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让子弹飞>二百二十二节 军人天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二百二十二节 军人天职

小说:让子弹飞 作者:巴顿战刀 更新时间:2011/6/9 0:11:06

(一)

富金山陷落之后,潢川便成为下一个阻击要点。

潢川古称光州,自古以来就是军事上的重要戍守之地,被称为淮西屏蔽,扼全楚之噤喉。南宋末年,忽必烈曾率蒙古大军在夺取光州之后,挥师南下突破大别山,兵逼武昌。

攻下固始和富金山之后,无论日军是西进信阳,还是沿大别山南下,都绕不开潢川这道屏障,白崇禧将徐州会战时血战临沂的名将张自忠派过来守卫此处,时间要求是7天,为信阳方向争取时间进行布防。

现在对于张自忠的评价,是民族英雄,那是因为他战死沙场,在1937年七七事变时候张自忠任第29军第38师师长兼天津市市长,后期奉命代理北平绥靖主任,留在北平跟日本人交涉。

张自忠无条件执行了命令,因为当时蒋介石需要张自忠在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稳住日本人,为淞沪备战争取时间!但是张自忠在那段时间里不仅要与日本人艰苦周旋,还要面对不明就里的狂热的群众的抗日诉求。前面说了中国的老百姓所谓的“狂热”,也就是向岳飞磕头再向秦桧唾骂,张自忠自然也就成了老百姓辱骂的对象。

性格刚烈的张自忠被这种偏激的舆论所逼迫,甚至连他的老部队都对他怀疑和诋毁,在徐州会战中,李宗仁和白崇禧给了张自忠极大的信任,因此张自忠对于二人一直心存感激。并且张自忠将军已经抱定了以战死洗刷耻辱,以战死堵住那些非议的念头,再加上“士为知己者死”的侠士古风,但凡苦战恶战,有去无回之战,张自忠必然主动请缨。

日军得知守卫潢川的张自忠,便是徐州会战中把第5师团挡在临沂二十多天的那支部队,决定绕开潢川,以两个步兵大队向潢川进攻,冈田旅团绕路向西。

张自忠立即调整部署,命令第180师一个旅独自坚守潢川,其余兵力全部拉出去,在潢川外围进行机动作战。

发狠的张自忠让日军赶到畏惧,因为整个潢川之战,中国的守军只有张自忠第59军的两个师和两个骑兵旅,而日军则是两个旅团四个联队,再加上一个野炮联队、一个骑兵联队、一个工兵联队以及一个辎重兵联队,以及大量的化学毒气分队。

从张自忠参加抗战的每一次战斗,无不是全力以赴,无不是一心求死!

(二)

1938年的9月,是武汉会战最激烈的时间,富金山炮声刚停,潢川战火又起,而日军在长江沿岸的攻击也是步步紧逼。

北线的六安、霍山、固始、富金山沦陷,长江北岸广济沦陷,长江南岸的瑞昌沦陷,武汉正北的信阳密集布防,而武汉以西的沿江一线,可供据险防御的要塞,就只剩下江北的田家镇和江南的富池口了。

潢川争取时间为信阳布防做准备,军事委员会下达命令,田家镇和富池口要“绝对固守”,蒋介石再一次提出了“与要塞共存亡”。

信阳布防,已经不仅是为了武汉,还是在为后期做准备,大军将在大别山和大洪山建立根据地和游击区,纵然武汉失守,该处依旧要坚持“自力更生”的持久战。同样,田家镇和富池口的坚守,是为了长江南岸,将大军转移进九宫山和幕阜山之中。

也就是说,在9月份,蒋介石和军事委员会就已经放弃了死守武汉的计划,开始为以后的持久作战做准备,此时的物资不仅是通过长江向重庆转移,已经开始分发向各个做好了“自力更生持久战”的根据地。

大别山和大洪山根据地,依旧归属第五战区,以麻城、黄安作为据点。

九宫山和幕阜山根据地,归属第九战区,以武宁、永修、通山、咸宁为据点。

第四期会战,除了武汉失守后正面抵挡住日军向南昌和长沙的攻击,就是依托这些分散在长江两侧山区的主动出击为主的“游击作战”。

(三)

田家镇位于武穴港以西,与对面的富池口唇齿相依,互为表里。太平军西征时,曾与湘军水师在此激战,太平军燕王秦日纲为了阻止湘军水师沿江而下,在大江之上用铁索横江拦阻,却被湘军破坏,太平军大败,从而退出湖北。

田家镇南北两岸共计建设了4个炮台,每个炮台4门,共设置了16门105mm舰炮,防御炮台的,是海军守备部队2000人。

在判断出日军不会以海军强攻炮台,而可能以陆军避开舰炮的威力从陆路进攻之后,国军也进行了精心的调配,第一支进驻田家镇的部队,就是后来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部队,死守常德的余程万的第57师,此时第57师还没有编入第74军序列。余程万此时也不是师长,而是副师长。

晚清有两支军队最有名气,一支是湘军,一支是淮军,而第57师追根溯源,正是那支已经和湘军并名的淮军!当年北洋舰队与淮军独立撑起甲午战争抗日,打到双双覆没,其残部被袁世凯整编,逐渐形成北洋中的皖系,1925年,最后一个皖系军阀代表卢永祥被孙传芳和齐燮元联手击败,皖军自此纳入孙传芳的直系,再到之后孙传芳被蒋介石击败,第57师便是此时被编入国民革命军体系的。

第57师现任师长施中诚是安徽桐城人,这个第57师在七七事变的一开始,被蒋介石命令南下,监视广西方向之异动,当时蒋介石最担心的不是日本人,而是李宗仁白崇禧呵呵,直到淞沪会战的后期,蒋介石发现全面抗战的局面已经形成,才将第57师调到上海投入淞沪会战。

武汉会战打到这个阶段,杂牌军已经消耗的几乎不再有战斗力,此时的田家镇富池口,蒋介石只得全部投入**嫡系部队,第2军军长李延年、第54军军长霍揆彰、第9师师长郑作民、第14师师长陈烈、第18师师长李芳郴以及第57师副师长余程万,全部出自黄埔一期。黄埔初创时期还拿各地精英,尤其是前四期,人才素质极高,由此可以看出蒋介石对田家镇和富池口一带防御的重视。

江面布置水雷封锁线,将**军嫡系抽调到此处多达13个师,两岸原有机动炮兵部队已经装备了22门野炮、4门20mm高射炮、6门37mm战防炮以及4门105mm榴弹炮,邱清泉的三个团留一个团配6门山野炮协助张自忠防御潢川,留下16门山野炮、4门105mm榴弹炮协助信阳布防,其余的8门75mm山炮、6门37mm战防炮、4门105榴弹炮和2门155榴弹炮全部调到田家镇方向使用。

(四)

为了使长江沿岸的田家镇富池口不再得到更多的援军,畑俊六命令北线第2军在潢川一线加强攻势,冈村宁次命令日军海陆空协同沿两岸分别进攻田家镇和富池口。

潢川、田家镇、富池口,在1938年的9月,将武汉会战的激烈程度推到一个**。

向田家镇富池口方向进击的日军,以波田支队为主,另外配合了第9师团和第27师团的大部队,针对国军的炮台优势和机动炮兵,冈村宁次在这个方向上安排了大量的炮兵进行配合。

波田支队加强了两个山炮联队、一个迫击炮中队和一个独立重机枪中队;

第9师团加强了一个山炮联队、一个骑兵联队和一个独立轻装甲车联队,此外第9师团还加强了一个野战重炮第6旅团,下辖4个野战重炮联队和1个独立攻城重炮联队;

第27师团加强了1个山炮联队、1个野炮大队和1个野战重炮大队,同时把佐支支队配属两个野炮中队和一个骑兵小队加强给了第27旅团。

为了保证弹药供给,日军为这三支部队配备了2个辎重联队和3个工兵联队。日军驻守芜湖的第116师团也将一个步兵联队配属一个山炮大队调动过来,担任预备队。

廖耀湘和杜聿明在打完麒麟山和覆盆山之后,薛岳命令他们后撤休整,在整个日军的赣北战局陷入僵局的时候,薛岳非常欣慰自己得到了这样一支强悍的预备队。

(五)

武汉,珞珈山,军事委员会所在地。

武汉会战中,最初最高指挥机关的撤离时间是8月底,蒋介石说等到打完富金山就走,富金山惨烈结束,蒋介石说等到潢川、富池口和田家镇布防完成之后就撤。现在陈诚已经是第三次催促蒋介石撤出武汉了。

“潢川、富池口和田家镇激战正酣,现在正是关键时候,如果我走了,对于前线的士气是会有很大影响的!”蒋介石第三次拒绝。

陈诚对于富金山拼光了第36师是有看法的,现在富池口和田家镇,是18军和54军,那都是他土木系的老底子,难道说拼光第36师,是给西北军,给川军和湘军一个交代,接下来就要再把土木系拼掉,给德械师黄埔系一个交代不成?会战之前的目标非常明确,为了掩护物资转移,为持久抗战做充分准备,利用有利地形多消耗日军。然而不带任何防毒面具在毒气中冲锋,顶住漫天的炮火在战壕里死守,去比谁死的人多,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证明谁是真心抗日!老蒋已经有些走火入魔了!

“委员长,很快就是九一八了,您现在去重庆,召开九一八集会,前线给您配合,这样才能尽快实现大后方的稳定!”陈诚希望蒋介石快些离开,因为他那些“绝对固守”、“与要塞共存亡”的指令,会让陈诚无所适从!

蒋介石道:“潢川也好,田家镇富池口也好,都必须要坚守到九一八之后!在这个节骨眼上,谁敢轻易言退,军法从事!”

陈诚不敢顶撞,服从,只有服从!

白崇禧在潢川告诉张自忠,只需坚守7天,信阳方向就可以布防完毕,所以张自忠敢于把部队拉出去主动进攻,缩在城里死守,在日军的炮火和毒气下伤亡会惨重的多!

但是突然张自忠接到了命令,要再坚守3天,到9月19号才允许撤退,因为蒋介石要让全中国的老百姓们知道,这个国耻日,中国军人中国军队是在顽强抵抗而不是在撤退逃跑中度过的!

这个理由让陈诚、白崇禧、薛岳、张自忠,让所有人都哑口无言,政治家元首的思维方式就是这样的,也许他站在一个比所有人都高的高度。而对于军人和军队来说,天职就是服从,所以,必须坚守!

(六)

决策失误比****重要,选择正确比艰苦奋斗重要。

三路激战在9月18日这一天进入了最艰苦的时刻,田家镇一带,李品仙于9月16日发布了进攻计划,但是却没有任何收获,这并非是中国军队不尽力,而是部队减员太厉害。

第28军团刘汝明,番号还是2个师,但是可以投入战斗的士兵,只有2000人,第31军增援大别山北麓之后,剩余的部队在先前的战斗中消耗巨大,也只有4000多人,第26军本来有3个师,淞沪会战之后缩编为2个师,打到现在,这2个师又战斗力的兵员,最多也就是2000多人,各部队迫不得已,甚至将民夫都编入了部队!

就是如此艰苦的战斗中,中国军队依旧取得了巨大的战国,四门高射炮显然不足以形成对日军大量空军的防御,各部队不得不以机枪甚至步枪对天空射击,以大量消耗迫使日军飞机不能低飞,对其轰炸和攻击进行干扰,在实施过程中,居然出现了一发迫击炮弹击落了日军一架低空飞行的飞机的情况!

各处表面阵地上的工事被日军的飞机和炮火摧毁殆尽,许多负伤的中国官兵裹创坚持,双方争夺惨烈,9月17日夜晚,天降大雨,到了9月18日这天,雨越下越大,日军的飞机、炮火和毒气均无法使用,国军趁势组织大反击,双方进行了激烈的肉搏战,拳头和牙齿成为中国军人最后的武器。

雨稍停,日军又开始疯狂地投放毒气,潢川南城正面隐蔽部中,有200余名中国士兵,日军居然投放了1000多个毒气筒和发烟筒,丧失战斗力的200勇士在掩体中被冲上来的日军全部用刺刀杀死!

9月18日深夜,张自忠亲自率领一个团和手枪营断后,掩护完成了蒋介石命令的第27军团部队突围,为了掩护部队摆脱日军的尾追部队,第27军团在十八里铺和关山县又执行了一天的阻击,9月20日,日军进入潢川县城,十一昼夜血战,该阻击战被日军称为“潢川铁壁”。

富池口守军同样激战了八天八夜,将波田支队堵截得没有踏进此要塞一步,一直打到9月20日,本来日军信心满满,为了确保弹药充足,只携带了一个星期的粮食和药品。

仗打到现在,国军上上下下都已经进入了疯狂的状态,各级指挥员不约而同地开始组织反攻!天气转晴之后,日军飞行团进行狂轰滥炸,海军部队动用近百艘舟艇运送补给,而此时的富池口表面阵地已经完全被摧毁,在日军疯狂的轰炸下,死战不退的第18师居然出现了整连建制的官兵全部被炸死在阵地上的情况!9月24日,只剩下不足百人的18师师长请求撤离,得到的命令,是再守3天……

几个小时之后,第18师全军覆没,富池口失守,师长李芳郴由于没有完成任务,并且在最后阶段坐船撤离,被革除军职,进行通缉。李芳郴自此淡出军界,不知所终。

不成功,便成仁,不成仁,便是汉奸。

还记得历史上的常德会战吗?余程万带着第57师坚守常德,9000虎贲打到最后只剩下80多人,可是余程万的结局却是由于提前撤退,被判处两年监禁。还有后人评论道:“如余程万之流,发出电文之后自行撤离……”

此时的国军指挥系统已经进入了癫狂的状态,撤退下来的张自忠将军痛斥手下贪生怕死,一口气撤掉了十多个军官。大概此时的思维已经完全扭曲,人说百战不死成就将军英名,此时的国军认为,三战不死,就一定有汉奸嫌疑!

疯了,不知道是不是都已经疯了!

(七)

不成功,便成仁。讲求的是气节。宁死不降,宁折不弯,讲求的也是气节。

但凡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开始强调气节的时候,大约便是他们从强转弱的时候了。

比如汉朝成功的刘邦以及成功了一半的韩信,都是能够忍辱负重之人,而没有人羞辱他们没有“气节”,而只是楚霸王在乌江不忍见江东父老,无奈自刎。

唐朝杜牧在缅怀西楚霸王的时候,认为“胜败兵家事不期、包羞忍耻是男儿。江东子弟多才俊, 卷土重来未可知。”

而到了宋朝,李清照则认为“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不过等到宋朝之后,元朝又是什么状态呢?满腹牢骚,又没有决心和力量进行斗争,于是便退隐山林,寄情诗酒,宣称看破世俗名利,以隐士高人自居。

马致远在《叹世》一词中写道:“咸阳百二山河,两字功名,几阵干戈。项废东吴,刘兴西蜀,梦说南柯。韩信功兀的般证果,蒯通言哪里是风魔?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醉了由他。”

不过明清时期呢,何浦的诗就开始写道:“遗恨江东应未消,芳魂零乱任风飘。八千子弟同归汉,不负军恩是楚腰”。那个时候就开始让女人讲“气节”了,一般男人在外面窝囊了,回家就只好打老婆。男人不讲“气节”了,还要弄出有“气节”的样子,那就只好弄些“贞洁烈女”来供奉来塑造了。

所以明末的汉奸比南宋的汉奸要多的多,所以清朝的“卖国贼”比哪个朝代都多,因为连“气节”都没有了。

到了民国,李鸿章的外孙女张爱玲写了一篇《霸王别姬》,哀叹道:“她只是他长长的英雄长啸的一个回声。”已经开始质疑这种所谓的“气节”是不是值得了。也许正是这样,民国的汉奸数不胜数。

直到后来,有位伟人写了一句诗词:“宜当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整个20世纪是太祖的天下。到底是文化影响国运,还是国运影响文化,太复杂了,简单说说,这个要用几辈子去想。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八)

所以说当哀叹宋朝只有“气节”却没有实力恢复汉唐雄风的时候,不妨换个角度,那可能是中国人最后的一个有“全民气节”的时代了。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这是文天祥的著名诗句,几乎中国人都知道。此首诗中还有两句“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恐怕不多人知道,这首《过零丁洋》里,这个随着文天祥诗句流传千古的地名,就是从广州到深圳香港的珠江入海口。

如果彭小文在富金山接到了“与阵地共存亡”的命令,他是否会带着战士在毒气烟雾中等死?如果彭小文在富池口接到命令“再坚守三天”,他是否应该选择以死殉国?

无比矛盾的彭小文,现在就在零丁洋边。

7

二百二十二节 军人天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