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骑漫卷狼烟>第三章 烧锅大院双雄会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章 烧锅大院双雄会

小说:铁骑漫卷狼烟 作者:周有权 更新时间:2011/9/29 12:43:33

客厅里的摆设古色古香,相当讲究。有盆景木雕,古玩瓷器,文房四宝,线装书籍。在客厅迎门墙上的正中挂有一幅山水画:远方是隐约起伏的山峦,山脚下有隐约可见的一株古树、一个樵夫、一缕炊烟、一间茅屋;中景是绿色伸展的草原,草原上有身姿各异、神态悠闲的几十只牛羊;近处有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被朝霞辉映的金光闪闪,波光熠熠;溪水旁有母子两只梅花鹿,可爱的小鹿正在引颈喝水,水面荡起的波纹和水中小鹿的倒影清晰可见,壮实的母鹿嘴里叼着一棵灵芝草,竖起警觉的耳朵,惕听四周的动静,而一双明亮的眼睛正在向远处张望,那专注的神情流露着机敏和慈祥;在画的两边有一副对联,上联是:“鹿有千年寿”,下联是:“心担寸步忧”,上面的横批是:“未雨绸缪”。

在这幅山水画的下边,是一张高脚的紫檀木八仙桌子,一边一把宽大的紫檀木太师椅。八仙桌子上正中靠墙的位置,精致的木雕镜架上,镶有一个精致的木雕镜框;镜框里摆放着于大爷儿的肖像,是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读书时,稍微有点发黄的全身黑白照片,照片放大足有一尺半高一尺来宽,显得英俊威武,特别醒目;照片两边各有一把精致的日本军刀,军刀按比例缩小有一尺多长,刀柄和刀鞘装饰的镂花非常精美,放在精致的镂花刀架上。日本军校当年能两次破例,把这样精美的军刀奖授给同一个外国留学生,可见于大爷儿当时的学习成绩相当出色。然而,自从毕业回国之后,他却一直没能在军界任职,这无疑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其实,人生就像一叶浮萍,命运有时并非掌握在自己手中。

三人来到旁边的另一张高脚紫檀木八仙桌子前,等分宾主依次落座,仆人过来赶紧献茶。

于大爷儿喝了口茶,轻轻地放下茶碗,看了看刘凤会和龙云阁,直接把话切入了正题,面带微笑地说道:“云阁,明人不说暗话,响鼓不用重锤。就刚才的情景,谁都看得出来,这两匹菊花青的真正主人是非你莫属。你是特地为寻宝马,专程有备而来,我说的没错吧?”

龙云阁听于大爷儿这么一说,也坦坦荡荡毫不隐瞒,非常诚恳地说道:“前辈,您老说的没错,事实的确如此。这两匹菊花青,是在我十多岁的时候,家中的菊花青大骒马一胎产下的双驹,从小我就喜欢和牠俩玩耍,亲眼看着牠俩长大,虽然有点野性难训,但对我却亲热有加。而马下双驹,自然成了全家的心爱之物,长大以后只是父辈的坐骑,不敢说夜走八百、日行千里,但也是脚下生风、善通人意的宝马良驹。”

于大爷儿点点头,问道:“既然如此,那么请问这两匹宝马是什么时候怎么失盗的呢?”

龙云阁答道:“也就是在十多天前,那晚风刮的特别大,刮起的尘土打得窗户沙沙直响。睡到半夜的时候,场院的谷草垛突然起火,大户人家垜着的谷草,是准备一年喂牲口的,就在人们慌乱中忙于救火的时候,却中了马贼的调虎离山之计,两匹菊花青被马贼盗走了。”

于大爷儿又点点头,接着问道:“原来如此,那么请问你又是怎么找到我这里来的呢?”

龙云阁接着答道:“事后,我咽不下这口气,更舍不得心爱的宝马良驹。于是明察暗访,费尽周折,才通过江湖上的朋友知道,被卖到了阿城窝藏和销赃的马窑子里,他们又用辕马家什,把马的皮毛磨蹭成辕马的样子,无非是以假乱真的雕虫小技。我们家每年正月才有那么几回,套上两匹菊花青要么拉着两个爬犁,要么拉着两辆轻飘飘的斗子车,串串门走走亲戚,身上磨不出辕马皮毛的那些痕迹。可等我赶到阿城马窑子的时候已经晚了一步,这才知道通过马贩子又转手卖到了您老这里。晚辈也是寻马心切,前来冒昧打扰,如有失礼之处,还请您老海涵。”

于大爷儿摆了摆手,说道:“云阁,你太客气了。不过请你放心,我于某不敢说通达事理,可在这双城堡地界也算是小有名气。虽然枉吃了五十多年的咸盐,但还懂得他人之财别贪,非己之物莫取。但等酒足饭饱之后,老夫二话不说,两匹宝马,物归原主,完事大吉。”

龙云阁站起身来,躬身施礼,非常敬佩地说道:“前辈,难得您老是非分明,如此仗义,今日一睹您老风采,晚辈实在三生有幸。”

于大爷儿连连用手示意,说道:“坐下,坐下,不必多礼。看得出你很有教养,也很有学问,但不知如今是在哪所学府潜心就读?”

龙云阁重新坐下后,自我介绍道:“晚辈刚满十八岁,年前已在榆树国立高等学校毕业,家父和二叔还打算把我送去东洋留学。云阁虽然家中姐妹众多,但却上无三兄下无四弟,家父对我管教很严,只是二叔总说千顷地只有一棵苗,对我倍加宠爱,视若掌上明珠。云阁自幼喜欢舞枪弄棒,又跟恩师学了点儿功夫,此次离家,外出寻马,是想见见世面,闯荡闯荡,也想如果有缘能够相识,结交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

于大爷儿赞许道:“好啊,寻缘访友,看来你是个胸怀大志之人。早年我也曾留学东洋,只要有用得着我的地方,老夫一定帮忙。”

龙云阁重又站起身来,非常感动地说道:“晚辈多谢您老的美意,还请前辈多多栽培。”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根黄澄澄的金条,双手递到于大爷面前:“前辈,说到两匹宝马,既然您老能够忍痛割爱,物归原主,这是晚辈应该孝敬您的,实在不成敬意,还请您老笑纳。”

于大爷儿不禁哈哈大笑,连连摆手:“云阁,龙大公子,那你是小看老夫了。请你放心好了,于某既然开口,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如果你真把老夫当做前辈,那我就认定你这个贤侄,心意伯父领了,金条必须收回,你也不要勉强,我是坚辞不受。再说,你在路上拦住骡马,我还没有谢你,这样两情相抵,也算公平合理。云阁,人生一世,草木一秋,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只要活着就该有情有义。”

龙云阁见于大爷儿坚辞不受,只好又把金条重新揣回怀里,紧接着单腿跪地,拱手一揖,说道:“伯父大人在上,请受小侄一拜。”

于大爷儿见状紧忙起身,上前双手相搀,非常动情地连声说道:“贤侄,快快请起,快快请起。”龙云阁站起身来,两人重新落座。

龙云阁说道:“伯父,在我的同学当中,有好多都是充满爱国激情的热血青年,受他们的影响,说句实话,小侄并不想出国留学。”

于大爷儿问道:“云阁贤侄,文可以安邦,武能够定国。但不知你对我们国家的命运和当今的时局怎么看?你自己有何长远打算?”

龙云阁坦诚地答道:“伯父,在此列强争霸、国难当头之际,眼看我东北沦为亡国奴的三千万同胞,在日寇的屠刀下任人宰割,实在是令人痛心疾首。自古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小侄虽说不敢以天下为己任,但也懂得忧国忧民。”

于大爷儿赞许地说道:“云阁,你能有此忧国忧民之心,已经十分难得。三国演义里青梅煮酒论英雄时,曹操就曾说过:夫英雄者,胸怀大志,腹隐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者也。逢此乱世,国难当头,能以天下为己任者,是英雄就该上报国家下安黎庶。”

龙云阁深深地点了点头,说道:“伯父,您老的教诲小侄谨记在心,只要顺天时、得地利、占人和,小侄一定上报国家下安黎庶。恩师从教我武艺的第一天起,就告诫我,学武必须先学做人,而他老人家教我武艺的真正目的,就是让我有一天能够为民除害,为国效力。”

于大爷儿又喝了口茶,轻轻地放下茶碗,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贤侄,凤会,看你们两个身上的功夫,一招一式都是一模一样,好像一师之徒。可你们两个之前非但并不认识,而且相互也没听说对方的姓名。依老夫之见,即使不是一师之徒,也必然同出一个师门。”

龙云阁认真地说道:“伯父,不瞒您说,小侄的恩师是行脚僧人,喜欢独来独往,常年云游四方,为人正直,性情古怪,玩世不恭,放浪形骸。他说的我不敢不听,他不说的我不敢打听。虽然传我一身功夫,但至今还不知恩师的法号和姓名。”说完,转眼看了看刘凤会。

刘凤会也接着说道:“老爷,我的恩师潜居深山,不与外界来往,为人谨慎,性格内向。恩师有言在先,英雄不问出处。既然恩师不说,我也不敢多问。所以正像云阁贤弟所说,虽然传我一身功夫,但我也至今还不知道恩师的来历和姓名。”说完,也转眼看了看龙云阁。

于大爷儿若有所思地说道:“看来你们的恩师都是世外高人,难怪你们两个功夫如此了得。凤会,你家即在丰满,为何搬到此地?”

刘凤会深感无奈地答道:“老爷,我出身猎户世家,太爷、爷爷、我爹都靠打猎为生。十多岁的时候,我爹就带着我穿山越岭,教我怎样瞄准放枪,怎样枪打飞禽走兽。风餐露宿,涉水攀崖,早就习以为常,不在话下。‘九一八’事变后,日本鬼子强行在丰满一带封山开矿,修建工厂,抓捕劳工,烧杀掠抢,也就断送了我们父子靠打猎养家糊口的营生。被逼无奈,我爹只好带着我们全家,逃难投亲来到厢黄三屯。”

于大爷儿安慰道:“凤会,既来之则安之,既然来了,就安心在我这里好好干吧。”接着问道:“你爹多大年纪,现在做什么呢?”

刘凤会心情沉重地答道:“我爹四十二岁,刚来这里就和我娘水土不服,上吐下泻,一病不起,现在只能在家里靠我妹妹侍候着。”

于大爷儿十分关切地问道:“凤会,你爹娘有病,千万不能大意呀,可请大夫看过了吗?”

刘凤会低下了头,不好意思地答道:“我也只能勉强买点儿小药,哪里还能请得起大夫。”

于大爷儿马上向仆人吩咐道:“你去告诉大掌柜的,让他派一个明白人,赶紧去请大夫到刘凤会家,给他爹娘仔细看看病情,等大夫给他们开好方子,回烧锅院子药铺抓药,再给他们送过去。还有,你到账房给我支二十块大洋,告诉账房先生记在我的名下,快去快回。”

仆人急忙答应一声:“是,老爷,我这就过去。”说完,便走了出去,没等多大工夫,就返回来把二十块大洋交到了于大爷儿手上。

于大爷儿继续说道:“你爹娘有病,怎么不早说?烧锅院子历来就有个规矩,不管长工伙计,谁有急事用钱,都可以提前借支啊。”

刘凤会感到很难为情地说道:“老爷,我觉得好不容易才找份活干,刚来烧锅院子还没几天,根本不好意思开这个口,借这个钱。”

于大爷儿接着把二十块大洋递到刘凤会面前,说道:“凤会,这个是给你爹娘治病的,放心好了,不会扣你的工钱。给你,拿着。”

刘凤会满脸通红,连声推辞道:“老爷,不行不行,我怎么能要您的钱,这钱我说啥不能要。”

于大爷儿说道:“凤会,看病要紧,不用客气。以后大夫开好方子,你可以直接到头道院子的药铺抓药,就先挂在账上,快拿着。”

龙云阁也很感动地说道:“凤会兄,听我的,这钱赶快拿着,你可别辜负了伯父的一片心意。”

刘凤会起身接过二十块大洋,小心翼翼地揣在怀里,只叫了一声“老爷”,就已说不出话来。人哪,到了这步田地,只有心存感激。

于大爷儿用手示意刘凤会坐下,说道:“凤会,从现在起,你就是我贴身的马弁,再也不是什么打杂的伙计,只要你好好干,我不会亏待你。等你爹的病好了,也可以来我烧锅院子,就负责押运去营口拉货的胶皮大车,都挣头等劳金。那可就这样说定了,你看还行吗?”

刘凤会并没有坐下,而是一揖到底,抬起头来眼含热泪地说道:“多谢老爷您的大恩大德,凤会就是肝脑涂地,必当在所不惜……”

是啊,人在难处,哪怕能有人给他一丝温暖,一点同情,一句安慰,一些支持,一种理解,一片关怀,就宛如一缕春风,一束阳光,一盏明灯,一股力量,一份自信,一线希望,必将在他前行的路上,点亮心灵之火,变得更加坚强。而这一切,无论岁月流转,还是世事变迁,都不会磨灭铭刻在他心灵深处的当初印象。刘凤会也是如此,从这一天起,在他以后的风雨历程中,就和于大爷儿结下了感人至深的不解之缘。

这时,只听大掌柜的在外边轻声敲门,说道:“老爷,按照您的吩咐,我已经派人去请大夫了。酒菜厨师全都准备好了,您看……”

于大爷儿说道:“好,我们这就过去。”接着转向龙云阁和刘凤会,高兴地说道:“云阁,凤会,快请,我们现在就去小餐厅……”

2

第三章 烧锅大院双雄会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