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谍血江南>一百四十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一百四十节

小说:谍血江南 作者:生活在记忆中 更新时间:2012/1/4 8:28:06

木村浩开始没明白她们俩在里面干什么,等了一会后,才知道两个女人正关着大门在里面打架。

她们两人同时数到“三”时,同时放开了手,青木幸子趁机一脚把松本伊代从自己身上踢了下去,等待她刚想起身反扑的时候,青木幸子靠在床脚旁,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算了,别再打了,再打下去谁也占不了便宜。”

松本伊代和她厮打了半天,此时也觉得四肢无力,她瘫靠在旁边的床沿旁,骂道:“没想到你这**还有股死力气。”

“哼,”青木幸子毫不客气地回了一句:“你这小婊子不也有一股狠劲吗?为了一个中国男人,竟然要致自己的姐妹于死地,我看你真是想男人想疯了。”

“呸,谁跟你是姐妹?日本女人的脸都给你丢尽了,还军医呢,简直就是一个人尽可夫的骚货。”

“我再人尽可夫不还都是和日本人上床吗?你倒好,老鼠大的小眼睛就盯着一个中国男人,信不信,我只要一挥手,中国的领袖都会在外面排队的。”

松本伊代冷笑道:“这我相信,白送的好事谁不要,恐怕你也是这么送货上门到了吉本参谋长那里吧?”

青木幸子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坐在了床上,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因为上衣纽扣扯落了,一对浑圆的**几乎完全暴露在外面。松本伊代也从地上爬起来坐到对面的床上,看着她那狼狈的样子,笑骂道:“看看你那德性,想必被不少男人上过吧,吉本参谋长就不说了,植田雄、酒井,是不是连松田龟三你都没放过?”

青木幸子捂了半天都没捂住高挺的胸脯,于是干脆不管了,她用手捋了捋头发:“知道吗,作为一个女人,你对任何男人都没有什么吸引力,如果不是有个好父亲做后台混到个机关长,什么植田雄呀,酒井呀,甚至就是外面躺着的上官雄,都不会把你放在眼里的。”

“你别乌鸦笑猪黑,自丑不觉得,想你这样放荡的女人,你以为真有哪个男人把你当宝贝?他们也就玩玩你而已,而且是不用花钱的。”

“你懂什么,女人天生就是要男人爱抚的,看看森田惠子,看看我,哪个女人的胸脯不是浑圆挺拔的,再看看你自己,整个就像是没有长熟的青葡萄,你还指望着男人们要死要活地跟着你吗?” 青木幸子说着仰躺在床上:“中国有句俗话,叫做不打不相识,刚才一架也算是与你打亲切了,告诉你一个秘诀,女人征服男人最有力的工具,就是要拥有一个骄人的胸脯,不管是什么样的男人,他盯着女人身上的第一个地方就是胸脯,你那平坦的就象关东平原的胸脯,又怎么能够让一个男人忘我地陶醉呢?”

记得小时候,一旦有女同学提前发育,胸部突出老高老高的,松本伊代还会带着同学们去笑话她,现在听了青木幸子的话,再想想平时和男人们接触时他们的目光,觉得她的话有几分在理,甚至开始为自己不甚突出的胸脯感到自卑起来。

青木幸子侧着脑袋,看到她坐在那里低头不语,就知道自己的话起作用了,于是继续说道:“就说那个上官雄吧,他对我扭动的屁股不感兴趣,但一看到我这对胸脯就直了眼睛。不过,这还得好好感谢你,要不是你把我赤条条地绑在床上,我还真欣赏不到他那贪婪的样子。”

松本伊代听到这里醋劲大发,她突然扑过去压在她身上,抓住她的头发问道:“说,你们那天晚上干了什么?”

“喂,你累不累,还想打呀?” 青木幸子用手拨开她的手,然后把她推到一边:“那天晚上能干什么?他刚刚从窗户进来不就,吉本将军就回来了。再说了,就他那样长相普通的男人,走在东京的大街上到处都是,我才没兴趣呢!”

“没兴趣你约他干什么?”

“都说不长胸脯的女人长脑子,你怎么连脑子都不长?如果是我约他,我敢约他到小二楼吗?如果是我约他,还用得着他翻窗户进去吗?”说到这里,青木幸子用手碰了碰松本伊代的胳膊:“哎,我说机关长阁下,说到那天晚上的情景,你可欠我一份人情。”

“揍你是活该,我欠你什么人情?”

“第一,我没有向藤堂司令官汇报,说是他自己从天而降的,也没有告诉吉本将军,身上的皮带痕是你留下的,于是他们都相信,是我约会了你未来的男人,而不至于把他与中国的间谍联想到一块去。第二,就在你刚刚走后不久,我就听到窗户外有声音,因为赤条条地被你绑在那里,我怕惊动外面的哨兵影响不好,所以一直没有发出声音,但我清楚地听到吉本将军的窗户被打开了。不久,你未来的男人就来了。他先是轻轻敲了吉本将军的窗户,可听到外面传来吉本将军的车队声音后,他又突然跳进了我的房间。”看到松本伊代瞪大眼睛看着自己,她绘声绘色地接着说道:“开始他让我别做声,解开绑我的绳子后,还帮我找衣服,后来听到吉本将军准备开门时,他竟然故意碰了我被你抽打过的大腿内侧,弄得我失声叫了起来。也许他是担心吉本将军没有听到,后来假装给我递衣服时不小心,又在我胸脯捏了一把,让我再次发出尖叫。那时,我还以为他是故意吃我‘豆腐’,现在我后来我才明白,他是掩护进入吉本将军房间的那个人。哼,他开始在外面有节奏地敲吉本将军的窗户,原来是在跟里面的人对暗号。”

“什么人?”松本伊代突然朝门口大喝了一声,躲在门外的木村浩吃了一惊,但听到里面没有人走动的声音,他估计是松本伊代在试探,如果依旧靠在门上一动不动。

“外面有人吗?”

“没有,我只是担心有人偷听。”松本伊代从床上坐起来,然后也把她拉了起来:“你是在敲诈勒索吗?如果真的是这样,你为什么不向藤堂司令官汇报?”

青木幸子坐起来后,用手挥开她的手:“不管怎么说,我与你父亲还有段师生情谊,再加上我不想得罪你这个机关长,想想吧,如果你即将嫁给的男人,是中国的间谍的话,你们松本家族还有什么脸面在帝国的情报界立足?肆无忌惮地老实说,也正因为如此,刚才我才敢与你厮打一番而不怕你报复,你要是弄急了我,那我就把这一切都捅出去!”

“哼,你以为谁会相信你?”

“冈村司令官就会相信。不瞒你说,刚才他就打电话命令我,我让全天候监护和监视上官雄的一举一动,还说要把我调到你们特高课去。” 青木幸子笑道:“怎么样,凭这两点,你是不是欠我一份人情?不过,你用不着担心,我不会以此来敲诈你,我也知道你们松本家族对大日本帝国的忠诚,惹发了火,你会亲自致上官雄于死地的。我告诉你这些,是希望你以后不要太敌视我,还是那句话,不管在你眼里我是什么人,现在我们都远离自己的祖国,为天皇陛下和大东亚圣战而浴血奋战在异国他乡,关键时候我们还是可以生死与共的姐妹。”

松本伊代冷冷地望着她:“你的这些话还跟谁说过吗?”

“怎么,想杀人灭口?” 青木幸子笑道:“想必你也听说过我姐姐的威名,而我又是个渴望进入特高课的人,你觉得我不会留下什么东西,一旦自己遭到不测时,好被人从遗物中找到追查凶手的证据吗?”

“你想多了,”松本伊代说道:“知道为什么特高课迟迟不愿接纳你吗?那是因为你不仅见到男人就可以张开双腿,而且有时你的嘴张得比你大腿还要开,有些话说多了,就难免招来杀身之祸的。如果上官雄真的是中国的间谍,那么他身边一定还有其他帮手,说不定他的帮手就是我们最亲近的人,如果你四下乱说,不仅对我们摸清他的底细不利,杀人灭口的事也随时可能发生的。”

“除了你,我没对任何人说过。”

“想必等上官雄醒来,你还会对他说,并以此要挟他跟你上床吧?”

“这就要看你的表现了,我有的是男人,不一定要你的男人。” 青木幸子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哎,跟我说实话,他真的那么厉害,一个晚上把你弄成那个样子了?”

松本伊代脸蛋微微一红:“我在他的酒里面下了药。”

木村浩听到青木幸子说到上官雄的事情后,脸色变了几变,他知道两个女人后面的话一定是男女间的私情之语,于是悄悄离开了大病房的门口来到了上官雄的病房,看着昏睡中的上官雄,站在那里一语不发。

一会儿,门外就传来了大病房的开门声,然后是松本伊代和青木幸子清脆的脚步声,“咔叽”、“咔叽”地朝这边走来。木村浩立即推开门走了出去,面对她们毕恭毕敬地鞠了一个躬:“机关长、青木军医,你们好!”

4

一百四十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