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跨过鸭绿江>第二章 生死之间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生死之间

小说:跨过鸭绿江 作者:丁老石 更新时间:2010/5/31 13:20:33

赵东奎也感觉到了身后的动静,回头正见一梭子弹嗖嗖地从自己班长身后掠过,溅起的积雪让他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四班长在战场上出生入死了不知多少回,经验十分丰富。奔跑间快慢左右把握得恰到好处,几次与几枪子弹擦身而过,片刻后翻滚着滚到了赵东奎身边。

赵东奎将悬着的心落下,招呼道:“班长,你怎么过来了?这里被鬼子盯上了。”

“鬼子火力太猛,到处都被盯上了。怎么,你怕了?”班长吓得够呛,脸上却显得浑不在意。

“不怕,我早该交待了。”赵东奎的信心恢复了些,答过之后伸手往左前方指了指道:“那里有个土坎,我们跑到那里可以停下,对面的机枪就要打空了。

四班长笑嘻嘻道:“你小子行,先别忙说话,仔细听着。”说话间抓起一把雪来。

敌人枪声一顿,瞅准机会的赵东奎突然往身后刨起一大把雪,四班长则默契的将雪往左边一甩,迅速弯腰从土堆右边窜出。

这种高度紧张的奔跑不比平时,跑到地头后赵东奎已累得不行,喘息间瞥见左后方有人扑倒,定睛细看,不禁嘶声道:“排长!”

四班长听声音有异,顺着他头看去,正见排长在雪地里挣扎,二班长刘东正奋不顾身跑去。四班长也想过去帮忙,尚未起身便听几枪点射再次响起。

排长身后恰有一道土坎,想必他是从那里出来被流弹打中。二班长三两步接近后便扑倒在排长身上,然后抱着人向后滚,眼看着就要翻下土坎,一个长点射却将他头顶的积雪打得飞溅起来,接着二人便没入土坎后面。

赵东奎关心二人安危,一直犟着头往后看,好半晌才见排长挣扎着冒出头来,使劲朝这边打撤退的手势,接着头突然向后一仰,爆出一蓬血雾来,显是被子弹击中了。

四班长只觉子弹是打在自己头上,禁不住“啊”了一声,少顷才伤心道:“他们两个可能…..可能都牺牲了!排长打手势让撤,得有人去告诉连长,等会儿机枪一停,我从右边出去吸引火力,你从左边去通知连长让大家撤。小心点。”

赵东奎一把将四班长拉住,摇头道:“班长,还是我先出去吧,我命硬,这多年都打不死。”

四班长不屑道:“呵,跟老子说命硬,你还嫩着点,少废话,准备。”说罢直接向右后方窜了出去,接着又斜着往前插。

机不可失,赵东奎见木已成舟,只得迅速鞠腰往左飞跑,连翻带滚之下好歹有惊无险地到了连长身边,趴下后便急切说道:“连长,排长他牺牲了!”

“啥?咋可能?他小子猴精着呢!”方铁山兀自不信,下意识答道,但一顿后如同被刺伤的野兽般吼道:“我操他姥姥!”却明显已经信了,嘶吼间转过头来,眼神让赵东奎有些发憷。

赵东奎避开连长灼人的目光,、想看看班长是否脱险,却正见他拖着两条腿倒在了半途,距离六班的石大田就那么一两步距离,正努力向石大田摆手。

赵东奎热血往头上一冲便要回过头去救人,却被旁边方铁山一把摁住,没好气的骂道:“别他妈给老子添乱!想死还怕没机会么?”说话间眼角却已湿润。

被这一骂,赵东奎才想起跑来的目的,急忙道:“连长,排长打手势让撤。”

方铁山听了略微一愣,旋即明白传令兵可能遭了,又骂:“我操他姥姥!”声音传出喉咙却已变质,沙哑中带着尖厉,似乎由一面破锣敲出。

可能是为一连能退回去,方铁山骂过后压制火力骤然增强了一些,方铁山不敢犹豫,对赵东奎道:“把命留着!好杀鬼子!”然后打出了撤退的手势。

赵东奎强压下心中的不甘,跟着方铁山连滚带爬往下坡跑。倒也许真如他所说的自己命硬,居然油皮也没碰掉一块的回到了己方阵地。

退下来后兵们都背靠着战壕喘粗气,亦有人在不停地呕吐咳嗽,看样子却要把肺也咳出来。赵东奎待气喘得韵些便开始寻找起熟人来,心里只巴不得看到班长出现在某个角落里才好。

“你龟儿子还活着,还真是祸害活千年啊!”有声音从赵东奎身旁传来,回头一看,才发现是与自己要好的老乡沈学才,别人都管他叫小四川,现如今浑身上下都黑尽了,犹如刚从灶膛里钻过一般。

赵东奎光顾着找班长身影,也难怪没将身边的熟人认出来,赶紧回道:“一时还死不了,唉哟,你脚上怎么挂彩啦?”

小四川一摆手道:“不关事,擦破点皮。你在找哪个?”

赵东奎又往周围看了几眼,奇迹却不会随着人的意志而盼来,心被一股气压到了丹田,脑袋也跟着垂了下,半晌才答道:“找我们班长。”

小四川道:“你没跟着他?”

赵东奎低头不语,半晌才道:“时间可过得真快,从被抓壮丁算起,我都出来七年了。”

小四川道:“你娃没事吧,怎么唠叨起这些了?”

赵东奎道:“从当初被抓起我就做梦都想着回去,去年不知怎么就被长官带着投诚了,然后我们被通知可以自由选择回家或当兵,愿回家的发路费,愿当兵就留下。当时我高兴狠了,晚上也睡不着觉。”

小四川呵呵笑道:“还是没回去成吧?现在在我身边呆着呢。”

赵东奎道:“什么没回去成?是我自己不回去的。你想,到了晚上,那新调来的排长、班长们都挨个给咱们攒被子,早上一大早又有人送来早饭,咱们是俘虏唉,人家对我这样,我好意思拿路费走人么?何况当时我就想跟这样的部队干‘值’,所以就留下了。”

小四川听着忽然觉得不对,问:“怎么你老说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不对啊!”

赵东奎嘘出老长一口气,道:“刚才排长牺牲了,我们班长被打中了腿,我就这么干看着他挣扎,一点忙也帮不上,也不知石大田救起他没有。班长一直对我像亲兄弟一般,他也让我明白了许多东西。”

小四川是石大田的副班长,闻言左右看了看,喜道:“那里不是石大田么,喊过来问问就知道了。”说罢捡起块土疙瘩朝石大田扔去,正打在他脑门上。

石大田懒洋洋的抬头看了看,见小四川正向自己招手,极不情愿地起身走了过来。

赵东奎等不得石大田过来,赶过去问道:“我班长呢,你有没有救他?”

石大田见赵东奎便猜到了一二,伸手去按住他肩膀一起坐下,道:“我是要救他,可四班长冲我摆着手喊回去,待我听清他后面的话要强行过去时已经晚了,尚未来得及起身四班长就……就牺牲了。”

小四川也跟了过来,听石大田说完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下,然后劝赵东奎道:“你们班长人好,我知道的。可这打仗总是要死人的,你也别太钻牛角尖,下一个冲锋光荣的说不定就是你我了。”

赵东奎没说话,只把拿枪的手紧了紧,然后和枪依偎着假寐。小四川说的下一个冲锋一连却没轮上。由于伤亡过大,一连被替换了下来,兵们不多会儿被领到了相对安全处休息。仗打到现在,早前还齐装满员的一连,如今连挂彩的也剩不了一半了,轻伤的都没下火线,只略微做了些包扎。

连长方铁山肩头也挂彩了,只略作了些包扎便去找营长叶向东。可叶向东又去了团里,一时间没找到,方铁山记挂着自己的兵,就急急忙忙折了回来,却只看了一眼便转身就走,片刻后又从原路回了转来,眼睛下一片干净的黄色和乌七麽黑的脸显得很不协调。

兵们看他一来一往,心里都明白怎么回事,却都只作不见,低着头不发一言。

方铁山来回踱了几步,举起一张纸道:“这是四班长写下的遗书,没多少字,我给大家念念吧!”说完将脸转到旁边咬了咬牙,再转过头咳嗽了声念道:“我家里人都失散了,只有些话想对我的战友们说。如果我牺牲了,我希望我的战友替我多杀些鬼子,只有把帝国主义打痛了打怕了,他们才不敢打咱国家的主意,那时咱们中华民族的子第才不用像咱们一样去和鬼子拼命……一连四班班长,王宝柱。”

赵东奎早已听得满脸泪痕,一种难言的压抑感使他的心纠结在一起,就好像有人拿一根棍子在里面不停地搅啊搅。

方铁山看信时已经抹过一回泪水,念完又忍了好久才吼道:“老子要把这笔账算回来,你们要不要?”

这一问赵东奎的压抑豁然爆发,声嘶力竭地吼道 “要!”待声音出口,却发觉淹没在了众人的吼声中。

方铁山还想说几句安慰的话,可他怕话一出口就忍不住,深吸了口气道:“我这就去找营长,大家伙儿挺了这些天不容易,你们自个商量一下,有支持不住的,赶紧把伤员给送下去。”说完便转头开走,但走出几步后又回头连续指过几人的脑袋道:“你,你,你,受伤了还待这干嘛?赶紧去找卫生员报到,还有你,腿伤了还咋跑路?这又不是守阵地。”

小四川也被点到,赶紧起身跳几步,道:“连长,我能跑能跳,不关事!”

1

第二章 生死之间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