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彼岸—特种兵之冲出阿富汗>第十三章 猎狐(68)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三章 猎狐(68)

小说:彼岸—特种兵之冲出阿富汗 作者:云也 更新时间:2011/2/23 9:35:30

68

那天,回到13号堡,胡子赶走了堡内所有的人,关上上下13号堡的顶盖,自己一个人嚎啕大哭了一场。

那嚎啕之声音高而直,近似于干嚎,又像是鸣响的汽笛,更让人联想到狼,一匹正昂着头对着天空嚎叫的狼。那是一种相当放肆的哭,放肆的如一个什么都不顾及的婴儿。

我并没打算去劝胡子,非但如此,甚至连我都想象胡子一样无所无忌的大哭一场,当然,说不清为什么。

帕克因此已经把能摔的东西都摔了一遍,但那丝毫没有影响头顶上胡子高亢的哭声。最后,几乎被那哭声弄得崩溃的他抓起了M4,如果不是卷心菜及时把他抱住,把枪抢下来,帕克大概真要把头顶那个铁盖打得千疮百孔。

“妈的,那该死的家伙是怎么回事儿?疯了吗?老子要杀了他!”一通折腾让帕克气喘如牛,口中的酒气如蒸汽机喷吐出的雾气一样弥漫了整个窝。

“不久前他还好好的呢!”大头眨吧着眼看着我和常龙,刚刚嚼过大麻的嘴角边还挂着幸灾乐祸的白沫:“常,你说呢?你们好像一起出去的,大概你们知道他是怎么回事儿吧?”

“常!”看得出帕克终于找到了发泄恼火的对象,他甩开卷心菜,一把将正在专心致志地擦皮靴的常龙抓起来:“他妈的,他是怎么回事儿,你们都干了些什么?”。

“我们没干什么。”常龙放下皮靴,一脸坦然。

那是真正的坦然,脸上平静如波澜不惊的水面。回到窝里,胡子把自己锁进了13号堡,我瘫在床上犹自强压着恶心和后怕,而他如无事一般擦起了皮鞋,好像从未有过那趟地狱之旅,也未曾听见胡子的嚎哭。

“常龙,他是怎么回事儿?”其实对我来说,胡子的嚎哭多少引起我心中的不安,我觉得常龙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他把胡子心底所畏惧的东西呈现在他的面前,那看似满足了胡子的愿望,但难保不从此摧毁胡子已经脆弱的心理或者还有信仰。

“没事儿!”

“妈的,真不知道这里还真有个监狱。你不觉得那让人恶心?抓住他们!折磨他们!杀死他们!我们来这里,难道就为了这个?”我心中同样困惑,我想之所以我没有像胡子那样激烈的反应,大概一来没有胡子种族上的问题,二来我心中没有宗教情节。

“至少我不是为这个而来!”接着,常龙便无语。

“我觉得你摧垮了他。”

“我相信他没事儿,让他崩溃的是原来他脑子里看不清的东西,现在,他看清了。”常龙对着窝里的灯光,仔细查看着手中已经油光可鉴的皮靴。也就在那时,帕克踹门进来,正准备把身体扔在他那猪窝一样的床上。

“没干什么?没干什么他在那里干嚎是什么意思?老子要睡觉!睡觉!你他妈的现在就给我上去,把那个狗东西的嘴塞上!否则…”帕克的嚎叫还没有停止,头顶那个顶盖就打开了。胡子在明亮的光线和新鲜的空气中从木梯上缓缓而下,他走到自己的床前,拿起一瓶矿泉水,从头浇下去,而后又“咕咕嘟嘟”地狂灌了一通,整个过程,他丝毫没有理会我们诧异的目光,似乎身处真空中,我们都是虚无一样。他拿毛巾擦了把脸,脱了外衣,钻入被窝,几乎没有经过什么过程,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胡子就这样出人意料地恢复了正常。

每天早早睡下、早早醒来,精心修饰他的胡子,做一天六次的祷告,同我们聊天侃大山,如果不是眼睑上偶尔还显出的暗影,你绝难相信就在不久前,他还差点在严重的失眠中崩溃掉。而在胡子的心中,似乎就连一点点些许的暗影都已荡然无存,有几次,我小心翼翼地跟他提起他的挣扎,他竟一脸茫然,仿佛连他记忆深处的那个地狱片段都已彻彻底底曝光。而有时候我又分明能从他的眉宇间感觉到有如阵痛反射出来的抽搐,我相信在他心底的那个深深的创口只是被时间的尘土暂时掩埋,而血却始终都在流淌。

人,奇怪如此,莫名如此。

燕子来信了。

依旧是粉红色的信签纸和隽秀的钢笔字。

等她的信一向是我生活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从大学时代开始就那样,虽然事实上我们随时都可以用网络、Email等最为简单便捷的方式联系,但只要我们不在一起,她总会给我写信,长的时候两三页纸,短的时候可能一两句话,从来都是用那种粉红色的信笺,有着淡淡的茉莉香味,从来都是手写,字体美的如一群舞蹈演员,婀婀娜娜。

而收到她的信,我总是要把它带上13号堡,就着射击孔前新鲜的阳光和空气,亲一口,而后小心拆开,抽出来。

依旧是粉红色的信签纸和隽秀的钢笔字。

我会先把那粉红色的信笺放在鼻子上,贪婪地吸上一气,让信笺上那种淡淡的茉莉香和墨水香气在我全身游走一遍,其功效就像清新剂,瞬间便可以驱走我身上、我体内、我血液中那些肮脏的、污浊的东西。接着我会自然而然地冥思燕子笑意盈盈的脸庞,她的发香、她飘动的裙摆、她柔软的嘴唇,不论此前如何,那一刻我的心情会像澄澈的晴空一样,一碧千里。而后,我才会打开双眼,带着几乎宗教般的心灵去迎接那一个个会跳舞的熟悉的方块字。

那一次她的信写满了五页纸,她给我讲了她刚刚做的一个梦,她在梦里变成了我,真正的变成了我,甚至在梦的结尾,她从我的眼睛里看到了她自己,纽约那个低矮阁楼中抱着那只和我同名的猫的自己。

“那好像是过了很多很多年,几千年?几万年?当我(不,应该是你!)终于回到这里的时候,就像神话一样,纽约已经成了一座钢筋混凝土的死城,除了那些尸骸一样破败不堪的建筑,森林已经渐渐占据了城市的每个角落,藤萝叠嶂,雾霭沉沉。”

“没有人,连风都没有。我站在杂草丛生的42街上大声呼喊,那是我唯一还能认出的街区,我大喊有没有人,谁能带我回家,声音在克莱斯勒大厦和周围那些古怪建筑围成的深谷中回响,没有应声。我不知道世界发生了什么,或者说我不知道我身上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这里的,我身上还穿着厚厚的作战服、防弹衣,甚至还散发着一股动物粪便的臭气,我想我要回家,我大喊有没有人,求求你带我回家。”

“还是山谷的回声,听起来有一种嘲笑的味道,我忽然恐惧地感到,我可能永远回不了家了,我可能永远要失去燕子(也就是我)。就在这个时候,我听见了猫的叫声,草丛里闪过一个黑影,一只黑白花纹的猫,它在我前面远远的停下,歪着头蹲立着看着我,而后叫了一声转身离开,高翘的尾巴伸出草丛,像潜艇的潜望镜。”

“我加快脚步追上去,猫似乎知道我跟在后面,便轻盈地小跑起来,我继续追,穿过草丛、树林、河谷、岩崖,我边跑边扔掉背囊、防弹衣,扔掉不断磕碰着我的额头的头盔,可我的脚步还是越来越沉重。有几次,我几乎跑不动了,停下来,喘着粗气,胸口火辣辣地疼,而此时,猫也远远停下来,转头看着我,胡子微微颤动着,或者用鲜红的舌头舔舔胸前那片围巾一样的毛,而后,在我再次迈开脚步的时候,它便又轻盈地跑起来。”

“就这样,我跟着那只猫跑着,不知道跑了多长时间,也不知道经过了什么地方,最终,在我跑上一个长满湿滑青苔的坡道时,猫消失了,而我惊奇的发现,眼前就是我和燕子(我实在分不清谁是谁了)的那个熟悉的一室一厅的小屋,在周围阴气沉沉的薄雾中,门上1219的号码异常清晰和鲜亮。”

“我走上前轻轻敲了敲门,没有回音,从虚掩的门缝中,传来德彪西的音乐。我抑制住狂乱的心跳,推门而入,破旧的沙发、茶几,我画的那幅蹩脚的山水画,还有,燕子,她转过身来,放下手中的猫,微笑着向我张开胳膊,我抱起她,转着圈,她咯咯的笑声散漫在那个狭小的空间里。”

“我们(无法想象是我和我自己)疯狂地接吻,而后她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盒子,‘送给你!’”

“我打开它,一盒巧克力。”

“尝尝吧,有各种口味!”

“她拿起一块心型的,塞进我嘴里,甜,化不开的甜。”

“我也从中挑了一块心型的,充满了幸福感的看着她含进嘴里,可是,就在这时,燕子却像那巧克力,慢慢化了,我疯狂地高喊着,试图抓住眼前渐渐虚化了的幻象,但是却什么也抓不住,燕子微笑着,消失了(我自己消失了)……”

“于是我(真正的我自己)醒了……”

0

第十三章 猎狐(68)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