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末日锦衣卫>第十六章 改装出逃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六章 改装出逃

小说:末日锦衣卫 作者:军号声声 更新时间:2020/3/26 15:19:06

(十一)

晌午过后,太阳已经西斜,天气依然炎热。

山间小道上,身上穿着破衣镂绶、整个脸上脏兮兮的、满头流着大汗的莲儿,怀里抱着同样穿得不起眼的孩子,正在疾步行走着。

抱在她怀中的孩子,身上穿的虽然也是旧旧的、破破的,但小衣服都洗得挺干净,几乎没有一点污渍。

莲儿是个聪明、秀美而又十分勤快的姑娘,从小就心灵手巧,勤奋为人,什么事情都爱去干,什么也都是一学就会,干起来得心应手!

嫂子生下侄儿后的第三天,就因为大出血,医治无效,匆匆去世了。

留下这个没娘的孩子,一直由莲儿和她母亲带养着。

莲儿会做衣服,是个小裁缝,小孩的衣服、帽子和鞋袜,都是她自己裁剪和缝制的。

平时,她都总是要让孩子穿得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从不让孩子穿破旧的衣裳和鞋袜。

今天,她按照胡欣的吩咐,特意给自己和孩子穿上旧衣裳,显得平常无奇。

其实,就是为人掩人耳目,路上安全。

莲儿边走边抬头望去,巍峨挺拔、绿翠满目的罗霄东峰,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近。

就连山顶上的那片古松林,也已经是隐约可见,就要来到跟前了。

她那灵巧的耳朵里,甚至可以隐隐约约地听到山涧中“哗啦哗啦”的流水声音了。

不一会儿,改头换面的姑侄二人,就已经来到了罗霄东峰的山脚下。

眼前出现的情景,正如胡欣在草屋院子里所描述的一样:

罗霄东峰山脚下,临大路旁边横着一条小小的溪水;

山涧边依山傍水对着大道的地方,矗立着一座木质结构、古香古色的的小屋;

门前挂着红色的灯笼式招旗,门额上用楷体字书写的“东峰酒家”4个大字的金字招牌,苍劲有力,醒目可见。

从大路过酒店,有一座精致的小木桥,这是进入酒店的必经通道。

莲儿断定,这里就是她要找的地方。

便毫不犹豫,怀抱着孩子,匆忙走进了酒店。

(十二)

酒店内,有五、六位客人正围坐在两张方桌旁。

一张方桌子边上的4个人,正在匆匆吃饭,桌上的菜,尽是一些山味野菜之类。

而另一张方桌上,则摆着一只茶壶。

坐在桌子边上的两位客人,边喝着茶水,边天南海北地聊天,等着厨子给自己上菜。

“来了!炒野兔肉一碗,老烧酒一壶!”

一位年纪约为二十五六岁、看上去精明干练的店小二,肩搭手巾,手托木盘,大步从灶房里走了出来,向有两位客人等着上菜的那张方桌走去。

托盘上装满野兔肉的大碗,还在冒着热气。

店小二来到坐着两位客人的方桌前,先把木盘放在桌子上,端起野兔肉碗,放到客人跟前。

然后,提起酒壶,为两位客人斟满酒。

再把酒壶放在桌子上,笑着招呼道:“两位客官,你们慢用!”

聪明机警的莲儿,进店之后,特意选定了紧靠屋角的一张桌子旁坐下。

左手抱着孩子,右手缓缓地从怀里掏出了胡欣交给她的那块竹牌牌,若无其事地把玩着。

外人看上去,好像她是在拿着竹牌牌,逗孩子玩耍呢!

托着空盘的店小二,转身向莲儿这边走来,开始接待客人。

“这位客官,您想要点什么?”

刚刚说了一句,店小二的话语突然停止,两眼直直地盯着莲儿右手上那块发着暗光的竹令箭。

莲儿对店小二微微一笑,然后将竹令箭收入怀中。

轻声地说:“小二,给我来一碗米饭,一盘精肉炒萝卜丝,再给孩子准备点米粥。”

店小二大声吆喝:

“一碗米饭!一盘精肉炒萝卜丝!一碗米粥,给小孩儿吃的!”

吆喝完,急忙转身就向内厨走去。

店小二走后,莲儿轻轻地抚摸着侄儿的小脸,故意逗弄着他,尽量让他高兴!

小孩儿扑棱扑棱着一双黑油油的大眼睛,惊奇地看着自己亲爱的姑姑。

他实在太小,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家破人亡,自己已经成了孤儿。

以后,自己可能将与姑姑相依为命,背井离乡,艰难度日。

这时,就见从内厨走出一位粗手大脚、身体强壮、年约40的中年妇人。

她对别的客人,连看都不看一眼,就径直地向莲儿这张桌子走来。

刚来到莲儿跟前,大脚妇人就大声大气地招呼道:

“这位妹子,你是头一次来我这个小店吧?

“我这山野小店,炒个山珍野味还算内行,可要是给孩子熬米粥,还真是头一遭,以前从来就没有经历过。

“米是下了锅,就怕熬不好,娃儿不喜欢吃,那就太不好了。

“我有个提议,可否请妹子到后厨指点一、二?咱们可千万别亏待了小娃儿。”

她背对着其他客人,一边说,一边不住地给莲儿使眼色。

看到眼前这个人,不论是相貌、言语,还是那个风风火火的豪爽劲头,都和胡欣介绍的兰卿一模一样。

聪明的莲儿已经知道,眼前这位大姐,就是这个酒店的店主兰卿。

看到兰卿不断地给她使眼色,心知肚明的莲儿。

她马上予以配合,积极回应道:

“谢谢这位店主姐姐的提醒!这娃儿平日里就爱喝米粥,可他实在挑剔,米粥干了稀了都不愿意,一不高兴就哭闹起来。

“这位姐姐如若准许,那小女子就跟姐姐进里面瞅着点。”

莲儿急忙起身,抱着孩子,跟着大脚妇人,向内厨走去。

酒店后堂内室,这里是兰卿的卧房。

这是一间还算宽敞、但却是布置得十分考究的阁楼式木质结构房间。

一张宽大的双人木床,被白色的蚊帐笼罩着,两只金黄色的蚊帐铜钩闪闪发光。

一张不算大的梳妆台前,靠墙挂着一块精光铮亮的大铜镜。

铜镜的左面墙上,挂着一柄尚未出鞘的长剑,剑鞘是古香古色的;

右面墙上挂着的,则是一把没有刀鞘的金环大刀。

长剑是兰卿的随身兵器,金环大刀则是与兰卿青梅竹马、情深意浓的师兄的趁手兵器。

刀剑对称,相映生辉。

可是,她的这位挚爱师兄,已经无法与她喜结莲理,也无法再使用这柄金环大刀了。

原来,就在她的师兄准备迎娶她的前一个月,在一次遭遇战中,被两个锦衣卫高手合力刺杀了。

这个仇,这个恨,兰卿深深地埋在心里,已经整整埋藏了将近20年了。

为了对得起师哥,兰卿已经独守空房过了近20年,始终未嫁。

屋里摆着双人床,以示她已经成为师哥的妻子,师哥仍然和她在一起。

二人的兵刃并排悬挂,表示他们二人依然在并肩行走江湖。

师哥虽然离去了,但师哥还在她的心里、还在她的跟前,时时刻刻在陪伴着她的生活。

这就是兰卿,一个疾恶如仇、但又感情专一得甚至有点固执的中年女人。

挚爱深情,至死不渝。

0

第十六章 改装出逃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