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日玫瑰>第五章 杂牌的杂牌(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杂牌的杂牌(三)

小说:抗日玫瑰 作者:飘逸 更新时间:2011/4/8 10:24:19

第五章 杂牌的杂牌(三)

这时候那些捆在一起的国军俘虏早已被惊醒,他们一个个都睁大眼睛看着蓝剑东一个女孩子以惊人的身手连续搏杀两个日军士兵,而且还一点声音也没发出来,有些自尊心比较强的感到羞愧,急于挣脱绳子站起来,可是这是特意捆绑的放式,人越多反倒越挣不脱。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的赵鼎和这些人都冲进来,赵鼎和刚才担心的要死。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担心蓝剑东的生死,也许是救命之恩吧。好几次举起枪又放下,蓝剑东的严格命令让赵鼎和不敢违抗。直到看见蓝剑东坐到地上摆手才带人冲进来。李虎第一个冲到蓝剑东身边把她扶起来问道:“姐……小姐,蓝小姐你没事吧”?

蓝剑东被李虎的一声姐教的一哆嗦,连忙说道:“别说话放开人先退出这个院子。”

李虎没有动,继续扶着蓝剑东,他感到蓝剑东的身体在哆嗦,不放心没有离开。蓝剑东也感觉到浑身酸痛,看看那些人都被放开慢慢的撤出院子叫过来赵鼎和低声说道:“看看屋子里几个鬼子,要少的话就全部解决,都用刀。”

“是”赵鼎和答应一声摆手叫过那二十人,全部抽出刺刀向房门摸去,日军太大意了。因为院子里有俘虏和岗哨,放心的倒在床上和地下大睡,现在的天气还很冷,这些日军都裹着军用毯子在睡觉。

十二月中旬的南京气温夜晚已经达到了零下,可以说很冷,对于北方人来说的蓝剑东也觉得很冷,这些日军也许杀人杀累了,一个个睡得跟死猪没什么区别。赵鼎和在门口看一下有十一个鬼子。看来是一个班,低声说道:“两人一个快”,说完第一个走进屋里,这些人都有些紧张两个人对准一个日军,手里的刺刀狠狠的刺了下去。这些人并非专业的人,很多刺刀都没有扎对地方,好几个鬼子一下发出惨叫,这些士兵慌乱的拔出刺刀又刺进去,毕竟不是双方战斗,是在日军睡梦中下的手,再不是要害也让日军一下失去反抗能力。接连几刺刀这些鬼子都变成尸体。

赵鼎和还算冷静低声说道:“拿起武器弹药,撤”。

好赖这些人都是当兵的,也没有显得多慌乱,迅速的把屋子里的武器弹药收拾一空撤出院子,外面的蓝剑东听到里面发出惨叫的声音不是中国人发出的,倒是没有太担心,只要不是枪声就应该问题不大,现在南京城里惨叫声和枪声爆炸声都不奇怪。

已经行走了两个来回,道路轻车熟路,显然日军还是没能全部控制南京城,在这一个地区连巡逻队都没有。这些人很快又回到这个地下仓库。听到暗号后郝东来把蓝剑东接进来。一看后面陆续进来这么多人有些吃惊,赵鼎和兴奋的说:“郝连长,太他妈的痛快了,十多个小鬼子一枪没放就全部给送上西天了”。

那二十个士兵更是绘声绘色的一顿讲演,特别是看到蓝剑东搏杀那两个日本人的士兵,那口气就像他自己杀的一样,听得这些士兵都是羡慕不已,只是恨自己没有去。

现在时间不多,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天亮,蓝剑东只好改变今夜出城的决定,一来他要尽可能多的救出一些俘虏和百姓,另一方面也想多杀几个日本人发泄自己变成女人的郁闷。天一亮就什么也干不了只能在这里等着。

自己休息了一会把郝东来和赵鼎和叫到跟前说道:“今晚出城是不可能的,时间已经不赶趟,不等走到城门就会天亮。一两天内城里还平静不下来所以不要着急,机会还是有的。先和你们两个说一下,这两天我们不能就这么等,共有五万多被俘的兄弟被杀害,我们能救多少算多少”。

“五万多?”赵鼎和吃惊的问道:“蓝小姐怎么知道是这些,南京里的国军总兵力也就十二万多,怎么都没跑出去?”

蓝剑东也知道自己说漏嘴了,没有回答赵鼎和的问话继续说道:“由于命令下达的含混不清,撤退计划没有参谋作业,加上很多高级将领扔下部队先行撤离,导致了撤退大混乱,光是混乱造成的伤亡就不少。下关码头船少人多,大部分没有来的及过江就被日军俘虏”。

现在赵鼎和更加确定蓝剑东绝对是高层军官,否则怎么会知道这些机密,更加恭敬。郝东来也有了这方面的考虑。赵鼎和既然有了这样的心思,加上自己也没什么主意就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蓝剑东苦笑一下说道:“尽力而为吧,不过身为军人战死沙场是归宿。你们把部队整编一下,看看还有多少人,让我想一下怎么办”。

最后这一次救回的人更多,足足有一百五十多人。加上原来的人现在整个仓库里是三百零七人。部队就是五花八门,南京城里的部队番号现在这里几乎全有。真是大杂烩,是一支杂牌的杂牌。

现在蓝剑东让这些人集合,看着记录下来的官兵里面没有大官,这个赵鼎和算是最高职务的军官。根据两个人的记录,蓝剑东把这三百人整编成两个连,算是一个营,蓝剑东不知道都有什么国军番号以防止弄混了部下都分不清,只是在南京以后税警总团就取消番号,所以就定为税警总团第一营,让郝东来和赵鼎和两个人的一个来当营长,可是两个人谁也不干,最后蓝剑东当营长,两个人分别任第一连和第二连长。

反正武器多,尽可能的装备最好的武器,把库房里的军装拿出来每人一套。怎么看都算是一支精良的部队。蓝剑东站到这些士兵的面前刚要说话,队伍里突然冲出一个人跑到蓝剑东面前哭着喊道:“你是小姐,真的是小姐。我是蓝富啊”。

李虎一下冲出来拦在这个人面前举起枪。蓝剑东心里一动,制止住李虎看到那个跪在自己面前的年轻人,上身不是军装,现在正哭呢。蓝剑东现在有些明白。原来这么巧,自己占用的这个身体被人认出来了,现在他也不好说什么,只好装模做样的说道:“我让炮弹震伤过,有些事情不记得了,你先别哭,你家小姐叫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蓝富吓得又要哭,看到蓝剑东的样子不像是受了重伤才放下一点心说:“你是小姐没错的,我叫蓝富,是送小姐来南京的,但是在出城的时候被冲散,后来你就不见了,我又回来找你就让鬼子抓住了,你要是有个好歹我怎么和老爷夫人交代啊”。蓝剑东现在倒是不怀疑这个蓝富在说假话,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他不清楚,可是自己是什么地方来的可是知道,还没等他发问,一旁的赵鼎和先急了,在他的印象中蓝剑东一定是在高层掌握机密的高级军官,他也想知道蓝剑东的身份。现在听说蓝剑东失意了,就急切的问道:“你家小姐叫什么名字,为什么来南京?”

其实蓝剑东也想知道这些,以免以后麻烦不断。因此也没制止,蓝富现在生怕小姐不承认连忙说道:“小姐你叫蓝玫瑰,来南京是找哥哥的,少爷叫蓝运东,在新编第十师当参谋长。少爷领兵上前线了,让我送小姐回家。可是我却把小姐弄丢了,不知道怎么向少爷交代。”

蓝剑东现在知道这个蓝富没说假话,他知道这个蓝运东,是牺牲在雨花台,也是抗日英烈,后来被国府追认为少将。原来自己的这个身体是他妹妹的,不过现在却换成一个男人。有些想大哭一场的感觉。

他只好说道:“好了我知道,你先等一下等我处理完事好好想想在和你说”。

蓝富答应一声退到一边,蓝剑东让郝东来带领士兵悄悄的出去尽量找一些老百姓的服装回来,然后就是贮备水合必要的调料,也就是咸盐。

其他的士兵尽快的熟悉武器和队友,做到每一个班的人都熟悉自己的编制。

安排好这些蓝剑东才休息下来把蓝富叫到一个房间里问了一些问题才弄明白是怎么回事,蓝剑东现在占据的这个身体确实叫蓝玫瑰,十八岁,原来在南京女校上学,但是抗战爆发后学校迁到了重庆,蓝玫瑰就回湖南老家,可是父母不放心儿子,蓝玫瑰也不放心哥哥,就借着上学的借口跑到南京来看哥哥,还没等打法妹妹走日军就开始进攻南京,在最后自己上前线的时候让几个人保护小姐向下关方向撤退过江。自己就上前线去了。没想到的是,他战死疆场妹妹也死了被蓝剑东给占据了身体。现在蓝剑东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蓝剑东还是蓝玫瑰。

不过现在蓝剑东只好先放下这件事情,安慰好蓝富后他要解决的是眼下的危机,现在已经知道一对老年夫妇,儿子为国捐躯,女儿又是这样,现在还带着三百多士兵,蓝剑东仰天长叹:“现在连想死都不行了”。

19

第五章 杂牌的杂牌(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