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小裁缝和两个连长>第一百五十一章 白捡的便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五十一章 白捡的便宜

小说:小裁缝和两个连长 作者:辽西小戟 更新时间:2011/1/31 17:50:26

第一百五十一章 白捡的便宜

一看周玉龙手里的地图,支君义立刻认出,这不就是自己在冯团长那里偷看过的伪装成书本样子的暗堡地图吗?

支君义一开始还以为周玉龙是从铁胡汉的身上抢来的,但又一想象铁胡汉这样的人地图就在脑子里,哪还会放在身上?并且铁胡汉也没有受伤,这本地图上面血迹斑斑,定然不会是铁胡汉的。

那大哥是从哪里弄来的地图?支君义充满疑问的看着周玉龙,周玉龙则有意识的背对着铁胡汉小声说道:“这就是地图吧?环形暗堡的地图,没错吧?”一边说一边将书打开,露出了地图的一角,但是上面已经被血迹渗透,一些线条已经看得不太清楚了。但周玉龙说得是没错,这肯定是环形暗堡的地图。

“大哥,你哪弄来的?”支君义也小声问道。这话可不能传到铁胡汉的耳朵里,铁胡汉要是知道周玉龙的手里有地图,拼了命只怕也要抢回来才行。

虽然地窖的面积并不大,可是周玉龙故意将支君义拉到角落,铁胡汉也知道这粗汉肯定是有事不想让自己知道。铁胡汉这样的人更不是屑去偷听别人的谈话,只是鼻子里“哼”了一声,坐在那里慢慢的喝着水。

“捡的。”周玉龙在支君义耳边低声说着,脸上还一片欣喜,“就在那个木雕群里捡的。我当时还不知道,回头一看,估计就是地图。”

木雕群里会有地图?那真是见了鬼了!支君义一脸的惊讶,嘴张得能把地图吃掉。那木雕群少说有八百年的历史,环形暗堡才修了七天,就不信八百年前的辽人都是神仙,会能推算出有人会在同昌挖暗堡,并且连地图都画好了等人去捡?

这件事啊,周玉龙和支君义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周玉龙捡到的是被汉螭吃掉的王秃子的地图,而这地图原本是徐全的。这其中复杂的关节,两个人哪能猜得透?只是这地图可是千真万确的。

周玉龙看着地图,却还是皱了一下眉:“可惜啊,有不少地方都被血给染上了,看不清楚了。郭政委说你看过地图,你帮我瞅瞅这些让血给染上的地方原来是啥样的?还有这些条条线线的都是啥东西?”

暗堡的地图与普通的军事地图有非常大的区别。如果是普通地图的话,周玉龙虽然只是粗通文墨,但在延安党校也不是混日子出来的,哪还能看不懂地图?可这暗堡地图上面,虚线与实线相结合,明洞与伪洞互交错,周玉龙又没有专门学过,更何况他拿的地图因为血迹的关系又不完整,他哪里看得懂这些?

支君义如果不是带着郭政委在暗堡里和武笠躲了半天的“猫猫”,有些东西他也不知道。只是做为一名裁缝,他对于图纸一类的记忆力非常好,虽然隔了一天了,但只需看一看,他便能看出周玉龙手里地图上那些看不见的部分是什么。

为了这地图,郭政委冒险进城,如果不是支君义相救的话,郭政委早已凶多吉少,可见这地图对于共军来说有多么重要?当初支君义去偷地图,也是为了用地图来救大哥,现在大哥弄到了地图,支君义如何不高兴?

可是铁胡汉就坐在身后,到也不能把地图铺到桌子上很从容的把地图上看不清的部分一一给周玉龙指明。

支君义想了想说道:“大哥,你把地图给我吧,我记得这些地图,我回去给你补一份完整的。你有了地图,你的上级不能再定你的罪了吧?”

“那是两码事,说了你也不懂。”周玉龙说道,“而且这地图……,小义啊,可不是大哥信不过你,这地图的关系太重大了,万一要是有了闪失,咱哥两谁也担不起啊!你懂不?再说,万一要是让小武在你屋里看到地图了,你咋能说得清楚?”

大哥说的事也的确有道理,这带血的地图要是一旦被外人发现了,那还了得?武笠到支家就象到自己家一样,支君义也拿不准啥时候武笠会突然闯到自己屋里来。以武笠的聪明,只怕随便想一想,就能把地图和周玉龙联系到一起。支君义说谎的本事,在武笠的眼里几乎等于零。

“没事,也不急,我估计我还得在你这呆几天。”周玉龙又将地图收到怀里,“要不一会儿我把那个老家伙打晕了,你就在这慢慢帮我画画,把缺的地方都补回来。”

“大哥,这可不行!”支君义忙道,“你的毒还得让铁大哥救呢。”

“别听那老头放屁!”周玉龙可不乎,“他就是吓唬我呢,就我这样的,中没中毒我还能不知道?我告诉你,这要是中毒了,伤口一般不疼,往往是麻或是痒,再有就是一点感觉都没有,那是因为毒素把伤口周围的神经都给杀死了,所以感觉不到疼。我这个可不一样,也就你大哥我这样的爷们,换二个人话早疼得叫妈了。你说,我咋能中毒呢?”

周玉龙的话也的确是经验之谈。同昌城九山十八寨,土匪马帮最擅长的就是用毒,就连那黑鱼帮的郝七尺还懂得水蛇之毒呢,更何况周玉在这种天天出生入死的杀将?说到用毒解毒的话,周玉龙可比支君义要强不少,也不由支君义不信。

而且周玉龙这话不仅仅是说给支君义听的,他后半句故意把声音提高了,让铁胡汉也能听到。一来是灭灭铁胡汉的威风,二来让铁胡汉以为他们兄弟两个在这里悄声谈解毒的事呢。

这一次铁胡汉的脾气出奇的好,仿佛真象铁胡汉说过的,和一个将死之人生什么闲气?所以铁胡汉连头都没抬,更不用说还嘴了。

可铁胡汉越是这样,支君义就越是对铁胡汉深信不疑,这铁胡汉可不是一般人。支君义觉得自己也算是饱读诗书了,但是与人家铁胡汉比起来,可是差着一大截。而且铁胡汉与武笠一样,都是蒙古贵族之后。从地下宝库就能看出来,这古时的蒙古贵族肯定都有着不让外人知道的秘密,再加上地道里面汉螭太过邪恶,支君义这心里还是不塌实。

周玉龙却一拉支君义:“我告诉你啊,不许再求那老头,要不大哥翻脸了!”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大兰子已经手脚麻利的又拿下来两床被子,在地窖里面铺好:“现在晚上凉了,你们两个记得盖上点,尤其是大哥身上有伤,别受了风。”之后又看了看两个人,将其中的一床被子用力的往一边拉了拉,让两床被子拉开距离,“铁先生,玉龙哥,你们二位真要打架的话,我也管不着,但咱可说好了,可别把被子撕坏了。真要整坏了,明天你们就光着睡吧。”

“兰子,说啥呢?”支君义瞪了大兰子一眼。

大兰子一笑,心中想着,要不这么说的话,这两个活祖宗半夜里不定打成什么样呢?却也不向支君义还嘴,只是又拍了拍被子,转身往上面走去。推开地窖的门又看了看支君义:“不早了,你也休息吧。”

“我才刚睡醒。”支君义分辩道。

“你不睡,大哥也不睡拉?”大兰子习惯性的还了一句嘴,若换成平常,大兰子还得冲支君义瞪瞪眼睛。可这一次却象是想起了什么,只是一低头,连声音都放低了:“早点休息总不是坏事。”说罢,推开地窖门出去了。

这事却逃不过周玉龙的眼睛,周玉龙冲支君义坏坏的笑着:“咋个意思?我活了二十多年没看大兰子这么温柔过。你别告诉我啥事没有啊,大哥这眼睛里可不揉沙子!”

支君义也不好意思起来,却不知这事应该咋和大哥说。而且大兰子十有八九是武笠的亲妹妹,这话按理说应该告诉大哥,可是大哥与武笠现在弄得太僵了,这让支君义多少有些犹豫。

只是听武笠的话音,估计他和大兰子的婚事就在中秋前后,这事可不能不和大哥说。支君义不由得左右为难,吱吱唔唔起来。

铁胡汉突然笑道:“男欢女爱,人之常情。哪是你这粗鄙之人能了解的?我看小义面犯桃花,想必大喜之日不远了吧?”

“嘿,你这老头,还会算命咋的?”周玉龙瞪了铁胡汉一眼,不过这一次铁胡汉的话他却是听明白了,不由一拍支君义的肩膀,“咋的?你真要和大兰子结婚了?好小子,这事你不早点告诉大哥?还跟我这整事儿是吧?”

周玉龙这下子力大,拍得支君义肩膀生疼生疼的,周玉龙却还象不知道似的,在一边直搓手:“哎呀,这你和大兰子的婚事,我这当哥的总得送点啥才行。这可送啥好呢?我得……我得好好想想。我说……小义啊……人呢?”

支君义可是怕周玉龙再给他来一下子,趁着这功夫已经跑到地窖门边爬上梯子,回头说道:“你慢慢想吧,我先走了。”说是走,可又看了看铁胡汉,心里到底是不放心。万一动起手来,铁胡汉哪是大哥的对手?可别明天下来的时候,看着铁胡汉又让大哥给绑起来了。

周玉龙也知道支君义在想啥,只是挥了挥手:“放心吧,现在大哥高兴,这老头再起啥幺蛾子,我都忍了!”

支君义这才放心的离开。

1

第一百五十一章 白捡的便宜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