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小裁缝和两个连长>第一百五十章 剧毒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五十章 剧毒

小说:小裁缝和两个连长 作者:辽西小戟 更新时间:2011/1/30 18:27:06

第一百五十章 剧毒

看到大哥与铁胡汉全都没事,支君义的心里还是松了一口气的。但万没想到大哥会救了铁胡汉,想必是大哥在逃出地道的时候,正在暗中看到那杜三想杀铁胡汉,才出手相救吧?而更让支君义想不到的是,铁胡汉与大哥却是一双冤家对头。

想想也是,这铁胡汉自来受人尊重,啥时候受过这苦头?也就只有大哥这样的,救了人还把人绑起来送到自己这里来。

这一会儿看大兰子进来,两个人总算是住了口。只是铁胡汉一双眼睛还是恶狠狠的瞪着周玉龙,恨不能把周玉龙一口气掉。周玉龙更是不客气,手中的棒子虽是扔在地上了,那坛子般的拳头,又哪是铁胡汉能吃得住的?

大兰子也不理会几个人大眼瞪小眼,却手脚麻利的将艾草点燃。这艾草被点燃之后,并不会起多大的火,却能冒出一股浓烟来,使得蚊虫不敢接近。东北寻常人家,一到夏秋时节都是用艾草来熏蚊子的,地窖里本来面积就不太大,艾草烧了一会儿,这地窖里就都是清烟,莫说蚊子,连人都觉得有点呛。

周玉龙是打小闻惯了的,到还没有什么,铁胡汉却是呛得连着咳嗽了两声。支君义忙给铁胡汉倒了杯水:“铁大哥,忍忍吧,你这时候要是出去了,太危险了。我大哥没瞎说,那个胡司令啊……”

“我知道。”铁胡汉接过杯子,这时身上的绳子也被解开了,铁胡汉还是不舒服的晃着肩膀,“哼,这个胡高志居然敢对我下手,等我告上南京,让他死无全尸。”

“嘿,你这老王……老头,知道我救了你,你连个谢字都没有,还和我这嚷嚷啥?”周玉龙一听铁胡汉的话就气不打一处来,“真是属狗的,逮谁都一阵乱咬!”

“我呸!”铁胡汉嘴上更不是饶人,“天底下有你这样救人的?打晕那杜三也就算了,不由分说就把我绑起,还堵了我的嘴!你当老夫是个牲口不成?”

“我那不是怕你乱喊吗?”周玉龙怒道,“那地道里边都是国民党兵,你再一嗓子喊来几个,咱两谁都没跑。”

“胡吹大气!”铁胡汉鄙夷的看着周玉龙,“老夫堂堂国民参谋,还会怕几个大头兵?到是你这个共党才怕吧?偏偏拿老夫说事,老夫可不上你这个当!”

“我……我跟你没话说了!”周玉龙气得不行,可是论嘴上功夫,三五个周玉龙绑在一起也不是铁胡汉的对手呀,“我这救人还救出错来了。哎呀……”周玉龙突然用左手握住了右手的手腕,象是疼极了的样子。

支君义急忙过去,刚才一阵乱没有看清,这才发现,大哥玉龙的右手手腕上绑着一块破布,估计是周玉龙自己缠的,很是凌乱。此时那破布里面还有血迹透了出来,估计是受了很严重的伤了。

“咋回事大哥?”支君义心里着急,又冲大兰子说道,“快去拿点棉花,再端盆清水来,还有干净的布。”大兰子答应一声,又出了地窖。

“没事,这算啥呀?”周玉龙却不在乎,“昨天在地道里的时候,让小武家的大长虫给咬了一口。他娘的,还是头一回看着长着满口獠牙的长虫。这都包了一天了,没啥事了,过两天就好了。”

支君义并不知道,周玉龙与武笠打斗的时候被汉螭咬过。但是看大哥的样子,估计应该是没事。象周玉龙这种皮粗肉厚的家伙,和那李大疤子一样,别说是被蛇咬了一口,就算是被子弹打个窟窿,也不会皱皱眉头。

可支君义才松了一口气,铁胡汉却“哼”了一声:“被汉螭咬了,还说没事?你当你是泥塑的菩萨,百毒不侵呢?还是快点安排一下后事吧!”

周玉龙一瞪眼睛:“老王八蛋你说话干净点,我看你才快点准备后事才行。”大兰子一走,这“老王八蛋”四字周玉龙脱口而出。

哪知道铁胡汉居然没有生气,反而还笑了笑:“早知道你是要死的人了,我还真是多余和你生这份闲气。不过,既然你是小义的结义兄长,我就受累告诉你到底是咋回事,也好让你死个明白。”

“铁大哥你快说。”支君义连忙说道。

“这汉螭是蒙古秘方养成,并且每一家的秘方都不一样,这是每个部族中的秘密。”铁胡汉一说这些立刻侃侃而谈,“就比如说我们家族的汉螭吧,是用大江南北六六三十六种毒花,七七四十九种毒虫的毒液混在一起喂养而成的。这其中不同的毒性相生相长又相制相克,这毒性不但不会伤了汉螭还会让汉螭本身剧毒无比。”

“少他娘的吓唬人!”周玉龙“呸”了一口,“剧毒个屁,这都一天了,老子咋的了?我现在一棒子照样拍死你个老棺材梆子!”

“这毒与毒是不同的。”铁胡汉反而喝了一口水悠然说道,“有的毒呢是见血封喉,比如我家的汉螭如果养出来,就是这样。可有的毒呢却是附骨随身,就比如这乌哈尔家的汉螭。这种毒初时还不见得怎么样,可是一旦沾上了终生不去,蛇毒阴寒,会随着血液流入肾经。到了毒发之时,中毒者如身入寒冰之内颤抖不止,而又由于肾水被夺,身上会虚汗如雨,待到汗水流尽便开始流血,待血流尽了……嘿嘿……”

往下的话铁胡汉没有说,可人人都明白,一个人要是血流光了会怎么样?

看铁胡汉的样子绝对不是在开玩笑,周玉龙再怎么胆大也不由不信,可是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这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狠毒的大蛇呢?

“这乌氏汉螭是用来守墓的,所以才会用这种阴毒养大。”铁胡汉又道,“这汉螭本身就凶狠无比,万难有人是汉螭的对手。可是却又怕来盗墓的人太多,万有一跑出去的,还会危及古墓,所以才下了这种毒。只要被咬上一口,此毒终生不去,哪怕你逃到天涯海角也难逃一死。最恶毒的是,中了此毒的人流出来的血汗还有极强的传染性,这样哪怕是那人死前将宝库的秘密说了出来,可是当时处在死人身边的人,还会中此毒而死。生生世世、循环不休,直到这秘密被永远的守下去,无人知晓为止!”

“这他娘的也太缺德了!”周玉龙骂道,“活该那个姓乌的老王八蛋让人灭了满门,能整出这种毒害人的,肯定不是啥好人!”

这话要是让武笠听到,非和周玉龙拼命不可。而铁胡汉却不激动:“这还是轻的,乌氏虽然当年想要造反,但毕竟没什么太大的本事,不然也不会被我们七家灭掉。有时间我和你谈谈蒙古王族的一些毒方,保你大开眼界。”

“铁大哥,你一定有办法救大哥!”支君义可不管那么多,更没心思再听蒙古贵族的秘密,他看铁胡汉说得头头是道,肯定有解救的办法。

“小义,别求他!”周玉龙又晃了晃手腕,只是觉得有些疼痛,却不象是中毒的样子。这伤口不红不肿,咋就中毒了?心中想着,肯定是这铁胡汉在吓唬自己,可不能上了这个恶当。

“小义,老哥哥刚才和你说过,这毒无人能解,终生不去。”铁胡汉到不没有对支君义摆什么架子,“而且每个部族之间的秘密都是不外传的,那乌氏到底是用哪些毒草毒虫我又不知道,我怎么救啊?除非……”

“你别说,你啥也别说,我可没听见啊!”周玉龙突然大声说道,“老子是死是活没关系,我可不用你救。”

“哼,我就是想救你,也没有办法,何况我哪有时间救你?”铁胡汉不屑的看了周玉龙一眼。

听铁胡汉的口风似乎大哥还是有救的,支君义管不得许多,一下子跪在铁胡汉面前:“铁大哥,你无论如何要救我大哥一命啊!”

“老弟快起来。”铁胡汉急急的将支君义扶起来,“老哥哥我是真的救不了周玉龙。这乌氏汉螭的毒要在七天之后才开始发作,而一旦发作了,那就代表毒汁入肾了,那个时候就算有解药也救不了了!”

周玉龙也走过来一把拉起了支君义:“别听他穷白话,我就不信天底还有这样的毒。九山十三寨的毒哪一样我没见识过?我就没听说过还有这样的毒,他就是吓唬我呢。”

正说话的功夫,大兰子已经端着水盆下来了,几个人都没有再说下去。如果让大兰子知道了周玉龙中毒的事,也只是平白的着急救不了人,反倒不如不说。

支君义小心的将周玉龙的伤口清洗了一下,果然看手腕上的伤只象是普通被野兽咬过的伤口,而且也没有伤到骨头,只是被咬掉了一块皮肉,怎么看也看不出是毒的样子来。

等到再包好之后,周玉龙活动了一下手腕笑道:“好了,没事了!”

“哼。”铁胡汉却不多说。

周玉龙没再去看铁胡汉,而是拉着支君义来到一边,从怀里摸出一本书来:“小义,帮大哥看看这是啥玩意?”

1

第一百五十章 剧毒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