去,就好象一双魔爪在抓挠着他内心的创伤,扭曲着他原来善良的天性。

看到方刚故剑情深,心虔志诚,邓建国很是欣慰,把81-1突击步枪往腰后一甩,将AK-47冲锋枪吊挎在胸前,弯腰疾进到方刚身旁,声音嘶哑地喊道:"铁塔,你带了伤,左臂不灵便,先撤,这里交由我来对付。"

方刚恍若未闻,一股脑儿地埋头打着短点射,看来弹药已消耗得所剩无几。

咬了咬嘴唇,邓建国用胳膊碰了碰方刚,急切地道:"铁塔,你今天表现得很好,不愧是我军的好战士,我为你骄傲,你先撤,把枪给我。"

摇了摇头,方刚执拗地道:"副连长,请别怪我出口顶撞你,弟兄们都在拼命,你为什么偏要我先撤。"

心急火燎,邓建国耐着性子,道:"铁塔,听我的话,把机枪交给我,由我来接替你,你赶快到飞机上把伤口好好的处理一下,否则你的左臂可能一个月内都使不上劲,说不定会影响你参加今后更大的行动。"

脸上浮露出更加惨怖的青灰,连续不断地高强度运动挣裂了刚刚包扎好的伤口,鲜血又隐隐地冒了出来,污浊着白色绷带,红一块,白一块,看上去格外刺眼。方刚确实需要撤下去,重新给伤口上药,否则伤口一旦感染化脓,这只手轻则半年内不能正常活动,严重一点可能会残废。

"轻伤不下火线,不过是一点皮外伤,不碍事,忍一忍就过去了。"方刚强忍着锥心刺骨的剧痛,死活不肯撤离战场,表现出忠贞不渝,宁死不屈的坚定和**。

适才染印在迷彩服上的血水渐渐干涸,凝结成紫褐色的血块,现在,新鲜血液又从迸裂的伤口中湍急地流出,这个愣头儿青根本没拿自己的生命当回事。

他这般奋不顾身,誓死不二,邓建国委实于心不仁,便神色沉冷,沙哑着声音,强硬地道:"叫你撤你就撤,听见没有。"

13

火线阻击(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