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虎贲铁军>第十七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七节

小说:虎贲铁军 作者:韭菜煎鸡蛋 更新时间:2011/7/25 7:59:46

第十七节

村子里显得很寂静,往日的热闹光景早已不复存在,鬼子即将来临的消息,就像是瘟疫一般早就四下传播了开来,让闻者色变,听者骇然。在听多了鬼子的凶残和血腥手段后,村民们终于克服了对于背井离乡的恐惧,一路往北而去,相对于性命来说,颠沛流离和忍饥挨饿似乎也是要相对好上一些,毕竟人的性命只有一条,在还有一线希望的情况下,谁又肯留在这里等死!

如今,一座原本生机勃勃的村子,转瞬之间面目全非,一下了变得冷冷清清,仿佛忽然之间失去了生气一般,带给人一种沉沉的压抑感。

冰冷的北风不断的吹拂着,让早就掉光了树叶的树木在寒风中发出不堪忍受的**声,间或着还能传来一声声“噼啪”的脆响,那是早就干棝的树枝不堪风的扯拽折断掉落的声响,满带着不甘和无奈。这样的情况,也是越发的让行走在村子里的七八个国军士兵,显得格外的单薄。

布鞋、军靴踩在落叶上发出一阵阵轻微的沙沙声响,除此之外,他们倒是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七八个人在石头的带领下挨家挨户的查看着一栋栋紧闭着的房门的屋子,似乎在找寻着什么东西,速度不快,显得颇为小心谨慎。

李文光一边走着,一边感觉到握枪的手背上一阵阵麻痒疼痛感传来,不用低头看,他便知道怎么回事,那该死的冻疮在冷风的吹拂下又开始折磨他的神经了。这让李文光无奈的叹了口气,却是不敢随意伸手去挠,他已经吃过一次亏了,一开始不太注意的情况下,他伸手挠过一次,结果痒倒是不痒了,但随后的刺骨疼痛,却是让他饱受折磨,至今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这种只能强忍的情况让他颇为难受,不自觉的便是把手往后缩了缩,想通过与袖口的磨蹭来减轻一点痛苦。

一旁正在四下里观察着情况的石头余光看到了李文光异样的动作,对方手里步枪不断的摆动引起了他的注意,虽然摆动的幅度不大,但这种异样的情况对于他们这些老兵来说并不常见,这让石头微皱眉头之后,不由自主的顺着枪身朝李文光的手上看去。

队伍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停了下来,一旁的四班众人皆有些莫名其妙,但并没有人说话,良好的纪律观念和四下里沉静的气氛让他们克制住了张嘴的想法。

李文光不好意思的想要咧嘴轻笑,但手上痒的十分难受,让他脸上的表情也是不由自主的变得有些狰狞,他赶忙的轻声解释道:“连长,没……没事,就是有点痒!”

石头平常还真没有太过注意过别人的手,如今一看之下,神色也是凝重了起来,只见李文光原本就黝黑粗糙的手背上,此刻鼓起着一个个红肿的水疱肿块,隐约之见似乎还有一些脓水渗出,不问而知,情况远不像李文光嘴里说的那么乐观。

石头轻叹了口气,略显责备的盯着李文光的脸,皱眉说道:“都肿成这样了,怎么也不找军医看看!”

李文光不好意思的把手往后缩了缩,让衣袖将手背给遮住,似乎这样能让他感觉轻松一点,这才说道:“连长,不过就是长了几个冻疮而已,又没什么大事,比起那些断胳膊断腿的弟兄,我这又算得了什么!”

石头听到这话神情一滞,似乎想到了伤员众多而缺医少药的情况,这让他心底涌起的责备变成了一丝感动,旋即脸上的肌肉不由自主的颤动了一下,目光不由自主的朝众人的手上看去,并追问道:“得这什么冻疮的弟兄多不多?”

李文光无奈的点了点头,说出了一个惊人的答案,“基本上都长这东西了。”

石头一惊,不可思议的说道:“怎么没人跟我提起过?”

李文光无奈说道:“说了也没用啊,这东西就是军医也没办法啊,只能等到冬天过了,就自然好了!”说着,李文光抬头看了看天,一阵阵刮过的寒风,让他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身子,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感觉到温暖一样,又继续说道:“说起来也是南方这鬼天气,不仅冷而且湿气而重,可真让人有点受不了。”

石头今天还是第一次听到冻疮这东西,这又是失去记忆的后遗症,对于这类事情他是一无所知,如今听到李文光这么一说,他也是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不敢相信的问道:“真没有办法治?”

“除非去一个暖和的地方呆着,但这根本不可能啊!”李文光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说道。

石头闭上了嘴巴不再出声,如果李文光说的没错的话,那真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这个时候,别说是去远方,在没有得到命令的情况下,他们根本不敢离开方山这片区域,否则就是临阵脱逃,要被枪毙的!

就在这时,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阵隐约难辨的咳嗽声,似乎还有人讲话。这个发现让众人大吃一惊,不知道是村子里还有老百姓没撤走,还是鬼子已经到了!

不需要石头有任何的动作,身旁的四班众人便是灵活的分散了开来,原本他们在行进的过程中,便是颇有经验的拉开了阵形警戒各处,如今更是四散开来,尽量的扩大了队伍的警戒范围,以作缓冲。

向着声音响起的方向小心翼翼的摸过面前的房屋,一幢显得颇为破旧的房子显现在石头的面前,让他心中既惊又喜的是,那间屋子的门此刻正半掩着,隐约之间能听到从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看起来先前的响动,并不是摸过来的鬼子,这多少能让他稍微心安一点,虽然知道早晚要跟鬼子血战一场,可如果能晚一点接战的话,依旧是他们内心所暗自期盼的。

不过,头痛的事情也在这里,在这个鬼子随时都有可能摸上来的关键时候,村子里尽然还有人,这可实在不是什么好事情,这些人未免太过不珍惜自己的性命了,一群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在碰到鬼子时,根本没有任何活下来的指望,你难道盼望着鬼子大发慈悲?忽然就转性了?想到这里,石头也是非常的不满,冲着一旁的李文光等人挥了挥手,便是在众人的掩护之下朝屋子处摸了过去。

屋子里的声音越发的清晰了起来,隐约可以听见一个低沉急切的声音说道:“周婶,还要多久,再不走可就来不及了。”

这个话音刚落,便是听到一声干巴巴的声音答道:“这事催我可没用,快的话可能个把时辰就行,慢的话,说不定能要两三天!”

隔着屋子探听着里面动静的石头将这几段对话听的清清楚楚,顿时也是脸色大变喊道:“什么两三天,鬼子就要来了,现在就要撤走!”

他的出现太过突然和震撼了,屋子里面的人面对着这样的情况顿时传来一声惊呼,与此同时,先前说话的粗旷声音也是传来一声惊喝:“谁?什么人?”

石头毫不客气的推开屋门进了屋子,里面道地的南方口音让他无需防备着什么,旋即他便是看清楚了屋里的情况,这是一间二进的屋子,里面不大,倒收拾的颇为整齐,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着干净整洁的情况,显示着房屋主人的勤劳和细心,而此刻,在里屋隔断视线的布帘外,只见一个约莫30岁左右穿着老旧棉袄的结实壮汉和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婆婆正带着惊恐神色看着他。

石头一身戎装,领子上挂着与其年龄极不相符的上尉军衔,一顶破旧的钢盔扣在头上,让他显得风尘仆仆。不过军官就是军官,尤其是他手里的武器和腰间的刺刀给了屋里人极大的惊骇,在先前一声喝问之后,那个中年汉子便是立即有点不自在的说道:“长……长官,有什么事吗?”

脸色一沉,石头皱眉冷喝道:“有事?当然有事!你们不知道鬼子就要来了吗?疏散撤离的命令早就下了,你们怎么到现在还不走?是想留在这里送死,还是想通敌卖国?”

石头板着脸,一双比常人略大的眼睛之中精光四射,外加上冷厉的语气说出通敌卖国这几个字,顿时吓的屋子里的壮汉于此寒冬之际冒出一身冷汗,迫不急待的摆手解释道:“长官,不,不是,我是家里有急事,想走也走不掉啊!”

一旁的老婆婆,似乎直到此刻才回过神来,也是用干巴巴的声音说道:“长官,阿牛家那口子快生了,这时候可不能随便动哇!”

似乎是为了映衬这个白发老妪的话,里面这个时候顿时传来一声痛苦的喊叫,声音尖锐,气息急促而散乱,像是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这让石头脸上一阵阴晴不定,似乎在快速的考虑着眼前的状况,而一旁的白发老妪和中年壮汉则是齐齐色变,也顾不上石头了,几乎同时朝里间冲去。

【悲了个催的,这两天感冒了,真痛苦!!】

16

第十七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