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推理>匕首>番外——王志文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番外——王志文

小说:匕首 作者:紫净檀心 更新时间:2012/2/10 15:54:53

夜色如歌,岁月正好。

在云南刚见到于晴的时候,他就发现心中有这个感觉了,晚上回招待所的时候那个军官说的话正中下怀,他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这次是有任务,但他心中也有一个愿望——那就是不见到于晴誓不罢休。

今天见到了,可他能感觉到,就算陈风失去了记忆,就算未来的险恶和路途注定坎坷,可于晴不打算再接受任何人,至少是他。她性格中有种不能背叛的元素已经生根,在职业上是,在感情上也是。

王志文从没想过会和陈风同时喜欢上一个人,可他的性格在这上面注定要败给陈风。想到今天于晴心碎的眼神和声音,他从心底里生疼。

“特种兵是一群很孤独的人,这是你们的职业决定了。当你决定单身去执行一个任务或者接受到一个单人任务,你就注定要只身行动,如果要配合,也是未知。”这是雷震霆那天清晨在特战队说的话。

“如果注定孤独,那我也选择。”当时他执拗的说。

雷震霆则不像在说这个:“人如果孤独久了,就容易自私。”

当时的王志文不说话了,他知道这点,但自私这个词对军人而言只能用在祖国身上。

雷震霆轻叹一口气:“我还是不能原谅我年轻时犯的错误,如果没有那时,有的人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王志文把手放在窗台上,他现在多少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

“志文,兄弟,如果面前有一把枪,里面只有一颗子弹,对方挟持了两个人质,一个平民一个是我,你只能救一个人,但救这个人的前提下是你必须得牺牲一个人质,你怎么选?”这是陈风跟他说的话。

王志文正在擦自己的匕首,听这话停下手中的动作:“那就一发子弹把绑匪毙了,这什么逻辑。”

“就是个选择题,你选不选?不选是孬种。”陈风无赖的笑了。

“这压根就没逻辑规律,当时情况是什么,有没有支援,有没有炸弹,人质处于什么样的环境全是你一张嘴,我不选,也不做孬种。”他继续手上的活儿。

陈风有些奸诈的笑了:“嘿嘿,我也不告诉你答案。”

其实他当时有了选择,但这个答案他不想说。

入夜之后,他躺在床上,看着于晴送给他的礼物,嘴角不经意间扯出一个甜甜地微笑,闭上眼睡去。

如果是为了你,我愿意承担任何代价。

次日他接着去探望陈风,当陈风说出那句“你是谁”的时候,他心里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悲痛,或许还夹杂着希望。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还有一丝绝望的机会,陈风,我最不想的就是与你为敌,在任何地方,所以,我让于晴自己选择,就像当初我选择离开你们。

我有面对结果的准备,但我未必有面对结果的决心。

所以我什么也不做,最大的爱不是占有,而是毫无保留的付出,即使你深爱的人心有所属,那你就去成就他,用默默无闻和退出去成就,我愿意这么做,因为这样的你是幸福的。

当我转身的时候,你看不到我眼中的失落和无助。

你伪装押运武警的时候,我后悔我没能将你换下来,虽然我知道那是徒劳,可我无法原谅自己没有为那做过努力,我从一开对这份感情就懦弱,所以我将它和工作严格区分开,在我心中,你只是一个女人。

时过境迁,现在已经是任务结束之后了,他回到了挚爱的武警队,平地升一级,这是他应得的,在授衔之后,拿着新领的军衔他没感到任何舒心,他瞥了眼和自己同时授衔的肖丽娟,她同样也没露出欣喜的神色。

“升了还不高兴?”沈国走到两人面前,在他们中间站着,两只手各拍拍他们的肩膀,他的脸上写着欣慰,肖丽娟拂拂短发,这是在任务中她自己剪掉的,她还没习惯。

“这一路走的太沉重。”肖丽娟是个性直的人,她看着摊在手中的肩章。

沈国心知肚明,他放下手,看着他们两人依旧年轻的脸:“以后的责任更重了。”

两人敬礼,这个授衔仪式没多少隆重,沈国为他们换上新的军衔和资历章,互相敬礼之后便结束了。

但经过了这么些,所有的隆重只是过眼烟云。

两人相继离开办公室。

王志文在肖丽娟之后离开,沈国在他关门的时候用长者的语气背着他说:“错过的就错过吧,那毕竟是过去,你应该更好的看看将来。”

他停都没停,关上门。

同时关上的,还有沈国的惋惜。

没有片刻的停歇,王志文还想着一件事,他要去确认。三队队长看着王志文的军衔,尴尬的过来准备敬礼。

“臭小子你想让我把你扔出去就抬这个手。”依旧是风轻云淡的微笑,看似微笑的表情下掩藏着沉重。

三队长嘿嘿的笑着,王志文跳上车发动车就离开。

“这赶着去哪儿报喜啊?”炊事班长推着个三轮往里拉菜,同时赞叹这作战部队就是火气。

车一路没歇,王志文直接冲着特战大队去的。

特种部队对外来车辆很敏感,但沈国对王志文等几个有“特赦”,他一路没遇到什么阻碍就来到特战大队的门口。

一辆黑色的车从特战出来,黑色的遮阳膜让人看不清里面的人,他知道这车的来路,让他先过去。

又一次的擦肩而过,他不知道。

于晴看着他看着这辆车离开,眼神回到原来的位置。

“以后会有时间的。”坐在身边的部长手上的手提箱没离开,他好像能看透于晴的心思。

于晴点点头,毫无声息的慢慢叹出一口气。

黄烈送的他们,他还没来得及转身,就看见王志文在登记,他过去打发了执勤兵,然后将他放进来。

“哟呵,回来报喜啦!”黄烈看到了王志文身上还没热乎的新军衔。

王志文不自然的一笑:“政委别笑话我了,谁不知道咱特大的兵随便出去一个都能震住一个连级干部呢。”

“说吧,你来可不光是为了报喜的。”特种部队向来是直来直去,火里来火里去的不顾及其他。

“陈风,还有战友们。”王志文终究没勇气说出那个名字,他摸摸嘴角,掩饰还未发觉的气馁。

黄烈这政委不是白干的,他透过王志文肩膀后方发现陈风等人发现这边的异样往这赶,他看回他:“于晴刚走,就在刚刚那辆黑车上。”

果然,王志文眼中露出那种不舍和心痛。

黄烈笑笑:“虽然你不再是我的兵,但你是匕首的人,她让我告诉你,谢谢你对她的照顾。”

王志文的拳头捏紧,他不愿去想于晴为什么没跟他说一句话,只是很心疼,像失去了什么一样,他皱紧眉头,抿紧嘴。

“这臭小子到了武警呼呼的升,以后找他蹭去!”王辉一个大跳过来伏在王志文肩上,王志文马上将刚才的情绪掩藏,换上固有的姿态。

“你们来我一百个欢迎,哈哈,别闹了。”欧阳玲等几个女兵在一旁看这几个老兵像个大孩子一样闹。

黄烈看着他们闹腾,也忘记刚刚发生的什么。

高芸芸走到欧阳玲身边,她刚从另一个地方回来。

“于晴还回来吗?”欧阳玲看到高芸芸。

高芸芸摇摇头:“不知道。”说完她看向王志文,对方眼中掩藏不住黯然。

等他们闹完了,陈风上前和王志文重重的拥抱在一起。

“新开始。”陈风帮他整理新的肩章和资历章,伸出一只拳头。

王志文对上那个拳头:“一样。”

晚上,王志文回到自己的部队,自己的宿舍,只有在无人的夜晚,他才露出自己真正的状态。看着崭新的资历章,他心里却空落落的,将衣服挂好,他躺到床上,依旧难以入眠。

一直以来,自己都是这么退却,明明心中喜欢,却没有勇气说出来,他一直处在顺其自然的态度上,有只身入危险杀敌的勇气,却没有表达自己的勇气,很多事都是这样。

当我知道你回来,我是第一个最想证实你现在安危的人,还有陈风,当你请战去境外解救队友的时候,我多希望当时我能飞过去,即使不能拦下你,也能和你一起去,至少能为你的安全增加一份保证。可这一切,终因我的无能而落空。

翻来覆去的,他始终难以入眠,多少个夜晚。

如果陈风的失忆是我的一丝机会,那老天太残忍,让我最后这一丝机会也没有。

他依稀记得于晴挡下雷震霆那颗子弹之后,当陈风说出他只是装作不认识于晴之后,于晴本来毫无生气的手指猛地动了一下,他看着陈风追悔莫及的表现,当时的他木然,只是站在一边,人,有的时候很可悲,连悲伤都不能表现出来。与陈风那一仗,不只是因为陈风的自负和糊涂。

打入组织,我甚至一度希望牺牲在那里,执行任务和大队长他们兵戎相见的时候,我就没有回来的希望,我要为你报仇,就像当初郭啸江一样,我可以多少体会他的做法了,他心中一直保持着一个承诺,无关于荣誉,甚至使命和责任。

但一直等到任务结束,我看到了你,你没变,但你给别人的感觉是变了,我知道这是缘于伤害,谁都有逃避伤害的理由,所以我不将它们点出来,你想去哪里,我都会默默祝福你,正如雷大队所说,你想上哪儿,是留不住的,那你就到你想去的地方吧,不管是否真的愿意去,这是你自己选的,谁也留不住,我只能看着你,并将微笑带给你。至于悲伤,留给我自己在深夜慢慢品尝。

表面看来,这是一个对大家都好的现象。

又是一个失眠的夜晚,月光洒在王志文的常服上,他看着泛着柔和光色的军衔,嘴角淡淡的一笑,还是那个习惯,只是不是一样的心情。

这已经足够了,他看着床头柜上那个于晴送他的娃娃,他一直小心保存着,就像这份礼物一样,包括失落,你给我的,我怎能不要。

0

番外——王志文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