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红色赌棍>第52章 狗猜中了5000万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52章 狗猜中了5000万

小说:红色赌棍 作者:首席泡牛ceo 更新时间:2011/10/12 9:11:08

“老子吃过的鱼比你吃过的米多,老子钓的鱼比你吃过的盐多!”宫庸重新搅拌鱼食,他的鱼食是市场上卖的速溶面食,在东亚享有盛名,心道,美国佬你侥幸钓上来一条,美个屁,下来你哭吧!

满把扎用的鱼食是自己根据经验配的面食,有面粉、玉米面、麸子、虾粉,加入香油、糖稀,放到水里鱼就咬,满把扎哧溜一条、哧溜溜一条条,宫庸急的用手杆硬插起了一条,而满把扎把二十条鱼全钓光了。

裁判一致朝宫庸竖起了小指头。

第三场,决胜局。癞皮狗早早的在台上蹦达,展示它的尾巴、它的伤疤,呕的帮众们难以入目:太难看了。皮夹克都不正眼看它。

劳克兹代替皮夹克问话:“老A,你的狗将和北联盟比赛,你有什么要求?”

满把扎道:“如果决斗,我替它。”

“不!不是决斗!请问,你的狗有什么特长?”

“机灵、善解人意!”

“哦!有多么善解人意?”

满把扎想了想,他觉得皮夹克一直很人性化,不会提过分的规则,但自己也不敢乱说:“刚才它的举动您也看到了。它再善解人意也是一条狗,比起人差远了,我无法用准确的语言形容它,我只能说它是:狗兄弟!”

“呵呵,您多次提到它是您的狗兄弟,我,包括各位在都想知道它和您是哪种兄弟关系?”

“生死兄弟!就象我和他们!”满把扎指着朱百团与老虎机。

“您能说说一只动物如何成为您的生死兄弟吗?”

“唉!”满把扎长叹:“非得说吗?”

“对!您的狗将代表我们整个南联盟,事关重大,这对下面的比赛很重要!”

啪!满把扎自己扇了自己一个响亮的嘴巴,那种清脆的声音不仅体现在他肿起的脸上、而且萦绕在大厅里带着回音,“这条狗原本是NB经理从街头拣来的流浪狗,跟随我们流浪美国,当时我们三个穷困潦倒、受尽欺凌,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候,它多次救过我们的命、帮过我们度过难关。可是我受不了苦,瞒着他们昧着良心让它去参加斗狗大赛,它一天斗了五场,为我挣了十几万,最终咬死了一只高加索烈犬----”

“哦----”大厅里数十人惊呼。

满把扎闭上眼,凄苦的回忆:“那夜风雨交加,我记得很清楚,是个情人节,男男女女们拿着玫瑰恣情爱恋,我的狗躺在雨地里等待死亡,我求助了几十、上百人换来的都是一句‘滚开’,那一刻我感受到了世态的炎凉、人心的冷漠,我们人类还不如一条狗。我脱下了衣服盖在它的身上向天发誓,它就是我的好兄弟,有我生、就有它活,有我一口气,就会好好照顾它一秒。上天不负,让我终于救活了它!”

哦----人们徐徐的吐出,皮夹克眼里泛出晶莹的泪,用手绢擦着。朱百团心道,这不男不女的家伙太会演戏了。

劳克兹道:“我很感动,你说的很形象! OK!我的话完了。”

满把扎道:“那我们比什么?”

皮夹克用手绢掩着脸:“比运气!”

“什么?”

“请看转盘!”

几分钟后,皮夹克的随从搬上来一个转盘,皮夹克将转盘一分为七份,把5000万支票粘到其中一份上,转盘表面完全用黑纸罩住,再在上面贴了七张空白支票,坚在拳击台中间,噌噌噌转了两分钟,待转盘停止,在七张空白支票上编上序号“1、2、3、4、5、6、7”,“各位先生们,这里有七张支票,只有一张下面藏有真正的支票,我方以老A的狗为代表,北联盟可以派一个人为代表,每方只能选一次,如果选中真正的支票,谁就是赢家!”

噢----耶----呀----哇----

人们发出共同的惊讶,却不敢多说一个字。

皮夹克问:“有异议吗?”

听到皮夹克的问话,北联盟的首领争着张嘴:“有!”“当然有!”

“请讲!”

虎基括括道:“我们人的嗅觉比不上狗,不公平!”

“咯咯咯咯咯----”皮夹克捂嘴发笑

满把扎道:“我的狗不上台!”

皮夹克补充道:“所有的参赛者包括狗都不上台,最少离转盘五米,公平吗?”

“嗯----公平!”

太阳问:“我们人和狗比,这不是侮辱我们吗?”

“咯咯咯咯咯----”皮夹克笑的花枝乱颤,神油帮帮主矛奔道:“傻瓜,狗也要借助人才能表达,你以为狗能叫出1234567吗?实际上还是咱们跟人斗!”

“有道理!”

满把扎牵着癞皮狗站到了台下,北联盟推举代表迟迟达不成一致,这关系到钱和地盘的巨大利益,绝对来不得半点马虎。

皮夹克小鸟倚人般靠在椅背上闭目休息,等待北联盟选代表。两大派系的喽罗们都在看北联盟争吵,“5000万不是小数目,一定要慎重!”“我猜是5号!”“闭上你的臭嘴吧,我看像是3号!”“混蛋,你们到台上说去!”“谁想猜谁负责任,老子不猜!”

两大派系的帮众们眼里渐渐透出鄙夷、不耐烦,宫庸道:“先生们,各位老大们,有点风范吧!民主选举!”

墨东哥黑帮首脑们经过投票,选出了疯子笛王、虎基括括、宫庸。三人票数相等,为选哪个号码又吵上了。

时间一分分过去,40分钟消逝了,皮夹克伸个懒腰:“哇!睡的好窘哦!嘿,老A,你先选吧,他们什么时候选出代表再选!”

“OK!”满把扎提着癞皮狗的绳子:“哥们儿,看你的了!”拍拍癞皮狗的头比划比划支票的样子指指转盘。

癞皮狗朝着转盘汪汪汪汪汪汪汪一通叫,满把扎脸贴着癞皮狗的头,频频点头:“哦!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嗨,各位老大,我的宝贝已经告诉我是哪个数字,我能揭晓答案吗?”

疯子笛王道:“不!”

宫庸道:“凭什么你们先猜?”

虎基括括道:“稍等一会儿!”

满把扎道:“请便!”

疯子笛王、虎基括括、宫庸组成代表团,要共同选一个号码,但三人各执一词、各认一个号码,各说各的理、各信各自的感觉……

朱百团、老虎机一前一后挤到满把扎身边,朱百团诧异道:“星期五(癞皮狗的名字)说的话你能听懂?”

满把扎道:“听懂个屁!”

老虎机道:“星期五是不是闻到支票的味了?”

“闻个屁!你们看看那个转盘,每张支票上都有皮老大的气味,星期五能区分开吗?”

朱百团道:“我说也是呀,即便我把它带到转盘跟前也不好区分!”

老虎机道:“你他妈的瞎猜,猜错了皮老大会饶过你吗?”

“妈勒个巴子嘀!不瞎猜我咋办?你说,选哪个号?”他们三人嘀嘀咕咕。

宫庸和疯子笛王吵架升级:“八嘎!犹柔寡断,不如一条狗,传出去我们怎么在道上混?”

“5000万!输了,你赔呀?”

“赔钱是小,面子是大,你看看,多少人在看咱们,你想继续出丑吗?”

“去你妈的!你小小的霓虹帮能上台面已经照顾你了,你他妈的少在老子面前指手划脚?”

“八嘎亚路!和你们在一起共事,是我的耻辱!当断不断,其后自乱,你们不出头,老子去说!”宫庸大步走向满把扎,疯子笛王骂道:“你以为代表是好当的,输了,老子不负责任。”

“输、输、输!你只知道输,对家不知道输吗?我们的机率是一样的,先猜机会更大,万一让对家先猜中,我们猜个鸟呀!”宫庸气呼呼的对满把扎道:“咱们抓阄决定次序!”

“不必了!我的狗已告诉我答案,只要你和我的答案不重,无所谓先后。”

“如果重叠你不吃亏了?”

皮夹克道:“如果选重了,我再追加5000万!咱们握手言和!”

“好!”墨东哥首领们率先叫起来。

宫庸道:“皮老大,好气魄!我选6号!”

满把扎道:“7号!我选7号!”

皮夹克移动莲步走到转盘前,在6号、7号对应的转盘边上标上记号,慢悠悠的揭掉七张空白支票,欲要掀开黑纸回头问:“你们说说选号的理由!”

宫庸道:“我根本猜不出来,我是凭直觉!”

满把扎听他说的直爽,拍拍癞皮狗道:“我也猜不出来,我的狗叫了七声,意思是7号,所以我选7!”

“哦----”皮夹克撕掉黑纸,唰!人们的视线凝固了。

“7号!”

“7号胜!”

“我们赢了!”

转盘上7号支票下面对应的正是5000万支票。

满把扎抱起癞皮狗举到空中:“好兄弟!我们胜了!”

墨东哥黑帮首领垂头丧气,与哥伦比亚黑帮首脑谈论如何交接,满把扎前去感谢皮夹克:“谢谢皮老大对我们的信任!”

“呵呵,不客气,你替我们赢了5000万和地盘,我还要感谢你呢!”

“我不用您感谢,只要您信守诺言!”

“没问题!从即刻起,你们的饭店归属我们南联盟管理,你可以象正经生意人一样在我们的地盘做你想做的任何事!白道上的事我们不管,黑道上有人找麻烦、你找汽哥!”

满把扎想和皮夹克握手,皮夹克却和他拥抱了一下:“老A,你的肩膀很温暖!”

说的满把扎一身的汗缩回毛孔、浑身起鸡皮疙瘩。

皮夹克径直向外走开,帮众们相继离去。几分钟时间,饭店大厅里空空荡荡,黑牛问满把扎:“老A,那个不男不女的人和你说什么?”

“他说,我们的狗很好!黑牛,你这个叛徒,老子要扒了你的皮----”满把扎、老虎机、朱百团围着黑牛扒的扒、架的架,把黑牛扒的精光,作为他泄密的惩罚,黑牛凄惨的躲到酒桶里:“救命啊!救命啊----”

玫瑰一直处于昏迷之中,朱百团把她弄醒,玫瑰保持着抽筋动作花容失色。

满把扎带血枪回来算是带对了,血枪与两大派系的黑帮多有耳闻、甚至与其中的小喽罗相识,解开了他们N多谜团。

墨西哥、墨东哥在边境一带的本土黑帮组成了北联盟,对抗哥伦比亚黑帮,哥伦比亚黑帮也相应成立了南联盟,两大盟各有数百个帮派,如遇大事,联盟“理事”会聚到一起谈判,今天两盟来的帮派只是盘踞在火梦市的大帮派,理事来了全盟的三分之一,主要处理火梦市的陈年老帐,朱百团他们不是黑道中人、开的饭店恰好是个谈判的理想地点,并不是说他做的菜特好的缘故。

皮老大是哥伦比亚最大黑帮“白头鹰帮”的堂主,叫做皓皓(haohao),一年四季穿着皮夹克,即便是在哥伦比亚炎热的夏天,也不脱,因此得了个外号“皮老大”,又因他平常打扮的女里女气,人们暗地里叫他“皮姐姐”,他穿的夹克颜色能反映他的心情,穿红、黄色的表示高兴,穿黑、绿色的表示忧郁。皮老大为人心思细腻、不爱动武、却心肠歹毒,在哥伦比亚黑帮说一不二,往往他一出场,不允许别人插嘴,插嘴者必受惩罚,所以有他在的时候,开会就是“一言堂”,但他做事素来讲究“公平”,两大派系的帮众、首脑们即怕他、又敬他。

今晚插嘴的枫叶帮的波尔乌、霓虹帮的渡边就犯了戒,吞金、割舌。

朱百团听了,不由得疑问:“我和宫庸都犯了戒,他怎么不惩罚呢?阴谋,绝对是阴谋!”

“怎么不罚?他设了个套、咱们就钻!”满把扎道:“咱们不是替他赢了5000万吗?”

(注:皮老大是haohao1980)

1

第52章 狗猜中了5000万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