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魔鬼尖兵>白眼狼又来了(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白眼狼又来了(一)

小说:魔鬼尖兵 作者:飞永 更新时间:2014/8/11 17:55:45

邓建国瞬间就清醒过来,他赶紧把马涛遗留的两封信塞进背包里,敏捷地闪到右边舱门旁边,伸手将舱门推开一条缝,目光如炬,电般向下面丛林俯瞰。

果然,树木密集的林子里人影幢幢,有数以百计的人影在晃动,隐隐约约地传来乱八七糟的喧嚷声,喝令声。

愤怒地一拉枪栓,西北狼李超完全坐不住了,抓起81-1式突击步枪挤到半掩着机舱门前就准备搜索射击的目标。

一双古怪机灵的眼睛瞪得像两只铜铃,俊逸秀气的脸蛋儿黑得抓得下一层皮,野猫子江小羽这小子也沉不住气了,不管三七二十一,操起81-1式步枪就朝着下面丛林中闪现的敌人打了一个长点射,打没打到敌人,恐怕就不好说了。

这个当口里,方刚这个一向莽里莽撞的愣头儿青倒是一反常态,靠在原处稳坐泰山,眼红脖子粗,脸色难看得要死,龇着牙咧着嘴。他右手抚摸着受了伤的左肩,试探着稍微挪动了一下左臂,额头上顿时渗出黄豆大的汗珠子,鼻子眼睛抽扭成一团,满口钢牙咬得咯咯作响。

这下子,铁塔老弟是发不成威,逞不了能了,因为他左肩上的伤口尚没有经过仔细地处理,只要稍微一动弹,剜心裂肠的剧烈疼痛让他头脑发胀,眼前冒出一团黑晕,全身筋脉猛烈地抽缩。

"他妈的,有火箭弹,大家坐稳了。"驾驶员老薛扯破嗓门地嘶吼了一声。

一发火箭弹拖着长长尾焰,气势汹汹地朝直升机追了上来。

电光石火一瞬,直升机猛然来了一个凌空侧摆,"嗖"的一声,那发来势凶猛的火箭弹擦着直升机舱门掠了过去,在虚空里炸成一团火球,真的是有惊无险。

直升机仿如被一波滔天巨浪席卷了一下,猛烈地颠簸着向上空拔出一丈多高,摇摆当中,倚靠在舱门口开枪射击的江小羽险些被甩了出去。幸亏李超眼疾手快,一把扯住他腰际的武装带,把他拉回到舱中,否则的话非把他摔个粉身碎骨不可。

"日他娘的,老子的家伙丢了。"他的81-1突击步枪跌落到了丛林里去了,顿时脸色煞白,额头青筋暴露,全身冷汗涔涔,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儿,生怕丢枪后要遭极为严厉的纪律处罚。

这当口里,下面的丛林中,紧密而骤急的枪声宛若爆竹似的响成一团。虽在五六十米的高空里,但仍能影影绰绰地看得见敌军士兵那瘦皮猴似的身影在稠密的树丛间晃来晃去。

"啾…啾…啾…"

子弹破空速射发出尖利怪啸,听得令人耳膜欲裂。

一串7.62毫米轻机枪子弹敲打在直升机金属外壳上"叮叮当当"乱响。火星飞溅,削下一块块碎屑,留下斑斑点点的弹痕。

"妈那个巴子的,老子操这群龟孙子的老娘。"

看到敌军士兵在猖獗追打着直升机,杨辉怒发冲冠,再想到马涛的惨死,杀气犹如火山骤发。

他怒吼着从座位底下拖出一支40火箭筒就凶神恶煞地靠到机舱门口,粗豪着嗓门,冲着丢了配枪正哭丧着脸的江小羽厉吼道:"野猫子,别他妈的像个丧家犬似的,不就是一条破枪吗,回头再向军需处整一把不就得了,现在你扶紧我的腰,看我好好揍他们一家伙。"

"连长,你怎么把40火搬出来了,这是在直升机里边,只要你一开火,我们可就变成烤猪了。"江小羽是机灵鬼儿,一看到连长被仇恨和怨毒冲昏了头脑,急病乱投医之下竟然在这种狭小空间里打40火,急忙大声喊住杨辉。

"老天啦,我他妈怎么这么糊涂。"杨辉如梦乍醒,深知复仇心切太过强烈,竟然犯了一个百经战阵考验的老兵不该犯的晕糊。

"连长,用这个。"江小羽从座位底下拖出一把美制M79榴弹发射器递给杨辉。

杨辉抛下40火箭筒,一把从江小羽手里夺过M79,厉声朝正在射击敌人的李超吼道:"你先别忙着瞎开火,赶紧把美国鬼子的那个大家伙给老子架设好。"

形势异常严峻,敌军的火力密集而强猛,小分队随时就有机毁人亡的危险。驾驶员薛师傅面上凄然变色,热汗津津,拼命摇动着操纵杆,朝着十点钟方向,百十来米远的小山包急速靠拢。因为那里的火力较为稀落,起码还有喘一口气的空隙。

"妈个巴子的,老子今天就借花献佛一回,用美国鬼子的家伙教训教训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龟孙子。"

杨辉骂着不堪入耳的赃话,单腿跪在机舱板上,从江小羽手里抢过一发40毫米高爆榴弹,熟练地打开枪管后部,狠狠地把高爆弹填进枪膛,飞快将枪管折回原位合上枪身,旋即采用最拿手的发射方式----抵肩射击。

直升机在约莫一百米的高空中盘飞绕舞,薛师傅全神贯注地摆弄这**期间出产的玩艺儿,奋力躲避着小山包上火力威猛的四挺轻机枪。他的飞行特技无可挑剔,但却非常担心直升机在这危急关头出故障。

"连长,三点钟方向有一个兔宰子的火力点。"李超指了指吐着四条桔红火舌的小山包。

"嗖"一声尖啸过处,但见杨辉那虎实身躯微微一晃,40毫米高爆榴弹脱膛而出,无限怨毒地旋转着扑向目标。

星流电击的一瞬间。

山包上腾起一团火光,浓浓硝烟当中飞出一块块花花绿绿的内脏器官,一条条血流血滴的残肢断臂。

"打得好,再来一个。"

血淋淋的场面,看得江小羽欣喜若狂,几乎忘了这是在弹雨横飞的战场。

杨辉丢下40毫米榴弹枪,极快瞥视了一眼血肉横飞的场面,暴烈地骂道:"妈个巴子的,给我去死吧。"

原来,杨辉也是一头地地道道的东北虎。

"大家别得意太早。"驾驶员老薛吼声恍若洪钟大吕。

杨辉刚想开口答话,就听老薛声音惶恐地呼喊道:"操他妈的,你们快坐好,火箭弹又来了。"

最后一个字还没有来得及从齿缝中蹦出,巨大的轰鸣声中,直升机就以迅电不及瞑目之势向下急压八尺,左面飞来的一发火箭弹飞速擦过机身,差点就被高速旋转的螺旋桨削中。

但见,旋翼刮起的强猛劲风把这枚追上来索魂夺命的玩艺儿冲撞得偏离了轨道两三尺。

大伙儿被突如其来的大颠簸晃荡得东倒西歪,还没有来得拿桩稳住身形。

老薛快若掣电似的摇动操纵杆,直升机又是一个猛子拔上云霄,快得有如火焰腾空。

眨眼之间,又一发从右面射来的火箭弹贴着直升机的底盘掠了出去。

这一切在瞬息间爆发又在刹那间结束,快得简直找不出什么样的言词来形容才合适。 驾驶员老薛的脸色煞白得有些可怕,豆大的冷汗珠子沿着额角一颗颗往下滴,汗水将他背上衣襟和肌肉牢牢地粘贴在一起,足见震惊之巨。

不错,刚才那两发火箭弹来得既歹毒又狡黠。因为两个火箭手配合得相当默契,从左右两面进行夹击,如果说左面最先打来的那一发是佯攻的话,那么右面接着射出的一发就应该是偷袭,足见敌方火箭手的险恶用心和登堂入室的单兵战术。即使换作美军在越战中最顶尖的驾驶员,在顺利躲过第一发火箭弹的射击后,也难保不被第二发偷袭的火箭弹命中。

下压八尺和上拉五尺,两个动作契合得不但天衣无缝,而且是一气呵成,看来这位老薛的飞行特技不敢说是登峰造极了,也能称得上是得心应手。

两个大颠簸来得既迅猛又急骤,李超和江小羽打了一个大趔趄,碰得嘴青脸肿。

杨辉也来不及稳住身躯,脑袋撞在机舱的门框上,碰得他鼻涕夹着口血四下飞溅。

除了邓建国一人眼疾手快,及时抓紧扶手稳住身形外,其余人等尽数在大颠簸中吃尽了苦头。

马涛的遗体也在剧烈摆晃当中被颠来倒去,邓建国无可奈何之下只得用右手把战友的遗体搂在怀里,左手牢牢地抓住扶手不放。

"你想把我摔得头破血流才高兴啦。"杨辉抹了一把鼻血,抓起M79榴弹发射器,塞进一发高爆弹,依旧是抵肩发射,左手撑地支稳身躯,单手据枪,视线顺着枪管顶部阶梯形可调瞄准标尺搜索着目标,嘴里赃话连篇,"他妈的,老薛,等我教训完了这帮龟孙子,返回驻地后再跟你狗日的算帐。"

"嗖"的一声,炮口喷吐出一抹桔红色火焰。

"轰"的一声巨响,隐藏在近百米外的树丛中,刚刚装填好炮弹,还没有来得及的瞄准击发的敌方火箭手被酷虐的弹片撕碎,变成了一块块血淋淋的肉糜,旋即又随着移山填海的冲击波震荡得像漫天纷飞的花瓣雨。

这一刻里,邓建国亦是心惊肉跳,冷汗津津。

敌方火箭手两面夹击武装直升机的阴狠战术令他惊叹不已,同时也为敌方火箭手一击落空,不自觉就暴露出隐藏方位而喜上眉梢。

他解下武装带,迅速地把马涛的遗体拴牢在扶手上,而后,他遍扫机舱,瞥见西北狼李超正在忙不迭地架设美制MK19全自动榴弹发射器。

杨辉则端着M79正在朝下面丛林里搜视打击对象。

搓了搓手,邓建国胸有成竹地喊道:"老杨,把家伙给我,让老子来教训教训这帮畜牲。"

话音未落,他出手快若星飞电击,一把从杨辉手里抢过刚刚装好弹药的M79,单腿跪在舱板上,左手使劲拉开右边舷门,右肩窝抵实枪托,连瞄都懒得瞄上一眼,手起枪响,敌军火箭手在亲吻40毫米高爆榴弹的当儿,灰飞烟灭。

与此同时,轰然巨响再次撕天裂地,响彻云空。

直升机右侧,一团火球,艳红夺目,一看这壮观景象,就知是一发40毫米破甲燃烧弹。

原来,邓建国先发制人,抢在敌军火箭手锁定目标击发的前一秒下了狠手。不过,敌军火箭手在被炸得四分五裂之前还是把火箭弹打了出来。

听声辨位,眼疾手捷,弹无虚发,邓建国的功力已达炉火纯青,想不令人拍案叫绝都难。

须臾工夫,左右两面夹击的敌军火箭手惨遭尸分八瓣,邓建国与杨辉龙跃凤鸣,大显身手。盖世绝伦的单兵战术技能看得方刚,李超和江小羽张目结舌,各自在内心里将两位军事指挥员佩服得五体投地。

邓建国和杨辉也借此良机,言传身教地为这些不怕虎的初生牛犊上了最生动,最形象,也最有效的一课。

这种实战考验远比那些舞文弄墨,高谈阔论的政工干部三番五次的用那句空泛的陈词滥调:"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来教育战士们的收效不知强了好多倍。

苍林里,敌军士兵追着直升机的屁股猛冲猛打,轻重步兵火器一齐打响,战况空前激烈。

一时之间,枪声大作,子弹纵横飞舞,在虚空里构筑成一道威猛厉烈的火网,势要封锁住直升机的去路。

"嗵…嗵…嗵…"

一大串12.7毫米曳光弹擦着直升机的侧翼掠过,在虚空里扯拉出一道道光灿灿的亮线。 老天,是俄制12.7毫米高射机枪在雷霆震怒。

很显然,下面的丛林里隐藏着一个敌军兵营,至少屯集了一个加强营的兵力。

既然有12.7毫米高射机枪,那就表明了这些敌军士兵不是追上来寻求报复的特工部队。再说了,就算特工部队在丛林里行军的速度比猴子还要快,也定然快不过武装直升机。

情势异常危急,每一秒钟都有被高机和火箭弹击毁的危险,邓建国心急火燎地搓了搓手,翻开军事地图大略地扫了一眼,地图上显示出这片起伏连绵,深莽苍郁的山林与我国边境的老山地区可谓是一步邻近。

由此可见,敌军已经在边境线上的丛林里建立了不少秘密军事基地和军火仓库,而且布置了大量兵力防守。

到现在还没有挨到敌军的高射机枪,老天爷还真是照顾邓建国他们,让人不得不怀疑老天爷是被邓建国他们的祖辈用香火和纸钱贿赂够了。

眉头一皱,灵光乍现,邓建国蓦然想到:老天爷,这不是昨天晚上来的路线,杨辉没有按既定好的原路往回返,而是抄了近道。

昨天夜里,直升机载着邓建国和杨辉等六人营救小分队绕过老山地区,专门选定敌军防守最为稀薄的F地区悄然越过国境线,随后专挑荒无人烟的原始山林地带,在夜幕的遮掩下,偷偷摸摸地往任务目标地域渗透。当临近目标地区不足十里远时,眼前是一片郁郁苍苍的丛林,直-5直升机悬停在距离地面三十米的空中,邓建国抛下粗大尼龙滑降绳,戴上一双皮手套,郑重地对杨辉叮嘱道:"记得保持无线电静默,等着我胜利返回。"

"没有电台,我们怎么联系你。"杨辉焦急地问。

"按原计划行事,倘若六点后我无法返回的话,就说明敌人设有圈套,你们按原路返回,千万别感情用事。"

杨辉点了点头,伸出拳头,高喊道:"侦察兵出击,履险如夷。"

"侦察兵出击,履险如夷。"邓建国与杨辉碰了碰拳头后,抓住绳索果断纵身跃出机舱,急速坐式滑降。

相距地面约莫三米时,双手松放滑降绳,腾空翻着跟头,四肢蜷曲,缩成一团,着地向前滚动,旋即弹身而起,双手攀住一根横生的树枝,用力一按,脚上头下地飘荡出去,投进丛林深处,消逝得无影无踪。

当邓建国孤身一人,朝目标地秘密潜行之际,杨辉等人随直升机原路到一处T国军方谍报人员事先选定好的隐秘地带歇息,待到预定时间飞到接应点。然后,小分队再按来时的路线返回。谁知,杨辉竟为了省事,冒险把撤离路线直接改成了老山方向。

平心而论,这样做是很省事,要免去很多冤枉路,但这是在铤而走险,搞不好会弄巧成拙。

眼下,敌军已经惦记上了老山这片不毛之地,妄图把老山建成他们蚕食中国领土,侵害和劫掠边疆人民生命财产的主要后方基地,对其它地区的防御较为疏忽,怪不得那么轻而易举就越过了边境,渗透进了敌军的窝家。

现在,这一条国境线上到处都驻扎着越南军队,杨辉选择这样的路线返回太容易暴露了,无异于送羊入虎口。

邓建国透过半掩着的舷门,极尽目力,朝丛林里搜视了一番,发现林子里的岗楼、吊脚木屋、军用帐篷和各种工事星罗棋布。

林海茫茫,有无数枪口焰在刺激着眼球,光焰闪闪,熠熠生辉。

高射机枪、重机枪、冲锋枪毫不吝啬地倾泻着弹药,武装直升机在钢雨火网里东奔西突,危如卵巢。

8

白眼狼又来了(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