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烽火中的姊妹花>三十四、洞房花烛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三十四、洞房花烛夜

小说:烽火中的姊妹花 作者:正教 更新时间:2018/4/26 11:22:49

薛文红菊他们没有见不到李京虎残骸,急忙带人四处寻找,也未见李京虎的踪影。难道李京虎化作臭风烟雾,神不知鬼不觉地飞走了?

红菊着人将碾台掀翻一看,原来,碾台下有一条地道。

李京虎顺着蹍台下的地道跑了。

李京虎跑到那里去了?是不是跑到沭水警察分局去了?

薛文想想说,有可能。

红菊振臂一呼,走,捣毁沭水警察分局,活捉李京虎!

青旗会员们也跟着高喊,捣毁沭水警察分局,活捉李京虎!

攻打李家围子的胜利群情振奋,青旗会员都想乘胜追击,去攻打沭水警察分局,活捉李京虎。

薛文却说,我们为实施瞒天过海出其不意消灭李京虎这一计划,大家竭尽全力,没有休息了,都很劳累了,还是休整一下再做打算吧。

红菊说,我们应一鼓作气,乘胜追击。

薛文说,古人云“进退盈缩,与时变化,圣人之常道也”。

就在这时,一个人接上说,说得好,“进退盈缩,与时变化,圣人之常道也”。我们的队伍刚刚组织起来,人员不多,武器装备落后,仅凭热情去拼,是不行的。据可靠情报称,国军胡飞营又回到高桥驻扎了。高桥离沭水一步之遥,只要我们进攻沭水公安分局的枪一响,他们就会如狼似虎的扑过来,为避免不必要的牺牲,我们要尽快远离敌人,到沂山深处隐蔽起来,学习军事政治,提高战斗力,好跟封建势力国民党反动派做长期的斗争。县委决定我们这支队伍为沂山农民暴动队,任命田红菊为队长,田锁柱为副队长兼军需股长,田秋菊为副队长兼卫生科长。

说话的人就是李耀远。李耀远离开红菊他们去向县委汇报时,正赶上国民党驻临沂国军,兵分几路,镇压在沂山县各地暴动的青旗会,还没来得及跟县委领导汇报,就被紧急派往沂山南部通知各村党组织和青旗会,转移隐蔽,以便躲过敌人的袭击镇压。等到县委会召开,让李耀远汇报时,已经是二十天以后的事了。县委会一散,李耀远就星夜兼程赶奔这里,向红菊薛文传达县委的会议精神。

红菊瘪鼓了好一阵子,才红涨着脸说,服从县委决定。

于是,红菊薛文率领暴动队员,带着从李世武家缴获的枪支弹药,还有粮食布匹,向沂山深处进发。经过一夜急行军,来到金勺峪,将队部按在闺女家。李耀远便召集薛文红菊锁柱秋菊到闺女家的南屋里宣布,鉴于他们四人在这次暴动中的表现,已具备一个共产党员应具备的条件,县委研究批准他们四人自即日起为中共预备党员,同时举行了入党仪式,在党旗下宣誓: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严守秘密,服从纪律,牺牲个人,阶级斗争,努力革命,永不叛党。

入党宣誓一结束,李耀远又向红菊薛文传达县委的第二个决定,沂山县委决定派薛文去执行一项秘密任务。

红菊一听,跳起来,我们离不开薛文!

李耀远说,这是县委的决定。

红菊红着眼睛说,谁的决定也不行!

李耀远说,薛文执行完任务就回来,时间不会太长。

红菊寸步不让,说,一天也不行!

薛文说,我首先是党的人,才是你的人。

红菊一拳将薛文打翻,母狮一样咆哮,说,我们队伍需要你,我更离不开你!

李耀远严肃地说,你已是共产党预备党员,共产党员要无条件地服从组织的决定。

红菊说,党组织的决定得正确。

薛文爬起来,擦着嘴角流淌的血说,红菊,不准你对县委的决定提出异议!李耀远见一时说不通红菊,就说,好了,这事先说到这里,让红菊同志好好想想,明天咱们再谈。

红菊一夜没有好好睡觉。那一夜,她想到了爹想到了娘,想到了薛文的家薛文的娘,想到入党时,庄严举起拳头,一字一句念出的誓词。

第二天,红菊起来,来不及梳洗,找到李耀远说,我同意薛文去执行任务,但执行完任务必须立即回来,为保万无一失,我现在就跟他结婚。

薛文一听,吃了一惊,这怎么能行?时间这么短,我们一点儿准备都没有。

红菊说,呀呀呸,准备什么,有你有我,就够了!

李耀远说,对,有你们两个就够了,其它的事情由我来操持,明天是6月初6,六六大顺好日子,我来主持你们的婚礼。

第二天,天还未亮,房东闺女她娘就将红菊打扮一新。

红菊穿着红棉袄、红棉裤、脚扎红带子,长辫子剪成短发,头盖蒙头红。这一切都是闺女娘结婚时的衣服。

大热天穿一身棉衣服,红菊受不了,高叫,呀呀呸,热死了,不穿!

闺女娘笑盈盈地说,别嫌热呀,出嫁女都得这么装扮,这样才会使你们今后的日子过得厚厚实实红红火火。

吉时一到,红菊由闺女和她娘搀扶着走出闺女家的正屋。

红菊的新房按在闺女的西厢房。

这时,薛文穿着长袍马褂披红戴花,满面春风,迎出新房。

这时,身穿红衣的红菊行走着,迎女客秋菊就向红菊身上撒三把染红的麸子,这称作“撒麸(褔)”。

这时,新娘脚不能占地,所以都要铺上红毡或者红芦席。新郎新娘都要脚踏红毡和红芦席,缓缓而行。

新郎新娘这样走着,红毡或红芦席倒换前移,这称之“倒毡”:倒毡倒毡,路越走越宽。

院内设天地桌。新郎新娘并立桌前。

李耀远宣布结婚仪式开始,新娘新郎一拜红旗,二拜高堂,高堂不在他们就向李耀远敬礼,让李耀远代替家长,之后又向全体队员敬礼。

一时,红菊泪如泉涌,仰天高喊,爹,你闺女有男人了,这个男人就是你喜欢的薛文呀!爹,你在天上保佑我们夫妻恩爱到白头呀!又喊,婆婆,我把您儿抢到手了,您别生气,我会一辈子对他好,一辈子不欺负他。不出一年,我就给你薛家生个大胖孙子。

薛文窘迫地拽她一下子说,你都说了些啥呀?

红菊说,我说的是大实话,不给你薛家生大胖孙子,还给你薛家生一窝小狗小猫?

李耀远听红菊说话不文明,急忙说,拜过天地,新郎新娘该入洞房了,你们有什么私房话,入了洞房再说吧。便喊,新娘新郎人洞房了!

于是,嫁女客闺女和她娘搀扶红菊入洞房。

这时,迎女客秋菊就向院中撒糖果花生栗子大枣,闺女娘就唱:

一把栗子一把枣,

大的领着小的跑;

红花生白花生,

男的女的花着生;

芝麻糖,青果糖;

甜甜蜜蜜日子长。

众人就当仁不让地去抢那些糖果花生栗子枣,抢到手,急忙吃掉,吃了花生栗子枣,能治百病永不老。这一来,婚礼就显得格外吉祥热闹。

新娘新郎进入洞房,闺女娘让闺女给新娘新郎扫床。闺女扫床,闺女娘就唱扫床歌:

低头咱往床上观,

宰相芦席铺下边;

芦席上边是褥子,

褥子上边是棉单;

棉单上边是鸳鸯枕,

鸳鸯枕头鸳鸯枕,

鸳鸯恩爱鱼水欢,

鱼水欢,蜜样甜

恩恩爱爱过百年。

闺女给薛文红菊扫过床,新郎薛文就用早已准备好的寿杖挑起新娘的蒙头红,便与新娘吃宽心面,又咬红鸡蛋。

咬红鸡蛋时,有人起哄,要把红鸡蛋吊起来,让他们来咬。

于是锁柱就将两个红鸡蛋用红绳穿起来,吊到梁上,让薛文红菊咬。鸡蛋在空中游荡,他们两人你一口,我一口,总是咬不着。

锁柱使一个眼色,几个人一拥而上将红菊薛文推拥在一起。随后众人一齐喊要薛文咬着鸡蛋送给红菊。红菊幸福地咬住红鸡蛋。人们仍不算完,要他们相互喂给对方吃,而且还要喂出响声。

红菊兴奋异常,激情万丈地说,这有什么难的,你们不就是让我们亲嘴吗?我们结婚不光要亲嘴,我还要让他给我盖章,下种,生孩子!亲亲嘴有啥害羞的。说罢,抱着薛文叭叭叭一连亲了几口,最后吻着薛文嘴巴不放开。

薛文奋力挣脱,气喘吁吁地说,干嘛呀?把我的嘴唇都咬破了!

红菊幸福地说,我这样做,是要在你的嘴唇上留个记号,让你记住你是我的!

咬过红鸡蛋,白天的婚礼内容还有一样,那就是让新娘新郎谈谈恋爱经过。

大家的情绪再次被点燃,一齐喊,快说说,你们是怎么对上眼的?什么时候对上眼的?

红菊说,呀呀呸,说就说,就是我去上学的第一天,冯星要我坐前边,跟李京虎一桌,我看见李京虎那个赖歪相就想恶心。我一看这家伙坐在教室后边,眼睛打闪一样,龇着一口白牙冲我笑。

薛文说,谁冲你笑唻。

红菊说,呀呀呸,你冲我笑,还不承认。他那一笑,我心里一怎么,就搁肚子里说,这家伙就是我的了。于是,我不管冯星怎么吆喝,一腚坐在他的位子上,然后狠狠给他一拳,说我就坐这里了,这里最好,谁也碍不着。

薛文说,你那一拳打得我半天没喘上气来,心里想谁要讨你做老婆,倒八辈子血霉。

有人问薛文,以后你怎么离不开她了?

薛文说,她身上有一团烈火,天天烧啊烧,烧得你想逃也逃不掉。

红菊说,明天你就走了,这回你可以逃掉了。

薛文说,这回,你连笼头都给系上了,我能逃得了吗?

红菊说,你要是逃掉,找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你。找到你我就生咯吱了你,连骨头渣都不剩。

多少日子来,队员们从没有这样放纵过欢乐过。他们一见红菊如此坦率热烈,不由激越地欢呼起来,啊——!

入夜,新郎新娘要喝交杯酒。闺女跟秋菊用传盘给他们端来酒,秋菊给他们斟上酒。

红菊薛文端起酒杯,闺女就唱:

第一杯酒,笑在眉梢,喜心头;

第二杯酒,夫妻恩爱到白头;

第三杯酒,革命路上永牵手。

一般情况下,新郎新娘喝过交杯酒,仪式也就过去了。可红菊偏偏要喝第四杯酒,说,这第四杯酒,我祝你薛文出去尽早完成任务早回家,回来给我当指导员,捎带着看看我给你生的大胖小子,不准你中途转弯溜号去别的地方,你要是拐弯溜号做了负心汉,看我不把你捶扁!停一下,又说,行了,行了,仪式结束,闹房结束,都快给我滚蛋,我要让薛文给我盖章了。

红菊吆天喝地,将闹房的赶走,新房里静下来,只有红烛幽幽,放射着幸福的光芒。

薛文望着红菊不说话。他嘴不说话,眼睛在说话,那话就是无边的幸福,无边的喜爱。

红菊浑身溢满幸福快活地说,吹灭红烛,我们睡觉!

薛文说,红烛是不能吹灭的,这叫龙凤长明灯。长明灯,放光明……

红菊说,我才不听你的胡罗罗·······说着,呼一下脱去外衣,就要睡觉。

就在这时,院外突然有人高声叫喊起来。

0

三十四、洞房花烛夜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