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推理>匕首>第二十五章(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五章(3)

小说:匕首 作者:紫净檀心 更新时间:2011/8/28 18:32:35

陈风被带回临时的班房,警官有过吩咐,好好对待他,这些天警员们对他也算客气,他看着门被锁上,心里焦躁起来,不用说,这次的事件肯定是高建那一伙人的阴谋,可是什么人会进自己的办公室而且毫无痕迹的打开自己抽屉的锁呢?这些天他也怀疑过自己的队友,后来这些怀疑的论据都被自己一一否定了,于晴,更不可能。最后一个落点慢慢落在雷震霆身上,的确,雷震霆跟高建接触的时候最多,他们也有足够的时间,可是雷震霆待自己就跟儿子一样,记得上次出事的时候他几天几夜没合眼,拖着疲惫的身子坐直升机赶来,真的可能是他吗?

或许真的像警官说的那样,利益的诱惑是巨大的,万一雷震霆真的晚节不保呢!如果雷震霆都有可能受利益的诱惑,那么这批年轻的队员何尝不能更容易受利益的诱惑?问题又回到起点,他拿脑袋磕后面的墙壁,胡说八道,雷震霆的性格个性是很明白的,为军队服务了一辈子,自己的儿子也扔在了战场上,尝过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对犯罪来说应该是深恶痛绝,他怎么可能跟他们同流合污!想到刚刚对雷震霆的怀疑,他真恨不得自己扇自己两个嘴巴子。他满怀心事的叹口气,这里面太复杂了,一环套一环,几乎可以说是严丝合缝,让人看到就生畏,别说涉足进去了,可是自己进去了,又能怎么办呢?于晴,现在就在危险的边缘上,陈风有些焦躁的跳起来,看看狭窄的牢房,想踹破墙出去是不可能的,他把外套一脱,伏在地上开始做三位数的俯卧撑。

“干什么呢?”外面的警员看着陈风一个接一个的俯卧撑。

“训练,要不出去就让小子们落下了。”说完陈风继续做,也许只有累了才能让自己不再焦躁不安的想事情。

第二天陈风还是五点十分就醒了,这两天没有上操铃自己也按时起床,一个简单的班房里的内务绝对称得上一丝不苟,他还是安静的坐着,他真怀疑这样拖下去是不是没完了。

“陈风。”警员过来开门,陈风习惯性的走出去。

警员带他来到昨天的那间审讯室,他习惯的坐下,好像前段时间是训练,这段时间是说话一样。

自己坐下不到十分钟,门开了,进来的是一个不认识的警官,这个警官比前些日子审讯自己的警官警衔要高。随后进来的人也都是一些生面孔,最后进来的人倒是见过,刑警队长展鹏和严哲,一个至今没说自己在哪个部门的军官。

“陈风队长,这几天让你受苦了。我是调查员秦阳。”最先进来的警官说。

“你好。”陈风点下头。

“后面的两位是我的同事,再往后的两位是展鹏队长和严哲首长。”介绍严哲的时候秦阳有些别扭。

“见过。”严哲微笑着点点头。

“严首长,劳您大驾了,”陈风有点反宾为主,“惊动您可不是一般的事 ,看来我的事挺严重了。”

“当然。”严哲坐到一张椅子里,其余的人也陆续坐下,随来警员拿出记录本和电脑,今天的架势很不一般。

“你的事关系到泄露国家机密,派我们下来调查也是必须的。”严哲并没有紧张的意思。

陈风笑笑:“这些日子我交代的我想已经够清楚了,口供你们也看过了吧?我真的不知道,我只能说那是诬陷。”

“笔录我们的确看过了,我可以用无懈可击来形容。”秦阳看着陈风,相比严哲的轻松他有些严肃。

“不是无懈可击,是我不知道犯了什么罪。”陈风平静的反驳。

展鹏看着陈风,他是这些人中唯一可以可定陈风不是嫌疑人的人,但是他不能说,他清了清嗓子:“陈风啊,你我见过我就不啰嗦了,那封信你也看过了,笔迹的确是你的,不过我们也不排除有高仿的可能,正在移交上一级的技术部门进行鉴定。结果需要一个星期左右,今天我们来谈点别的问题。”

听到还要一个星期左右,陈风脸上表现出一丝不满,但是这丝不满马上被克制下来。

“于晴,我们今天重点谈谈她。”展鹏开始说,旁边的警员开始记录。

“于晴是你的学员,而且你也承认你对她有感情,我没说错吧?”严哲问道。

陈风如实回答:“没错,但是我们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

“于晴做的什么任务你知道吗?”

“什么时候?之前吗?”看到严哲点头陈风继续说,“卧底,我知道,而且我还冒充过朋友给她送过一次任务,这些上级都知道。”

“没错,”严哲继续说,“在那期间以后你没有再跟她联系过?”

“有过。”陈风不否认,“我只是去看看,我觉得欠她的。”

“你欠她什么?”展鹏问。

“我欠她的太多,让她失去回忆的机会,让她独自一人面对残酷的现实,让她只身置身险境,让她独自面对难以承受的压力,很多,我从来没觉得欠一个人这么多。”

“据我们了解,你认识于晴不只是在于晴进入特战大队吧?”严哲把笔在手中转了一圈。

“你们真厉害,这个都能查到,”陈风笑笑,“是的,很早,那个时候我还是新兵,因为我的自负,差点让我葬送战场,也就是那个时候她救了我半条命。不过后来我想找她来着,因为我知道那个时候她已经失去了父母,我绝对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知道她以后该怎么办,毕竟这半条命是她救的,虽然只有小小的年纪,”陈风赞叹的说,“后来我们一直没联系,再后来她进了我的队我都不知道。”

“那你们是怎么知道彼此的过去的?”严哲有些好奇。

“有次训练高台跳水,她不是一般的恐高,要知道我们这行的目标就是照着没有缺点去训练,我逼着她往下踹,后来她不小心把我的衣服撕破了,肩头上是当年那个歹徒给我的伤疤,她还记得,后来她私底下找徐青林确认,就是我的副队长,徐青林说就是那年留下的伤疤。”记录的警员彼此看了看,这真可以称得上传奇故事了。

“很传奇,也很巧合。”严哲微笑着说。

“是啊。”陈风不否认,“世界真的很小。”

展鹏提示严哲有些跑题了,他转回正题:“这个问题我们过去,听说在于晴要调往武警的时候你非常不愿意,因为这个还关过禁闭,有这回事吗?”

陈风点点头:“有,我说过,我觉得欠她的,不过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对她有感情。”

“什么时候你们有的——感情?”展鹏有些别扭,记录的警员抿着嘴忍着笑。

陈风笑笑说:“上次我差点归位的时候,那个时候已经放弃了全面搜救,她几乎花了自己的一条命把我这条烂命捡回来的时候,也是在医院里,我才知道她就是那个当年的女孩,一切知道的都挺晚的。”他自己感觉有些好笑又有些戏剧。

“你从来没有问过她关于武警队的事情,我是指关于机密上的。”

“没有,我们都有共同的原则,她是我的兵,她也有这种精神。”

“219大案发生的那天你在干什么?”

“训练,全队人可以证明。”

“你是什么时候怎么知道于晴出事的?”

“我打电话给她她不接,后来是关机,再后来我去武警找她,当然那个时候我以为于晴有任务,我就是想去武警队看看她在不在,后来去武警的时候才知道出事了,牺牲了一个少尉,还有那天的报纸,我立马联系到是怎么回事了,就逼问我以前的战友王志文,他告诉我的,不过那已经是一个星期以后了。”陈风想起于晴脑袋上缠着纱布的样子,有些心痛。

“什么时候看到报纸的?如何联系到于晴出事了。”展鹏问。

“第三天,我只知道是辆军车,我觉得不太对劲就打电话,因为我没听说过最近陆军这里发生什么重大的事件,要知道我是队长也有知情权,后来我知道那辆车是武警的,就感觉事情不对了,我再打于晴的手机就是关机,之后我刚才说了。”

严哲想了想,说:“我再问你,刘坤转业去了刑警队之后你们的联系也比较紧密,为什么?”

“他是我最骄傲的队员之一,她转业的时候我就不太愿意,后来想到强扭的瓜不甜,也就在她的申请上签字了,我去看她只是叙叙旧,看看他习惯不习惯那里的生活。”

“你以前没有对离队队员这么关心过啊。”

展鹏皱着眉头,刘坤是个非常优秀的警员,展鹏不愿意她牵扯上什么,那也关系到刑警队的利益。

“也是我相处时间最短的队友,我是说经过我的考核留下来的,以前的队员没有像他这样突然决定的,都是最少两个月之前跟我申请的。”陈风死咬住不松口,只有这样才能保住大局。

展鹏明显的松了口气,他接着问,也放开不少:“肖锐生前和你有过接触,你们一般都谈什么话题?”

陈风深吸一口气,说:“实战,经验,要知道特战的队员实战和经验都特别宝贵,要不武警都来挖人呢!”他看了严哲一眼。

严哲好像没听见,问自己的问题:“陈露,你了解多少?”

“我不了解,因为她是我经历过的所有队员中唯一一个主动放弃的,其余的我真不了解,我是听于晴的汇报之后才知道她已经选择了条和我们相反的路,太可惜了。”陈风叹口气。

“你在社会上交往的朋友有没有不明不白的人?”展鹏问。

“我本来就天天在队里训练,社会交往很少,大部分都是战友和同学,而且军校的同学居多,这个你们应该调查过了。”陈风一摊双手。

严哲在展鹏耳边说了几句话,展鹏点点头,看看陈风,显然不怀疑陈风的话。

“话说回来,你在于晴卧底的时候就违反命令私自去看她,有没有想过这样增加了于晴暴露的危险。”展鹏继续问。

“有,所以我在那时不是一个合格的队长,可是她是一个那么年轻的队员,经验少的可怜就给她这么重的任务,我担心她受不了所以才忍不住无看看她的,你没看到她在车里睡着的安稳样,你们想不到一个人在睡觉的时候都要随时观察周围的感觉,那天我体会到了,让她当卧底我本来就不同意,我认为太仓促了。”陈风找着发泄的时机了。

“那个我们以后再讨论,现在讨论你的问题。”展鹏打住他,防止他说出更过激的话。

“我能问一个问题吗?”陈风并不领情。

“说。”严哲眉头有些皱起来。

“你们想过为什么陈露认出于晴而没揭穿是怎么回事吗?如果是你们你们会怎么做,为什么会把一个炸弹放在身边!你们更应该考虑的是这些!”陈风有些不能理解。

严哲说:“这个牵扯到张氏集团和刘经理之间的纠纷,你也知道张总死了之后于晴也就回来了,那个时候于晴也不可能继续卧底了,还有,这个不是你应该问的问题。”

“对不起。”陈风道歉,“我只是太想出去。”

警员和军官们互相看看,严哲推推鼻梁上的眼镜,声音放慢了一些:“你只对一个队里的女队员有过这种感情吗?”

“什么意思?”陈风瞪着眼问,他不允许有人玷污他的特种大队和感情。

“别误会,这只是调查。”

“没有,我也不会想到我会喜欢上自己的队友。能不再说这个问题吗?我担心我一会儿会控制不住。”陈风努力平息自己的火气。

“好了,我们再问你其它的问题。”展鹏接过话茬。

这次的问讯时间相当长,涉及的问题也与之前不一样,有些地方陈风差点就说漏嘴了,一上午的时间,陈风觉得口干舌燥,精神上甚至有些疲惫。两方互相对峙着,心里各有自己的算盘,最后审讯员出去讨论了能有三十分钟,进来的时候展鹏对陈风说:“陈队长暂时先委屈一下,等鉴定结果出来再说。”

“鉴定结果能说明一切吗?”陈风看着展鹏。

展鹏想了想:“能说明大部分问题。”

陈风点点头,站起来走出审讯室。

0

第二十五章(3)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