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魔鬼尖兵>大开杀戒(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大开杀戒(一)

小说:魔鬼尖兵 作者:飞永 更新时间:2014/8/11 18:15:01

身形轻灵,动若惊鸿。

他一面顺着绳索往下滑,一面像秋千一样朝最大那座吊脚竹木楼飘荡过去。

飞速向下滑落之际,手掌凶猛地摩擦着尼龙绳,有种火辣辣,麻痒痒的感觉,手套与绳索剧烈摩擦,发出浓烈的焦臭味。

耳边冷风飒然,那座吊脚竹木楼朝他凶猛地撞过来。

"啾…啾…啾…"

一束子弹擦过他那流畅而轻灵的身姿,弹头扑空仍是余威不减,灼热的气浪刮得他脸颊生疼无比。

邓建国耳聪目明,两眼似箭,电光石火间就判明子弹飞来的方位。

吊脚竹木楼后边有一大块园圃,开满了绚丽多彩的油菜花,子弹正是从那里射出的。

三条短小精悍的人影正在据枪向他瞄准。

绝命地狱战,生死在一念间。

他右手往肋下一伸,拽过81-1步枪,果断扣动扳机。

"哒…哒…哒…"

81-1突击步枪发出了连声渴望战斗的清鸣,为那些妄想索取主人性命的角色奏响了一曲生命终结的挽歌。

"哇…呜…哎唷…"

惨曝悲嚎,凄绝尘寰。

两个女民兵筛糠似的抽搐着柔弱身躯,全身爆裂出数不清的血洞,标射出一股股血箭,手舞足蹈地奔向地狱。鲜血标溅到她们亲手栽种的油彩花上,娇艳无比中更透出一种冷艳,邪异的气息。

一名孩子兵的胸口炸开两个血洞,强大的弹道惯性余威不减,硬生生地将他撞飞出两三米远,四仰八叉地跌到油菜花上。(爆裂开了萝卜头里碎烂的骨碴搅拌着乳白的脑脊液,猩红的血浆浇淋得妩媚动人,艳丽夺目的花朵斑驳陆离,烂西瓜似的脑瓜被一截白花花的喉管缀连在血肉模糊的躯干上,看上去真令人呕吐晕血。)

还没喘过气来,又有一颗子弹刺溜一下从他肩头掠过,灼热的弹头烫得他衣襟直冒青烟。 听声辨位,敌人在他身后七点钟方向。

他双脚猛地绞住绳索,下滑的身形一顿,腰身一扭,转过身子,81-1突击步枪便吹响了敌人死亡的哀乐。

二十多米外,一个正在向他那飘逸、轻灵身姿瞄准的民兵立即被肢解,上半块身子撕扯着一大网血红肠脏倒飞出三四米远,肠子拖满一地。下半块躯体喷着血雾还在跌跌撞撞,摇摇摆摆地往前跑。

这时,邓建国已经距离吊脚竹木楼顶不足五尺之高。

只见他左手一松,身子凌空做了一个漂亮的空心筋斗,四肢蜷缩成一团,球状身体急速坠落楼顶。

不料楼顶铺盖着稻草和茅草,他虽然施出少林柔骨功,腰腿各部蜷曲,缩成球状,化解了大部分下坠的势能,但仍然砸断了支撑稻草和茅草的竹竿。

"咔嚓…咔嚓…咔嚓…"

连串密致的脆响声中,邓建国的身子砸穿了木楼顶蓬,重重地落到屋内的竹地板上。 缩成球状的身体甫一亲触地面,他纵力一滚,敏捷地将坠地的势能转化为动能向前滚动,这样不但有效减小身体同大地的接触面积,从而消卸掉部分重力作用,更能够让屋内的敌人猝不及防,找不到机会向他开枪。

连续滚动,直到身体撞到竹楼一角墙壁上才停了下来,除了四肢百骸酸软发痳,头晕目眩外,其余部位并无摔伤迹象。只是觉得后背一阵发紧,太阳穴狂跳如雷,心脏抽缩了一下,呼吸很不流畅,几乎让人窒息。

有危险在逼近。

他刚一意识到这一点,两眼余光就瞥见屋内有两条精瘦人影。

心念电转,他条件反射地向左边翻滚而出。

滚动中,身躯奇异地扭曲,右手电般从腰间抽出五四式手枪,顺势往大腿部一擦,快速拉动套筒从而完成单手上膛。藉着千锤百炼的直觉估摸出敌人出现的方位,食指飞速扣动扳机,射出愤怒的子弹。

模糊的视线里,他看到其中一个高个子侧身闪到旁边的家具后面,另一个身材瘦矮的敌军发出栗耳的惨曝,抽搐着爆出数道血箭,手足舞蹈地摔向一边。

"咔…咔…"

撞针空击枪膛,子弹已打光。他扔掉空枪,让身躯继续在滚动中随意曲伸,一束子弹追着他身躯滚动的轨迹,贴着他那轻灵柔软的身躯钻进木质地板中,掀得碎屑块块飞扬。

突然,他身子撞到墙壁上,停止了滚动。

就在躲在掩蔽物里的高个子敌军满以为他进退无路之时,他双手往地板上纵力一按,借助反作用力,身子就像装了弹簧似的蹿跃而起,硬生生地拔离地面两尺,两颗子弹几乎是贴着他下巴,擦着他胸襟,挟穿石洞金之威在木板墙壁上敲开两个大窟窿。

这一刻里,他下巴仿佛被石头狠狠砸击了一下,下巴骨更似同碎裂了一样痛彻心脾。然而,他却恍若未觉,借助这星驰电掣的一瞬间,右手变戏法似的抓过81-1突击步枪,以五发短点射回敬那个差点敲碎他下巴骨的敌军。

五声有节奏的枪响声过处,一台衣柜四分五裂,一条瘦高人影抽搐着,喷射着血箭,硬生生地被弹道余威掀得飞了出去,撞到墙壁上肚破肠流地弹回到地板上,鲜血夹着脏器淌泻了一地。

邓建国长吁一口气,原地跪姿据枪,凝神警戒四周可能出现的敌情。

哇哇啼哭声,倏然传入耳鼓。

心弦一震,邓建国听声辨位,哭声是传自于对面墙角里。

甩头驱散眩晕感,邓建国循声搜视,只见角落里蜷缩着一个女人,怀里搂抱着一个呱呱直叫的婴孩。

屋内光线异常昏暗,那女人抬头看着正抵肩据枪,弯腰向她逼近的邓建国,生硬地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

邓建国怔愕一下,还了一个异常干涩的微笑。

一瞥之间,他竟然察觉到那女人眼神诡怪,暗藏杀机,脸上隐隐地闪露出怨毒之色。

邓建国不露声色,慢慢地把步枪放低,枪口从女人身上移开。

女人低下头去轻轻地拍着怀里的婴孩,吟唱着小曲,哄着正扯着娇嫩嗓子啼哭的婴孩。

邓建国见女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儿,便不动声色地站在她跟前,两眼余光警视着房间四周。

偌大的一间屋子里,除了两具血肉模糊的敌军尸体外,就只有一张铺满稻草和烂麻布口袋的竹床、几样破旧不堪的桌椅、一张儿童用的小摇车和一台被子弹大卸八块的衣柜,如此而已,寒碜并彰显着房屋主人的极度贫困。

这当儿,那个女人十分深情地亲吻了一下婴孩,便慢慢站将起来,缓步挪到摇车跟前,轻轻地将婴孩放进里面,然后抬起头冲邓建国来了一个古怪的微笑。

邓建国表情僵硬,木然看着她,右手上的81-1突击步枪垂向地面,全然放松警戒。

耳际里,马达的轰鸣声渐行渐远,直至消逝,急骤而激烈的枪声也跟着稀落下来。

杨辉一行显然已经摆脱敌人的纠缠,正在飞往国境线。

邓建国松了口气,预料敌人很快便会包围这座竹木楼,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他心下一横,扭头转身,便即走往楼梯口。甫一走出五步之远,电掣停身,右手反手开枪。

砰的一声枪响,那女人眉心标射出一股红白相间的黏液,血葫芦似的脑壳摇了两摇,颓然栽倒于地,右手上的柯尔特1911A1手枪,摔出老远。

原来,那女人之所以强扮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是为了迷惑邓建国,从而使其放松警惕,佯装往摇车里放婴孩,实际上是自其间取武器,继而从背后偷袭。然而,她这点鬼蜮伎俩怎么能糊弄得过邓建国的火眼金睛呢?

那女人居然想乘邓建国不备之际,悄悄掏枪从背后偷袭,可惜她太爱耍小聪明了,这回又找错了对象,落得这个惨厉的下场一点也不奇怪。五年前的那一场惊心动魄的大血战使邓建国设身处地的领教到越南人偷机摸狗,暗箭伤人的鬼蜮技俩,当年跟他的至交好友方排长惨遭乔装老百姓的越军特工冷枪暗算而牺牲的惨痛教训至今还记忆犹新,他发誓只要两国还在交兵,他不会放松对越南任何一个人的敌意,那怕还是不懂事的孩子。因此,他刚才早就料定只要他一转身,越南女人必然会在身后搞小动作。

邓建国的耳朵里灌满了摇车里那婴孩的哭啼声,越南女人的尸体直挺挺的摆在他面前,脑浆和着血液,还有碎烂的骨碴就如同稀烂的柿子一般的溅得满地都是,面目全非,已经无法看清她怨毒和仇恨的表情,血水流到洗得发白,补了好几块疤的花白上衣上立刻就干涸成紫褐色的血块。

他耳朵里灌满了婴孩的哭啼声,眼前直挺挺地躺着女人的尸体,脑浆搅拌着血液、毛发、骨碴、肉糜……如浆糊一样流得满地都是,而血水流到花布上衣上面,渐渐涸成紫褐色的血块,看上去好不恶心。

邓建国观察了一下两具敌军的尸身。身材瘦高的敌军估计是个班长,可能还是那女人的丈夫。最先被击毙的敌军使用的武器是AK-47冲锋枪,应该是个士兵。

摇车里的婴孩还在声嘶力竭地啼哭。

邓建国顿生恻隐之心,看着哭得摧心剖肝的婴孩,不禁黯然神伤。

极度残酷的现实扭曲了人性,生存还是毁灭,取决于手段的狠毒与残忍,这就是战争,这就是军人的无奈,这就是军人的悲哀。

为了消灭敌人,保存自己,他必须在杀伐屠戮中牺牲自己的人性。

他虽然很是同情摇车里的小生命,但并没有对杀死他全家而愧悔,因为这是你死我活的杀戮战场,是溅血残命的血火地狱,容不得那怕半毫心慈手软。

俄顷,邓建国回过神来,跺了跺脚,捡起两支柯尔特1911A1手枪插进两边肋间的战术枪套里,从瘦高个敌军的尸身上搜出五个弹匣,寻回自己的五四手枪,换上弹匣,头也不回地离去。

邓建国甫一到楼下,就听得屋外脚步声频传。声音虽低,但步速富有规律性。人数应该有三人。

迅速环视四周,邓建国闪身隐藏在一口大箱子后面,把81-1突击步枪甩到腰侧,抽出柯尔特手枪,蜷局着身子,压低呼吸,静待敌情变化。

脚步声在竹木楼前消失,片刻之后,一支AK-47冲锋枪将屋门顶开一条缝。 竹木楼外,三名敌军士兵闪到门口两边,警惕地探察一阵,没有发现异状,便即推开门。

一名脸上有刀疤的敌军对两个同伙叫道:"你们先进去看看。" 两个同伴相顾一眼,迟迟不动。

刀疤脸敌军冲其中之一,命令道:"严松,你去。"

叫严松的敌军怏然道:"副班长,怎么叫我一个人进去。"

刀疤脸班副嗔道:"叫你去你就去,少他妈罗嗦。"

严松没有戴军帽,剃着光头,一张稚气的脸庞上满是悚惕和惶恐之色。他嘴里嘀咕了两句,把脑袋探进屋门去查探。

屋内空空如也,只有楼上婴孩撕心裂肺的啼哭声。

"别磨蹭了,进去看看。"刀疤脸催促了一句。

严松无可奈何,只得硬着头皮跨进屋内,然后抵肩据枪,探头探脑,东张西望。 他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应该是个孩子。

邓建国隐藏在大木箱后面,窥视着他。

严松诚惶诚恐地查看一阵后,凑到木梯边上,据枪指着二楼楼梯口,朝楼上喊道:"班长…班长…我是严松…你在吗?"

连喊三声,无人应承,严松觉察到有些不大对劲,不由得激灵灵地打了两个寒噤。

这时候,刀疤脸与另一名敌军大大咧咧地跨进屋内。

严松回头望了他们一眼,惶悚地道:"副班长,会不会出事了?怎么班长和他弟弟一点反应都没有?会不会遭了那中国兵的毒手?"

刀疤脸班副摇头道:"不可能,他女儿还在哭,可能是去追那个中国兵去了。"

另一名敌军道:"应该不会,如果班长去追那个中国兵的话,嫂子应该还在,可现在连一点儿回应都没有。"

严松脸色刷地变白,惶恐地道:"那个中国兵会不会杀死班长全家后逃走了?" 刀疤脸哆嗦了一下,嗔道:"别胡说,他们的女儿还在哭。"

"我们先上去看看再说。"另一名敌军在楼梯边侧身,右手持枪,准备拾梯上楼。

"好,你先上去看看,我和严松掩护。"刀疤脸说完和严松在楼梯两旁跪姿据枪,两支枪一左一右,枪口遥指二楼楼梯口。

倏然之间,一个像是传自于地狱的冰冷声音道:"去地狱见你们班长吧。"

敌军们心头狂骇,侧目一瞧,暗角里飙出一条瘦削人影。

敌军们心知死神驾临,一愣之后,急忙调转枪口指向。

殊不知,他们的食指压在扳机上尚不及加力。那条人影便旋风也似的刮近前来。 砰砰两声脆亮枪响,喀嚓一声骨骼碎响,几乎同时响起,常人根本难以分出先后。

但见一支AK-47冲锋枪飞撞到墙壁上,接着落到地面上,枪把上还连带着一只血淋淋的手掌。

伴随着连声扑腾,三个敌军颓然倒地。

刀疤脸班副在地上翻腾打滚,发出杀猪似的惨嚎。

严松和另一名敌军四仰八叉地躺在楼梯边上,眉心尽皆血洞大开,脑浆夹着血液涂染得一地花不棱登。

诚然,前来向他们索魂夺命的人影就是魔鬼尖兵。

邓建国眼神凶悍,面色寒峭,全身散发出销魂蚀骨的寒气。

他右手擎着枪口冒烟的柯尔特手枪,左手提着廓尔喀砍刀,刀刃上滚滴着血珠子。宛若地狱使者的模样,颇令人望而起栗。

刀疤脸满地打滚,鲜血溅到地上沾湿尘土,随着他身子翻滚敷得他上身的迷彩短袖,下身的橄榄绿军裤殷红斑斑。

只见他脸色惨白,五官抽缩,左手手掌捂着右手手腕,鲜血不断挤出五指指缝。

邓建国甩掉沾附在砍刀上的血珠,插回刀鞘,而后提着手枪,欺至刀疤脸跟前,蹲下身子,冷然道:"村子里驻有多少士兵?"

刀疤脸强忍剧痛,停止挣扎,双眼暴瞪,怒视着邓建国,嘴唇翕动两下,恶狠狠地道:"中国杂种,去你妈的,你不得好死。"

居然是一口流利的普通话。

邓建国怦然心惊,纳罕道:"你他妈的怎么会说中国话?而且说得这么流利,你是不是去过中国?你是不是中国人?"

9

大开杀戒(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