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推理>匕首>第二十五章(8)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五章(8)

小说:匕首 作者:紫净檀心 更新时间:2011/8/29 20:09:32

陈风的确需要一个人,但是不是真的感觉累了,他走到卫生间里,拿过一把凳子踩到上面,把天花板中的一块推开来,手往里面摸了摸,脸色忽然大变,他不相信又往里探了探,最后拿了个手电筒,等确定里面没有东西的时候他大脑一片内空白,看着洗手间镜子里自己缩成一团的脸。

他打开门,走到徐青林的宿舍,徐青林屁股还没坐热乎就看见陈风进来:“队长,这么快休息好了?”

陈风着急的问徐青林:“他们真没从我房间里带走东西?”

徐青林肯定的回答让陈风相信东西不是警察拿走的,他又问:“别人有没有到过我的房间?”

“谁敢啊,都上了封条的。”徐青林看出些端倪。

“队长,丢了什么?需要我让队员们找一下吗?”他仔细的看着队长坐立不安的动作。

“哦,不用了,没什么重要的。”陈风口是心非的回答,想起来还要去向雷震霆报告的,他告别徐青林回去换了套新衣服,朝大队长办公室走去。

看到严哲一行人坐的车还没走,陈风整理一下自己刚换上的军装,上楼敲开雷震霆的办公室,其实他敲的时候就发现门是虚掩的,推开门敬礼:“报告!”

雷震霆看着自己的爱将回来,站起来也板板整整的回礼:“回来啦。”

陈风重重的点头。

严哲看两人的表现,对雷震霆说:“人安全送回,接下来的工作就交给你了。我就不打扰你们叙旧了!”严哲说着话把帽子扣在头上,然后和雷震霆握握手。

“再见。”雷震霆感激的说,然后和严哲身后的人握握手。

严哲出门的时候看着陈风,在他面前站住:“好好干。”

“是!”陈风敬礼,严哲本来想要和陈风敬礼的,看陈风这样只好回礼,然后有些酸酸的走出办公室。

送走这一行人,雷震霆坐回自己的位置,看也不看陈风:“自己找地坐。”

陈风有些揶揄的看了雷震霆一眼,后者一本正经的看着电脑上的数据,他坐到自己最习惯的那个位置。

“还习惯吗?”雷震霆瞟了他一眼。

“还行。”陈风有点不明白雷震霆指的什么。

“习惯蹲班房啊?那你现在扒了这身军装回去接着蹲。”雷震霆有些气结。

陈风赶紧说:“我以为你是指回来呢!”

雷震霆关上电脑,笑着看着他:“我就知道你小子不会干让我失望的事。”

陈风笑笑,有些心神不安的看着外面。

“回来了还不安分?你忘了你吃的那个亏了。”雷震霆看着躁动的陈风。

陈风坐好:“不是,有些事不太明白。”陈风回避雷震霆的眼神。

雷震霆看了他一会儿,忽然说:“陈风队长,你到底有多少事瞒着我?”

陈风脑子忽然卡壳一样的凝固,他看着雷震霆,脸上的表情也卡在那里。

“这么久才过来,你是在找这个吧?”雷震霆从自己面前的抽屉里抽出一个牛皮纸袋。

陈风一看那袋子脑子就炸开了,他像是被揭穿了的卧底的阴谋家一样坐在沙发里。

“我看过了,”雷震霆看着陈风说,“警察先搜查你的办公室,我觉得不对劲让徐青林到你的卧室去看看,我告诉他就算把地皮揭了也要把所有不利于你的东西拿走,结果他在你卫生间上方发现的这个,为什么不告诉我?”雷震霆有些痛心的说。

陈风忽然觉得轻松了许多:“您看过了就知道了吧?那里面涉及的不是简单的人,如果事实成立,那么之前那所有的一切就都有了根据,后面可能发生的我不敢想象。再加上你和他还是那个案子的主演参与方。”

“你不信任我?”雷震霆眼里写着心痛。

“我更相信人性。”陈风看不了雷震霆那种眼神。

雷震霆站起来,走到陈风身边:“如果我真的那么做了,当年我就不会把自己的儿子那么扔在战场了。”

“时间会改变一个人,利益会迷惑一个人的心智,对不起,大队长,如果不是你发现这些我还是不会告诉你。”陈风愧疚的站起来,还是不敢面对雷震霆的眼神。

雷震霆有些失望的叹口气:“看来我带了一辈子的兵竟然得不到部下的信任。”

“不,我们都信任你,要不然我们就不会刀山火海的去干。”陈风觉得自己有些过了。

“你那是相信,你相信我不会害你们,信任比这要高一层。”雷震霆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在他面前踱步。

“徐青林知道这里面的内容吗?”陈风忽然想到了什么,刚刚徐青林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他是你的副队长,跟你出生入死的兄弟,他应该有权利知道。”

“他知道了?”陈风惊讶的看着雷震霆,心跳开始加快。

雷震霆抬起一只手摇摇:“我让你亲自告诉他,陈风,我告诉你徐青林唯一比你强的地方就是他可以全心的去信任一个人。所以你怎么变他都不相信你的本质会变,那天我问他要不要看,他拒绝了,他说他相信你。如果让徐青林知道你不相信他你说他该多么失望!”

陈风激动的说:“不!我相信他,这个队里我最信任他。我只是不想让他卷进来。”

“啪!”的一个响亮的巴掌甩过来,陈风的脸扭向一边,雷震霆眼里烧着火,陈风不管脸上火辣的感觉,低头看着地面。

“好,打得好,至少我知道自己错了。对不起,大队长。”陈风伤心的说。

“我打你不是因为你错了,是因为你现在对你的职业不信任对你的战友不信任,你知道你走之后你的队员是什么状态吗!国家利益,首当其冲你是做到了,可你让多少人为你违反原则为你置身险境,你用你的莽撞执行‘匕首’的誓言,陈风,你太自私了!”雷震霆痛心的说了。

陈风不语,他不知道自己这种做法是不是太自私,他只想着不让队友们卷进来,却忽视了大家彼此之间一直相互扶持着走到现在的信任,如果真的出事,单凭自己这样不说话就能保护得了大家吗?

“解释啊,你怎么不解释了?你平时不是挺能说的吗,没理也要辩三分。今天这么哑巴了?还是在拘留所带的时间太长了?”雷震霆咆哮着。

“大队长,我没您想的那么高,我是太自私了。我不配穿这身军装!”陈风心里也开始翻江倒海。

“你他妈的别动不动拿你的军装拿你的职业说事,你还当你忽悠新兵哪!这两样东西是要进到你心里的,不是挂在嘴上说的!”雷震霆拍的旁边桌子上的花盆都颤了一下。

“请大队长指示接下来该怎么办。”陈风低着头,现在的样子是他当兵以来最颓败的一次。

雷震霆看着他,脸上慢慢浮起淡淡的微笑:“先让徐青林知道你在干什么。”他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内部号。

“队长,我不想让徐青林牵扯进来,这个组织太危险。”陈风坚持自己的意见。

雷震霆让他坐下,说:“我们内部发现内鬼,现在能证明的就这一个,万一还有其他人呢?对方玩阴的我们也陪他,我已经跟上级申请过了,徐青林就是我们下一个秘密的调查员。”

“队长,这好像超出了我们的职能了。”陈风提示他。

“真打起仗来军队还分得上什么职能!”雷震霆看着外面的操场。

“你以为你找到的这点小儿科的东西真的就能定江山?我们知道的资料不比你的次要,跟你摊张牌吧,这个组织中央已经追查十年了,不仅仅是一个黑势力的组织,更是一股危害国家安全的恐怖性质的分子。”雷震霆不屑的看着他。

陈风骇然的坐下,一直以为自己掌握了天下,其实不过是井底之蛙罢了。

“报告!”徐青林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进来。”雷震霆喝口水润润嗓子,刚刚跟陈风上的火让他感觉口干舌燥。

徐青林进来,陈风迎上去重重的给了他一个拥抱,徐青林有些不明白:“队长,怎么了?”

“让他跟你说。”雷震霆指着陈风。

陈风看着徐青林的时候眼眶里满是愧疚:“青林,对不起,总是让你替我收拾战场败局。”

“队长说什么呢!”徐青林看着陈风立正给他敬了个礼,有些受宠若惊。

“这礼你可以破例不用回,他欠你的。”雷震霆阻止徐青林抬起的手臂。

徐青林彻底懵了:“我不管发生了什么,现在告诉我为什么!”从刚开始进来的时候就被摆布,他有些忍不住了。

看着徐青林有些恼羞成怒的表情,陈风拿过雷震霆桌子上的牛皮纸袋:“青林,你隐藏的不错啊,有卧底的天赋,我愣是没发现你竟然知道了我的秘密。”他晃晃手上的纸袋。

“我用人格发誓我没看过。”徐青林紧张的挥挥手,甚至后退了两步。

“别紧张,”雷震霆慵懒的坐到椅子里,“今天就是让你来看的,看完我告诉你为什么。”

徐青林半信半疑的接过纸袋,在打开前还确认性的看了雷震霆一眼,后者只顾喝着自己的茶。

过了半晌,甚至过了吃午饭的时间,办公室里只有偶尔的翻纸张的声音和雷震霆喝水的声音,一片寂静。最后徐青林沉重的合上手里的资料:“队长啊,有的时候我真想扒开你脑袋看看你怎么想的。”

陈风重重的拍拍徐青林的左肩,说:“对不起,我太自私了。”

“不,值了,知道队长不是出去鬼混,我在后方给你掩护着,值了。国家利益,首当其冲,这是我们的信条!”徐青林把资料重重的拍在桌子上。

“陈风,现在大家都知道了,告诉我你还发展了谁?”

陈风笑笑,开诚布公的说:“于晴肯定你们都猜到了,还有刘坤。”

“哟呵!你小子手还伸的挺长!刘坤是你故意安排的吧?”雷震霆惊奇的问。

陈风点点头,说:“可是花了我不少力气,不过刘坤凭自己的实力也有可能进去。”

“当初给你看那资料的时候知道我为什么没阻止刘坤了吧?”雷震霆五分生气五分揶揄的看着陈风。

“啊?那个时候你就知道了?”陈风惊讶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雷震霆摇摇头:“我没那么大的能力,不过我知道你小子在私底下预谋着什么,但是我相信你,你不可能做对不起这里的事。”

“对不起,大队长。”陈风愧疚的说,因为自己的自私和怀疑。

徐青林看看这俩人:“那我干什么?”

“徐青林!”雷震霆严肃起来,“现在给你授命。”

徐青林刷的站起来,表情坚定。

“因为涉及到一个国家安全的大案,我们需要一些人在背后调查破案,甚至还要深入险境,也就是说就算哪天你牺牲了人们也不会知道你是谁,而且你只能听从我的调遣安排,也只能服从我的命令。不能跟任何人透漏你的工作,明白了吗?”雷震霆严厉的看着他。

“是!”徐青林的表情更加坚定。

“从今天开始你记住,你的身份只有你,我,陈风,于晴和刘坤知道,不能向任何人透露,不管那人官多高权利多大,还有面对诱惑的时候要把持住自己。”雷震霆这回是语重心长的说了。

徐青林点点头:“是,就算我流干最后一滴血我也不会说。”

“糖衣炮弹更危险。”雷震霆提醒他。

“那就在我受诱惑前毙了我!”徐青林更加坚定。

雷震霆满意的敬礼,徐青林回礼。看着面前的三个人,雷震霆欣慰的点头。

“大队长,您申请的那个人靠得住吗?”陈风狐疑的问。

雷震霆无奈的笑了:“你小子是不是得了疑心病了,他从一开始就负责这件案子,很多重大的突破就是他发现的。”

“哦。”陈风点点头。

雷震霆没打算留他们:“回去陈风你给青林说说该怎么做,不过咱们吃点饭去吧,就在你们分队。”

“没你的伙食关系。”陈风小声的说。

“啥?”雷震霆叫着。

陈风走出去:“我让食堂准备俩好菜。”

雷震霆看着陈风不怀好意的眼神,徐青林在一边看着他们笑。

“你那脸是怎么回事?”徐青林下楼的时候才发现陈风左脸颊有些红。

“搓的。”陈风加快脚步,“我先去食堂看看。”

徐青林看着后面赶上来的雷震霆明白了一些。

0

第二十五章(8)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