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渗透>尾声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尾声

小说:渗透 作者:肖锚 更新时间:2013/11/24 22:11:23

五十年后,两千年的清明节,沈阳桃仙国际机场……

一个体态龙钟的老妇在儿孙地搀扶下,慢慢走下了飞机悬梯。她痴痴打量眼前的环境,而陌生的环境也在好奇地审视着她。终于,看到了候机楼上“沈阳”那两个字,她才默默地点点头,稍微恢复些支离破碎的记忆。

“变了,真是变了……沈阳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它了。”嘴里咕哝着,徐徐走向为她专设的轮椅,扶着把手吃力地坐下后,她扭头吩咐身边的年轻人,“走吧!去看看你父亲出生的地方。唉!那个地方啊!我在梦里不知见过多少回了,总想回来看看,可总也回不来,这一晃啊!就是五十年,整整五十年,半个世纪过去了……”

绿色通道的出口,同样有个老妇在翘首盼望。陪伴在她身后的是那满堂的儿孙。期待的人终于出现在视野中,两位道长者的目光,悄然对视在一起。

“大姐……”顾雨菲那橘皮般的面容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你可算回来了,还能认出我么?”

“呵呵!小菲,军统的‘一支花’,共产党的顾美人。想不到,你老得跟我一样了……”

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向个人笑拥而泣。

步入汽车后,顾雨菲挨着于秀凝坐下,两个人的手仍在紧紧相连。

“小菲呀!忠义还好么?”瞥瞥她神色,于秀凝迟疑着问道。

“他……唉!先不说这个了,还是说说陈老大的事吧!大姐,真是对不住,我查访了多人,许多所资料,始终也没找到他下落。你也知道,沈阳刚解放那阵子,光城内就聚集了八万散兵游勇。这些国民党兵不是被遣散,就是加入了我军,后来,还有不少人牺牲在解放战场,甚至是朝鲜战场。所以想在短时期内找到,这恐怕有相当大的难度。”

“唉……”长叹一声过后,于秀凝无奈地摇摇头,低低说了句,“就算找到,恐怕也是黄土一捧了。”扭过头,望着窗外的荒野,一抹失落的神色,在她脸上挥之不去,“其实我有种预感,他就在沈阳,一直留在这儿,哪也没有去。等着我,盼着我,等我回来接他,盼我跟他团圆。他有过那么多女人,但只对我是真心的,因为我们是老夫老妻,是割不断,斩不乱的情分。我一生一世都在等着他,他肯定也会一生一世守着我……”言道此处,于秀凝已是泪光星动了。接过顾雨菲递来的面巾纸,轻拭一番过后,随即又感慨道,“其实我在动身前,早就想好了。既然当初不能把他带走,那现在就把我这老骨头留下吧。在这块土地上立座衣冠冢,埋上我,也葬上他,一家人总算能有个团聚了,生生世世,再也不分离。”

听到这话,顾雨菲没吭声。她心说就算立上衣冠冢,也不可能生生世世了,因为中国讲究个墓地使用权限,为期二十年。二十年后,若无人过来续费,没准连坟地都给你刨了。这就叫做从死人身上扒层皮,让你连死都不敢死。

五十年的沧海桑田,整座沈阳城在历史的变迁下,已经很难找到过去的模样了。五十年前的铁路医院,现在被称为“中国医科大学”,除了几栋旧楼,再无当年的气息了。中山广场还是中山广场,只是那座高耸的尖碑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毛主席,以及他老人家所领导的工农兵。幸好,那座承载着沈阳近代沧桑的铁路宾馆(即大和旅馆,解放后改称辽宁宾馆)还在,模样依稀如旧,只是再问起蒋中正当年曾下榻过的房间,前台服务人员仅用三个字就搞定了一切——不知道!

走遍了中山广场,太原街、中街等沈阳标志性建筑区域,最后于秀凝要求,她想看看当年的东北行营督察处。并对司机指出,老督察处就在南市区的义光街。可司机告诉她,从小到大,就没听说过这个地方,还问她是不是搞错了?

“房谋杜断,女中诸葛”的于大姐,她会搞错吗?

“现在的沈阳城,除了地名是真的,其它都不是原先的摸样了。唉!真可惜,想拍照留念,这都不可能了……”五十年前走得匆忙,来不及带走家中的照片,五十年后来得从容,却不想再带走这里的一草一木。究竟是于秀凝变了,还是沈阳城变了?

…….

“张瀚韬?店小二!”

“于秀凝?樊梨花!”

两个人的手,紧紧拉在一起。

“你们认识?”陈明怔怔地问道。

“是啊?他是我学弟!”

“她是我学姐,在青浦班的时候,学姐跟我的关系最好。”

……

思绪徘徊在那难忘的岁月,流连忘返,靠在座椅上的于秀凝,处于半梦半醒之间。她在用心回味,她在细细整理着记忆。记忆,永远是那么的清晰,久久挥之不去。

……

“姐,你们真打算要走么?”

“忠义啊!不是姐狠心要离开你和小菲,而是中国这情况,根本不适合姐呆,姐这次是决心已定,非走不可了。”

“那……那不管你走到哪儿,都别忘记给我捎个信,姐,我……我……”老许哽咽着说道,“我总感觉咱姐弟俩还没处够……”

…….

于秀凝又哭了,只不过这滴眼泪,是在五十年后流下的。五十年后,行将就木的于秀凝,真希望自己能够再看一眼她的好弟弟。

一个月后的,沈阳回龙岗墓园……

两座碑并排矗立在一起。一座写着齐公子和赵致的名字,另一座那黑白照片上,笑容可掬的许忠义依旧是人见人爱。一束香插进香炉,于秀凝抬起干枯的手掌,抚了抚照片上的灰尘,流着眼泪默默说道:“忠义啊!姐来看你了,五十年了,整整五十年,姐到现在才来,你可别忌恨姐姐狠心啊……“

她这一哭,顾雨菲也流泪了。回想起五十年前那道不尽的辛酸苦辣,说不完的爱恨情仇,她也是感慨万分,自觉犹在梦境中一般。但不管怎样,总算是熬过来了,熬到了新中国的成立,熬到了安享晚年。不容易,真是不容易,说尽千言万语,也不如这眼泪来得实在,来得酣畅。

看看表哥和丈夫的墓碑,顾雨菲叹息一声,心里感觉很不是滋味。为让忠义和表哥顺顺当当葬在一起,她花费了不少心思。其中最关键的环节,就是找个泥瓦匠,在二位中间砌了道水泥小墙。这主要是想防止他们不依不饶,在九泉下依旧你死我活挣来斗去。如果你们在下面闲得无事,隔墙斗斗嘴可以,但千万别打架,要文斗不要武斗嘛!另外,赵致你不许帮着表哥欺负我家忠义,不然等百年后,我到那边也一定饶不了你!哼哼!不光是我,还有小丫头,我们姊妹会联手对付你。

老人的率直,孩童的天真。可这里有个小问题,小丫头和许忠义是万万不能埋在一起了。并非顾雨菲小气,而是小丫头进了烈士陵园,成了地地道道的革命烈士。跟烈士套近乎……还是算了吧!没听说谁当了烈士后,这坟里还要拖家带口的?

吊唁过齐公子后,于秀凝拉着年轻人,来到自己为陈明选定的墓地。指指尚未竣工的墓碑,她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把自己的骨灰和陈明的衣冠埋在一起。

年轻人连声允诺。

抚着墓碑,于秀凝涕泪横流,她哀哀地说道:“老头子,能娶到我这媳妇,你有福了!知道么?五十年来,我就算再苦再难也没有改嫁,一直给你守着空房,等着你团圆。国外的生活虽好,可那毕竟不是咱的根,人老了,走不动了,这心里想着念着的,就是咱的根!你能听见我说话吗?是不是老得耳背啦?要能听见,就给我好好听着:在那边,你要好好呆着,不许讨小老婆!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的一举一动,都会有人托梦告诉我!”

也不知她这话是真是假,反正听起来挺瘮人。总之陈明这辈子和下辈子,是叫于秀凝给吃定了,无论生死,他身边总会有老婆子安插下的娘们儿眼线。

“老头子……呜呜呜……你别生气,我刚才说的是气话,其实我是打心眼里想你,念你,恨不得跟你一起去了。快了!就快了!咱们见面的那一天,已是为期不远了。还有忠义、小齐……我们再见面的时候,就可以圈在一起打麻将了。”

督察处五大狐狸精,两个共产党一个国民党,外加两个党国叛徒。如果能凑在一起打麻将,阴曹地府还不得被闹个天翻地覆?人世间已经不够你们折腾的,还是放过那边吧,那边的阶级压迫没这么严重,所以就不要再继续革命了。想到此处,顾雨菲暗暗好笑,可她只能憋着,却怎么也不敢笑。

“小菲呀!”痛哭过后,就是对生人的感慨了,于秀凝抹抹眼泪,发出一声长长地哀叹,“我这辈子,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贪腐,贪腐,贪出个荣华富贵,也贪出个生离死别。带着一大笔钱,跑到国外去过孤苦伶仃的日子,难道这就是我想要的晚年吗?”摇摇头,望着两座耸立在晨风里的墓碑,于大姐痴迷了,“这做人哪!还得是光明磊落,不义之财沾不得,贪心一动,万劫不复,人生之路必定是大起大落,崎岖坎坷!”

最后一段话,令顾雨菲感慨颇深。人生这辈子,都是哭着被迎来,哭着被送走的,除了眼泪,你还能带走些什么?莫要把钱看得太重,比钱更要重的是“情”,它能使你带走的眼泪,变得更加清澈透明。

两个人相互扶持着向陵外缓缓走去,在她们身后的泥地上,留下了一串串清晰的足迹。那是历史的见证,应该为后人所永远铭记。

“临死前,能见忠义、小齐最后一面,我心满意足了。如果要说有什么遗憾,也是遗憾两个绝世奇才,生在了错误的家庭,错误的时代。他们一个是治世之能臣,一个是乱世之枭雄。谁是枭雄谁是能臣,这千秋功过,就由后人评说吧……”于秀凝的话振聋发聩,在顾雨菲耳畔久久徘徊着,生生不息。

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手捧着白色的鲜花,一蹦一跳踩踏着她们的足迹,直至来到许忠义、齐公子的墓碑前。忽然,她发现了一旁的蒲公英,便急忙把花束搁在墓间的矮墙上,然后飞也似的跑了过去……

花束骤然散开,一边一株,分别落在二人的墓前,不多不少,不偏不倚。

在鲜嫩小嘴的吹拂下,蒲公英洋洋洒洒,掠过了二人的墓碑后,便彻底纠缠一起,盘旋激荡在天地之间,再也分不清我和你……

10

尾声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