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末日锦衣卫>序:深宫诡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序:深宫诡秘

小说:末日锦衣卫 作者:军号声声 更新时间:2010/7/6 8:46:45

紫禁城上空,黑云压顶。

一场瓢泼大雨,似乎就要来临!

大内深宫,一片寂静。

突然戒备森严的东宫重地。

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那些临时调入的宫廷侍卫们,一个个手按兵刃。

面目冷峻,肃立岗位。

他们不断环视四周,随时准备出手。

以图用自己的生命,拱卫新登基的皇帝。

原来的太子府内室,此刻静静如斯。

几案上,临时摆着几个奏本。

上面笔墨齐备。

新登基的皇帝,正在阅览奏章。

这是他刚刚从朝堂上带回来的机要奏本。

都是有关军国大事,极为要害!

他需要马上处理,不能有丝毫的拖延和懈怠。

前些日子,朝廷走向崩溃,局势急转直下。

昏庸透顶的正德老皇帝,突然成疯,不能署朝理政。

无奈之际,太子在群臣拥戴下,只能匆忙登基,力主收拾残局。

好在有人出面力挽狂澜,才不至于造成天下大乱,出现不可收拾的局面。

从而使朱家王朝,获得了暂时的喘息机会。

这些天来,疯疯癫癫、糊里糊涂的太上皇,仍然还留居在大内,占据着皇宫。

一直为人孝顺的新皇,只能临时谦让。

继续滞留在太子府内,未能搬入皇宫。

加之皇宫不靖,一直暗流不止,汹涌澎湃。

名义上的皇宫禁地,早已成为极端危险之地。

尤其是一直在暗中反对太子即位的锦衣卫残渣余孽。

仍然在磨刀霍霍,伺机而动,意欲谋反。

随时都有可能发生谋逆刺杀事件。

皇宫之内,危机重重,险恶万分。

为此,新登基的皇帝,只能暂时留在原来的太子府之内。

抓紧处理军国大事,解决皇家机密事务。

毕竟稳居多年的太子府,才是他的安全之地。

一般情况下,根本不存在生命危险和性命之忧。

不必过那种战战兢兢、时刻提防的惊恐日子。

这个“家里”所有手下之人,都是由太子本人亲自挑选。

并且经过长久考查之后,精选保留下来的。

一个个对他忠心耿耿,毫无二心。

可以说,全部都是值得信赖的。

在原来的家里生活和处理公务,新皇不用提心吊胆。

更用不着总是为自己的生命安全,担惊受怕!

门外,年过六十、身体瘦高、头发银白但依然精神抖擞的太傅肖不尘,快步走来。

急匆匆地奔向太子府衙内室。

在门口担任警戒的御前侍卫统领及时上前,双手抱拳。

微笑着,向肖不尘施礼。

“太傅大人到了,皇上正等着您老人家呢!

“皇上已经吩咐过,太傅来了,马上请您进殿候旨!

“太傅大人有请!”

肖不尘边往里走、边向御前侍卫统领还礼,显得很亲切。

“有劳各位兄弟了!这些日子以来,各位兄弟都很辛苦,拜托了!”

还没等他们两个寒暄完毕,里面马上传来新皇亲切、温和的招呼声。

“是太傅大人来了吗?请太傅马上进殿!”

听到新皇招呼,肖不尘丝毫不敢怠慢。

大步躬身,走进内室。

新皇急忙从几案边上站了起来,就要走出前迎。

“皇上……”

肖不尘急忙进屋,几步上前,就要下跪施礼。

新皇及时上前搀扶,同时谦逊地说:

“太傅大人不必如此。太傅乃朕的老师,师道尊严,朕早已深知,太傅不必跪朕!”

肖不尘顿时不知所措,禁不住紧张起来,诚惶诚恐地说:

“皇上,您已经登基,就是一国之主、一朝天子。

“天下万民,都是您的臣子,包括老朽在内,皆是如此,都应该遵循君臣之道才对。

“虽然皇上还在东宫重地,临机处理朝政。

“但您已经不再是东宫太子,老臣也不再是皇上的老师了。

“所谓的师道尊严,已经成为过往之事。

“老臣是读书人,熟知朝廷礼数和宫中规矩。

“这君臣礼节,老臣万万不能破坏……”

“太傅多虑了!如今乃是非常时期,一切从简,不必太过居于繁礼琐节!”

尽管肖步尘依然还想俯身下跪,以尽礼数。

但在年轻、英武的新皇的双手搀扶之下,他那原本瘦弱无力的身子,已经一动不动。

他根本无法跪拜下去,只得勉强服从!

君臣礼节完毕。

肖不尘恭恭敬敬地站在一边候旨。

而新皇此时没有说话,则是在屋里来回踱步。

忐忑不安地走动起来,看上去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肖不尘抬头看看,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道:

“夜深之际,皇上急着招呼老臣进殿,不知朝廷有何紧要事务需要下旨,或者需要交代老臣出面办理?”

新皇帝一边继续跺着步子,一边平静地说:

“朕今日登基之后,回到内室,思想很久,确实想了许多许多。

“这次朝廷内外波涛汹涌,连番恶战,相继剪除了锦衣卫那帮祸国殃民的乱臣贼子。

“消灭了镇国军、靖国军中那几股依附锦衣卫的叛逆军队。

“扫荡了江湖中与锦衣卫同流合污、助纣为虐的邪恶势力。

“重新整肃朝纲,还我大明江山以太平,并一力扶持朕登基大宝,确实是仰仗了天下群雄的鼎力襄助。

“尤其是依靠了天下无敌的‘南岭三杰’、武功卓著的‘山水四派’。

“还有武林古老的三大门派武当、昆仑、崆峒,以及绿林大派长江六十四寨、千里苗寨、银剑山庄等众多江湖豪杰和仁人志士。

“他们确属勋不可没,有功于朕。

“太傅,你说说,朕是不是应该好好谢谢他们?朝廷是不是应该对他们有所‘表示’才行?”

居然与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肖不尘心里高兴。

“皇上言之有理,功臣的确应该褒奖。

“古人云:‘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

“这次消灭锦衣卫和朝廷内外、武林之中的各派恶势力,扫荡群魔。

“匡复朝纲,扶持皇上登基掌朝,各路英雄豪杰呼啸登场,一扫天下,确乃齐功异勋一件。

“特别是最早发布檄文,号召惩恶扬善,积极出面组织各派力量,统筹指挥军事作战的旷古奇才、武功天下无敌的‘南岭三杰’,更是功劳大了。

“皇上初登大宝,是该下旨致谢,以显我朝皇恩浩荡,以示皇上您恩泽四方!”

皇上看了看肖不尘,微微一笑。

“太傅所言极是!其实,朕的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天朝威恩并重,赏罚严明,这才是有效的统治之法和御朝之理!

“这一次,那些民间英豪振臂高呼,呼啸正义,奋勇杀敌。

“一举扫荡锦衣卫那帮可恶的乱臣贼子,替万民除大难。

“还我大明天下以平和,功在我朝,利在千秋。

“让他们受赏回报,理所当然。

“好吧!就按太傅大人说的办,朕一定好好地褒奖他们。

“让这些功臣和民间英豪,得到应有的封赏和荣誉!”

“皇上英明,大明王朝之幸,天下万民之幸!老臣遵旨!

“老臣马上按照皇上的旨意去办,一定把这件事情办好,让皇上放心。”

肖不尘说完,转身就要离去。

新皇突然转过身来,急忙招呼道:

“太傅大人且慢!朕还有话说!

“太傅,褒奖民间英豪和江湖义士之事,也不必急在一时,等朕把话说完,太傅再去办理也不迟!”

肖不尘即刻停步,再次转过身来,继续恭身聆听。

“好!老朽遵从皇上的旨意!皇上还有什么具体要求,尽管向老臣吩咐。

“老臣一定好好处理,尽力为皇上分忧、为朝廷分忧!”

新皇帝看着恭恭敬敬地站立在自己跟前的肖步尘,静静地沉思一会儿。

然后小心翼翼地说:

“太傅是朝廷老人,已经在朝内多年,深知朝廷规矩和诸多忌讳!

“太傅知道,朕乃一国之君,可谓‘九五之尊’。

“按照皇家家法,朕是不宜与武林人士、民间豪杰直接交往的。

“朕如果直接出面,亲自处理此事,似乎有诸多不便。

“也容易带来不良的后果,引发政坛危机。

“尤其是眼下,朕刚刚即位,朝廷内外许多势力,都还没有在朕的掌控之中。

“可谓波涛滚滚,暗流汹涌!

“加之宫廷大内,关系错综复杂,皇家内部的勾心斗角异常激烈,需要处处小心谨慎!

“引入民间英豪、武林势力,历来是我朝的一大避讳。

“很容易引起种种纷争和皇家内部的歧义,而引发意外,造成杀戮,以至于到最后不可收拾。

“目前,此事更是极为敏感,稍有不慎,可能就会引来杀身之祸,引发天下大乱。

“朕之所以选择在这个地方,召见太傅大人相商此事。

“而不是在朝堂上正式下旨办理,也是为了安全起见!

“所以,此事还劳太傅你老人家多多费心,着力筹划,一应办理,朕全力支持。”

肖不尘急忙点头回答:

“皇上说的这些,老臣早已明白!老臣谨遵皇上圣旨办理即是!

“不过,具体怎么执行,尺度怎么把握,老臣还要请禀皇上旨意!

“尤其是对主要几个武林派别和那些重要的绿林英豪,皇上想如何褒奖他们?

“应该怎么犒赏他们比较合适,又不至于引来麻烦?”

新皇看了看窗外,禁不住一声叹息.

“皇家虽然广有天下,其中也有很多不得已、难作为的事情,时时需要借助外力相帮。

“朕初登‘大宝’,天下百废待兴,朝廷内外急需人才。

“更需要倚仗强大的武力来支持朝廷,巩固朝政!

“尤其是眼下皇权不稳,朝纲紊乱。

“锦衣卫的残渣余孽依然遍布朝野,可以说是内外交困,危机重重。

“在这种非常时期,朕手上没有过硬的刀把子,这是万万不行的,也太过危险。

“为了我们每个人的身家性命,也是为我朝的长远发展和朝政巩固之计。

“朕想把持兵权,着力控制朝廷军队。

“可是,现在镇国军和靖国军,都不在朕的手里,他们大部分投靠了锦衣卫。

“甚至拱卫皇宫的御林军,也还不能完全听从朕的调遣。

“许多官兵,都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这件事,已经成为朕心头的一块重病。

“确实使朕寝食难安,坐卧不宁,内心似乎在隐隐作痛,不尽快解决绝对不行!”

肖不尘马上猜到了新皇的心思。

“皇上的话,老臣已然明了。

“值此风雨飘摇之际,皇上手里如果没有强大的武力作后盾,没有大批可以完全信赖的军队保国卫朝,确实很危机,风险很大!

“依老臣的理解,皇上是想把这些能人异士、江湖豪杰统统收罗到朝廷里面来,分别让他们执掌兵权。

“控制野性难驯的镇国军和靖国军,让军队一心一意为皇家所用、为皇上效力。

“同时,武力震慑那些危害朝政的妖魔鬼怪,使他们能够老实一点,不敢轻举妄动!”

新皇点点头。

“还是太傅大人理解朕的心思、知道朕的担忧、体谅朕的难处,不愧是教导朕多年的老师!

“朕心里想的,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这些江湖能人异士武艺超群,本领高强。

“有的人甚至是文武全才,能够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

“实在是非常难得的军事和政治方面的宝贵人才,应该为我朝所用!

“更为重要的是,他们个个讲义气、不畏死。

“爱国爱民,百折不挠,勇往直前,情深义重,视死如归。

“确实是一支不可多得的、可以让我们借助的强大武力,应该为我所用。

“绝对不能把他们推给我们的对立面,成为朝廷内外的敌人对付我们的重要工具!”

肖不尘点点头,然后再次小心翼翼地问道:

“皇上可想好了准备封赏他们什么官职?是实际调用他们,还是……”

新皇莞尔一笑。

“如今之际,封他们为御前将军或散骑将军都行。

“反正现在也不让他们直接掌兵,仅仅是个闲职而已!

“眼下,主要是想利用他们的威势和武力,来震慑锦衣卫的残渣余孽和朝廷内外尚未屈服的各派反对势力。

“使他们能够老实一点、规矩一点,不敢轻举妄动,不让他们对朕构成现实威胁!

“等朕稳定局势之后,再出手收拾他们。

“全面整肃朝纲,扫荡朝廷内外那些残余的妖魔鬼怪,也就容易多了!”

肖不尘一听,顿时高兴起来。

“太好了!皇上英明!皇上真是想得周到。

“封他们为御前将军或散骑将军,平时可以让他们拱卫皇宫、保护皇上,安抚皇家。

“震慑敌对势力,稳定局面,告慰天下。

“一旦边关有战事,或者遭遇外敌入侵,又可以马上派遣他们统帅军队。

“奔赴边疆,抵御外敌,保卫疆土,为皇上、为国家效命。

“这是一举多得的事情……”

新皇再次一笑。

“太傅明白朕的意思、心里有数就行。

“你去吧!就按照刚才朕提出的方案去办理!

“事情办完之后,把结果禀报给朕就行了。

“具体办理过程,朕就不参与了,一应由太傅大人全权负责把握!”

肖不尘诚惶诚恐地回答:

“老臣谢皇上信任、谢皇上恩德!

“老臣即刻就去办理,一定按照皇上的旨意,把这件事办理妥当!

“5天之后,老臣将在自己的府邸里面摆酒设席,宴请诸位江湖豪杰。

“及早把皇上的圣旨转达给他们,让他们心里有数。

“此外,老臣还有一事需要禀请皇上,有请皇上予以决断!”

新皇问道:“还有什么事?太傅不妨直说。如果恰当,朕一应照准,及时下旨办理!”

肖不尘急忙禀报道:

“老臣需要禀报皇上的,就是为恶朝廷、祸害国家和军队多年、以前处处与我们作对的那几个首恶分子的处置事宜。

“依附锦衣卫的吏部尚书尚长寿,已经被百姓所杀,脑袋被挂在了西城门城楼上示众,此人可以不再费事。

“锦衣卫督公刘振,在长江边上的恶战之中,双手被残。

“已经被解押到刑部,关进了刑部大牢,不几天就疯了。

“这个逆贼,估计也没几天活头了,也就不需要我们再多劳神了。

“到时候给他送去一杯鹤顶红,逼他饮下,就可以了事。

“左丞相朱思黄,与锦衣卫狼狈为奸,更是多次陷害皇上、祸乱朝纲的首恶分子。

“该怎么处置他?还请皇上示下!”

新皇咬咬牙,毫不客气地说:

“父皇一直宠信于皇叔朱思黄和锦衣卫督公刘振等奸佞邪恶分子。

“最后却被这帮恶贼逼迫成疯,实在可恶之极,不杀不足以泄愤!

“朱思黄依仗锦衣卫恶势力,祸国殃民,罪恶滔天,本该押往午门斩首。

“念在他也是皇族一脉,又是朕的亲叔父。

“就按照太傅说的办理,赐他3杯毒酒,今天晚上就让他自尽算了,来他个一了百了!

“还有皇叔朱审,原本就是个混账庸人,无德无才,毫无用处。

“让他出任兵部尚书兼天下兵马大**,简直就是对我大明王朝的莫大侮辱!

“马上把他免了,赶紧让他滚回家去过清闲日子。

“朕正好可以趁机把朝廷的兵权夺过来,一举掌握在自己手里!

“最紧要的一个人,太傅务必记住!

“朕为东宫太子时,长期遭受到锦衣卫督公刘振老阉的侮辱、打压和迫害。

“好几次差点被父皇所废,甚至险些丢了性命,朕心里这口恶气,实在难出!

“民间都说:‘有仇不报非君子’,朕也要好好地跟他算算这笔老账了。

“依朕看来,把这个罪大恶极的祸国老阉拖到午门,凌迟处死也行。

或者把他直接交给他在民间的那些仇家,让他们把这个罪大恶极的老阉千刀万剐,剁成肉酱熬汤喝了,也很不错。

“反正他们锦衣卫的仇家,满天下都是,想杀他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总之一句话:就是让他恶有恶报,不得好死!”

“老臣遵旨!老臣即刻就去传旨。

“先让刑部的刽子手,明早把刘振老阉拖到午门,公开示众,凌迟处死,以震慑朝廷之中仍然残留的肖小恶吏!”

肖不尘说完,急忙转身离去。

看到疾步离去的肖不尘,新皇帝尽然诡秘一笑……

1

序:深宫诡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