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骑漫卷狼烟>第二章 刘凤会初露锋芒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刘凤会初露锋芒

小说:铁骑漫卷狼烟 作者:周有权 更新时间:2011/9/28 20:50:04

龙云阁跟随于大爷儿穿过头道院子,刚跨进二道院子,突然眼前一亮,不禁心中暗喜,总算不虚此行,应该谢天谢地。龙云阁故意大声地咳嗽了一下,只见那两匹被拴在右手边拴马桩上的菊花青颜色的高头大马,便立刻支楞起耳朵向这边张望,缰绳也被挣得“咔咔”直响。

烧锅院子的大掌柜的看上去能有五十来岁,头戴瓜皮帽,身穿灰长袍,肥头大耳,满脸堆笑。他见于大爷儿回来了,紧忙笑脸相迎,躬身施礼:“老爷,您回来的正好。”接着,转身指了指那两匹被拴在拴马桩上的菊花青说道:“老爷您请看,这两匹菊花青大辕马,是我按照您的吩咐,好不容易四处托人,从阿城马窑子淘弄来的,送马的那两个马贩子刚走,总共才花了四百块大洋。”说完,又向龙云阁点了点头。

于大爷儿很是高兴地夸赞道:“好啊,大掌柜的,可真有你的,这回咱跑营口的两挂大车总算配挂齐整了。”说着,便向前走去。他没敢冒然靠近,而是站在十几步开外左瞧右看,上下前后打量了半天。只见这两匹膘肥体壮的菊花青没有一丝杂毛,长得一模一样。蹄至背身高足有七尺,头至尾身长也有一丈,大蹄碗,刀楞脖,目光如电,性如烈火。一会儿扬头嘶叫,一会儿紧刨四蹄,各戴着一副皮笼头和一副铁夹嘴子,都把两条缰绳上的铁链挣得“咔咔”直响。他心里有些纳闷,既然是两匹拉车干活的辕马,性情却为何如此暴烈?转而看了一眼身边面带微笑的龙云阁,试探着问道:“云阁,看你刚才的身手,一定懂得马性,请问依你之见,不妨可以直言,这两匹菊花青究竟如何?”

龙云阁微微一笑,说道:“前辈,请恕晚辈直言,依我看马是好马,是难得的好骑马,但绝对不是拉车干活的辕马。”

这时,大掌柜的抢先说道:“这位朋友,你可别看走眼了。请看这两匹辕马身上被辕马家什磨过的地方,你看鞍子、搭腰、肚带、后鞧、鞧盖、鞧柱、夹板后边的套环、还有辕马家什上的铜环所磨过的印子。只要明眼人一瞧,谁都看得出来,这就是两匹拉车干活的辕马。”

龙云阁又是一笑,说道:“大掌柜的,我可以断定,那是被马窑子的人做了手脚,硬是用辕马家什给磨蹭出来的。”

于大爷儿半信半疑,马上吩咐道:“大掌柜的,叫老板子把这两匹菊花青套进车辕子里试试,那不就一清二楚了。”

此时,二道院子打更喂马的、赶车老板子、炮勇、总管事的、管账先生等也都围了上来。

大掌柜的吩咐一声:“大老板子,照老爷的吩咐,快把这两匹辕马套进车辕子里瞧瞧。”

赶车的老板子们多少都懂得一点儿马性,见这两匹菊花青性情如此的暴烈,却加了十分的小心,谁也不敢大意。大老板子一招手,上来两个小老板子提心吊胆地解开其中一匹菊花青的两条缰绳,一边一个牵着来到胶皮大车跟前。大老板子擎起了车辕子,“吁吁……吁……”,两个牵马的小老板子连推带拽,谀拢着总算把马屁股对准了车辕子中间,向后紧拉皮笼头和铁夹嘴子的缰绳,“哨……哨……”,这匹菊花青非但没有哨进车辕子里,反倒猛地向前一窜,把两个牵马的小老板子带了一溜趔趄,差点摔倒,幸亏腿脚利落,双手紧紧地拉住缰绳不放。就这样吆五喝六,两次三番,大老板子和几个小老板子轮换着,都累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吭哧瘪肚地折腾了半天,可就是怎么也套不进去。

大掌柜的有些急了,说道:“哎呀,行了行了,平常都在背后瞎咋呼,上真章全是一群废物,快点儿,再给我套另一匹辕马瞧瞧。”

两个小老板子好不容易地把这匹马牵回来,拴在拴马桩上。然后来到另一匹菊花青跟前,刚小心翼翼地解开两条缰绳,一边一个牵着向前还没走上几步,突然,这匹菊花青“唏溜溜”地一声暴叫,后腿接连尥起好几个蹶子,紧接着猛地纵身一跃竖起前蹄,挣脱缰绳绕开众人,直接向大门跑去。围观的众人冷不防地先是一愣,等回过神来便慌了手脚,乱做一团,大掌柜的急忙喊道“快,快关上大门……”。只见这匹菊花青好像通人气似的,跑到近前见大门已被关上,便抬起头来仰天长啸,怒不可遏地鬃尾乱颤,奋起四蹄,围着院子拼命地跑开了……

站在于大爷儿身旁的龙云阁说道:“前辈,请您看我的。”说着,就把右手的拇指和食指伸进了嘴里。可还没等他的口哨吹出响来,只见一个人影“噌”地飞身一跃,窜到近前,刹那间左手的拇指和食指也是准准当当地插进菊花青的鼻孔,同时右手臂紧紧地搂住菊花青的脖子,两脚扎根,双膀叫力,使劲往里一带,大喝一声“吁……”。这匹菊花青被迫窝着脖子停下了脚步,先前踢后踹,摇头甩尾,后刨了刨四蹄,打了打响鼻儿,硬是被一个壮壮实实的小伙子拦在那里,两个鼻孔鲜血直滴,很不情愿地乖乖站住了。小伙子的招式和步法同龙云阁一模一样,如出一辙。此人正是这部书里的书胆,大名刘凤会,人称草上飞,后来杀富济贫,行侠仗义,抗击日寇,除暴安良,号称民族英雄的平东洋。

龙云阁顿时感到吃惊不小,伸进嘴里的手指半天才抽出来,他从刘凤会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招式和步法上,好像看出和感觉到了什么。

大掌柜的擦了擦脑门子上的汗珠子,指了指正在往拴马桩上拴马的刘凤会,向于大爷儿介绍道:“老爷,这个小伙子是我前天雇来打杂的伙计,姓刘,叫刘凤会,老家是丰满的,刚搬来没几天,是三老板子老婆的姑表亲戚,真没看出来他还有这个能耐,谢天谢地,谢天谢地。”

于大爷儿高兴地笑道:“呵呵,我说大掌柜的,你可真能网罗人才啊,想不到我烧锅院子也藏龙卧虎,还有这样的能人,真有点儿大材小用了。”说完,上前仔细地打量着刘凤会,只见他年龄也就十八、九岁,身材也在五尺开外,长方脸,黑脸膛,浓眉大眼,鼻正口方,光头剔得锃亮,太阳底下闪闪发光,上身穿粗布白衬衣外罩蓝色打着扣袢的敞怀便装,下身穿蓝色粗布裤子,站在那里显得神态自若,不卑不亢。

大掌柜的见于大爷儿的眼神对刘凤会特别有好感,赶紧过来介绍道:“凤会,这就是老爷,咱烧锅院子的大东家,快过来叫老爷。”

刘凤会一听紧忙上前几步,站到于大爷儿面前,规规矩矩、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说道:“老爷,您好,凤会给您老人家请安了。”

于大爷儿满心喜欢地指了指龙云阁和刘凤会,向大掌柜的吩咐道:“告诉厨师赶紧做几个好菜,我要为这两个年轻人接风洗尘。”

大掌柜的连连点头:“是是是,我这就吩咐。请……”说着,便顺手从裤兜里掏出了一串钥匙,并向第三道院子做了个请的手势。

“且慢,”站在于大爷儿身旁的龙云阁微笑着说道:“大掌柜的,这两匹菊花青还没套进车辕子里,请问在下不才,可否一试?”

大掌柜的看了看于大爷儿,见于大爷儿点了点头,这才半信半疑地说道:“那好吧,不妨可以试试,千万要多加小心,请吧……”

龙云阁快步来到拴马桩前,用手挨个拍了拍两匹菊花青的脑门儿,只见这两匹烈马都乖乖地用嘴巴蹭了蹭龙云阁的手,轻声“噗噜噗噜”地打着响鼻儿,就好像通人气想要说话似的。龙云阁解开一匹马的缰绳搭在马脖子上,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到胶皮大车前,只见这匹菊花青顺顺溜溜地跟在后边;龙云阁擎起车辕子,只喊了一声:“大青给我哨……”,这匹菊花青便乖乖地立刻调转马头,后屁股对准车辕子中间,把大半截身子正正当当地哨了进去,龙云阁熟练地扣好了辕马家什。接着龙云阁又来到刚才挣脱缰绳的这匹马前,同样解开缰绳搭在马脖子上,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到另一辆胶皮大车前,只见这匹菊花青也顺顺溜溜地跟在后边;龙云阁擎起车辕子,又喊了一声:“二青给我哨……”,这匹菊花青也同样乖乖地立刻调转马头,后屁股对准车辕子中间,把大半截身子正正当当地哨了进去,龙云阁又熟练地扣好了辕马家什。

“好……好……太好了!”围观的众人一个个先是看得目瞪口呆,随后无不拍手叫绝,爆发出一阵阵地喝彩……

此时,于大爷儿看在眼里,却笑在脸上,心想,龙云阁呀龙云阁,若非今天巧遇,我就是不请,你也会自来……

龙云阁来到于大爷儿面前,乘兴开口说道:“前辈,假如您老不介意,晚辈还有个请求。”

于大爷儿爽快地答道:“云阁有话请讲,不必客气。”其实他早已看出龙云阁的真正来意。

龙云阁转身对刘凤会一抱拳,说道:“刘兄,刚才拦马的身手,在下实在佩服。只是这骑马的功夫,我想再领教一下,只要你肯赏脸,在下愿意奉陪。”在场的人谁都听得出来,龙云阁说出此话,分明有点儿向刘凤会叫阵的味道。

刘凤会看了一眼于大爷儿,见于大爷儿点了点头,这才非常客气地说道:“好吧,既然龙兄这么看得起我,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请龙兄摆出一条道,我保证按照你的意思走就是了。”刘凤会说出这话,分明有点儿不服气的味道。

龙云阁微微一笑,说道:“好啊,刘兄真是痛快。我不说你也看得出来,这两匹菊花青跟我很熟,也特有感情,大青我来骑,二青是你已经降服过的,我让给你。咱俩上前把两匹马从车辕子里卸出来,人不踩蹬,马不备鞍,最好同时出手,击掌为令,就这样韂骑着,绕着院子跑上三圈。无论先后,能跑上三圈,就算你我都赢。这种功夫,叫八步赶韂,一旦发生紧急情况,骑马已经来不及备鞍,但你还必得上马应战。”

刘凤会也是微微一笑,却显得很有礼貌地说道:“龙兄请吧,这八步赶韂的功夫,凤会虽然一无所知,但也只好硬着头皮献丑了。”

说完,二人直奔两辆胶皮大车而来,各自把菊花青卸出车辕子,又把缰绳盘在马脖子上,他俩几乎是站在同一起跑线,各自伸手向马后屁股“啪”地拍了一掌,就在两匹菊花青向前一窜的工夫,二人快步如飞,左手揪住马鬃,右手一搭马背,双脚向地下轻轻一点,纵身向上一跃,轻似猿猴地飞身上马,左手依旧紧紧地揪住马鬃,同时身子却用力前倾,右手习惯地做出拿枪前后左右连续射击的动作,几乎是不分先后地并排驰骋,不多不少果然绕着院子跑了三圈。二人侧目观看,各自都从对方上马的步法和骑马的身形上,同时好像有点儿看出和感觉到了什么。谁都看得出来,各自的步法和身形完全一模一样,如出一辙。“吁吁……吁……”,二人同时下马,解开马脖子上的缰绳,拴在了拴马桩上。

“好……好……太好了!”围观的众人又一个个先是看得目瞪口呆,随后无不拍手叫绝,爆发出一阵阵地喝彩……

龙云阁冲刘凤会一抱拳:“刘兄骑马的功夫,在下已经领教了,实在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刘凤会也冲龙云阁一抱拳:“过奖,龙兄气势逼人,凤会也只好硬拿鸭子上架,献丑了。”

此时,在双方各自的心里,他俩都已相互增添了许多的好感和钦佩,好像还有一种说不清楚而又莫名其妙的感觉和滋味……

等龙云阁和刘凤会同时来到近前,于大爷儿发自内心地赞赏道:“好,好,两位身怀绝技,各自身手不凡,日后进可建功立业,退可自保平安,只要有所作为,前程不可限量。正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自古英雄出少年。老夫今天算是大开了眼界,真是打心眼里佩服,佩服!”

龙云阁双手一抱拳:“前辈,您过奖了,晚辈实不敢当……”;刘凤会也同时躬身施礼:“老爷,您过奖了,凤会实不敢当……”。

于大爷儿又转向大掌柜的再次吩咐道:“大掌柜的,告诉小厨房的厨师,赶紧准备几道好菜,老夫要为这两位年少英雄接风洗尘。”

大掌柜的连连点头答应:“是是是,这就吩咐,这就吩咐。”说着,把刚才揣进兜里的钥匙又掏了出来,快步来到第三道院子门前,打开了黑漆小门,说道:“老爷您请,两位请……”接着,他侧身门旁,向里边做了个请的手势……

于大爷儿对龙云阁和刘凤会说道:“两位,请跟我来。”说着,迈步跨进了黑漆小门……

龙云阁和刘凤会一前一后,跟随于大爷儿走进第三道院子,跨过大堂直接来到了客厅……

3

第二章 刘凤会初露锋芒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