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彼岸—特种兵之冲出阿富汗>第十二章 胡子的地狱(67)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二章 胡子的地狱(67)

小说:彼岸—特种兵之冲出阿富汗 作者:云也 更新时间:2011/2/22 8:53:29

67

“只是好奇,”常龙看了看我们:“你知道,我们来了大概四个多月了,而除了死的,我们还从没有见过真正的塔利班。”

塔利班?我突然觉得也许我想错了,手里口罩大概还有别的什么用途。之后,我又觉得常龙好像说的不对,除了那几次任务那些被打死的塔利班士兵,我们见过活的,那群被游骑兵抓住的定义为塔利班的山民,还有那个被岩石打死的家伙。

不过岩石倒没有去注意常龙话中的漏洞,他摇着头戴上自己的口罩,又指了指示意我们也戴上:“就像去动物园里看大熊猫?”口罩让他的声音沉得就像一团化不开的墨:“不过,我带你们去看看可以,看完后就必须忘掉,对谁也不能说起,否则……”他朝我们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随着升降机的沉落时明时灭的洞道灯黄色的灯光映着他,让我想起某种挣脱了锁链从地狱里钻出来的魔鬼妖怪。

我们是去地狱,是去胡子臆造出的那个地狱。

我突然明白了,心也在刹那间跳到了嗓子眼,而置身其中的那个慢慢腾腾的铁笼子升降机也似突然被砍断了绳索,直往那黑洞洞的地底深处跌落。

我想胡子也明白了,光怪陆离的洞道灯光在他蒙着口罩的脸上如群魔乱舞,扭曲了他的表情,让我无法判断他是兴奋还是恐惧。但我知道,他一定明白,一定明白我们正一起坠落,坠入地狱,我突然觉得一切太过荒诞,地狱!我竟真的在坠入地狱!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升降机在一阵轻微的颤动中痛苦**着停下,它似乎是触到了地面,当我的眼睛慢慢适应了黑暗后才发觉,我们果真已经到了这条垂直洞道的最底部。岩石拔开围栏插销,一脚踢开升降机的门,我聚睛细看,发现我们正面对着的是一个黑洞洞的几乎没有经过修葺的洞口,几块棱形岩石从洞口上沿伸下来,使它看上去就像什么怪物张开的大嘴,就在这张嘴的上嘴唇部,一个白色的骷髅禁入标志,下面写着“禁地勿入”。

“走吧!戴紧你们的口罩,把那个拉着。”岩石紧了紧口罩,指了指身边,我才发现同我们一起坠入地狱的,还有一辆平板小车。

“跟上我,这里可不是上层巷道。”岩石的话音在黑暗的洞壁上不断地产生回响,加重了阴森恐怖的效果,我和胡子连忙拉着“桄榔桄榔”作响的小车,几乎是跑着跟上岩石的脚步,生怕落下一步,便再也找不到方向。

“啪…啪…”岩石沉重的脚步声。

“桄榔…桄榔…”身后小车车轮的滚动声。

“呼哧…呼哧…”大概是我自己紊乱的呼吸声。

有阴风传来,远处似乎有星星点点的亮光,或许不是什么亮光,只是错觉。

突然,我握在平底车拉把上的手猛然间被胡子抖得筛糠似的手牢牢抓住,他口罩后的两只眼睛倏忽间发出熠熠光彩,他指了指自己的耳朵,示意我屏息静听。

我放轻脚步,屏息静气。

“啪…啪…”

“桄榔…桄榔…”

“呼哧…呼哧…”

我不由打了个冷战。

在那些漾着回响的声音中,隐隐夹杂着几声凄厉的叫声,那声音似乎很远,但又似乎又近在身边,好像是从前面点点亮光处传来,又好像是携着脚下的寒气从地底渗出。但是,有一点能确定,就是那一定不是什么幻觉,而是真实的存在。

“地狱!”胡子的手一直在抖,我的手也一直在抖。

脚下经过了一段磕磕绊绊的洞道,我终于看清楚了一直隐隐浮在前方的,是几盏暗黄色的洞顶灯,随着它们在眼前渐渐明亮,我终于看清楚了洞道尽头两个荷枪实弹的宪兵和他们身后锈蚀斑斑的铁栅栏门。

“斯蒂尔中士?”询问声循着渐渐明亮起来的洞道传过来。

“是我!”岩石答到:“怎么又死了一个?”

“是的,长官。有点可惜,如果他能再多活两天,也许还能供你练拳。”接着就是笑声,两个带着MP字样白色头盔的宪兵同样包着严严实实的口罩。

“也算他命好。”岩石哼了声:“你们三个去把他拖出来。”

“那又要麻烦你们了。”一个MP转身打开铁栅栏门锁,拉来铁门指了指里面。肮脏的灯光下,狭窄的走道两旁是相对排列的两排黑黢黢的镶着同样肮脏的粗大铁栅栏的洞口:“伙计们,朝里走,11号。”

我和胡子、常龙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能看得出,他们两个也在犹豫,我们此时就像面对一个被打开的魔瓶,而我们心里也清楚,即将从里面释放的是魔鬼。

“快点,你们。”岩石抽着MP递过来的烟,催促着我们。而就在我下定决心要迈进这个地狱之门的时候,一声凄厉的惨叫声让我跨入铁栅栏的脚触电似地收回来。

“是谁在里面?”岩石侧耳听了听问那个MP。

“这个,这个…”MP脸上现出一副为难之色。

“又是毒蛇那个变态吧!”岩石吐了口烟。

“长官,你知道,他心情不好的时候总要来放松放松。”

“操!”岩石不屑地骂了声:“你们,戴好口罩。还有,毒蛇在里面,不要去打扰他!”岩石特意加重了语气。

我明白岩石的意思,他是不想让毒蛇看到我们这些绿卡兵出现在基地的禁入区。而我此时不但开始后悔跟着常龙和胡子出现在地狱之门前,而且恨不得马上从这里消失,彻底消失。不过,很快,我就发现我的脚已经踏在地狱之门里,常龙在身边拍了拍我。“走!不用紧张,跟着我!”

走。走对于那时的我,已经成了一个需要重新学习的陌生的东西,提起左腿,抬左脚,有一个东西挂在前方那个铁栅栏上,发着“嗤嗤”的似人似兽的声音。向前,放下左脚,拖动右腿。那东西,大概是人,是的,是人,披散的结节的头发中,一双空洞的大眼正直直瞪着我,一双皮包骨竹节似的手死死箍住铁栏杆,如从那铁棍上长出的类似于铁锈一般的东西。

“嗤嗤”他是活的,他正瞪着我,拿那空洞洞的眼睛瞪着我,我在他的注视中机械地迈步,迈步。

一堆茅草,一个穿着已经成为丝丝缕缕的布条的东西蜷在那里,不停地颤抖着,如一条患有恶疾的狗。

一只手,从栅栏里伸出来,几乎抓住了我的脚,细若游丝般的声音从一堆类似于堆砌的骨架似的东西中发出:“饿…饿…”

我赶紧扭头,而在另一边,目光却撞上了一血淋淋的肉体,他被四肢分开捆在一个X形架上,浑身上下被鞭挞的伤口向外翻着肉花,可能是听见了平底车“桄榔桄榔”的声音,那肉体上垂着的脑袋抬了抬,肿胀的如馒头般的双眼稍稍拉开了条缝。

“杀了我…”

我打了个寒噤。

“11号”。

常龙停下脚步,挂着一个用白漆书写的“11”的昏暗洞穴铁栅栏门敞开着,一具干瘦的蜡一样的尸体横在门口,灰色的眼睛大瞪着,就像两个无光的石球。

那就是他们说的那个家伙,看上去他却不像是刚刚死去,尸体已经有些僵硬。我强忍住呼吸,想抵御那冲破宽大厚实的口罩的抵挡,冲入我鼻中的地狱般的浓烈气味,尸臭、体臭、排泄物的恶臭,当我俯下身去拖尸体的裤脚时,忍不住干呕起来。

“妈的,你们在干什么?还不快把那东西拖走。”

斜对面那个稍稍明亮些的洞穴里,毒蛇赤裸着上身斜靠在铁栅栏边,我连忙向上拽了拽口罩,把几乎已经到了嘴边的胃酸重新咽回肚子里,心里祈祷毒蛇不会因此而注意到我。好在毒蛇此时的兴趣完全不在我们这里,他只是一脸不耐烦地瞥了我们一眼,便移开目光,在他面前不远处,一个赤身裸体的为手铐和脚镣捆绑的人跪在地上,正狗一般舔着眼前一个上身只穿了胸衣的女兵的皮靴,那女兵另一只脚上的皮靴踩在那赤身裸体如狗一样的人的肩膀上,“舔干净点!”女兵手中的皮鞭突然一扬,清脆地抽在狗般的人的臀部,那人猛地抽搐了一下,如兽一般呜咽着,惹得扭着蛇腰靠在铁栅栏上的毒蛇一阵狂笑。

“干得好!妞,再给那狗来几下!”毒蛇拍着巴掌,鼓励着那个兴奋地涨红了脸的女兵,女兵扬起手中的皮鞭,追打着疼得满地打滚的赤裸者。

“不,不是这样,我的姑娘。”毒蛇笑够了,扭着腰走过去,揽过已经大汗淋漓的女兵,从后面抱着她,扶着她的手做了一个挥鞭子的动作:“这样,挥起来,落下的时候要迅速有力。”

“啪,”当鞭子落在赤裸者血肉模糊的背上时,我闭上了眼,然而惊心动魄的血花依然在我脑子的溅开,随之而来惨叫声如一把锋利的手术刀一样轻易就把我的脑子撕开。

“胡子!胡子!”拖着尸体另一条腿的胡子呆了一样眼睛直勾勾地瞪着眼前的一切,似乎灵魂出窍,剩下的只是一幅无生命的躯壳,以至于任常龙如何小声叫喊都无法把他从无知无识的状态中唤回。

“胡子,我们该走了!”常龙拽过胡子,把他的身体转过来,直视胡子那空洞洞的眼睛:“我们该走了!”

胡子的眼神里此时才渐渐有了点光泽,魂魄慢慢回到了他的躯体,终于,他打了个哆嗦,吐出了一口气,然后便仿佛是突然间理解了周围的一切似地,使劲抓起手中那条腿,同我一起把那具尸体拖到了平底车上。

“啪…啪…”我们的脚步声。

“桄榔…桄榔…”身后小车车轮的滚动声。

“呼哧…呼哧…”我自己的呼吸声。

“杀了我!”

“饿!”

……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跨出那个野兽嘴一样的大门的,一个MP双手比划着对我说着什么,然后是岩石,他的嘴也不住开合着,脸上一副不悦之色。但是,我丝毫都没有听清他们到底在说什么,我的脑子里,只有那些“桄榔桄榔”让人毛骨悚然、心烦意乱的声音。

0

第十二章 胡子的地狱(67)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