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骑漫卷狼烟>第四章 洒泪而别心相随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 洒泪而别心相随

小说:铁骑漫卷狼烟 作者:周有权 更新时间:2011/9/30 0:05:35

龙云阁和刘凤会跟随于大爷儿来到了小餐厅,只见里边装饰清雅,餐具齐全,窗明几净,一尘不染,给人一种温馨自然的舒适之感。

三人来到一张宽大的餐桌前,再次分宾主落座。餐桌上已经摆满十几道菜,鸡鱼肉蛋,野味山珍,煎炒烹炸,焖溜炝炖,应有尽有。一斤装的乳白色细瓷酒瓶非常别致,高装细脖大肚,类似茶壶形状,前边有密封的瓶嘴,后边有精致的瓶把,瓶身一面是李白举杯邀明月的图案,一面是篆体“双城二锅头”和楷书“于家烧锅”的字样,左右分布均匀,上下搭配得当。仆人过来用酒瓶上自带的小刀刮掉瓶嘴的封蜡,刚刚剜出瓶塞,顿时就觉得酒香扑鼻,满屋飘荡着清香的酒气。仆人先从于大爷儿那里开始,依次斟满了三个人面前的酒盅,退在一旁,垂手而立。

于大爷儿端起酒盅,说道:“今日幸会,天赐良机。贤侄复得宝马,老夫喜得贤侄,又难得凤会在此,真乃可喜可贺。两位请……”

龙云阁和刘凤会赶紧同时站起身来,双手高高地端起酒盅,同时恭恭敬敬地说道:“伯父,您也请……”;“老爷,您也请……”。

说完,三人一饮而尽,又把酒盅放在了餐桌上。仆人过来接着依次斟酒,然后退在一旁,仍旧垂手而立。

于大爷儿看了看龙云阁和刘凤会,连连用手示意:“云阁,凤会,都坐下坐下,吃菜吃菜,不必多礼。”

龙云阁和刘凤会道了声谢谢,这才规规矩矩地坐了下来,各自用筷子轻轻地夹上一小口菜,放进了嘴里。

于大爷儿用手指了指桌上的酒瓶,不无得意地说道:“这双城二锅头五十二度,是我于家烧锅的祖传特产,最大的特点就是即使喝多了,只能感到腿软脚轻,绝对不会口渴头疼。贤侄,你喝着口感怎样?味道如何?但不知在哪些方面,较比贵府的榆树老窖还欠些火候?”

龙云阁赶紧说道:“伯父,您过谦了。您老的双城二锅头喝起来口感醇香,回味绵长,纯属酒中上品,理应当仁不让。仅在榆树也是久负盛名,早就摆在了客栈、饭馆和商号、小铺的柜台之上,依小侄拙见,比起龙家烧锅的榆树老窖,可谓各有千秋,但还是略胜一筹。”

于大爷儿高兴地笑道:“云阁,你不愧是国立高等学校毕业的,贤侄说话真是左右逢源,滴水不漏啊。”

说话间,第二盅酒已经喝完。仆人刚要过来接着斟酒,龙云阁向他轻轻地一摆手,仆人立刻退在了一旁。

龙云阁起身拿过酒瓶,给于大爷儿和自己面前的酒盅满满斟上,然后双手高高擎起自己的酒盅,说道:“伯父,小侄难得您老错爱,不胜感激。这盅酒,小侄借花献佛,应该敬您,祝您老财源茂盛,生意兴隆。伯父请,小侄先干为敬。”说完,表示非常敬重地一饮而尽。

于大爷儿依旧坐在那里,此时心中特别高兴,他已经喜欢上了龙云阁和刘凤会,看看这两个年轻人,随手端起酒盅,也是一饮而尽。

龙云阁接着拿起酒瓶,给刘凤会和自己面前的酒盅满满斟上,然后右手高高端起自己的酒盅,说道:“凤会兄,你我本是同乡兄弟,却在伯父府上相识,此乃天赐良机,深感实属不易。日后有事只管开口,小弟一定尽心去做,尽力而为。这盅酒,小弟敬你。兄长请……”

刘凤会赶紧站起身来,也是右手高举酒盅,十分诚恳地说道:“云阁贤弟,凤会虽然不才,但却知道为人处事该仁字当先,交朋好友应义字为重,仁义二字乃立身之本。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还请贤弟不必客气,只要你肯招呼一声,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贤弟请……”

说完,他俩各自的心情都很激动,四目深情地相视一下,二人一碰酒盅,同时一饮而尽。

接着,刘凤会站起身来,给于大爷儿和龙云阁一一敬酒。三人边喝边谈,唠得很是投缘。

借着酒兴,心高气傲的龙云阁说道:“伯父,既然凤会兄是猎户出身,那晚辈很想和他比比枪法,助助酒兴,不知您老尊意如何?”

于大爷儿正在兴头儿上,一听要比枪法,高兴地答应道:“好啊,云阁,那就依你之见,正好我也很想开开眼界。凤会,你看呢?”

刘凤会说道:“老爷,凤会遵命就是。”他接着转向龙云阁,也很高兴地问道:“那好,贤弟既然有此雅兴,不知咱俩怎样比法?”

龙云阁说道:“凤会兄,你听到外边树上乌鸦和麻雀的叫声了吧,咱俩同时都把短枪拆开,用衣服大襟兜着零件走向门外,就这二十来步必须把枪装好,而且一出房门,还要枪响见物。这种功夫,叫做出门见响,就是为了应对正在擦枪的时候,外边突然发生紧急情况。”

刘凤会点点头,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贤弟的美意,凤会乐意奉陪,只可惜愚兄身上无枪可用,正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龙云阁一笑:“这有何难,”说着“唰”地从腰间抽出两把德国造的镜面匣子,轻轻地放在餐桌上:“两把匣抢,你可任选其一。”

刘凤会笑着说道:“那好,云阁贤弟,我也有个请求,你打乌鸦,我打麻雀,但不知贤弟要的是断气的家雀,还是能飞的麻雀……”

龙云阁听刘凤会这么一说,不禁感到有些吃惊,这种枪法只是听师傅说过,他故作疑惑不解地问道:“凤会兄,请问此话怎讲……”

刘凤会笑了笑,显得非常自信地说道:“这断气的家雀,就是我一枪击中脑壳,将其毙命;而能飞的麻雀,就是子弹只从耳边擦过,将其震落到地上,等稍微缓过一会,还能再飞起来。这种功夫也有个名堂,叫做枪打飞鸟。云阁贤弟,你要是不信,那咱枪响的时候见。”

龙云阁半信半疑,以为刘凤会借着酒兴吹牛而已,说道:“好,那就承让了,我打乌鸦,还请凤会兄打只能飞的麻雀来开开眼界。”

刘凤会笑着答应一声:“好,一言为定。”龙云阁也笑着说道:“好,一言为定。”说完,两个人同时各自顺手抄起一把镜面匣子,熟练地卸下弹夹把枪拆开,用左手抻着解开的衣襟,右手把短枪的弹夹和所有的部件,都划搂到自己的衣襟上。

于大爷儿站起身来,向外把手一扬,说道:“那好,云阁,凤会,既然如此,两位请随我来。”于大爷儿一边向外走着,一边在心里数着步数,后边并排跟着龙云阁和刘凤会,可以听到他俩组装短枪时零部件的撞击声。就这样,一步、两步、三步,四步、五步、六步……

整整数到第二十步,于大爷儿刚跨出小餐厅的房门,就在一闪身形的刹那间,顺手从腰间拔出驳壳枪,看准树上的一只乌鸦“啪”地就是一枪,随后只听“啪啪”两声枪响,只见两只乌鸦和一只麻雀应声落地,相互之间呈等腰三角形,相隔只有两三步的距离。因为此时有个瞬间的差异,第一声枪响是于大爷儿打的,等另一只乌鸦和麻雀们受惊刚刚飞起的时候,龙云阁和刘凤会手疾眼快,看准各自目标同时开枪射击。

听到枪声,于大爷儿随行的两个马弁和烧锅院子的几个炮勇都手持短枪,先后快步跑进第三道院子。一看有惊无险,只见落地的两只乌鸦侧着身子头上见血,而落地的麻雀稍缓了一会,却扑楞扑楞翅膀,又重新飞走了。人们连声叫好:“好枪法!好枪法!真是神枪……”

于大爷儿摆了摆手,笑着对马弁和炮勇们说道:“没事,没事,老夫是乘着酒兴,正和两位年少英雄切磋枪法呢,你们都出去吧。”

众人答应一声,便快步走出了第三道院子。随后,刘凤会也赶紧把手里的匣抢,交还给龙云阁。龙云阁先是犹豫一下,才接了过去。

三个人相互赞赏了一番,回到小餐厅重新入席。谁的心里都明白,如果依照刚才的情景,非要在他们三个高手之间排出名次,肯定是:刘凤会在先,龙云阁数二,于大爷儿第三。但谁的心里也都明白,这只是高手与高手之间的排名,三人论枪法,都相差无几,纯属上乘。

仆人接连依次斟酒,然后退在一旁,仍旧垂手而立。三人说话之间,不知不觉,已经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谈锋颇健,兴趣未减。

这时,只听外边二道院子,传来“嘀嘀”两下汽车喇叭的声音。于大爷儿微笑着解释道:“是宫野一郎,我当年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读书时的同学,他现在是双城县的警察局局长,仅此而已。请放心,老夫自有分寸,绝不会做出对不起民族和祖宗的事情。”

话音刚落,大掌柜的就敲门进来,走到餐桌前,将手里拿着的一张红色拜帖,递给于大爷儿,说道:“老爷,这是日本关东军大佐宫野一郎太君的拜帖,人在客厅喝茶候着呢,他说有要事向您请教,今晚在厢黄头屯警察署有一个重要会议,很想请您参加。”

于大爷儿接过拜帖看了看放在餐桌上,说道:“好吧,你告诉宫野一郎,就说我这里还有客人,先请他稍候片刻,我一会儿就来。”

大掌柜的答应一声:“是,老爷。”接着又向龙云阁和刘凤会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便转身退出了小餐厅,并随手关上了房门。

龙云阁站起身来,说道:“伯父,多谢您老的盛情款待。天时已经不早,小侄也该告辞了。等改日再同家父和二叔一起前来拜访。”

于大爷儿说道:“好吧,贤侄,还是早点儿回家报个平安要紧,那我就别执意挽留了。”

说完,三个人走出小餐厅来到了二道院子,只见大青已经有人给备好了鞍韂。于大爷儿说道:“凤会,把两匹菊花青链好,牵出院子,替我送送云阁,你们兄弟也好唠扯唠扯,亲热亲热。对了,你可千万别忘了,送走云阁之后,赶快直接回家,看看你爹娘的病情如何。”

刘凤会答应一声,来到拴马桩前,解开缰绳,把两匹菊花青链好,牵马提鞭,等在一旁。

此时,于大爷儿有些依依不舍,说道:“云阁贤侄,临别之际,伯父别无所求,但愿日后能够常来常往,有空你就常来看看老夫。”

龙云阁连连点头,说道:“晚辈谨记在心,定会常来看望伯父。请您老多多保重,小侄告辞了。”说完,深施一礼,转身向外走去。

刘凤会手提马鞭牵着两匹菊花青,和龙云阁并肩走出二道院子,跨过头道院子就迈出了烧锅院子的大门。刘凤会立刻把缰绳和马鞭递给了龙云阁,边走边说道:“云阁贤弟,你就要走了,我这心里空落落的,好像有很多话,一时不知从哪说起,只是觉得有点难舍难离。”

龙云阁真诚地说道:“凤会兄,你我近在咫尺,一定后会有期。我看于老前辈是个值得信赖的正人君子,对兄长也特别器重非常关心,你千万要把握好这次机会,遇事多向他老人家请教。以后有什么难处,可以随时到龙家亮子找我,大丈夫闯荡天下,是英雄四海为家。”

刘凤会眼圈一红说道:“贤弟,放心,大丈夫闯荡天下,是英雄四海为家,我记住了。”

说着,他们两个不知不觉,已经走过了屯子南门的卡子房,龙云阁掏出一个黄色帆布小口袋,抖落一下里边“哗哗”直响,随后递给刘凤会说道:“凤会兄,你的爹娘,就是我的长辈,伯父伯母有病,这里还有五十多块大洋,就算是我孝敬二老人家的。给你,快拿着。”

刘凤会连忙推辞:“不行不行,我可不能要你的钱,再说我这有二十块大洋,足够了。”

龙云阁把脸一沉说道:“凤会兄,钱无论多少,这是我的一片心意。要不是我怕家里担心,想要急着回去,理当亲自交到二老手上。咱别说废话,你要是认我这个兄弟,那就代二老收下,你要是不认,从此以后,咱俩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刘凤会听龙云阁把话说到这份上,再也不敢推辞,只好接过来揣在怀里,非常感激地说道:“贤弟的深情厚意,我永远不会忘记。”

龙云阁停下脚步说道:“送君千里必有一别,临别之际,小弟想和大哥效仿古人,结为情同手足的生死兄弟,不知大哥意下如何?”

刘凤会顿时被感动得两行热泪夺眶而出,紧紧拉住龙云阁的手一齐跪在路旁,兄弟二人同时搂土为炉,插草为香,上拜苍天,下叩后土,刘凤会年长为兄,龙云阁年幼为弟,二人异口同声地引用“桃园三结义”的原话,对天发誓:“念刘凤会、龙云阁,虽然异姓,既结为兄弟,则同心协力,救困扶危;上报国家,下安黎庶。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后土,实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戮!”

龙云阁起身攥住刘凤会的双手,深情地说道:“大哥,二弟会常来看你……”说完,他翻身上马,使劲一抖缰绳,扬鞭策马而去……

刘凤会扬起右手,向龙云阁远去的背影大声喊道:“云阁二弟,多多保重,后会有期……”然后,转身向厢黄三屯的屯子里走去……

1

第四章 洒泪而别心相随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