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魔鬼尖兵>猎杀游戏(五)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猎杀游戏(五)

小说:魔鬼尖兵 作者:飞永 更新时间:2014/8/11 19:03:17

与此同时,邓建国以迅电不及瞑目之势的从掩体里纵起身形,迅即来了一个绝妙的就地十八滚,干净利落的朝左侧的一棵粗大的树干运动过去,快得堪同一只古怪精灵的猴子。瘦削的身躯在急快的翻动中,左手的AK-47瞅着弹雨瞬间稀落的当口,狠酷的回敬了一下。

"哒…哒…哒…"

AK-47冲锋枪吐冒耀眼悚目的火舌,一梭7.62毫米的子弹带着万丈的怒火泻向左翼那个目标骤然消失,正兀自着急的仁兄。

两声鬼哭狼嚎的凄厉惨叫声悠长的冲上林梢,左翼的仁兄胸膛处爆射出两股殷红的黏稠液物,黑瘦的身躯筛糠似的抽搐了起来,旋即便四仰八叉的摔翻向一边,PPK轻机枪的枪口朝着树林上空喷射完了弹匣里的最后几颗子弹,算是在给这位忠勇的战士鸣枪送终。 毫不稍停,邓建国甫一运动到那棵粗大的树干后面就掏出一枚40毫米的枪榴弹安在了81-1枪管上的发射器上。

"轰…轰…轰…"

接二连三爆炸声狠毒无比的震颤着林子里的花草树木,飞禽走兽。三颗木柄手榴弹爆炸腾起的罡烈劲气如同一阵旋风似的将雾气往开处吹散。

操蛋,右翼那个机枪手的单兵作战水平的确高超得令人拍案叫绝,他竟然想到利用手榴弹爆炸后的气浪来驱散烟幕。这急病乱投医的一招可真够绝妙。

须臾工夫,弥漫全场的白雾就被爆炸后的气浪驱散开来,两三丈之内的一草一木便稀依可见,难见度倒是好了很多,不过对射击精度的影响还是很大。

右翼的机枪手赶紧抱着PPK轻机枪,猫着腰,弓着背的向左侧急速的运动,妈的,这狗日的想要转移阵地。

同一时间,敌人的中尉正指挥着残存的两个端着AK-47冲锋枪的特工从左右两侧朝邓建国这边悄悄的摸了过来。嗯,他们想分路包抄,从背后袭击邓建国。越军特工不仅战斗力可观,更有坚定顽强的意志力,就算拼到最后一人也要坚持到底,有种生命不息,战斗不止的英雄气概。

邓建国想好了用枪榴弹解决硕果仅存的机枪手,但觉察到对方已经转移了阵地,一时也不敢贸然展开动作。

咬了咬干得快要脱皮的嘴唇,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他急中生智的想到了一个声东击西的妙招。

于是,他抡起左手的AK-47冲锋枪,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朝着右翼方向胡乱扫射了一通。接着,他抛下AK-47冲锋枪抱着安好枪榴弹的81-1步枪就兔起鹘落的翻滚向一边,迅疾而敏捷得跟离弦怒矢有得一拼。

"嘟…嘟…嘟"

他刚刚翻滚到一堆灌木丛里,密不透风的机枪子弹就疯狂的把他适才隐身的那棵粗大的树干扫射得满目疮痍,子弹绞碎的碴屑纷纷扬扬的溅飞向四面八方。

就是在这极其短促的光景里,邓建国已然凭着与生俱来的超常敏慧和百炼成钢的绝顶经验,判断出了敌人的机枪手已经转移到了7点钟方向,距离在六十米以外。哈哈,敌人的机枪手正中下怀,自发的向邓建国暴露了行迹。

沾沾自喜的抿了抿嘴,邓建国身躯往高处一抬就要发射枪榴弹。突然之间,他感觉到全身的肌肉紧缩得厉害,四周的空气混同烟雾一齐向他的背部挤压下来,两边太阳穴在躁急的跳着。注意,这一种屡次在鬼门关前转悠,奈何桥上穿梭而萌生出的超常直觉,是千锤百炼而打造出来的,并非是信手拈来的。

不错,他立时就觉察到了敌人已经发现他转移了位置。在生死玄关里,他无暇去过多的思索,立马抱着枪就迅捷的冲四五米远的一个深洼的弹坑运动过去。

"啾…啾…啾"

酷毒的子弹就好比是炸了窝的马蜂窝,带着尖厉的啸声追着他飞速滚动的身形猛打。密集的子弹把他移动过的地方掀得草泥迸飞,沙石溅扬。

当他运动到地雷爆炸形成的弹坑里面之际,陡然觉得一股冷气自由丹田直贯顶门,额角上簌簌的滚滴着冰冷的汗珠子。

也就在这万分危急的关头,敌人的机枪声嘎然而止,真是天官赐福,敌人已射空了一匣子弹。

他乘此良机翻起上半块身躯,毫不犹豫的冲着7点钟方向抠动了扳机,怒发冲冠的骂了一句:"给老子去见你姥姥吧,你这狗日的东西。"

七点方向,大约五六十米远的距离,敌人的机枪手很是抱憾和纳闷自个儿的射击水平怎么在今天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刻里发挥失常,如此近的距离,就算能见度再差也应该把暴露在最佳弹着点以内的对手扫成一堆肉酱,可就是差了那么一分一毫,子弹总是鬼使神差的擦着人家的肉身往泥土里钻。

这位心浮气躁的机枪手愤激又郁闷的侧身隐蔽到树桩后面,摸出最后一匣子弹正要为替换射空的弹匣,忽然…

一声尖厉而悠长的哨音撕空裂云的朝着他这里逼了过来,他悲辛的暗叫一声:"完了。"

绝望和不甘的眼神刚自碰触到虚空里飞来的一发拖着尾焰的枪榴弹,就被排山倒海的气浪掀离地面七尺之高。他尚没来得及抱怨自己人生苦短,福薄命溅,数不胜数的弹片就把他生撕活裂,弯弯曲曲的肠子随着满天纷飞的碎布片,粘粘腻腻的血浆,血肉模糊,筋骨突露的残肢断体,还有那被拆成一大把的零件的机枪象五颜六色的花瓣雨洒落得一地缤纷绚丽。

惬怀的倒抽了一口凉气,邓建国连眼皮子都顾不上眨一下,利利索索的纵起瘦削的身形就是一个鱼跃,奇快的冲向林子里烟雾最多的地段。

他兀自冲出丈把远的距离,眼前,十多米外,树丛里乍然闪现出一条鬼魅似的绿影,虽然弥散的烟雾屏蔽了视线,但他仍然觉察到有一支AK-47冲锋枪正快不可言地指向他胸口。

"操他娘的。"他立刻就意识到了危险已经逼近。

说得迟,那时快……

他双脚迅急往地面一蹬,来了一个姿势优美的后空翻,身子尚还在虚空里做着转体运动,食指就抠动了81-1突击步枪的扳机。在相同的时刻里,一串子弹撕破烟雾划着一道道炫灿的亮线贴着他裤裆飞掠了过去,把毗邻一树槐树掀下了一大块皮。乖乖,对方几乎与他同时开了枪。

他身躯甫一着地,立时就觉得裆部火辣辣的,有种割肤裂骨的感觉。两声凄厉又惨怖的哀嚎声争分夺秒地响彻着他的耳鼓。这当儿,他影影绰绰地瞥见那条绿色人影手足舞蹈地摔了出去,每一个旋转就有一股血箭标射出来,有如一把血刀劈断了茫茫白雾,而抛在半空的AK-47冲锋枪还在突突喷着火舌,旋即就重重地跌落了下来。看来,还是我们的魔鬼尖兵棋高一着

愤然地啐了一口唾沫,邓建国兔起鹘落还运动到身旁一棵大槐树后面,伸出左手摸了摸裆部,幸亏菩萨保佑,子弹擦过肉体时仅仅只是刮破了一道细细的血痕,伤口上还散发着隐隐的火药味。真的是有惊无险,要是再打准那么一点儿,就算他能苟且偷生,也得变成太监。

"狗日的,还是老子的运气好。"邓建国洋洋得意地骂了一句,一把将裤裆撕开一条缝,从急救包里摸出一片伤势止痛膏就准备处理裆部的问题。

猛然间,他两眼的余光搜索到左侧有一条瘦长的黑影在向他快速移动过来。

他愤怒地甩掉手里的那片膏药,操起81-1突击步枪就毫不客气地抠火扫射,管他妈的猴爷王爷,先敲掉再说。

一声悠长而凄婉的惨啤过处,那条瘦长黑影筛糠似的剧烈抽搐着,旋即便四脚朝天地摔倒向一边,迸溅出一蓬粘粘腻腻的稠红血浆,眩目刺眼。

先发制人,邓建国做掉那个悄悄摸过来偷袭的敌人后,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又有一条人影自斜刺里向他扑了上来,是条高大人影。

瘦削身形倏然侧转,他调转枪口就是一个三发短点射,三颗7.62毫米子弹带着他满腔怒愤蹦出了枪口。

那条人影在犬牙交错的树丛间 闪掠腾挪,快如风掣电驰。邓建国射出的子弹全部贴着那条人影的衣襟钻进了树干。

邓建国不禁暗自吃惊,甚至有些羞愤,当他再次抠动扳机的时侯,只听得几下撞针空击枪膛的声响。此际,那条人影业已扑近他跟前不到一丈远的距离,一把苏制托列夫手枪(TT30手枪)正在快速移动中指了他的胸膛。

"操蛋。"他急忙抛下打空的81-1步枪旋身闪避,瘦削身形在风掣电驰地转动着,两颗7.62毫米的手枪弹贴着他脸颊掠了出去,子弹划空带起灼热的劲气烫得脸皮子火烧火燎。与此同时,一支袖箭从他左手袖管里怒冲而出,在虚空里闪耀着一道蓝汪汪的炫灿光芒激射对方。

在这万不得已的时刻,邓建国毫不犹豫就搬出了他暗藏在袖管里的杀手锏。但是那条人影也显然不是等闲之辈,就在邓建国扬起手臂的同时迅捷地把脑袋往后一仰,袖箭擦着他鼻梁掠过,硬生生地将一只受惊而展翅腾飞的虎皮红嘴鹦鹉钉在了树干上。

靠,这家伙的身手确实是卓尔不群。仰头轻松避过这奇诡厉辣的袖箭之后,伟岸身躯掣电般蹿跳到身侧一棵大树干后面。

电光石火之间,邓建国一个鱼跃就跳到了刚才隐身的槐树后面,快得有如流星赶月。

"啾…啾…啾…"

他还没来得及喘上一口气,三颗7.62毫米手枪子弹就将槐树掀掉了一大块皮。

棋逢敌手,他马上就意识到这个敌人不是善类。借着敌人停止射击的空隙,他二话没说,掏出五四式手枪就回敬了对方两颗铁花生米。

开了两枪后,他赶紧缩回槐树后方,敌人的枪也在同时打响,两颗子弹带着穿云裂石的啸音把槐树凿开了两个细小的弹洞。

"咔…咔…"两声撞针空击枪膛的脆响清晰地传入邓建国耳鼓,嗯敌人已射光了一个弹匣,邓建国瞅准敌人换弹匣的短促光景,跃身跃出掩体,身子在虚空中,甩手射出两颗子弹,逼得敌人不敢露头。

急如星火的扑到一棵大树后,没等到他身形停稳,敌人就用两发子弹为他敏捷的身手表示夸赞。

就这样,邓建国利用密植得象甘蔗林一样的树干跟敌人玩起了拉锯战。他胆大心细,估算得很准,每当对手射空弹匣之际,他就借此机会跳出掩体向对手逼近一段距离。敌人也不是等闲之辈,当然也不甘示弱,也效仿他的伎俩,每逢他射光一匣子弹的时候,敌人也以骇电奔雷的速度逼近一尺。

你来我往,彼此追赶,惊险刺激的拉锯战虽然精釆绝伦,但也迅速短暂。当邓建国听不见敌人开火和换弹匣的声音之时,自个儿身上的三个弹匣也射了个精光。

大口大口地喘着混浊的粗气,热汗如雨般从额头上往下滴,邓建国借此良机稍事歇息了一下疲累不堪的身体,伸手就准备从裤兜里摸那把柯尔特M1911A1型手枪,忽地…… 一个粗哑的声音调侃道:"中国侦察兵先生,如果我没估计错的话,你的子弹应该打完了吧?"

咦!好一口流利的中国普通话,听声辨位,说话之人应该隐身在十米以内的位置。

停止了摸枪的动作,邓建国莞然一笑,冷然道:"难道尊驾有博古通今的能力?一下子就能猜出邓某人的子弹用完了。"

"我好象多久没听到你开枪的声音了。"粗哑的声音调侃道。

呵呵一笑,邓建国冷言冷语地道:"这倒奇怪了,我也好象多久没有听到尊驾换弹匣的响声了。"

粗哑的声音森然笑了笑,莞尔道:"中国侦察兵先生,你比我想象中更厉害,也更可怕,难怪连精明干练,老成矜重的黎副团长也栽在你的手里。我真是羡慕中国军队里有你这样的特战奇才。"

"是吗?邓某人真是受宠若惊。"邓建国玩世不恭地回道。

"因为你太可怕了。"粗哑的声音暴烈地道。

自惭形秽地笑了笑,真有种高处不胜寒的感慨,邓建国冷淡地道:"不敢当,你邓爷爷只不过是中国军队的普通一兵,依邓某人看咱们还是言归正传的好。"

带着几分征询的意味,粗哑的声音道:"那我们面对面的来一场白刃战如何?"

"既然你有这兴趣,那邓某人也乐意奉陪。"邓建国答应得很爽快。

彼此先礼后兵的瞎扯了两句后,操着一口流利中国话的敌人首先将打空的TT30手枪抛了出来,而后试探着,警戒着,慢慢从掩体中现身出来。

对方显得很坦诚,邓建国也当仁不让,他慢打逍遥地从掩体里闪了出来,右手将打空的五四式手枪在对方面前照了照,以示乐意接受挑战。

7

猎杀游戏(五)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