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越战,我一生的战争>第三十四章:中越关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四章:中越关系

小说:越战,我一生的战争 作者:怪卟嘚 更新时间:2011/9/1 18:01:53

我知道,我根本就不是姓辛的对手,我的脸颊被他干上几拳老拳,嘴角渗出血,鼻子也被干出了血。两只眼睛被干成了熊猫眼,身上不知道受了多少的老拳。

我被他干趴在地上,、我又爬起来,干趴了,在爬,就是这样,成了打不死的小强,但是从姓辛的鼻子里冒血来看,他也被我的无敌流氓拳干挨上了好几次。腋下也被我使阴招给阴了一翻。

在我在一次爬起来的时候,连长带着副连长,指导员他们过来,立马喊了声住手,看着大战在即,伤痕累累的我们,气得不行,洪连长虽然平时待人和善,基本上没有看他发过脾气,但是不等于他不会发脾气,,当场就让人把我们给捆起了起来,看我们还想反抗,我还打了一拳捆我的士兵,连长更是生气,从那个战士手中结果绳子,亲自把我给捆了。

遇 到一向待我不错的连长,我又怎么下得去老拳呢。倒是血腥王比我老实多了。乖乖的束手就擒。然后连长就让人把我们俩一起关进了连里的禁闭室。

禁闭室是没有少去,但是这次有血腥王陪着,也值了,倒是水生他们在外面冲着连长嚷嚷 说要关把他们一起关。还尽说血腥王的坏话,说是姓辛的先向我们发难,侮辱我们几个苗族兵,我们才会动手的。

我和他面对面的坐着,对外面的话听得好好的,我很是满意的瞧了他一眼,想向他炫耀一下成功者的滋味,我虽然被关了进来,但是有那么多的兄弟在为我抱不平,而他呢,没有一个人为他说好话。

他倒是好,从一进来就闭上眼,一句话不说,一个屁不放。

洪连长可能是要彻底的惩罚我们,连晚饭都没有叫人给我我们送来。

身上的绳子倒是早就给我们俩自己给解开了,但是并没有继续干下去的,人是铁,饭是钢,空着肚子,怎么干。

在晚上十点的时候,兄弟们倒是给我带来了一些吃得,虽是有点多,但那就是我一个人的份量,看来他们并没有给血腥王准备,不过这血腥王人品也够差的,既然全排一个人都都没有一个人给他送饭的。

我端着着饭,正准备汪肚子里吃,但是又想到了什么,最终还是把饭分作两半,用他们给我装菜的碗匀了一半给他,送到他面前,也不问他吃不吃,又回到我自己的位置重新大吃起来,他见我把饭分他一半,也不含糊,直接用手就刨着下肚了,也不管手上卫生不卫生。

吃完饭,我们并没有重新干起来,因为冷静下来后,并没有继续干的冲冲动了。不过,我倒是一直在想跟他交手的过程,要不是血腥王手下留情,我恐怕早就被他干死在那里了。也不会在有后来的耍阴招了。也不会鼻子被我干破的事情了。

送他饭吃,就权当是还他的情吧。谁叫他曾经帮过呢。不过,从跟他交手,也让我明白了,我们之间的差距有多大,我在心里想着,要是作战经验丰富的越南人也是这样的能干,那要是上了战场。越南人也会让我嘛,答案是否定的,到时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这使我前段时间自信的心里一下子变得自卑了,也为自己取得那么一点点的成绩就骄傲感到羞愧,同时心里也在告诫自己,等出去以后,一定要刻苦训练,把骄傲自满的心里端在一边。

两天后我们被放了出来,对于我们打架的问题,好像并没有什么惩罚,该训练还是训练,该站岗还是站岗,这跟以前架犯了打错误根本就不一样,以前要是犯了错误,没说的,先是一个处分,然后又是什么这样,那样的通报会,批评会,在这个会上写检讨,在那个会上练通告。

这次,完全不一样了,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我心里这样想着。

随着边境上的冲突越来越多,战争味道也是越来越浓,最可恨的就是越南人把边界碑挖出来,趁与我边防队部错开的时候,今天把界碑前移几尺,明天向前移动几米,等我边防军发现的时候,对越南边防部队进行警告的时候,越南人却是无耻的的说,你们中国那么大,让一点点给我们怕什么啊。

真是一群无赖,不过我边防军并不理会越南人的这种无理行为,依然照着原来的巡逻路线巡逻,当我边防军走到原来碑界的属于中国领土的这边,越南人马上就出来捣乱,说我们的边防巡逻队过界了,踏上了他们越南人的领土,真是无稽之谈。

其他可以忍让,这种蚕食中国国土的丑陋行为,是中国人民绝不答应的。

其实中越关系从同志加兄弟的情谊到现在的紧张关系,主要经历了几个阶段。

一就是友好时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越南民主共和国于1950年1月18日建交,到1974年之前的24年间,两国之间基本上没有发生边界争端。“尽管双方对边界某些地段的位置认识不一致”,但争议面积不是很大(有资料显示当时争议面积72平方公里)。1957年和1958年,中越两国曾经交换了信件,表示尊重根据中法界约划定的中越边界,确认了维持边界现状、边界问题应由两国政府解决、地方无权解决领土归属问题的原则。

24年间,“两国边民和边防人员和睦相处,互相帮助。双方边境地方当局多次通过友好协商,就边境治安、管理、贸易、经济建设、边民往来等问题达成一系列协议,还解决了边民之间的一些纠纷。当时,两国边境地区之间的关系,同整个国家关系一样,是亲密合作的。”

二就是争端初起、越方挑衅(1974年-1977年)

一九七三年越南停战后,特别是一九七四年以来,中越边境情况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按清朝政府和法国划的边界属于中国一侧多个地方,越南当局都先后提出了领土要求。此后,越南就开始在中越边界上不断制造挑衅事件。

按后来我方的统计,74年到77年,越方在中国边境制造挑衅事件的次数:

一九七四年 121 一九七五年439 一九七六年 986 一九七七年752这个阶段,

越方挑衅的主要形式是:

武装人员和边民“越界到中国一侧巡逻、修路、开荒、植树等,干扰中国边防部队的正常巡逻,窜扰中国村寨,干涉中国边民生产,破坏中国边境的生产设施”等。如在我方凭祥市境内就曾发生以下事件:

1974年3月20日后,越南武装人员多次进入中国领土浦念岭、浦寨岭、浦营丁等地区,阻挠我中国边防人员正常巡逻。

1974年12月31日,越方人员带领苏联军事顾问到中国领土浦营丁地区勘察绘图,并在这一地区铲了2300米的防火线。

1975年4月 越南军队在我方凭祥市境内边境东段埋设地雷、竹签、修工事,并曾向我边民开枪。

1976年2月10日上午10时许 全副武装的4名越南边防公安人员,从东路2至3号界碑之间进入我方凭祥市平而地区浦佛边防哨处,阻拦我林业工人植树造林。

2月16日13时 又有3名越南武装人员进入平而地区,无理刁难并阻拦1名当地边民放牧耕牛。

3月10日15时25分 越南武装人员带领越南群众,在东路2、3号界碑之间以及8、9号界碑之间越境进入我国领土,砍伐和烧毁松林38亩,劫去木材150立方米。

8月19日 越南数十名公安人员在1名越南少尉军官的带领下,从友谊关左侧中越铁路交界处越境进入浦寨岭地区,将我铁道部门用于修路一车厢30吨河沙、碎石掀下山沟。

1977年1月20日至3月2日 越南那行公安屯公安人员多次从东路7、8号界碑之间越境,进入友谊公社板绢生产队浦定栅地区无理阻挠、干涉该生产队社员的正常生产劳作。

3月17日7时55分 越南200多群众在40多名越方公安和3名越南军人的带领下,从东路6、7号界碑之间越境进入浦炮岭地区,破坏板绢村的村道,我边防部队前往劝阻,被越方公安人员、群众无理推打。我方1名战士受伤,1名战士军服被扯烂,3名战士被推倒。

3月27日 越南那行公安屯公安人员带领越南群众,从东路6号界碑处越境进入坟官岭挖坑种树,我边民和边防部队前去劝阻,被越方人员围攻谩骂,我3名边防战士被打伤。

6月20日8时20分 越南边防公安5名,携带冲锋枪2支,步枪3支,在东路6、7号界碑之间越境“巡逻”,我边防部队前往劝阻,越方置之不理。

6月21日18时 越方煽动越南群众,越境进入我市浦定栅地区,拔掉英阳生产大队的 3.65亩花生。

地区,干涉上杨生产队的正常生产劳作,并强行拔掉该队所种的红薯。

1977年5月4日,越南出动了五百多人在边境中方铁路施工地组织武斗,打伤中方施工人员五十一人,其中重伤六人(武斗中,越方也有受伤的)。

15

第三十四章:中越关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