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让子弹飞>第二百一十一节 无字丰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百一十一节 无字丰碑

小说:让子弹飞 作者:巴顿战刀 更新时间:2011/6/8 0:11:10

(一)

北线,六安和霍山失守之后,日军第13师团和第10师团接下来共同的目标就是河南省固始县。六安和霍山虽失守却坚持阻击和延滞,就是为了争取在河南固始布防。固始向西就是潢川和信阳,守武汉必守信阳,守信阳必守潢川,守潢川必守固始。

固始县是河南省信阳市下辖的一个县,位于河南省东南隅,南依大别山,北临淮河。水秀山青,地灵人杰,这座小小的县城有着悠久的历史,“固始”之名,为汉光武帝刘秀所赐,涵义为:“欲善其终,先固其始”。

固始县境地势大体由西南向东北呈倾斜状,最高处位于段集镇的曹家寨山,一名大佛山,又名华阳山,属于大别山系,海拔1025.6米,最低处三河尖镇建湾村海拔23米,也是河南省海拔最低点。境内地形多样,山区、丘陵、平原、洼地、湿地、滩地兼备。

从气候上来说,固始地处江淮之间,属亚热带向暖温带过渡的季风性气候区,气候学上的0℃等温线压境而过,是我国的南北气候过渡地带。无霜期228天。素有江南北国,北国江南之称。这样的地形和气候,使得固始有一种产品全国闻名,“信阳毛尖”。而且根据考证,固始的“信阳毛尖”与“武夷山大红袍”工艺相仿。

这并不奇怪,因为固始县这座小小的县城有着特殊的地理区位和历史原因,历史上曾作为中原地区向东南沿海数次大规模移民的肇始地和集散地,在中原移民史上具有重要的位置和深远的影响,上至秦汉下至明清的漫长岁月中,有四次较大规模的入闽移民,影响深远。这些入闽先人的后裔逐渐播迁至粤、台、港、澳及海外各地,形成了“台湾访祖到福建,漳江思源溯固始”的根文化现象。

台湾的根在福建,福建的根在固始,这并不是讹传。1953年台湾统计户数在500户以上的100个大姓中,有63个姓氏的族谱上记载其先祖来自“光州固始”。这63个姓氏的户数,占台湾总户数的80.9% ,表明每5户台湾居民中有4户祖地在固始。

其中就有郑成功,河南固始建有郑成功的衣冠冢,真伪待考。

(二)

不过这些都不如一个地点出名,翻开抗战史,一个名字带着英武的豪迈和血性的惨烈铺面而来,河南固始陈淋子镇,富金山。

富金山有如扇形,靠叶家集很近,在公路南翼,居高临下,可控制公路,是一处良好的作战要地。

即使日军打下固始,只要富金山还在国军手中,公路被切断,日军的后勤无法跟进,继续向前都是不可能的,因此,占据固始,必然要攻克富金山!

白崇禧的安排,是让第71军军长宋希濂指挥部署富金山阻击作战,南京保卫战之后,孙元良被撤职,王敬久调离,第87师、第88师全部交给了宋希濂指挥,加上宋希濂原有的第36师,国军的三个德械师全部集中使用,71军是北线除胡宗南之外的又一个王牌。

虽然是临时配属的部队,但是这支湘军出身的中央军也是赫赫有名,淞沪会战中师长钟松率部与日军鏖战姚家宅,伤亡过半,这支部队在江西萍乡休整了大半年,没有参加南京保卫战和徐州会战,在1938年的7月才调往河南偃师,投入武汉会战。

宋希濂决定,第36师在左翼,第88师在右翼。由两个师在富金山布置阵地。第61师由其亲自指挥,令其开到固始,占领阵地,竭力阻击敌军西进。如遇强大压力,可逐步转移,向商城靠拢。

流经固始的主要河流是史河,发源于大别山,从南向北从金寨、霍邱、固始注入淮河,富金山就在史河的西岸。

富金山阵地作为阻击的左翼,以精锐部队迎头对日军进行坚决阻击。白崇禧还调遣了于学忠的第51军,让第51军的第113师和第114师在富金山的右翼,沿史河东岸布防,又是一个“反八字”阵型。

第71军和第51军前压之后,白崇禧再令孙连仲调信阳的第77军两个师顶上来,在潢川、麻城、商城一线集结,作为预备队。此外张自忠的第27师团也已经运动了上来,准备投入进攻性防御。白崇禧的用兵一向清晰合理、层次分明。

而且现在还有邱清泉带的一个团正在从武汉赶来,这支部队的到来,就是作为压制日军化学毒气部队的机动兵力使用。

(三)

1938年9月3日,日军一天之内三次大规模使用毒气,第61师无法坚守阵地,日军第10师团冈田旅团趁势强渡史河,宋希濂放弃固始县城,退往富金山方向。

此时张自忠派遣第38师和骑兵第2旅从南线进攻,再派遣第180师和一个山炮营从北路出击,试图以主动进攻消灭日军一路,打到9月8号,日军南路连续使用毒气,张自忠的反击被阻止,只得放弃了打歼灭战的想法,指挥部队逐步撤退。

就在第10师团攻击受挫的时候,富金山一线已经与日军第13师团交手,“反八字”战法发挥了作用,宋希濂以第36师一个旅挡住正面,调动两个旅分别从左右向日军发起反击,同时于学忠也派出第114师从后方出击,双方激战两天,日军未取得丝毫进展。

毒气,还是毒气,日军又是靠释放大量毒气对富金山守军的反击进行压制才稳住了阵脚。

两线进攻同时受阻,日军第2军军长天皇的那个姨夫命令第10师团抽调一部分兵力打穿插,增援富金山附近的第13师团。第10师团派出了在台儿庄吃过大亏的那个濑谷旅团一部,结果一露头就被第88师师长钟彬发现,日军遭遇伏击并被重创,无法达成增援和穿插的目的。

整个抗战已经打了一年,国军的防御战已经越打越精明,富金山上已经挖了多条山腰防御线,整个部队呈梯次配置,再也不是淞沪会战时期的一线式防御,这种战术给日军很大的杀伤,而且在日军释放毒气的时候,也方便分散撤出,等日军进入阵地之后再进行肉搏反击。

正面受阻、迂回受挫、毒气达不到预想效果,日军再次变换战术,使用炮火将第36师与第114师的结合部的村落用密集的炮火一扫而光,这样的话国军在防御毒气撤出阵地的时候就将无处藏身,暴露在日军的火力打击范围之内。

此外日军在工兵的努力下,已经修筑了浮桥和修复了被破坏的道路,轻装甲车部队已经增援上来,日军吸取了南线化学毒气部队遭受贴身打击的教训,开始用轻装甲车来保护化学毒气部队。

(四)

“委员长,白崇禧的分析非常清晰,日军现在的战术和之前彭小文提交的推演方案几乎完全一致,南线采用近战突击队日军化学毒气部队压制之后,日军已经调动轻装甲车部队来保护他们的毒气部队,他们的轻装甲车就是为了欺负我们没有重火力的步兵敢死队的!大刀片子怎么可能砍得动铁王八!”作战厅长刘斐向蒋介石汇报道。

林蔚也说道:“委员长,我认为白崇禧提出把胡宗南的炮兵部队调出来一部分,由邱清泉进行指挥,预先对田家镇要塞进行布置是合理的,毕竟那支炮兵部队是南京荣誉师一手建立起来的部队,邱清泉用的比较顺手,而且白崇禧已经表示,打了富金山和田家镇就把装备归还,武汉会战结束之后把炮兵部队调到西安去,这是军事委员会同意的,白崇禧自然知道。”

日军的武汉会战,核心战术就是为了保证化学部队施展,当短促出击贴身近战被日军使用轻装甲部队反制的时候,动用重炮进行远距离压制就成为克制日军化学部队的必然之举,这也就是彭小文把邱清泉调动到北线的原因。

蒋介石道:“邱清泉当时不愿意把炮兵部队交给胡宗南也就是一时糊涂,现在彭小文已经服软了,邱清泉也不会太过分,好吧!下命令给胡宗南,让他把75山野炮部队调到富金山,把105榴弹炮以及155榴弹炮部队调到田家镇,炮弹给邱清泉配两个基数,此战打完之后立即归还,不得以任何理由拖延!”

蒋介石看重的是那些装备,因为这些重炮整个国军都是非常缺乏的,让胡宗南掌握这些重装备,并且留在西安,一方面是防备日军突然打进陕西,沿汉中南下抄四川的后路,另一个方面是提防陕北的共产党不要轻举妄动,如果有什么意外,胡宗南就可以立即行动,把延安给收拾了!

远距离打击日军的化学毒气部队,在历史上国军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但是现在彭小文提出以风向、射距推算出日军化学毒气部队的设置范围,再根据地形精确计算出日军化学毒气部队的阵地选择可能性,以远程压制、短促出击、游击破坏等战术结合给予压制,无疑在无法及时从防毒装备上进行防范的一种有效办法。

所以北线白崇禧提出这个建议,蒋介石不会否定!德械师和中央军在守富金山,还有扼守长江险要的田家镇要塞,这些都是不容有失!

炮火装备固然重要,但是彭小文已经告诉邱清泉,只要把炮兵部队调出来就是胜利!记住只还装备,那些炮兵咱们全都要带回来!白崇禧会安排这些炮兵如何南下,美国增援的大炮很多,全部都要从南方往北面运输,只要有这些经验丰富的炮兵,咱们还担心没有装备?

不过这些都是冠冕堂皇的理由,即使不让邱清泉使用炮兵部队,蒋介石也一定会安排胡宗南把炮兵部队调动上去,增援富金山,历史上富金山战役,受蒋介石的委托,宋美龄亲临富金山前线慰问中央军将士。

(五)

“师长,邱疯子这回可是出了一口气,我想到当时他的表情就忍不住笑,哈哈!”戴安澜告诉彭小文,蒋介石已经同意将炮兵部队“暂时”交给邱清泉指挥。

彭小文也笑道:“是啊是啊,我也记得邱疯子当时的表情!”

戴安澜模仿着邱清泉的样子,说道:“他奶奶的,完全拉回来就行了啊,他胡宗南用了咱们炮兵这么久,得他娘的付利息!”

彭小文大笑道:“学的真他娘的象,戴旅长,你可以去演话剧了!”

戴安澜意犹未尽,继续说道:“然后师长您眼睛一瞪,说道,不准瞎搞!在防御潢川和信阳之后,我估计炮弹也就消耗的差不多了,邱疯子你记住,把装备都留给胡宗南,咱们只要炮兵和坦克兵!不久之后咱们就有足够的大炮和炮弹!记住,一切行动听从白长官的指挥!”

彭小文故意装作愕然地说道:“老戴,不是吧,我当时真的是这个样子啊,怎么我看你学的样子,我跟个奸商似的!我可是个老实人!”

戴安澜笑道:“你哪里是奸商啊!你是最老实的老实人了,哈哈!师长啊,早先在你示弱的时候我们几个就嘀咕过,说这帮家伙要想收拾你算计你,不知道会被你占到多大的便宜,你这个借力打力,让他们个个都拉拢咱们,然后四处占便宜,哈哈,估计他们明白过来要恨死你了!”

彭小文道:“这都是他娘的被逼的,不是他们这样一次一次的算计我们,我们何至于跟他们费这么大的心思!”

戴安澜摇了摇头,感慨道:“我20岁投靠黄埔参加北伐,真的以为中国从此有指望了,以为蒋委员长是中国的救星,可是连续十多年的内战,我算是看明白了,大家都是在争权夺利勾心斗角!什么打倒军阀打倒列强,都成了一个借口,一句空话!我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希望自己在抵抗外来侵略的战场上死去,也不想看到兄弟相残的悲剧!”

彭小文看了看戴安澜,也叹息道:“戴旅长,有时候我也知道蒋委员长的难处,他这个全国统帅,实际上是坐在火山口上的统帅啊!”

戴安澜问道:“彭师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彭小文道:“安澜兄,你知道蒋委员长为什么要安排夫人去富金山督战吗?”

戴安澜看着彭小文,道:“这个我真没多想,但是你这么说肯定是你看出来什么了,说来听听。”

彭小文道:“让第36师坚守富金山,让蒋夫人亲自督战,这是蒋委员长用心良苦的安排。很多地方部队都说蒋委员长用杂牌军去拼,说蒋委员长保存中央军的实力,很多都是因为宋希濂和第36师而起的!”

的确,就连不久前李敖先生在厦门大学演讲时候也说:“抗日战争不是共产党打赢的也不是国民党打赢的,而是杂牌军打赢的。”看起来蒋委员长保存实力的说法,不是共党一方面在宣传啊!

戴安澜疑惑道:“谁说中央军不拼反而保存实力,咱们难道不是中央军系统?”

彭小文摇摇头,说道“安澜兄。第36师是关键点!这个师担任南京保卫战的督战队,他们是断掉大量杂牌军退路的部队,同时也是最早跟随唐生智撤退的部队!”

戴安澜恍然大悟地说道:“我明白了,南京保卫战中,几乎所有部队都参战了,只有第36师没有伤筋动骨,那师长你的意思是……”

戴安澜没有说下去,彭小文却点点头,富金山之战,蒋介石也知道守不住,就是要用第36军的牺牲给那些反对他的人一个交代!

交代,对于政治家来说,战争与和平都是交代,让谁留存让谁牺牲也是交代!徐州会战中,王铭章的川军师全军覆没,庞炳勋的西北军死守临沂一万五千人剩下500人,武汉会战中李觉的湘军第70军在瑞昌和赣北防线死守,一万多人剩下750人,今天轮到中央军如此表现了!

历史上接下来的徐州会战中,李宗仁和白崇禧指挥的几乎全都是地方部队,不少声音都在谴责蒋介石没有枪毙南京保卫战中逃跑的这些将领。

为什么是第36师,为什么是宋希濂,为什么第一夫人亲临前线!军人就是政治家手里的工具,这一次让第36师、第88师两支德械师坚守富金山,就是要打出样子给各个地方部队看的,不能让他们认为蒋委员长舍不得用中央军嫡系来打苦战恶战,现在就是要用给他们看!

彭小文看着戴安澜在沉思,说道:“安澜兄,军人战死沙场,死得其所,也许我们的宿命就是这样。”

戴安澜沉默良久,道:“军人战死沙场,死得其所,的确如此,但是我只希望我能够战死在抵御外侮的战场上,我不想成为内战的炮灰。”

彭小文看着这位历史上牺牲在远征缅甸战场上的英雄,眼睛里闪过一丝惆怅。

(六)

蒋介石对于炮兵的安排并不外行,富金山地区使用山炮和野炮比较适合,因为除了防备日军的化学毒气部队,还要防范日军的空中优势。

对于中国军队来说,对日军的作战中经验已经比较丰富,在对付日军的空中优势时候如何隐蔽和伪装,老兵们都能够做到。但即便是这样,也只是能够勉强防范,中国目前还是没有足够的力量对日军的空中优势实行足够的反击,少数空军和防空高炮也是用来保护大城市的。

山炮和野炮最初两天的确遏制了日军化学毒气部队的施展,有所察觉的日军动用大量飞机,开始针对化学毒气部队周边国军山野炮射程内可能存在的阵地实施轰炸覆盖!

邱清泉对于装甲和炮兵的使用本来就有相当的经验,加上南京荣誉师的这段日子,针对日军空中优势下如何借助地形躲避攻击,步炮协同等战术方面的运用,相对于其他部队来说又熟练一些,因此还是发挥了相当大的作用。

可是又能怎么样呢?第一夫人亲临前线,宋希濂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每天都要亲临前线,这支他亲手带出来的部队,这支跟随他好多年的兄弟们,现在宋希濂是在道别,现在是看一眼少一眼!

说到宋希濂的外号“鹰犬将军”,大概大家都会望文生义,认为这是共产党给他封的,实际上大错特错!这是1959年宋希濂被特赦之后担任中共政协文史研究员,1980年定居美国之后,台湾方面称宋希濂为中共的“鹰犬”!

随后台湾著名作家李敖写《鹰犬将军》一文为宋希濂辩护,称“宋希濂四十一岁以前所有的记录摆开都是为你们国民党做鹰犬,最后还做垫后,让你们有机会逃到台湾,他牺牲掉了,被关了十年,爸爸也死了,老婆也死了,家破人亡,他付了这么大代价,最后你们骂他是共产党鹰犬,你们国民党是什么意思啊?并且最大的特色就是宋希濂到了美国以后,他有自由可以反共,他为什么不反?他有自由可以宣布他怀念台湾,他为什么不怀念?”

宋希濂感念李敖的仗义执言,将自己的回忆录命名为《鹰犬将军》。也许他自己也想知道,他宋希濂到底是谁的鹰犬。

(七)

历史上宋希濂到了阵地上,反反复复只说一句话:“狠狠地打!”现在的富金山上,宋希濂仍然是说这样一句话,富金山之战,因为蒋介石一定要用第36师将士的生命做一个交代,给那些拥护他的人交代,也给那些反对他的人交代!

服从,作为军人,天职就是服从!南京撤退的时候宋希濂和第36师的将士们不是贪生怕死,他们是执行命令。富金山之战,他们同样是在执行命令,可是只有宋希濂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蒋介石同样没有错,慈不掌兵,牺牲掉自己的德械师牺牲掉自己的黄埔弟子,蒋介石到底什么心情不得而知,可是唯有如此才能换取更多的服从!

你让宋希濂给战士们说什么呢?他除了说“狠狠的打”之外,的确无言!每个人都有自己起家的部队,宋希濂也不例外,作为第36师的首任师长,现在的这道命令,蒋介石的意思非常明确,不是挡住日军多少天,而是看他多少天把第36师打完。所以宋希濂每天都要重复这一句话,他只想多用些鬼子的尸体给自己的第36师将士们陪葬!

看看宋希濂还说了什么,他对现任36师师长陈瑞河说道:“36师要永远站着,绝不能趴下。狠狠地打,弟兄们才能死而无憾。”

如同张自忠当年被称为“汉奸”之后一心求死一样,宋希濂不愿意被称为“逃跑将军”,他也不愿意自己的第36师成为话柄!

就在这里,就在富金山,把那些关于第36师的流言蜚语和耻辱一起埋葬吧!连同我们的生命,和我们的热血!

(八)

富金山血战,日军第10师团和第13师团在富金山下被击毙4000多人,两个师团伤亡累计,达到一万余人!这也是国军德械师的谢幕之战,继第87师、第88师、教导总队在淞沪会战和南京保卫战中几近覆没之后,国军德械师在富金山书写了最后的辉煌和荣光。

此战之后,宋希濂和陈瑞河双双获得华胄荣誉勋章。据说宋希濂得到勋章之时热泪横流。

血战第十天,除富金山主峰之外,山腰阵地全部陷落,师长陈瑞河亲率残部死战不退,不仅不退,一心求死的他们还向日军所占领的地方发起反击!

钟松的第61师、张自忠第27军团拼死冲击,拼死杀入重围,第61师366团占领800高地,把已经完全丧失战斗力的第36师残部抢了回来,该团后卫部队全部战死。富金山宣告失守……

富金山上只有满山的战壕,战壕里满满的都是子弹壳和炮弹碎片,还有那些牺牲的战士无法收拢的尸骨,更不用说有墓碑记载他们的姓名。近万人的第36师战士,仅剩下800多人,斯人已逝,青山依旧。

有的只有一座不算高大的富金山,那便是为第36师,便是为中国最精锐的德械师将士们永远矗立的无字的丰碑。

10

第二百一十一节 无字丰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