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红小兵闯美洲>第20章 打赢了河中埋伏、长官牺牲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20章 打赢了河中埋伏、长官牺牲了

小说:红小兵闯美洲 作者:龙龖龘??ceo 更新时间:2011/12/22 9:25:35

朱百团看了三遍、骂了九遍:“狗日的美帝国主义太没皮没脸啦,居然把侵略说成‘救韩国于危难的救世主’!老子今晚要把他们揍成‘救世猪’。”

他画了一幅草图、构思着战斗时的应急措施,警卫员青牛掀开门帘进来:“老大----”

朱百团一脸威严:“退出去!”

“嗳?咋了?”

“我们现在已经是军人!记住,进门要喊‘报告’,称呼我应该叫‘首长’!”

“嗨!你还当真了!”

“退出去!”朱百团厉声喝叫,拍起了桌子。

青牛赶紧退出去,喊:“报告!”

“进来!”

“报告老大,不,报告首长,我没有发现导演组!”

“嗯?”朱百团眨眨眼:“他们可能来的比较晚!”

“首长,您脑子进水了吧?黑咕隆咚的,他们来了也拍不成电影!”

“我日他得!”朱百团脑子一激灵,上到阵地查看。导演组给他们配了一台发电机供两盏探照灯使用,但朱百团怕暴露目标只开了一盏。朱百团把两盏灯都打开也看不清底下的情况,要知道,(1961年时的)摄影机没有足够的光亮是无法拍摄的。赶紧去G连训练营地找导演,留守的人只剩烟幕师了。烟幕师说:“导演随G连拍摄,你们这边随便,而且导演让我嘱咐你:保管好枪械,丢一支你们赔10万。”

朱百团跟王八进澡堂一样,憋气窝火回来:“奶奶个腿,手心手背不一样啊,只拍洋鬼子、不拍老子,看老子打他狗日的。” 朱百团摸着朝鲜军装、摸着驳壳枪,久违的熟悉感跃然心上,青牛提醒他:“首长,休息一会儿吧!”

朱百团坚定的摇头:“不磕睡!为了朝鲜人民的幸福,老子要痛打美国侵略者!”

“嗨!就你一个入戏了,其他人都入睡了。”

朱百团到阵地上查哨,果真,478人都睡了,打呼噜的打呼噜、流口水的流口水。

这可不行,朱百团身为营长叫醒了几个“连长”,500人共分了四个连,四个连长又去安排岗哨。忙活了一阵,朱百团还是倍儿精神,青牛给他一个非常贴切的形容:跟吃了春药一样。

夜里12点,朱百团瞪大眼睛盯着下面,帮众们都迷迷糊糊的抱着枪,朱百团总觉得安排的不够周密。他在山头上布置了个三角形阵势,安排了三个连,自己坐镇中军,任敌人从哪个方向袭来都可以互相策应,却觉得少了个“支点”,传令蛋象带一个连在西边半山腰临时挖掘工事、作为“火力前沿”。由于导演说过战斗从0点后随时可以打响,蛋象等人揉着惺松睡眼问:“敌人都快来了,来得及吗?”“好像是送死啊!”“我看挨打的份多!”

朱百团坚持己见:“这叫火力犄角,可能会有奇效!”

“唉,可能、也存在不可能性嘛!”蛋象在朱百团的催促下带人下半山腰挖工事。

朱百团对这些洋兵们的侦察力不抱多大希望,自己带着青牛来到河边警戒。青牛说:“首长,您亲临前线会很危险的。”

“火车跑的快,全凭车头带,关键时刻靠的就是我们领导干部!”

“哇!您真像朝鲜军官耶!”

朱百团拿捏着G连“登陆”的脉,既然是“登陆”,必然乘船,河是南北向的,南边临近丐帮总舵,G连不可能藏到那边,只能从北边过来。朱百团于是蹲在河边紧盯北边。

半山腰上挖工事的沙沙声响了半个小时停止了。青牛坐在河边头一栽一栽的打盹,朱百团心道:“看来沙土地容易构筑工事啊。”并不惊醒青牛,聚精会神观察。他按八路军、游击队夜晚喜欢在2点----4点活动的规律,推算G连可能在2点钟到来,坐到凌晨2点,昆虫、野鸟叫的叫、飞的飞,没有任何异动。他干脆盘腿打坐,侧耳倾听。朱百团看过《花木兰》,记得里面有一出戏,是花木兰听到大群鸟乱飞推断出敌人来袭,所以借用这个典故来听山里的动物的反应。由于蛇多,青蛙近于绝迹,只有数量不多的昆虫、野鸟,他们一动就是一群,很好辨认。

3点……4点……将近5点,天色微微发明,北边河道边的昆虫声慢慢的寂静下来,鸟飞了,朱百团睁开眼,不由得一惊,北边河面中间闪烁着一个一个红点,好似鬼火,饶是他胆大,也打了个寒颤,手枪上膛。

拍醒了青牛,青牛一看鬼火张嘴要喊,朱百团捂住他嘴:“小声!”

“老大、老大、唔唔,长官,像是吸烟的烟头!”

朱百团经他提醒,脸上发热,那些红点很有次序,排成两列、间隔相等,形成了十五个长条形,极像是十五条船,与之对应的是,一条船上有十个人,总数是一百五十人。

朱百团想明白了,模仿布谷鸟叫了三声,这是他预警的信号,告诉山上的人员“敌人来了”。按照约定,山上听到后应该回三声狗叫,可朱百团又叫了三声,山上仍不回音。朱百团叫青牛快去看看咋回事。

青牛一溜小跑奔向蛋象的阵地。朱百团握着手枪戴着草帽一会儿看看船一会儿看看半山腰,船是逆水而上、走的很慢,但船桨划水的声音已能听见。

青牛从蛋象的阵地打了一个来回跑了700多米,上气不接下气:“老大,他们都睡着了!”

“噗!”朱百团站起身骂娘,青牛把他按住:“老大、不,长官,息怒,敌人逼上来了,咱们快撤吧!”

“撤!撤个鸟!咱们撤回去把那些磕睡虫惊醒,拿枪的、乱叫唤的会引起很大声响,敌人正好上岸,不用侦察,敌人把咱的方位啥都听清了。”

“我靠!那咱也不能坐这儿当俘虏呀!”

“鸟!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水性不错,咱们上去干他娘的!”

“长官,他们一百多人,咱俩,行吗?”

“胆小鬼,这是演戏,你怕个鸟啊?打赢了,咱们能落10万,打输了,老子丢不起这个人。”

“是啊!500个人打150还输了,他们就算了,我真丢不起美国叉叉村的人。”

朱百团白了他一眼:“为了革命、为了朝鲜人民、为了10万比索、为了丐帮的脸面,老子豁出去啦!下水!”

他俩滑下水,口含芦苇、头顶草帽、手握手枪潜到河中间,船队接近了,朱百团借着月光看到了G连士兵亮晃晃的钢盔,那些一红一红的东西是他们叼在嘴上的烟头。朱百团和青牛做好分工、分别从东西两侧靠近头一艘船,看清了是橡皮艇。突然,船上呸、呸、呸----一阵“呸”声。朱百团和青牛以为被发现了,想要开枪,发现是他们吐的烟头。船准备拐向岸边。

朱百团草帽上还落了一枚烟头,暗骂一声:“狗日的!”掖起枪,拔出匕首,与青牛一左一右照着橡皮艇下割了过去。

士兵们惊叫着,水呼呼的向上涌。

朱百团、青牛毫不停顿游向第二艘,游到一艘割一艘,一分钟割了四艘脡,前面的艇上的人掉入水里,后面的艇上人发现河里有“水鬼”,照着前面的河里射击。

朱百团听明白了最简单的西班牙语:“我中弹了!”“我中弹了!”“救命啊!”“救命啊!”

青牛要去割第五艘艇,朱百团拽着他游向船队尾部,他们顺水而下、仅半分钟就到了队尾,艇上的人光顾看前面,没有察觉底下,朱百团和青牛就动上了手。这次分了工,一人一艘艇,连续割破六艘艇,中间的几艘艇忙了手脚,有人去救人、有人射击、有人划船拐弯逃跑,他们的艇被水流冲回退向朱百团、青牛,两人不费吹灰之力,一刀一个洞,戳完这个戳那个。到处是噗噗嗵嗵的跳水声。

青牛施展水中功夫,对落水者拳打脚踢,G连士兵们哇哇叫:“水下有人!”“快开枪!”“救我呀!”

朱百团打了四五个,扫眼一看,自己周围全是G连士兵,任自己再打也打不了一百多人哪。抢下一支枪,站在水中扫射。引发落水者互相射击。他们属于“本能”的胡打乱射,朱百团、青牛唯恐被流弹击中,潜入水中躲避子弹。后来两人看G连士兵自相残杀,挺有趣的,省了自己事,顺手在水里摸他们遗弃的枪,摸呀、摸呀,居然各夹了两捆枪退到岸上。

朱百团回头看山上骂道:“聋子都听到了!他们在干嘛?”

青牛恨恨道:“都在做梦想媳妇儿呢!”

朱百团把十几只冲锋枪、半自动步枪按两米一支架到草地上,发令:“射击!打一梭子换枪!”

“是!长官!”

两人各操起一支冲锋枪扫射,哒哒哒哒的机枪声此起彼伏。

朱百团用英语喊着:“缴枪不杀!”“缴枪不杀!美国佬!”自己喊着觉得不是味儿,对方的演员喊“救命”、说话都像是西班牙人。

十几挺冲锋枪各用了一遍,水中的士兵们喊道:“我们投降!”“投降!”“我们中弹了,不要打了,哎哟!”

青牛高兴的跳起来:“弟兄们!快下来!他们投降了!”他喊的是西班牙语,水中的士兵们听的懂,举着手走上岸来。山头、山半腰的丐帮帮众们却出人意料的开火了。

青牛身中数弹骂道:“混蛋!是我!是我!别开枪!呃、呃----”

朱百团也发现山上的子弹不分青红皂白:“喂!同志们,听着,战斗结束了,结束了!”他喊的是英语,密集的枪声把他的话遮住了。

朱百团恼火的站到小沙丘上:“同志们!美国侵略者投降了,战斗结束了----”噗噗噗噗,四发子弹打的胸口鲜血飞溅。

后面的青牛喊道:“发可!住手!住手!”

朱百团转身对青牛道:“咱们中弹了,不要说话了。”噗噗噗噗噗,从山上射下来几十发子弹射到他后背上。朱百团扔了枪,倒在地上:“妈勒个巴子嘀,枪法挺准嘀,老子壮烈牺牲了!”

天色渐明,G连士兵举手在河边列队投降,山岗上的丐帮帮众打光了子弹没有得到“长官”命令严守纪律,一个也不出阵地。朱百团、青牛躺到地上假装“壮烈牺牲”。

良久,G连士兵们手都举酸了,气愤的问:“谁来受降?”“你们虐待俘虏,我要告你们侵犯人权!”

掘德鸡导演呕吐着从队伍后面出来:“是谁把我的船凿沉了?”

青牛站起来:“报告长官,可能是我!”

掘德鸡抓着青牛的领子晃道:“混帐! 王八蛋!你把我差点淹死!”

青年战栗道:“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服从长官的命令!”

掘德鸡吼道:“你们长官呢?”

朱百团鲤鱼打挺跳起来:“报告导演!本人早已为国殉职!”

掘德鸡左轮手枪顶住朱百团:“傻帽!是你指挥人干的?”

“耶!色儿!我主动出击,将来敌全歼于河内!”

掘德鸡朝天打光六发子弹,转而一笑:“小黑兔,干的不错!你是优秀的指挥官!”

原来,掘德鸡的导演组乘坐第十六艘船排在船队最末,他们无人吸烟、故而朱百团游到队尾看不到。青牛凿穿了他们的船,混乱中揪住了导演,把他按到水里猛灌了一气,要不是导演组其他人救,掘德鸡恐怕要喂鱼了。

朱百团叫丐帮的人下来打扫战场,掘德鸡视察了他们的阵地,不住夸赞:“小黑兔,你上过西点军校?”

“挠!本人高中毕业,自学成才!”

“古德!”

蛋象、森林小虫、醉老猫等人气宇轩昂的向导演、朱百团敬礼,朱百团没搭理他们,这些家伙昨晚都睡的像死猪一样,蛋象带了一个连到半山腰挖,工事才挖了三分之一就全部进入梦乡了。不过掘德鸡还是对蛋象挖的工事赞不绝口:“这个火力支撑点设计的相当漂亮,我怀疑您参加过麦克阿瑟将军的培训!”

G连士兵们垂头丧气,他们在夜袭中“阵亡86人,被俘64人”,连长无坚死于自己人的“乱枪”,副连长力心率队投降,全军覆没。

丐帮帮众们岸边举着枪庆贺,朱百团拧干了衣服重新穿上,摆出“V”形手势:“拍电影打美国鬼子太好玩了!耶!”

1

第20章 打赢了河中埋伏、长官牺牲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