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谍血江南>第二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节

小说:谍血江南 作者:生活在记忆中 更新时间:2011/6/1 0:31:51

江石州地处长江中游,在九江与武汉之间,倚山临江,奇秀而俊美。

江石州开埠的时间很短,过去只是赣鄂两省交界处的一座小城,人口不足几万人,一直到民国初年,由讨袁护法到北伐战争期间,才逐渐繁华起来,而自抗日战争开始到南京失陷,由于不断涌入的难民潮,小城的人口成倍暴增,到了一九三八年,江石州的人口已经超过十万之众。随着日军波田支队大兵压境,九江战事一触即发,而云集了近百万国民革命军的武汉更是风声鹤唳,倒是介乎于两者之间的江石州,或因战略地位似乎不是十分重要,一时成为备战的真空。

江石州本来是一个镇,后来扩充为县,南京沦陷后,却又挂出了市党部的牌子。在战乱的年代里,普通老百姓没有多少人回去关注这一变化,除了觉得每天不停地都有难民涌入外,其他的好像没有什么变化。

江石州没有驻扎正规部队,除了维护治安秩序的警察之外,只有一个守备大队和一个靖卫团的兵力,其主要任务就是剿灭云山红军游击队。尽管国共两党已经初步形成民族统一战线,但因蒋介石实施的是“北联南剿”的政策,南方八省的许多红军游击队被国民党地方政府冠以“土匪”之名,被分割围剿在崇山峻岭或者沼泽湖泊之中,始终无法接受新四军的整编。江石州的情况也是这样,国民政府不但封锁了国共合作的消息,还勒令军统江石州站加快剿灭云山红军游击队的步伐,从而使得江南的抗战形势显得异常严峻。

对于刚来江石州就破获日特案件,钟云惠并没有表现出意外的兴奋,似乎这一切再正常不过了。从礼堂回到宿舍后,她立即换了套便装,进行了一番悉心打扮之后,径自朝仁爱医院走去。

仁爱医院是教会办的医院,在沿江一带颇负盛名,在中国人普遍对西医还是抱有畏惧和抵触心理的时候,仁爱医院之所以能够深得人们信任,主要是因为医院里有数名医术超群的医生,几乎个个都是药到病除、妙手回春的顶级权威,同时,他们又都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

仁爱医院位于江石州最为繁华的江石广场旁,距离军统站不远,因此,钟云惠甚至连黄包车都没雇,而是步行前往,她一身雪白的礼服如云般漂浮在街头,真可谓是惊世骇俗,连一些畏缩的街头巷尾饥饿难忍的难民们都瞪大着眼睛,象着了魔似地望着她,直到她消失在目光的尽头。

她轻车熟路地直接来到医院内科的主治医生值班室,不出所料,向来工作一丝不苟的上官雄正危襟正坐,即使没有一个病人,他都会整天象整装待发的战士一样,随时准备投入紧急抢救。

看到有人进来,他条件反射似地从椅子上弹了起来,还没站稳身就把听诊器拿在了手上,等他看清来人时,便显得有些不耐烦地坐下,同时把目光挪向了窗外。

“你这人真逗,”钟云惠“嘎叽嘎叽”地走到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难道你忘记了松本老师的教诲吗?进你这门的不是病人就是客人,不管是病人还是客人,你都应该笑脸相迎,因为你是白衣天使!”

“我……我是救人……人的,你是杀……杀人的,我……我……”

看到他结结巴巴地说着,她尽量忍住自己不笑出声来:“我才是救人的,你才是杀人的。”

上官雄直愣愣地看着他,憋了个半天,把脸憋得通红也没憋出一句话来。

“不是吗?天下哪有不误诊的医生,误诊就是杀人。现在国难当头,我穿上了军装拿起了枪,才是真正救人的。”

“诡……诡辩!”上官雄犟着脖子涨红着脸说道:“你……你要是救人救……国,就……就应该到前……线去参战,而不是在后……..”

“喂,你上官什么人呀?亏我们还是同学,在东京医科大学的时候,要不是我护着,你这个结巴早被人家日本学生给欺负死了。怎么,现在打仗了,你居然要我一个女孩子上前线?亏你想的出来,我告诉你,你下辈子还是个结巴!”

钟云惠气呼呼地说完,然后从手包里掏出一支烟,还没点上,就听上官雄说道:“我……”

“别‘我’了!”钟云惠把香烟往地上一扔,然后装成他的结巴样子说道:“‘我……我是内科医生,不……喜欢人家吸烟,吸烟对肺不好……’是的,我就是肺不好,但也绝不像你一样狼心狗肺!看看!”

“看……什么?”

“看病呀!我天天吸烟,肺不好,请你这个东京医科大学的高材生给看看!”钟云惠白了他一眼,然后又补了一句:“喂,我可先告诉你呀,身上没带钱。”

上官雄知道她的大小姐脾气又发了,二话没说,慢慢地站起身来,把听诊器的耳件揌进耳朵,然后拿着胸件朝她走去。

钟云惠把胸脯一挺:“哎,我可提醒你,你的手可不准乱碰呀,如果碰到不该碰的部位,我会叫‘有人耍流氓’的!”

上官雄听她这么一说,顿时愣在那里做声不得,两眼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一起一伏的胸脯,顿时感到体内有种欲望之火燃起,几乎要喷发而出。

这是男人的天性所决定的,这与他的人品无关,也与他的情感无关,当一个女人的胸脯起伏在你面前的时候,任何男人都难免会陷入情不自禁的遐想之中。

他的脸比刚才结结巴巴说话时涨得还要红。

“你这个死结巴,你敢说你不喜欢我吗?平时装的倒像个不食烟火的正人君子,怎么现在知道脸红了?”

上官雄被她呛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钟云惠站起身来一跺脚:“我、我怎么就会喜欢上你这么个书呆子呢?”

说完,她从手包掏出几乎是一整包的香烟往桌子上一扔,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10

第二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