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血战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小说:铁血战争 作者:啤酒主席 更新时间:2011/1/2 18:14:21

队伍继续往前赶,吴师长一路打通着拥挤的部队。

他们走了一程,师长兴致勃勃地对身边的连长帅青山道:“青山,你刚才提的那个意见——不要中了敌人的缓兵之计,很有战略眼光。杜鲁门想要撩什么蹶子,毛主席还能看不透?会上他们的当?!同志,帝国主义欺负咱们中国一百多年,根本没把咱们放在眼里,这才揍了他们两三拳,他们就能服服帖帖啦?没那么好的事儿。

你们少说怪话,好好准备,不狠狠地再揍那些兔崽子们几家伙,是不会洗手不干的!”

师长说的很兴奋,大伙儿听得出来,这些话绝对不是随便讲的。

师长另一边的王晓福听得可来了劲儿,得意洋洋地学着师长在大会上讲话的腔调,道:“同志们,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世界历史上那种看不起中国人的时代,应该完结了!”

这小子学的还挺象,听到的人全都笑了起来。

师长等大家笑罢,既满意又严肃地道:“你这个王晓福,模仿性还蛮强呢。不要开玩笑啰,彻底结束那个时代,要靠我们的坚决斗争!不要以为我们打了几个胜仗,吃掉了几万敌人,帝国主义就老实了。别松劲儿!我们要趁热打铁,一锤子一锤子狠狠地砸下去,让帝国主义都知道,咱们中国人不是好欺负的!王晓福,你说呢?”

王晓福喜气洋洋地答道:“这还用问吗?我这一肚子的话,是茶壶里煮饺子——有也倒不出来。一号代表我全说了,嘿嘿!”

这话一出,同志们又是一阵大笑。

师长没等笑声落下去,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忙对帅青山道:“部队再走二十几里,就到清平里了,你们就在那道沟沟里宿营。知道吗?”

帅青山感到很意外,不解地问道:“怎么钻到那个牛犄角里?还走不走了?”

“敌人要在三八线一带停下,我们也暂停几天,原地待命。”吴师长回答的很肯定。

“这……”

这几天,凭一个老战士的经验,帅青山看得出来,一场大规模的战斗就要到来。自然,侦查连的任务也轻不到哪儿去。他总以为,今夜非要在三八线附近追上敌人不可,谁知道,在距离三八线四十多公里的地方反倒停了下来。帅青山吃不透了,他想把自己的思想在首长面前暴露暴露,可是,一个当连长的,当着战士们的面,怎么能说这些呢?他沉默了。

师长知道帅青山在想什么,道:“你这个帅青山呀!打了上十年的仗,脑子里要学会多转几个弯啊!”

“我脑子里的弯弯就是少,就这你还不派指导员来呢。任务说来就来,要大干起来,我一个人可招架不了。”

师长实在不能再对他说什么了,道:“又是这话,我跟你一样,耳朵里听得快长老茧了。你已经催好几次了,党委已经有安排,发报去叫了,一两天里可能就赶到。好!不多说了,我有急事,找时间再谈。曦驹,马!”

师长上了马,战士们都已经赶了过来。他笑呵呵地对王晓福道:“机灵鬼!沉住气,仗有你们打的。你那一身本领,一定有用武之地!”师长说完,两腿一夹马肚子,飞奔而去……

王晓福看着首长渐渐模糊了的背影,满有把握地说:“嘿!你们看,一号说话多来劲儿!你们就等着吧,又有大仗打了,一定会给咱们一个最好的任务,保管理想!”

他话音刚落,队伍里也不知谁嘟囔一句:“尽想好事。”

“你们不信?看事实吧!上级了解咱们当兵的思想,可费劲儿啦,他们又要听汇报,又要谈话,又要深入。咱们当兵的了解上级的意图,那简单,一眼就瞅到底了,八九不离十。你们呐,就等着命令吧,准过瘾!”王晓福喜气洋洋地道。

帅青山听了这话也觉得有道理。是啊,要是再大干一场,上级能忘掉咱们侦查连?他回忆起师长刚才的神态,就象忽地一道闪光,直照他的心田,一扫几天来的郁闷。

他马上转过身子来,兴奋地朝着队伍喊道:“小伙子们!别秀才逛大街——迈方步啦!快些走啊!”他说完,立即放大了自己的步伐率先开路了。

队伍又紧张地走了个把小时,天空渐渐放亮了些,一钩月牙儿不知何时悄悄地从东山后露出头来,眼前的景物变得清晰了些。

远远地,从路旁过来两个朝鲜同志。其中一个女同志背了个小孩儿,另一个男同志抱着个小孩儿。女同志用不大流畅的中国话问过部队的代号后,接着又问道:“听一位首长说,你们带了个女孩儿,是吗?”

帅青山要过他们的证件看看,知道他们二人是代表朝鲜内务署收容流散儿童的,女的叫崔玉梅,男的叫安岩石。帅青山对身后的通信员林海波道:“去,把小虞姬带上来。”

接到通知后,林磊大步走到队前,虞姬正骑在他的背包上睡得很甜。当崔玉梅要过来抱她的时候,一下把这小家伙惊醒了。黑暗中模模糊糊地发现有陌生人要抱她,小家伙哇的一声吓哭了。

“乖啊!听话,不哭。勇敢的孩子是不哭的,跟阿姨走,好吗?”崔玉梅道

“不!我不跟你走!”虞姬哭得更响了,死死地拽着林磊不肯放手。

大家伙儿哄了好久,才勉强把她从林磊的背包上抱了下来。可是,她马上又转身抱住林磊的腿,哭着喊“我不走,我不走!我要一班,我要和爸爸们在一起!”

任同志们左劝右劝,虞姬硬是不肯松手。

崔玉梅仔细看了看,猛地惊讶的喊道:“呀!虞姬,你看看,我是谁?”

虞姬闻声止住了哭声,瞪着眼睛瞧了片刻,突然尖声地叫道:“姑姑!”一下子扑在崔玉梅的怀里,哇哇地又哭了。

崔玉梅忙弯下腰,紧紧搂起小虞姬。姑姑和小侄女的脸依偎在一起,几行热泪混在一起滚滚而下。在场所有的人全都呆住了,听着她们的哭泣声,一个个感到心里阵阵发酸。

帅青山稍停了一会儿,把收容小虞姬的经过,简单地告诉了崔玉梅。崔玉梅听着听着,渐渐感到眼前一阵发晕,脚有些站立不住,她忙伸出一只手,扶住身旁的小树。等帅青山说罢,她镇定了一下,对着帅青山深深地鞠了一躬,非常感激地望了望大家,这才领着依依不舍的小虞姬,慢慢地走远……

0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