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彼岸—特种兵之冲出阿富汗>第二章 陌生的世界(1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陌生的世界(13)

小说:彼岸—特种兵之冲出阿富汗 作者:云也 更新时间:2010/12/15 16:53:52

13

饕餮着帕克骂声盛宴,将近4个小时,我们才进入鲁库城。这个废墟一样肮脏和破败的小城跟帕克的骂一样,几乎是毫无预兆地跳了出来。

也许是视神经被无边无际荒凉群山疲劳了太久的缘故,鲁库的出现,让我们都不大不小地吃了一惊,谁也想不到群山中还藏着一个城市。当然,说城市大概不太准确,因为它不是那种惯常意义上的我们认识中的城市,庞大的由钢筋混凝土、熙熙攘攘的人群车流、噪音、摩天大楼构成的文明怪物。严格的说,它是一个规模庞大的村庄,占据了鲁库山区的一个罕见的平坦的高原盆地,方圆十公里内,密密匝匝的挤着数十个大大小小的村子,石筑的白色的盒子般的房子散落在群山环绕中,就像是某个调皮的孩子失手打落的一地玩具,混乱而无续。作为整个鲁库山区的主动脉67号公路南北走向贯通其间,那条从雪山而来东西走向的鲁库河在南边划出城市的界限。

当然,这些都是以后才逐渐熟悉起来的。后来还知道,就是这个被我们称之为大村庄的鲁库,竟还是整个兴都库什山脉南段区域内最大规模的城市,而且是最为重要的城市,因为它扼守着通往巴基斯坦的主动脉67号公路。而在当时,我们只是怀着一种看新鲜的眼光从加长悍马车后打开的篷布中向外打量着这个另类的所谓城市。

低矮的房屋,破败的院墙,灰不溜秋的阿富汗杨。67号公路在穿过鲁库城中时竟然变成了沥青路面,在带路装甲车警笛凄厉的嘶鸣声中,车队的速度也突然快了起来,眼前所见如逃跑般迅速离去,不过,给人的感觉好像正迅速逃跑的倒是我们。

正午时分,却没有车辆,甚至没有行人,除了沿街两侧端着AK穿着破破烂烂的土黄色军服的阿富汗警察,大概为了我们车队的通行,他们早早封闭了街道。他们表情漠然地盯着我们,那让我想起我们来前在哥德堡基地做最后训练的时候,教官们反复告诉我们,要始终对阿富汗的警察或政府军保持戒备,不能完全信任他们,他们可能是友军,但绝不是朋友。当时,我觉得那话太难理解,既然是友军,怎么不是朋友呢?那么我们应该拿他们当什么?敌人?陌路人?

“瞧,哥们儿,那还有楼!”大头发现了新大陆似地朝外指了指。

一片四五层的小楼,歪歪扭扭地挤在一个街角处,漆皮剥落的写着虫子状阿拉伯字的招牌,车速太快,我没能看清楚上面到底写了什么,但我判断可能是商店或者旅馆之类的建筑。

渐渐有了东西走向的狭窄街道,被堵那些街道上的人、驴车,用火炭化了表面的电线杆上落着几只叫不出名字的鸟,我想大概是到了城市中心。

“听!”小黑向车外侧了侧脑袋,钟声和穆斯林的诵经声。

眼前突然开阔了,在街道的一侧,出现了一个空旷的小广场,小广场中间是一座大约6层楼高的清真寺,白色的贴着瓷砖的墙壁,花瓣形状的拱门,跍蓝色的穹型拱顶在太阳光下闪着悦目的光,在周围破败和简陋的建筑群里,它显得过于奢华。

广场上的人并不多,大概是因为已经过了礼拜时间的缘故。几个孩子裹挟着团团尘土奔跑追逐着,几个女人从头到脚被黑色的布卡包裹得严严实实,一群鸽子被疾驰而过的车队惊起,乌云一样从清真寺圆顶上卷过,远处的天空中,懒懒散散地挂着几只风筝,不知怎的,那让我突然想起了阿富汗斗风筝比赛。

斗风筝比赛,类似于斗鸡、斗狗、斗牛,一种博弈性竞技性的游戏,据说一般会选在每周周五举行。这一天,数以千计的男孩儿和成年男子背着成捆的风筝登上屋顶或开阔地放飞自己的风筝,斗风筝的目标是用自己风筝的风筝线割断别人的风筝线,让对手的风筝失控坠落,而最后天上仅剩的那个风筝将是斗风筝比赛最后的胜利者。当人,和天上斗风筝同时进行的还有地面上的追风筝比赛,孩子们循着风筝掉落的方向追逐寻找落败的风筝,谁能追到最后掉落的那一只,谁就是追风筝比赛最后的胜利者。

我对斗风筝比赛的了解来自于曾经看过的阿富汗裔美国作家卡勒德.胡塞尼写的那本轰动一时的小说《追风筝的人》。我还记得他写斗风筝的人如何在制作风筝上机关算尽,为把对手的风筝线割断,他们用胶水和细碎的玻璃混合在一起,粘在风筝线上,还有里面的主人公“我”是如何操控着这样的风筝向对手逼近,与对手在空中缠斗,如何伺机向对手发起致命的攻击,将对手的风筝线切断而赢得最后的胜利,英雄般凯旋。还有地面上那些与小说的另一个主人公“哈桑”一起追逐掉落的风筝的孩子们,他们怎么像猎狗一样嗅着风筝飘落的方向,成群结队的穿越喀布尔的大街小巷,去追逐属于自己的胜利品。想着天上密密麻麻的风筝和地上密密麻麻的人,我突然觉得如果没有战乱,阿富汗应该是个很有趣的地方。

车身向一侧晃了晃,车队有一个小的转向,小广场被遮在几座土黄色的三层楼后,唯有清真寺还露着钴蓝色的脑袋,我不由侧了侧身子,今天应该是周五,我期望能有好的运气,偶遇上一场风筝角斗,但是,天上除了那几个打着盹的毫无咄咄逼人之势的风筝外,再无其他让人兴奋地东西。或许是因为季节不对,按照胡塞尼的说法,斗风筝比赛一般会在北风呼啸的冬季举行,而现在是夏末,大概这种闷热的暖风不足以激起天上的风筝还有地上的人的斗志。

车队穿越市区大约用了半个小时,之后,这座人口并不多但是散布面却不小的城市便在鲁瓦河边嘎然而止,犹如被一刀切断,鲁瓦河也成了鲁库天然的南部界限,河北是城区,河南是群山。正值丰水季节的鲁瓦河河水滚滚,一座石拱桥飞架河上,连起两侧的城市和山峰,67号公路由此钻出城市,再一次没入群山之中。

车队开过石桥,开过设在桥北侧的阿富汗政府军检查站。看着身后摇摇晃晃远离的鲁库城,我突然意识到,我们大概是要被拉往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在那里,我们将度过阿富汗漫长的一年。

0

第二章 陌生的世界(13)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