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白山黑水>5、震三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5、震三江

小说:白山黑水 作者:华云 更新时间:2010/8/12 9:35:20

马钱同大吼一声:“怎么啦?”

“死了,都死了!”后院传来了回答。马振东再也挺不住了,他飞快的朝后院奔去,白灵英也顾不上那么许多了也跟在了后面,陆陆续续的所有人都跟了过来。

就在后院老太太的门前,两个警察兵已经吓得哆嗦成了一团,嘴里喊着:“鬼啊,鬼啊!”马振东走上前去接着月光一看,门前整整齐齐的摆着九具尸体,他仔细看过去,认出来了,正是小六子和老疙瘩他们。光线太暗,看不清怎么死的,地上一点血迹都没有,周围也没有一点打斗的迹象。马振东跨步进了屋,屋子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母亲不知去了哪里。他转身奔向第二个院子,那是她大老婆的院子,依然空空荡荡!第三个院子平时是二老婆和小儿子一起住的,马振东带着马钱同跑了进去,可是仍然是空空荡荡!白灵英带着人跟在马振东和马钱同的后面转到了三太太的院子,三太太因为年轻漂亮,十分的讨马振东的喜欢,所以,她住的院子十分的开阔,而且院子里的摆设也是错落有致!马振东一跨进三太太的院子,不禁惊呆了,一地的死尸,老的少的,男的女的,二十多口,一个不剩,全部躺在了这里。马振东的身子摇了两摇,晃了两晃好悬没摔倒,过了好一会儿才在白灵英的捶打下缓了过来,他疯了一样扑到尸体上借月光辨认着,哭喊着,白灵英也傻了,二十几口人,无论老人孩子,一个都没剩下,全都被害,整个院子依然没有血迹没有打斗的痕迹!

马振东哭昏过去一次又一次,谁也拉不起来,已经瘫软在了地上。马钱同更是伤心欲绝,抱着母亲的尸体,怎么也不放手!

白灵英来到马振东的跟前,说道:“大哥,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要尽快查出来是谁干的,不然我们都得死在这里!”

白灵英的一句话提醒了马振东,他擦了擦已经哭肿了的眼睛,扶起儿子,恶狠狠的说道:“妈的,别让我知道是谁干的,要是让我抓到了,我非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不可!”

白灵英吩咐人把尸体都抬到了香堂,所有人也跟着到了香堂。原本偌大的香堂放下这将近四十具尸体再站上这几十号人后,看起来忽然显得拥挤了好多,也许死人比活人更占地方吧,至少不会主动的你挤着我,我靠着你了。白灵英一手端着灯一手检查着尸体,一个一个的查过去,四十多具尸体,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足足检查了有一个时辰才看完。

白灵英直了直酸软的腰说道:“谁有军刀?”

一个警察兵赶忙从怀里掏出了一把雪亮的匕首递了过来,白灵英叫人帮忙拿着灯,自己操刀割开了小六子的喉咙,鲜血顿时流淌了一地。只见白灵英把手从割开的口子伸进了小六子的脖子里,没一会拽出来一个血糊糊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

“赶快弄盆水来!”白灵英吩咐道。

有伶俐的警察兵立刻把酒坛子里的酒倒了出来盛满水搬了过来,白灵英把手里血糊糊的东西扔了进去,双手伸进酒坛子不停的搓洗着。一屋子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白灵英。

不大一会儿,白灵英从坛子里把洗好的东西拎了出来放在了桌子上,大伙都凑到跟前仔细大量。只见桌上放着一个长约两寸绣花针粗细,钉子一般的东西,一头成锥形,另一头锋利无比,在灯光下闪闪发光。大伙这才知道,小六子原来是被这东西杀死的。

马振东拿在手里看了看,问道:“这是什么?”

这时一直躲在人群里的翻译官曹广杰走了过来,拿在手里看了看说道:“这是弩箭。”

“弩箭?”马振东反问道。

“正是,弓箭大家可能都听说过,而弩,是一种由弓演变而来带有控弦装置并可以延迟发射的远程武器。我们现在看到的这只箭是由一种袖珍弩发射出来的,它劲力猛,差不多能打出上百米而取人性命。更有甚者可以连发,和我们的机关枪差不多少。”曹广杰说道。

“这么说来,他是一种暗器?”马振东问道。

“也可以这么说!”曹广杰说道。

白灵英拿起这枚弩箭,说道:“我刚才看过了,所有人都是被这弩箭射死的,怪不得一点声音也没有,我怀疑门前的人也是被人用弩箭在外面射死的,只是这些人射的太准,所有人都是被射穿咽喉气绝而死!”

原来不是闹鬼,所有人跟着松了一口气。马振东若有所思的说道:“我们这是得罪了谁,竟然杀了我全家,而且手段如此残酷!”

曹广杰摇摇头,说道:“因为火药枪支的出现,现在已经很少有人使用这种弩箭了,只有在偏远的地方,弄不到枪支的人才会使用这种弩箭,而且能打的这么准的,真是太少见了!”

白灵英也摇摇头,说道:“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东西,以前只是听说,今天才真正目睹了它的厉害!来,兄弟们都看看,看谁见过这东西?或者有谁听说过谁会使用这种东西。”

弩箭传到了一个老兵的手里,他左看看右看看就是不往下传,急的后面的人抢了上来,可是他还是不给,看个没完。白灵英认得这个人,他叫梁思语,年龄不算老,还不到五十,但是当警察却是队里面最老的了。白灵英知道他听得多见得广,再一看他那副认真的样子,白灵英心想,八成这个老家伙能知道。于是,他来到梁思语的跟前,客气的对梁思语说道:“老梁,这东西难道你认得不成?”

老梁见白灵英过来了,赶忙站了起来,指着这个弩箭说:“我也说不好是谁的,但是我知道这儿方圆百里有人会用这个,而且用的那叫一个绝!”

“谁会用?”马振东在后面迫不及待的问道。

“杜伟峰!”老梁肯定的答道。

“杜伟峰?”白灵英和马振东异口同声的重复着这个名字,白灵英对马振东说道:“大哥这个名字好耳熟啊,在哪听说过吧?”

“我也觉得耳熟,可是我一时也想不起来了。”马振东答道。

老梁说道:“他的名字可能你们记不得了,但是我一说他的绰号你们就一定认得!”

马振东说道:“哦?绰号叫什么?”

“震三江!”老梁说道。

此语一出,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怎么会是他!

马振东和白灵英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没有说话。

曹广杰看了看两个人,问道:“震三江是个什么来头?”

白灵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震三江是这方圆百里有名的土匪,在吉水县这附近一共有十几家大大小小的绺子,最大的要数二龙山的‘吃八方’余友江,但是最厉害最狠的,谁也惹不起的,就是这个‘震三江’杜伟峰!”

曹广杰摇着头问道:“这二龙山的‘吃八方’余友江我倒是听说过,可是这个‘震三江’杜伟峰我却没听说过,真的有这么厉害,他有多少人多少枪?”

“‘吃八方’余友江大概有三百多号弟兄,二百来条枪,而这个‘震三江’杜伟峰不到一百人,有多少枪,我也不太清楚,估计也得有五六十杆枪吧!”白灵英说道。

“切,就这么几杆枪有什么可怕的!”曹广杰一副不屑的表情,打心眼里没看得上杜伟峰。

“你别看他人没有多少,枪没有几条,但是他却非常的厉害,在这十里八村,只要报号‘震三江’没有不给面子的,无论是官府还是其他绺子都得给面子,连余友江都从来没有慢待过这位杜老大!”白灵英说道。

马振东在一旁不住的点头,表示赞同白灵英的说法。曹广杰越听越糊涂,问道:“‘震三江’哪里厉害,为什么连余老大都得给他面子?”

“你是有所不知,这位杜老大,虽然人少枪少,但是他的队伍杀伤力极强,寨子里的人个个身怀绝技,以一敌十。三年前,一股流匪窜到了吉水县路过‘震三江’的白云山,看好了这块地方,偷偷的联合了几个小的绺子,要夺了白云山,据说当时余友江也偷偷的参加了。大概五百多号人,四百多条枪,还有十几挺机关枪夜袭白云山。当时杜伟峰也就五十多号人三十几把枪占据着白云山白云寨。带头夜袭白云山的胡子头叫谢三宝,他带着人一路冲上白云山,开始还有点抵抗,到后来竟一点抵抗也没有了,五百多人都上了白云山,但是到了白云寨却一个人也没找到,大伙都以为‘震三江’带人跑了,于是他们兴奋异常,摆了酒宴开始大吃大喝。可是没几天,谢三宝就发现他的人越来越少,但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就这样过了能有半个月,人就少了一半,开始谢三宝还以为都跑了呢,后来才感觉不对劲,围着白云山找了一圈,在后山的一个山洞里找到了二百多具尸体,当时吓的他魂都没有了,想赶忙带着人走了,但是他还没下得了白云山,当天夜里就就被人杀死在了白云寨的后堂。剩下的人一哄而散,各自找各自的出路去了。第二天,有人看见‘震三江’带着人又大摇大摆的回了白云山,而且多了一百多把枪。事情到这儿还没算完,接下来,曾经帮助谢三宝攻打白云山的绺子里,接连出现了有人失踪的事,他们都怕的要命,后来连二龙山也发生了这件事,只要是暗暗帮了谢三宝的人,都陆陆续续莫名其妙的失踪了,大家都猜测,这些人也一定都被‘震三江’弄死了。最后大家无奈来二龙山恳求大当家的余老爷出面到白云山走了一趟,送去了无数金银财宝,‘震三江’这才答应既往不咎,从此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后来,各个绺子都在山脚下找到了自己绺子失踪的人,他们都已经死了!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敢招惹白云山,谁一听是白云山的,都赶忙给让路。就连我们警察大队都是一样,一听是白云山的案子,连管都不管!”所有人都静静的听白灵英娓娓道来。

马振东在旁边不住的点头,他接过话来,说道:“白云山不像其他的绺子只要有人入伙就能进,他很少招人,也几乎没有人从哪离开,所以我们对白云山了解的很少,主要是靠道听途说,可能有一点点夸张,但是杜伟峰绝对是一个狠主!别看他是个土匪,但是这个人却是个很讲义气的人,从来不伤害百姓,也从来不截路绑票,再加上他的人不多枪不多,别人都不太注意他,所以知道他的人很少。”

“老梁你说说吧,你怎么知道‘震三江’杜伟峰会打这种弩箭的呢?”白灵英问道。

老梁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是三年前谢三宝夺取白云山的时候才知道杜伟峰会打这种弩箭的。当时余友江找到马队长想知道知道他的人怎么死的,我就去二龙山山脚下查过死尸,后来发现,所有人都是喉咙被弩箭射穿而死的,我当时就特别的奇怪,我们当时曾经也像白队长这样从死者的喉咙里找到了一枚弩箭,洗干净了和这枚差不多,这事还没等我报告呢,杜伟峰的钱和子弹已经送到了我家,我哪里还敢查这事,恭恭敬敬的把他的弩箭送回了白云山,以表示我不会对这事走漏一个字,杜伟峰也倒是仗义,再也没有找过我的麻烦。因此几乎没有人知道杜伟峰是用这弩箭杀的人,他一般杀了人之后都会放一把火把人都杀了,而且我听说他也很少用弩箭杀人,如果用了弩箭,那么一定会是满门抄斩,绝不会留活口!今天我们都看见了这弩箭,估计我们也一个也活不了了,杜伟峰之所以不杀我们,可能是想活活的折磨死我们!”

老梁的一番话让所有刚刚不担心鬼的人又把心提到了嗓子眼,这不又是一个恶鬼么?

“原来如此,那么今天这一幕和三年前的那一幕几乎如出一辙!”曹广杰问道。

“也许是吧!”老梁答道。

马振东一震,看了一眼曹广杰,又看了一眼白灵英,说道:“可是我们和他‘震三江’往日无冤今日无仇的,为什么要灭我满门?”

白灵英和曹广杰四目相对都无语了。

屋子里的空气又突然凝聚在了一起,原来不是鬼,是‘震三江’杜伟峰。原来笼罩在人们心头的恐惧从一种对鬼的恐惧变成了对‘震三江’的恐惧,谁也不知道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为什么盯上了桦林镇的警察队,而且残忍的杀死了这么多的人。

所有人都在思考着为什么‘震三江’杜伟峰杀到了桦林镇,为什么杀死了黄三,为什么杀死了日本兵,为什么杀死了小六子,为什么杀死了老疙瘩,为什么还杀了大队长马振东全家?

就在众人疑惑不解的时候,一个人忽然放声痛哭双膝跪倒在地,仰头对天,喊道:“都怪我啊!”

3

5、震三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