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魔鬼尖兵>猎杀游戏(七)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猎杀游戏(七)

小说:魔鬼尖兵 作者:飞永 更新时间:2014/8/11 19:06:42

你来我往,彼此追赶,惊险刺激的拉锯战虽然精釆绝伦,但也迅速短暂。当邓建国听不见敌人开火和换弹匣的声音之时,自个儿身上的三个弹匣也射了个精光。

大口大口地喘着混浊的粗气,热汗如雨般从额头上往下滴,邓建国借此良机稍事歇息了一下疲累不堪的身体,伸手就准备从裤兜里摸那把柯尔特M1911A1型手枪,忽地…… 一个粗哑的声音调侃道:"中国侦察兵先生,如果我没估计错的话,你的子弹应该打完了吧?"

咦!好一口流利的中国普通话,听声辨位,说话之人应该隐身在十米以内的位置。

停止了摸枪的动作,邓建国莞然一笑,冷然道:"难道尊驾有博古通今的能力?一下子就能猜出邓某人的子弹用完了。"

"我好象多久没听到你开枪的声音了。"粗哑的声音调侃道。

呵呵一笑,邓建国冷言冷语地道:"这倒奇怪了,我也好象多久没有听到尊驾换弹匣的响声了。"

粗哑的声音森然笑了笑,莞尔道:"中国侦察兵先生,你比我想象中更厉害,也更可怕,难怪连精明干练,老成矜重的黎副团长也栽在你的手里。我真是羡慕中国军队里有你这样的特战奇才。"

"是吗?邓某人真是受宠若惊。"邓建国玩世不恭地回道。

"因为你太可怕了。"粗哑的声音暴烈地道。

自惭形秽地笑了笑,真有种高处不胜寒的感慨,邓建国冷淡地道:"不敢当,你邓爷爷只不过是中国军队的普通一兵,依邓某人看咱们还是言归正传的好。"

带着几分征询的意味,粗哑的声音道:"那我们面对面的来一场白刃战如何?"

"既然你有这兴趣,那邓某人也乐意奉陪。"邓建国答应得很爽快。

彼此先礼后兵的瞎扯了两句后,操着一口流利中国话的敌人首先将打空的TT30手枪抛了出来,而后试探着,警戒着,慢慢从掩体中现身出来。

对方显得很坦诚,邓建国也当仁不让,他慢打逍遥地从掩体里闪了出来,右手将打空的五四式手枪在对方面前照了照,以示乐意接受挑战。

大口大口的喘着混浊的粗气,热汗如雨般从额头上往下滴,邓建国乘此良机稍事歇息了一下疲累不堪的身体,伸手就准备从裤兜里摸那把柯尔特M1911型手枪,忽听一个粗哑的声音调侃道:"中国人,我没估计错的话,你的子弹应该打完了吧?"

咦!好一口流利的中国普通话,听声辨位,说话之人应该隐身在三四米远的位置。

停止了摸枪的动作,邓建国莞然一笑,冷然道:"难道尊驾有博古通今的能力?一下子就能猜出你邓爷爷的子弹用完了。"

"我好象多久没听到你开枪的声音了。"粗哑的声音调侃道。

呵呵一笑,邓建国冷言冷语地道:"这倒奇怪了,我也好象多久没有听到尊驾换弹匣的响声了。"

粗哑的声音森然笑了笑,莞尔道:"中国兵,你比我想象中更厉害,也更可怕,难怪连精明干练,老成矜重的黎少校也栽在你的手里。我真是羡慕中国军队有你这样的特战奇才。"

自惭形秽的笑了笑,真有种高处不胜寒的感慨,邓建国冷淡地道:"不敢当,你邓爷爷只不过是中国军队的普通一兵,依你邓爷爷看咱们还是言归正传的好。"

带着几分征询的意味,粗哑的声音道:"那我们面对面的来一场白刃战如何?"

"你有这兴趣,你邓爷爷也乐意奉陪。"邓建国答应得很爽快。

彼此先礼后兵的瞎扯了两句后,操着一口流利中国话的敌人首先将打空的TT30手枪抛了出来,而后试探着,警戒着,慢慢从掩体中现身出来。

对方显示很坦诚,邓建国也当仁不让,他慢打消遥的从掩体里闪了出来,右手将打空的五四式手枪在对方面照了照,以示乐意接受挑战。

这回邓建国看清了这个敌人的庐山真面目。魁伟壮健的身板,筋骨虬结的臂膊,只是脸庞显很干瘦了些,不过这在普遍营养不良的敌国人当中算是珍禽异兽了。

横眉怒对一阵后,这家伙抢先自报家门,他豪迈地道:"我是从柬埔寨调来的人民军上尉胡志贤。"

心不在焉的瞟了一眼对方肩上的中尉军衔,邓建国吊儿郎当地道:"胡主席的堂弟,邓某人能有幸讨教,真是三生有幸。"

瘦骨嶙峋的黝黑脸膛上,一条从左眼角斜拉到右边嘴角的伤疤在剧烈抽搐着,胡志贤恼怒的喝道:"你是那位?姓啥名啥?"

昂首挺胸,邓建国皮笑肉不笑的回道:"免贵姓邓,中国西南军区1D集团军A师普通一兵。"

满口钢牙咬得格嘣作响,眼神变得狞厉可怖起来,胡志贤一把抽出了寒光闪闪的军刀,摆出了一副横刀立马的威凌雄姿。

将五四式手枪抛向一边,邓建国也毫不稍让的伸手去腰间摸家伙。当他触到冰凉的刀把时,心里在想:"格老子的,枪林弹雨,刀山火海里闯荡的时日算起来也不短,还从来没有象个武士一般跟敌人一对一的来上一场公平决斗,想不到今天终于可以如愿以偿了,老子倒想领教领教白眼狼的刀法有多厉害。"

平心而论,邓建国身上还有一把枪,完全可以乘这个机会突然发难解决掉这家伙后,三分钟内一走了之。尽管他一直主张在你死我活的战场上,只要是能致人死命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无所谓什么卑鄙和龌龊,只有生存和活命,但是在今天他突然觉得这样做有些胜之不武。因为最勇猛的敌人,真正的对手才是最值得尊重和敬仰的。不管结局怎样,他都要义无反顾的同眼前这个劲敌来上一场公平决斗。如果技不如人,死而无怨。倘若侥幸犹存,今后再接再励。

"咯吱…咯吱…"伴随着一声声铿锵的金属声响,邓建国缓缓的从刀鞘中抽出了明晃晃的81式军刺,慢慢的举到眼前。

望着锋锐而明闪闪的刀尖,邓建国的唇角蠕动着一丝丝森然的狞笑,刀体上映射的一张涂满伪装色的清秀面孔在不断扭曲中越两国发越惨怖,两只澄彻而秀美的眼眸也变得越来越残毒,瞳孔在剧烈的膨胀着,血丝就象病毒一样的在眼眶里扩散。

就在他立起刀锋的时候,他浑身的血液开始沸腾了起来,炽烈而惨毒的杀机从心窝直冲顶门。是的,刀代表的是军人的血性和刚勇,他狂暴和嗜血的兽性在这种极端残酷的条件被激发到了极致,他是要跟对手来一场刺刀见红的白刃战了。

一缕金灿灿的阳光穿破密密层层的树叶缝隙映射在明晃晃的军刀上闪闪生辉。瘦骨嶙峋的黝黑脸庞上,长长的刀疤在剧烈抽搐中泛出了血红,胡志贤扯着粗哑的嗓门,暴烈的吼道:"姓邓的,你说,两天前西富村的血案是不是你做的?"

咬了咬嘴,邓建国面不改色,开诚布公的回道:"你明知故问。"

血丝在瞳孔里迅速膨胀,胡志贤用寒气逼人的军刀指着五步之外的邓建国厉声嘶叫道:"姓邓的,你是个王八蛋,狗杂碎,你简直禽兽不如,你是个屠杀妇女小孩的恶魔。"稍顿,清了清嗓子,用刀指着邓建国,瞋目切齿的吼道:"你这丧心病狂,猪狗不如的杂种,你残杀了回家探亲的十多个人民军战士不说,还凶狠残忍的屠杀了村里二十多个无辜的乡亲,你欠下了我们敌国人民一笔永远也无法勾销的血债。你比那狼虫虎豹的美国鬼子更可恨,却他妈还有脸在那里自鸣得意。"

额头青筋在股股暴涨着,唇角也在微微的抽动着,胡志贤一席血泪控诉非但没有触动邓建国的理性和良知,反倒激起了他满腔的仇愤。这一刻里,邓建国直气得七窍胃烟,五脏欲裂,右脚重重踏前一步,怨毒而暴烈的叱道:"操你八辈祖宗,你这厚颜无耻,死皮赖脸的东西,你当你们的老百姓是温柔善良,热情大方的高等民族。"

冷嗤一笑,邓建国痛快淋漓的辱骂道:"我呸,你们这层人全他妈是一群卑鄙下贱,猪狗不如的畜牲,只配给老毛子看管牲口的奴才,一个个全他妈是狼心狗肺,恩将仇报的贱种,还他妈有脸指责老子,告诉你,你他妈不配不在老子面前谈论是非曲直。"

满口钢牙咬得格嘣作响,血红的刀疤涨裂得险些快要把一张瘦黑的丑脸撕成两半块了,胡志贤狂暴的嘶吼道:"屠杀妇孺老幼的禽兽,你少妈的油腔滑调,强词夺理,滥杀无辜还恬不知耻的在那里理直气壮的污辱我们的人民,今天你要为你欠下的血债负全责。"

有种五十笑百步的尴尬,邓建国憋住一腔愤怒,冷哂一笑,酷生生地道:"格老子的,只有象你这般虚伪龌龊的人才会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你们干特工的不也很喜欢血腥和刺激吗?你们跑到我们家门来舞枪弄炮,烧杀抢掠时可曾想到过滥杀无辜?可曾考虑过这是强盗行径?可曾扪心自问一下,你们是在对一个给你们大米白面喂饱你们,送你们机枪大炮抗美救国的兄长大开出手。你们又曾自我反省一下,到底谁才是货真价实的禽兽,谁才是明正言顺的人类?"

一番意味深长,尖锐泼辣的陈词伴随着邓建国那阴冷的声音象一把锋利尖刀刺进胡志贤的心窝,又如同一双钢爪在灵魂深处狂乱的撕抓着。

"不,不,你这遭五雷轰顶,千刀万剐的中国畜牲,你他妈的在胡搅蛮缠,不是那样的,是你们先侵略我们,是你先把战火烧到我们家门口,我们才是反抗侵略,保家卫国。"丧心病狂的敌国特工在邓建国那义正严词的驳斥下终于感到了有点理屈词穷,但他仍然顽固执拗,虚弱无力的为自己辩解。生拉硬扯的想把战争的罪责全部推卸到以邓建国为代表的中国军人身上。

鄙夷的撇了撇嘴,邓建国端重地道:"中尉同志,你少在老子面前指鹿为马,颠倒黑白,事实终归是事实,你们在周围那些弱小邻国里舞枪弄炮也就够了,夜郎自大得连跟你们是同志加兄弟的我们都敢肆意践踏,真是瞎了眼,对你们这些仗势欺人,忘恩负义的无赖就是不该心慈手软,就是要以牙还牙,以血溅血。"

"不,姓邓的,你这万恶的中国禽兽,你在信口呲黄,胡说八道,是你们侵略了我们,我们才是在保家卫国,反抗侵略。"胡志贤撕心裂肺的尖叫着,仿佛声音大到盖过了邓建国便意味着他们才是正义的一方。

"不要脸的无赖,79年明明是你们先挑衅引起的战火,挨了打还死皮烂肉的怪我们侵略了你们,小心风大闪了你的舌头。"

"不,那一年是你们先动的手,是你们先打的我们。"

"是你们硬要跟我们结怨架梁,我们打了你们是自卫,是逼不得已。"

"你胡说。"

"格老子的,你他妈才胡说,今天搞到这步田地,你们是自作自受,自讨苦吃。"

"放屁,放你妈的屁。"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两个狠辣角色各执一词,据理必争,陷入了循环式的无聊争吵。最后,积压太久的仇愤终于爆发了,邓建国握紧刺刀指着胡志贤凶暴的吼道"来呀,咱们刀下见真章,看谁先躺下,谁站到最后谁就是老大。"

"行。"胡志贤也毫不示弱的挥动着军刀,狂暴的吼道:"姓邓的,你脚下踏着我们的土地,手上沾满人民的鲜血,你休想拍拍屁股就一走了之。"

两人不想再理论了,还是以武士的方法来了结恩怨。也是的,两个唇齿相依,山水相连的国家和民族间的恩怨是非,岂是他们这些战争机器能一语道破的。

3

猎杀游戏(七)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