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虎贲铁军>第十九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九节

小说:虎贲铁军 作者:韭菜煎鸡蛋 更新时间:2011/7/27 10:12:46

第十九节

石头一声断喝,肩上的步枪虽然已经取下,却是在这种情况下还保持着足够的理智,并没有采取进一步的行动,他紧盯着灶台前的壮实汉子,身上不由自主的腾起一股杀气。眼前这人的动作实在太过出乎他的想象,在这种敌情不明的时候,尽然还敢生火,想到从烟囱里冲天而起的烟柱,石头的脸色也是越发的阴沉下来,这不是明摆着要暴露他们的行踪么?这个人倒底想要干什么?

石头微眯着眼睛,似乎只要这个壮汉不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接下来他便会发动雷霆一击。

方阿牛也是被石头的大喝声吓了一跳,看着这个年轻军官杀气腾腾的模样,他拾掇柴禾的手也是停在了半空,脸上露出一丝既兴奋又担忧的神情,举止在此刻也是显得很是慌乱急切,已经有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的样子。

在灶堂里噼里啪啦的声响之中,方阿牛终于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顿时神情复杂的说道:“长官,周婶说快生了,让我赶快烧开水准备。”

石头却是冷声说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如果这烟被鬼子看到,我们这里的人全都死定了!”

方阿牛被吓了一跳,手里的柴禾也是猛然间掉了不少在地上,他顿时急切说道:“长……长官,我,我不是有意的……要不,要不长官你们先走吧。”

石头看着对方急切的模样,似乎并不像是装的,浓浓的杀意也是淡了几分,不过他却依旧保持着足够的警惕盯着对方,似乎犹自有些顾虑,而他这样的动作,也是让方阿牛大为着急,抱着柴禾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脸上顿时便是堆满了哀求的神色。

好半晌,看着石头依旧没有出声,听着肚堂里面的燃烧声音已经几近消失,方阿牛终于憋的一头是汗,忍不住说道:“长官,我……我怕周婶那要等不及了!”说着,他也是看了看灶堂处,原本亮堂红火的情形已经消失不见了。

石头也是心念急转,考虑到这个壮汉的举动很有可能引来鬼子,他有一种立即就带着剩余弟兄撤回方山的想法,毕竟留在这里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一旦鬼子真的突然杀过来,他们活命的机会实在渺茫。可一想到他们一走,若是鬼子来了,这一家人必死无疑的情况,石头多少还是有些不忍,不管怎么说,他们这帮弟兄手里还有武器,碰上鬼子还能血战一场,这些手无寸铁的百姓拿什么去拼命?

看着方阿牛一张急切无比的脸庞,听着隔壁屋里隐约传来的痛苦喊叫,石头也是终于拿定了主意,他一声不吭转身便是离开了这间狭小的屋子。

他的举动无疑让方阿牛大喜,那停歇了片刻的灶堂里,也是瞬间加进了一堆堆的柴禾,再次燃起了熊熊的火焰。

这样的等待一直持续了数个时辰,期间为了保持水温,方阿牛又数次生火,直让石头看的大为无语,但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为了实践保家卫国,护卫百姓的责任,他自然也是没法说什么,只能默认了对方的举动。

直到黄昏时分,当石头缩在墙角处几乎睡着的时候,忽然间便是传来了一声清脆无比的哭喊声,这个声音不同于这一整天听到的声响,显得格外的清脆响亮,一听便知道是婴儿的哭喊声。

几乎同时,一直忙碌不停的方阿牛一声兴奋无比的大喝声传来:“儿子,是个儿子,我有儿子了,哈哈哈哈……”

石头从墙角处一跃而起,快步的朝方阿牛冲去,根本顾不得说什么,便是急切问道:“情况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走!”

方阿牛似乎直到这个时候才发现这个年轻的长官尽然没走,此刻心情激动无比的情况下,也是大为感动,顿时感激说道:“长官,你们一直没走?你们就守在这四周?”

石头皱眉斥道:“现在没时间说废话了,趁天还没黑,赶紧撤到山上去,留在这里太危险了。”

方阿牛像是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激动无比的心情也是冷静了不少,不过想到刚出生的儿子,想到虚弱的根本没法动弹的妻子,脸上顿时露出了为难的神色,他十分焦灼的搓了搓手,断断续续说道:“长官,现在恐怕还不方便,我老婆现在动不了哇,哦……哦对了,我得赶快送水去……”

石头闻言不由瞪大了眼睛,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等了这么长的时间,孩子已经生了,尽然还没法走?眼看着要不了多久天就要黑下来了,石头心中焦急更甚,看着对方毫无顾忌的又去忙碌起来,他的神情也是变得难看异常。

看了看天色,石头知道实在不能再逗留下去了,京城这一带的天气入夜之后冷的吓人,而他们一整天来就啃了几口炒饼,这样下去显然不行,再说了,对方一拖再拖的举动也是让石头心中有些恼怒,毕竟他带着弟兄们在这里冒险,还是为了对方着想,但对方的如此这般作法又有多少为他们考虑的?

就在石头思考了一番下定决心想要撤退之时,村子东面方向上,顿时就传来一声急促的喊道:“连长,鬼子,有鬼子!”

石头大骇,没想到是怕什么来什么,顿时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冷颤,拔腿就朝声音响起的地方冲去,同时厉声问道:“你没有看错?”

跑来报告军情的是这次新编入四班的弟兄,叫陈皮,石头只知道他先前是159师的一个班长,部队在罗店一带跟鬼子拼的几乎全军覆没,他是为数不多几个从死人堆里杀出一条血路出来的人,平常很少说话,显得颇为稳重。先前一直是在村子的东边警戒外围的,不想在他们即将撤退的时候发现了情况。

在听到石头的反问后,他也是咬牙切齿般说道:“错不了连长,这些东洋小鬼子就算了扒了那身皮,我都能认得出来。”

石头实际上在听到陈皮的声音之后,就已经知道不可能有错了,他的反问只不过是下意识中的一种本能排斥,如今又听到这番话,当即也是沉默了下来,一路奔跑着朝村子东边冲去。

在一幢茅草屋后面,他和陈皮两人探出了脑袋,便是看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只见村外远处的河边,入目的首先便是十来匹马,隐约之间可以看到每匹马上都端坐着一个人,正在一个接一个过河的样子。由于隔的太远,并不能看的太清楚,当然,那些人头上的钢盔和身上的黄军装,还是颇为醒目的。

石头心中惊骇,不由自主的脱口说道:“骑兵?”

一旁的陈皮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答话,手里的步枪从一侧伸了出去,似乎随时准备着射杀敌人,这一刻,那种百战余生的沉稳气息展露无疑,在这种情况下,尽然毫无怯色和撤退的打算,仅凭这点便是看得出来能从淞沪战场上撤下来的,确实都有着过人之处。

不过石头却是将他的枪口往下按了按,并轻微的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急躁,鬼子的出现固然吓了他一跳,但让他庆幸的是,对方人数并不是太多,他们总算是还有一战之力,但接下来该怎么办,还真得认真的想一想,毕竟这一次的敌人是骑兵,在其行动能力上远不是他们能比的,不说别的,单是撤退起来,就是他们根本没法追上的。

这时,远处的鬼子似乎发现了什么,隐约朝他们所在的地方伸手指了起来,而已经过了河的二三骑,也是开始加速朝他们这里冲来。

石头和陈皮两人大吃一惊,以为已经暴露了行踪,当即便是缩回了墙后,不过当石头看到村中某处屋顶上飘荡的浓烟时,顿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那个方阿牛难道又在烧水?这他妈都什么时候了,还在乱来!这下倒是好了,果真是让鬼子给发现了,这一仗想免都免不了了。

石头脸上的神情也是变化不定,在苦笑之后,脑子便是飞快的转动了起来,但留给他的时间实在太短,一下子很难想出什么万全之策,面对着已经离他们不远的敌骑,他只能快速对着一旁的陈皮说道:“除了村子西边留一个人外,其他的岗哨全部撤到方阿牛的屋子四周。”

陈皮点了点头问道:“连长,什么时候开火?”

“不要等我的命令了,等鬼子进了包围圈便动手,能杀几个是几个!”石头沉声说着,语气之中满是肃杀。

陈皮也是不敢迟疑,听到命令之后便是弓着身子快速朝村子里面退了回去。

目光重新放在村子外面的鬼子身上,石头深吸了一口气,默然感慨道:“等了这么些天,这些阴魂不散的鬼子终于来了。”此时距离他们撤回京城休整,不过才三四天的时间,战斗的序幕却是在这种急促紧张的情况下再度缓缓拉开。

17

第十九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