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小裁缝和两个连长>第一百四十六章 武笠的忠诚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四十六章 武笠的忠诚

小说:小裁缝和两个连长 作者:辽西小戟 更新时间:2011/1/26 20:14:05

第一百四十六章 武笠的忠诚

看到那杜三随着铁胡汉去了,武笠、于青二人不说,就连支君义也看出八九分的明白,一颗心不由得揪了起来。

胡司令抬起头,也正看到了三个人。本来依着胡司令的性子,这地道里面的事情还是要查上一会儿的,终究那共军的政委怎么样了?听说这事游击队也搅和进来了,有没有抓到人?

可是刚被铁胡汉这么一搅,胡司令更担心的到是自己的人头。这事真要是被捅到南京去,那真是让胡司令吃不了兜着走。因此上,胡司令现在也没心思多问什么,更加看到于青断了一条腿,武笠也浑身是血,估计都是和共军拼斗所至。而且胡司令一猜就知,他们肯定是没有抓到共党,不然的话武笠或许还罢了,象于青这样的,还不立刻在他面前邀功?

现在问了也是白问,当初还真以为这武笠、于青有什么大本事,想不到也都酒囊饭袋,伤筋动骨不算,连根共党的毛也没捞到。现在问话不过图增尴尬而已,因此上胡司令只是略说了一句“二位辛苦”,之后也转身离开了。走之前却又对着参谋长使了使眼色,想必是让参谋长小心派人守着这些木雕,将来必有大用。

支君义悄悄的四下张望了一会儿,也没找着大哥,估计这一会儿大哥可能是逃了。反正只要小武不拦着,支君义还真看不出有什么人能拦住周玉龙。于是也随着人群往外走,到了上层看见汉螭倒于血泊之中,武笠暗暗咬牙,脸色却是如常。胡司令象是来了兴趣,吩咐人把这死掉的怪蛇抬着,一并送到他那里去。

再往外走,就比来的时候要好走得多,路上的机关已尽数被胡司令派人毁去,士兵的手里又多拿着手电。没了危险,支君义到是有点困了,一路上支打呵欠,脑袋迷迷糊糊的,也不知过了多久才回到地面。

此时东方泛白,想不到竟在这地道里乱了一夜,支君义在武笠的护送下回到家中,倒头便睡。

这几乎已成了支君义的习惯,上次从半拉山下回来时也是一样,倒头就睡。累的不仅仅是身体,心力也疲惫不堪,直到晚上才起。却发现武笠也在家里却没有走,身上的伤到是包得差不多了,还能与爷爷喝上两杯。

只是支君义这一天一夜没回来,又把家里人吓个够呛。本来支君义还没什么胃口,大兰子却硬逼着支君义吃了两大碗饭这才罢休。

吃过晚饭武笠起身要走,却被支君义拉住到了房内。兄弟间说话也不用绕圈子,支君义很直接的问道:“小武,你告诉我,你和大哥真的就不能和好了吗?”

“二哥,我和周玉龙从来就没有‘好’过,又何谈‘和好’呢?”武笠对这话题有些无奈,“这是国仇,不是我和周玉龙握一握手就能解决的。”

“我想也是这样。”支君义点点头,“我原来还一直心存侥幸,以为日子久了,你和大哥终究还能合到一起。说到底都是中国人,不象当初打日本鬼子,那才叫国仇呢,不能不报。但是小武啊,二哥有几句话,一直憋在心里,这话只能对你说,和别人说没啥用。”

“好,说吧。”

“这个……”支君义挠挠头,“小武,你和我说实话,你觉得这国军还有救吗?”

“二哥你这叫什么话?”武笠腾的一下站了起来,甚至习惯性的往窗外看了看,才小声说道,“二哥,我是保密局的,你这言论正是我要抓的。慎言,慎言那!”

“所以我这话才和你说。”支君义象是早就知道武笠会有这样的反应,“半拉山下那一趟,还有这一次,说心里话,我对国军没啥信心。我不知道共军是啥样,也从来没去过西山刘龙台。但我就是在想,那个郭政委有难了,大哥连命都不顾就来救他。而你要有难呢?你的那些袍泽第一件想到是事,就是除掉你……”

“二哥!”武笠不得不打断了支君义的话,“这其中关系太多,我没法和你说明白。但是你的话,不能再说了,再说下去,咱们兄弟都是掉脑袋的罪过!”

“那算了。”支君义看武笠态度坚决,知道再怎么说都是没用。不由叹了口气,还是大哥的眼光准确,大哥就从来没劝过武笠投诚共军,因为大哥知道武笠这样的人是劝不动的。

一时间两人都沉默在那里,气氛略有些尴尬。武笠给支君义倒了杯茶,又给自己倒了茶:“二哥,现在我的身世你也知道得差不多了。我就是乌哈尔王的后人,从乌氏没落到如今,我已经是第五代传人了。也就是说,从我算起往上五辈子,天天都活在被人追杀的日子里,一天都没有安生过。”

平常看武笠在人前神气,此时支君义却了解了武笠的苦。也不知道武笠从小是怎么活下来的,武笠这样的性格,要受多大的苦才会形成啊?象武笠这样的人,不是三言两语能劝动的,哪怕许多事实就摆在眼前。

武笠也仿佛回忆起了童年,他从不与任何人包括支君义在内提起自己的童年,那是因为那些苦难不是外人可以想象的。

“从小就只有老仆带着我过活,每天东躲西藏,睡下去不知道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武笠缓缓的说道,“我问老仆,我们为什么要躲?为什么总有人要杀我们?为什么老仆还要教我那些本事?我为什么不能有一个家?我的爹妈在哪?”

“老仆只告诉我,我们家是犯了罪的,犯了几辈子的大罪,所以才天天都有人来杀我们,直到把我们斩尽杀绝。”武笠继续说道,“于是我问老仆,怎么才能停止?怎么样才能过上好日子?怎么样才能不被人追杀?可老仆也不知道。老仆只是教我许多本事,教我用刀,教我摔跤,还教会我使用号角与蛇哨。老仆说只有变得更强,才能活下去,所以我每天拼命的练,就是想活下去。”

支君义默默的听着,心都在痛,小武过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日子啊?

“可老仆说得不对。”武笠突然说道,“我们每天都在练,每天都在让自己变强,可仍然无法活下去。二哥你想不出来老仆有多厉害,我只这样告诉你,若是老仆活着,周玉龙在老仆在手下活不过十个回合。可是老仆还是死了,是被仇家追杀而死。虽然老仆杀了无数追兵,可最终他还是死了,那么厉害的老仆,被人用马刀活活斩成了十七八段,连具全尸都没有留下。”

“就是在老仆死后,我才明白了一个道理,让自己变强不一定能活下去,但是如果我是军机中人呢?”武笠眼前一亮,“如果我是军人,千军万马之中,谁还能杀我?所以毫不犹豫的报考了黄埔,但没想到的是,最终却成为了一名军统。但那也无所谓,因为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来追杀我了,我才知道人要想活下去,就不能反抗政府。”

这乌哈尔王之所以被灭门,就是因为想造反,却没想到后世子孙武笠被追杀之后,得出来了一条与乌哈尔王完全相反的结论。

“从那时起,我就忠心于政府,忠于党国。”武笠的脸上露出一丝骄傲,“所有胆敢破坏政府、攻击党国的行为,都是我要坚决打击的。因为我不想再过以前的日子,因为我不想再每天被人追杀,我更不想我的子孙后代继续被人追杀,你明白了吗?二哥!”

支君义真的无话可说,站在武笠的立场上,他相信武笠是对的。因为造反,武笠从一生下来就被人追杀着,如果不参加军队,不成为一名军人的话,他可能都活不到现在。那武笠做的事情有什么错呢?他只是在维护他的政府、他的党国,也就等于在维护他的生活,说到底那个在人们眼中永远不怕死的武笠,其他在他的内心深处,他只是想好好的活下去而已,除此之外,他没有别的想法。

“共产党一时得势,却未必能一世得势。”武笠最后说道,“眼下国力紧张,贪官横行,但只要我们打败了共军,迎来个太平盛世,国家自然会腾出手来惩治这些贪官与军阀,还世人一个朗朗乾坤!”

武笠的话很有激情,但却似乎没有说动支君义。支君义现在肯定不否认武笠对他的党国的忠诚,但问题在于除了武笠之外,其他的党国中人也都象武笠那么忠诚吗?

那个徐全、那王家兄弟、那娄县长还有胡司令……他们也都象武笠这样忠诚吗?在他们的眼中,忠诚值多少钱?可比那些修建暗堡的钢材更值钱吗?

难道武笠所说的党国就是要靠着胡司令、娄县长这样的人去迎接一个“太平盛世”吗?用他们去还世人一个“朗朗乾坤”吗?

但这些话支君义不想对武笠说,因为说了也没用。

兄弟二人对坐相视,一时间又沉默下来。

“我得走了。”武笠缓缓的站了起来,“不管怎么说,二哥你放心,只要有武笠在,我必保你全家平安。”

才一推开门,却发现大兰子就在门外。

1

第一百四十六章 武笠的忠诚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