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让子弹飞>第一百九十四节 首批军援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九十四节 首批军援

小说:让子弹飞 作者:巴顿战刀 更新时间:2011/5/24 0:09:57

(一)

彭小文在致公堂一干保镖的簇拥下走出机场,看到一位老人,白发白须,精神矍铄,象个老神仙,这一定就是那个传奇的司徒美堂了!

宋子文紧走几乎,对彭小文说道:“小文,身体恢复的如何?”

彭小文敬了个礼,道:“多谢宋先生关心,好多了!”

宋子文道:“不用见外,来来,我跟你引荐一下,这位就是司徒老先生!”

彭小文立正敬礼,道:“司徒老前辈好!”

司徒美堂拱了拱手,道:“彭将军果然是少年英雄啊!好!好!”

彭小文道:“司徒老前辈在异域外邦维护我中华民族的气节和尊严,倾力支持孙先生革命事业,现在又全身心支持民族抗战事业,司徒老前辈才是我中华民族的真正英雄,在老前辈的面前,英雄二字晚辈愧不敢当!”

司徒美堂道:“能当!能当!老夫说你能当的起!你就一定能当得起!多少年了,老夫还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心潮澎湃!”

三个人,司徒美堂70岁,宋子文44岁,彭小文24岁。三个人象革命同志一样把手握在一起,就为了彭小文的这番话,在最黑暗最黑暗的时候,这个年轻人依旧胸怀壮志,俯览天下!

宋子文看了看彭小文就一个人,问道:“小文,那个女记者呢?”

彭小文道:“到了旧金山就分开了,她有事情要忙。”

艾华要回杂志社,同时还要帮助彭小文去联络一些要人,彭小文轻描淡写了一下,没有详细讲。

司徒美堂问道:“女记者?怎么从来没有听子文你讲起啊?哪个报社的,《中央日报》还是《大公报》?”

宋子文道:“司徒老前辈,是美国人,《时代》周刊的,当时徐州会战时候写过小文的专访,这次她主动提出要帮助小文联络一些美国的新闻媒体,想通过新闻界的力量促动美国政府。”

司徒美堂停住了脚步,问道:“是那个笔名叫做Apple的女记者?”

彭小文道:“正是,司徒老前辈,您也听说过她?”

宋子文说道:“《时代》周刊关于你在徐州会战中的表现,那报道写得是相当精彩,整个美国的华人估计人手一份,你彭小文现在可是名人啊!”

司徒美堂看了宋子文一眼,显然宋子文也不清楚Apple的底细,这看起来,彭小文也不知道。

司徒美堂说道:“彭将军,老夫也不跟你见外,就喊你一声贤侄,来,贤侄上车,回去说话!子文,来,一起!”

司徒美堂70岁,1868年生于广东开平,1880年12岁来到美国谋生,他有这一般华人都没有的经历,屈辱!痛苦!17岁加入致公堂,拜堂盟誓,要让中国人“忠心义气、团结互助”!53年,他靠着胆色靠着智慧在美国打出了一片华人的江湖,他也只是打出了“锄强扶弱、除暴安良”!而现在,这个小伙子,他说要让中国民族实现伟大复兴,他说,千秋霸业!24岁,当年自己正在叱咤江湖,纵横美国!

宋子文44岁,他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继入美国哈佛大学经济系,博士毕业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 23岁他接受盛宣怀的邀请回国就职,他想要经济自强,想要实业救国,1923年他29岁,担任孙中山的英文秘书,1927年蒋介石与宋家政治联姻,宋子文联合美国财团和江浙财团促成蒋介石复出,他的心里也有梦想,伟大的中国,强盛的汉唐!

汉唐!每一个中国人引以为豪的辉煌!伟大复兴,每一个中国人从未停止的渴望!

(二)

一上车,宋子文就说道:“小文,新加坡那边已经有消息了,你在新加坡让南侨总会筹备的第一批装备已经运抵国内,现在已经往陈光和邱清泉那里送了!不过小文,我搞不清楚,你要那个东西到底是做什么用处的?”

司徒美堂也疑惑地问道:“贤侄,我正想问你这个事情,你从南侨总会那里采购那么多自行车干什么?这自行车也能打仗用?”

中国的抗战中实际上也没有太多的自行车装备给正规军的记录,除了记载过宋哲元的一支自行车部队,自行车、冲锋枪、大刀、手榴弹,但是后面就没有记载过了。

敌后战场上,只是看到过日伪军的“便衣队”以及八路军“武工队”有小队伍骑着自行车作战。似乎自行车和“正面战场”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实际上,自行车在战场上能够发挥多大作用,可能很多人都忽视了,我也没见到穿越题材的小说有这样的装备,咱们就把这个自行车率先装备上吧!

美国军史学家鲍尔加尔森说过:“自行车便于维护,能够悄无声息地深入敌境,外表朴实的自行车在历经多次战火后,以优异的表现证明了自身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武器。”

彭小文笑了一下,说道:“司徒老前辈,宋先生,你们有所不知,在这个时代自行车可是提高部队速度的好东西啊!”

接着彭小文娓娓道来,他说道:“1898年美西战争,美国陆军第25步兵团,凭借“铁马”神速,抢先夺取古巴南部重镇圣地亚哥的门户爱尔坎尼要塞。这个部队做过自行车专业训练,34天连续行军达到了3000公里。”

宋子文道:“这么厉害啊!”

彭小文接着说:“在欧战(一战)时期,法国和比利时自行车部队总计达到了15万人,英国远征军自行车部队达到了10万人,德国陆军达到12万5千人,稍晚进入欧洲战场的美国也有2万9千辆自行车参战,意大利把马克沁重机枪装到了纵列双座自行车上当做“机枪战车”使用,美国甚至有“自行车化学战”部队。”

(三)

插曲一下,讲几个经典的自行车部队的战例:

1936年,德国每个步兵团有一个自行车大队,编制195人,配属9挺轻机枪,2挺重机枪和3门50毫米迫击炮,实施侦察、巡逻,或者作为战术分队实施机动作战。叫做“多用途骑兵部队”。

1940年,德国入侵挪威,由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地形不适合大规模坦克作战,于是在挪威狭窄结冰的山间公路,德军装甲车与自行车混编前进。德国自行车部队被军史学家称:“击败挪威军队的主力”。

1939年10月5日,希特勒在华沙检阅侵波德军,受阅部队最前方的就是自行车部队方阵。整个推算下来,二战期间德国装备部队的自行车不少于100万辆。

不仅德国在用,盟军也在用。1942年2月,英国在法国北部空投一支伞兵突击队,这支突击队空降之后,展开一起空投下来的折叠自行车,悄无声息地突袭了德国的“乌尔兹堡”防空引导雷达战,仅伤亡1人安全撤离,这就是著名的“奇袭布鲁塞尔”。

不仅欧洲在用,亚洲也在用。1941年12月,日军利用马来半岛西部发达的公路网,使用自行车部队追杀英军,经过苛刻训练的日军最多时候每天能够骑行20小时,最终2个月便击溃了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英军。被称为“银轮部队”。

不仅二战在用,战后还在用。越南抗法战场上,上千辆自行车用来在丛林和小路中运输大米和武器弹药,平均每辆自行车可以驮载200公斤,为奠边府战役提供了后勤保障。

甚至在60年代越战中,越南人仍然靠这种简陋的运输工具与美军坚持作战。

当时德军“多用途骑兵部队”,装备的可是3级变速可以山地骑行的“作战自行车”,咱们中国人用一般的就行了,暂时不用那么高级!

按照当时的价格,和枪支弹药比较起来,自行车耐用,每辆自行车大概折合大洋50块钱左右(按照当时物价已经很贵了),彭小文的计划是每年装备给华北、苏北等游击区的部队1万辆,这不用多少钱,但是这么一来等于把整个部队的作战机动能力以及后勤机动能力全都加强了很多。

这些装备主要是供应给保盟维和部队和南京荣誉师,对于这两只部队来讲,攻击和防御能力都已经具备,名将不少,现在提升部队投送能力和后勤供应能力,可以让这两支部队的战斗力迅速提升数倍!不用吃草的铁马,好东西!

辎重团的宋应星如获至宝,按照彭小文的安排,他已经开始负责兵工研发和生产,对于自行车可以折腾出什么花样来用于作战,就看他的了!

(四)

宋子文已经是万千感慨了,他说道:“小文啊,按照你这么讲起来,划算啊!这一辆自行车采购时候折合美元不过15美元,运送到国内加上运费也不过20美元,随便一支单发的步枪也比一辆自行车要贵的多!”

彭小文说道:“宋先生,现在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甚至蒋委员长要是以后念叨起来了甚至会说我有私心,靠援助打仗,只能集中力量投入到一支部队里,南京荣誉师和保盟维和部队现在装备机械化和装甲化暂时不可能,那么把这样一支战斗力强的部队插上翅膀,就能够让他们发挥更大的作用!”

司徒美堂笑道:“原来这个自行车还有这么多名堂啊!子文啊,这次南侨总会捐赠了多少辆?”

宋子文道:“彭小文请南洋华侨用捐赠的款项采购的第一批是自行车5000辆。另外有一条自行车生产装配流水线也送到了华北地区,半年之后,将形成月产自行车500辆的规模。”

司徒美堂道:“这个东西美国更多,只要是需要,我来想办法!子文,贤侄,这次你们还有什么计划,只管开口,只要老夫能做到的绝不推辞!”

彭小文想了想,道:“现在最紧要的就是争取美国能够立即给予贷款,以及同意销售战略物资了,咱们全世界的华人捐的钱要买成装备运回去才有用啊!”

司徒美堂说道:“子文,小文贤侄,而且现在日本的活动不比我们的活动少,现在他们的好几个提案都已经送到国会了,美国不是中国,尽管我跟罗斯福总统还有摩根索财长有交情,但是他们都是要讲程序,这个事情难度不小。”

宋子文叹息道:“司徒老先生已经尽全力联系美国政府和国会的关系了,咱们华人在美国的影响力还是小啊,虽然司徒老先生和罗斯福总统私交不错,但是美国是讲程序讲规则的,即使罗斯福总统早就有提供贷款的意向,但是罗斯福总统要做的,也是要说服那些国会议员,以及掌管着美国经济的的那些大财团才行啊!”

彭小文知道这些利害关系,这也是为什么他要找一些关键人物的原因,外交有些时候也像打仗,也有“七寸”,找对人说对话,这些事情才能办好。

彭小文拿出一张纸道:“司徒老前辈,现在最关键的是找到关键人,司徒老前辈,宋先生,只要能够帮我联系到这些人,我自有办法!”

司徒美堂接过纸条,不禁微笑起来,问彭小文:“只要能够见到这些人,你当真有办法?那你为什么不让你那个记者朋友帮你联系呢?”

彭小文道:“Apple的确是在帮我联系,但是她只是一个记者而已,我觉得……”

司徒美堂已经哈哈大笑起来,宋子文和彭小文感觉莫名其妙。

司徒美堂道:“哈哈!贤侄啊!你当真不知道帮助你的这个记者到底是谁啊!”

宋子文听了司徒美堂的话,似乎有点领悟,难不成这个女记者有什么显赫的身世和背景?但是似乎没有听说过什么政要的孩子做记者啊,宋子文自认为对美国政界相当了解,但是对于这个女记者的身世,他不知道。

司徒美堂似乎有意把这个神秘保留到底,他把纸条还给了彭小文,说道:“贤侄,如果你的那个记者朋友想要帮助你找这些人,那就没有人比她更适合了!只要你说见了这些人你就有办法,那你就等着好消息吧!老夫也等着!”

彭小文看司徒美堂不说,也就没有多问,而且这个神秘的艾华自己都没有说,那必然是有她不说的理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希望时间不会太久,现在的中国实在是万分危急啊!

由于纽约方面日本黑帮活动频繁,为了彭小文的安全起见,司徒美堂把彭小文安排在致公堂休养。但是一连几天过去了,美国的政要都借故推脱,宋子文和司徒美堂相当无奈,艾华那边也是没有消息。

(五)

再说国内这边,自行车辗转运到了南京荣誉师和保盟维和部队。

陈光一看到自行车就兴奋不已,要知道他曾经亲自带兵创造过“飞夺泸定桥”的奇迹,如果当时部队装备自行车代步,那会节省多少体力啊!

保盟维和部队整训期间,陈光、池峰城、张冲和高敬亭根据各个部队的特点,结合自行车开始研究一系列的战术套路。

张冲部队的士兵都是彝族兵,最擅长的事情是爬山,什么峭壁断崖对于他们来说尤其擅长,没有路的地方就让他们找路和开路,这个没有任何问题。找到并开辟了适合自行车行走的道路之后,后续部队就可以发挥速度优势了!行军前锋有了!

池峰城讲了南京荣誉师的医护兵制度,每个排编制两个医护兵,陈光认为这个体系一定要进行推广。张冲的那些彝族兵里,挑出来百来个采药山民出身的,非常容易,现在有了自行车,大量的药材可以用自行车携带。休整的时候,医护分队就煎制中药分类放置,保盟维和部队等于有了一支移动的野战救护医院!

高敬亭在大别山跟卫立煌十万大军周旋了三年,数万个碉堡都困不住他们,当遇到包围的时候,突围侦察用高敬亭的部队,背后跟着张冲的部队,有谁能困得住这支部队?

两把尖刀,池峰城的部队就作为盾牌使用,打阻击也好打伏击也好打巷战也好,池峰城需要的一是修筑工事的工具,二是炸药,三是手榴弹,如果没有自行车,一个士兵负重最多也就是50公斤,现在有了自行车,可以携带将近4倍重量200公斤的物资,毕竟不是运输队,要强调机动性,那就按照每人120公斤的携带量进行配置,兼顾机动性。

这样按照一个团2000辆自行车,自携带弹药工具可以达到24万公斤!实在是没有那么多东西好带啊!按照目前的装备量,每个人也就是能够携带30公斤左右的装备弹药,只有四分之一的载重量,没关系,这样的话大家出去打伏击尤其是打日军的辎重队,省的打扫战场的时候出现带不完缴获还要烧掉的情况!

随着自行车陆续发送到保盟维和部队和南京荣誉师,一支半机械化部队,一支特殊的“多用途骑兵部队”,已经悄无声息地开始了大练兵。

“樱花季节”对于“保盟维和部队”以及“多用途骑兵部队”目前一无所知,他们的目光全都在去往美国途中的彭小文的身上。

(六)

宋子文这几天辗转在纽约和华盛顿之间,张蔼蕴一直陪同着他,司徒美堂只是坐阵指挥,倒是多了和彭小文很多的沟通时间。

12岁就来到美国打拼,司徒美堂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能够在美国凝聚起来华人不容易,但是司徒美堂知道,在中国大陆凝聚起一盘散沙一样的中国人,比登天还要难!

好消息没等到,坏消息可是接踵而来!听到司徒美堂一从外面回来就让彭小文赶快过去,彭小文就知道没有什么好事情!

司徒美堂说道:“贤侄,现在国内的情况麻烦的很啊!德王的内蒙自治联盟已经宣告成立,就在小文你来的路上,北平的王克敏和南京的梁鸿志分别成立了伪政权!你说这些天杀的狗汉奸!难道当个儿皇帝,当条日本人的狗,比当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要荣耀吗?”

彭小文知道历史上这种情况,他叹了口气,说道:“司徒老前辈,这是日本人的手段啊!他们真的是比咱们中国人自己还了解中国人啊!”

司徒美堂疑惑道:“此话怎讲?”

彭小文看看司徒美堂,说道:“司徒老前辈,晚辈对中国历史中的“奸臣文化”有一些心得,这些东西是咱们不得不面对的,但是讲起来,窝心啊!”

司徒美堂知道彭小文有很多独特的观点和理论,他说道:“小文,说来听听吧,老夫接受西方的观念比较多,西方人讲求忏悔,一定是要把自己民族的劣根统统抛个底朝天然后才知道去伪存真,咱们中国历史为君者讳,为贤者讳,实在是看不出来个套路!难得你有些见识,不妨说给老夫听听吧!”

彭小文点点头,说道:“司徒老前辈,一般当大忠大奸之徒开始走上主流舞台的时候,中国的民众就是已经到了信仰缺失的阶段,就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了!”

司徒美堂琢磨着这句话,道:“信仰缺失?崩溃边缘?这个理论老夫还是第一次听说,你详细说来听听!”

彭小文道:“司徒老前辈,您看中国的历史上有这样的组合,第一个秦桧与岳飞,第二个吴三桂与史可法,是不是比较类似的例子?”

司徒美堂道:“不错,同处一个时代,一个遗臭万年,一个流芳千古,确实是比较相似!”

彭小文无奈地笑了笑,问道:“司徒老前辈,您再想想,这两个组合还有什么相似之处?”

司徒美堂认真地想了想,想不出来,他说道:“小文,你就别卖关子了,赶快告诉老夫吧!”

彭小文道:“当中国老百姓找到了一个岳飞供他们磕头的时候,供他们痛哭的时候,中国老百姓就满足了!然后当中国老百姓找到一个秦桧去发泄的时候,去痛骂的时候,中国老百姓,就彻底满足了!然后他们……就心安理得的投降了,一会跑去岳飞庙前面拜一拜,一会跑去秦桧像那里唾一口唾沫!他们也就心理平衡了!”

司徒美堂听的心里难受的要命!但是彭小文讲的一丁点都没有错啊!当康熙灭了吴三桂之后,康熙顺便给袁崇焕平了反,乾隆又给史可法立了祠堂,中国老百姓又找到了磕头的地方和发泄的地方,于是众多老百姓,真的就是心安理得的“归顺”了!

彭小文顿了一下,道:“但是这并不是老百姓的错,他们缺乏带路的人,如果说一直都有岳飞和史可法存在,中国老百姓不会这样!怕的就是秦桧和吴三桂还活着,岳飞和史可法们就进了祠堂!”

司徒美堂点点头,道:“对,小文,我听说蒋委员长成立了什么军统锄奸团!刚开始我还颇不以为然,认为中国人不打中国人,能救就救能拉就拉,现在看起来,汉奸之危害对于民族,甚于外邦!小文,我们也成立一个海外锄奸团!民族败类,统统杀光!”

彭小文却摇了摇头,说道:“司徒老前辈,光杀其实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咱们还是讲以史为鉴,咱们如果把咱们民族的历史中为王朝歌功颂德,粉饰太平的部分去掉,赤裸裸血淋淋地看个清楚,实际上,咱们是有办法的!”

彭小文是军人,他是学战术史的,战术史是看历史的一个角度。文人读历史希望从中看出进阶的办法,君王读历史希望看出长治久安的规律,权臣读历史希望看出荣华富贵的捷径,而中国的武将很少读历史,看也看不太懂。

武将读历史,读的是治乱!尤其是乱世之中如何建功立业,定国安邦!

历史有很多种读法,如果武将不能用自己手中的匕首把文人粉饰过的历史开膛剖腹,他就永远看不出治乱,更谈何建功立业,定国安邦!

彭小文沉吟了一下,说道:“我说个观点,司徒老先生可能不赞同,晚辈的眼里,孙先生提出的中华民国,它在历史上从来就没有真正存在过!”

司徒美堂不禁大为诧异,这个彭小文的历史观是怎么样的,他的定国安邦之策又是怎样从解剖过的历史中得到的!

(PS:向喜欢硝烟和杀戮的朋友们说声抱歉,《上兵伐谋》卷为过渡卷,希望从当时世界局势以及中国历史的根源深度剖析那场抗战。)

8

第一百九十四节 首批军援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