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骑漫卷狼烟>第十章 关云峰梦枕黄粱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章 关云峰梦枕黄粱

小说:铁骑漫卷狼烟 作者:周有权 更新时间:2011/10/3 18:42:26

警察署长前田正路和副署长关云峰,从厢黄三屯带领他们的大队人马,耀武扬威地回到了警察署,先把抓回来的这六个人关进了监号,稍事休息便向厢黄五屯扑去。其前后的做法和行为同在厢黄三屯一样,如法炮制,如出一辙。快到中午的时候,前田正路和关云峰才带着手下的大队人马,从厢黄五屯得意洋洋地回到了警察署,又把抓回来的那五个人关进了监号。关云峰吩咐厨师赶紧准备酒菜,要在小食堂大摆筵席。

然后,为了不失时机地充分表现自己,关云峰又把众人召集到会议室,和前田正路并肩坐在讲台前的椅子上,慢条斯理的喝了口茶,清了清公鸭嗓说道:“诸位,做为第五区警察署的警察,做为各路诸侯和各界名流,首先应该明确知道,我们当前的主要任务是什么。特别是各路诸侯和各界名流,通过昨晚和今天的积极表现,在老百姓的面前已经证明,你们是效忠大日本皇军的,那么就更应该知道还要做些什么……”

接着煞有介事的说道:“我必须再强调一遍,我们当前的主要任务就是,必须挨家挨户的过筛子,进行一次拉网式的彻底清查。一、只要发现有人参加反满抗日武装,立即责令亲属劝其重归故里,改邪归正,我们确保对其既往不咎,做到一视同仁;二、对那些没有劝退或是劝退无效者,要承担不可推卸的连带责任,立即抓捕归案,让其蹲监坐牢;三、只要发现有暗中支持反满抗日,公然帮助刁民武装与皇军对抗者,立即抓捕归案,确保无一漏网;四、特别厢黄三屯和厢黄五屯,只要一经查实,不能心慈手软,对情节严重者,必须杀一儆百,严惩不贷……”

关云峰又喝了口茶,清了清公鸭嗓接着说道:“在这次联合抓捕行动中,在座各位都表现的很出色,不辞鞍马劳顿,积极主动配合。做为警察署的警察,这是分内之事。但做为各路诸侯和各界名流,就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帮助和支持。同时,也在大庭广众之下,让老百姓都知道,大家是拥护日满亲善的,是效忠大日本皇军的。通过这次联合抓捕行动,证明我们已经踏上了同一辆战车。对此,我谨代表第五区警察署向大家表示衷心的感谢!至于回到各个村屯,诸位应该怎么做,我也不必多啰嗦。为了答谢大家,特地准备了丰盛的酒宴,请大家到小食堂入席。”

酒席宴前,关云峰频频举杯,一一敬酒,对那些先是前来开会,而后参加行动的各个村屯的头头脑脑,说了好多夸奖和赞扬的话。等到酒足饭饱之后,这才下令允许这些人回家。临走之时,关云峰和这些人一一握手道别,显得非常亲切,特别动情,亲切的有点肉麻,动情的让人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可就在这些人当中,大多数心里骂道:妈的,老子这趟来说是开会,结果让你关云峰这个狗犊子当猴儿耍了,等着瞧……

关云峰的一石二鸟和一箭双雕,这两招确实够阴的够损的,无论受害者是何许人也,只要落入他设下的圈套,让你有口难辩有话难说,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来。特别是把这些有头有脸的人物,强拉硬拽地绑上他的战车,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等把这些人送走之后,前田正路把关云峰叫到自己的办公室,赞赏道:“关桑,你的……大大的效忠皇军……大大的真够朋友,你的……大大的能干……大大的功劳,下一步的怎么办……你放手的去干,我的……统统的不问……统统的不管……统统的授权,你的明白?”

得到前田正路的信任和赞赏,关云峰受宠若惊,他挺直腰板,打个立正,深表感激地说道:“嗨,太君,我的明白。谢谢太君的……鼓励和夸奖,我的誓死的……效忠皇军,我的马上的……就去安排。”说完,他抬手“啪”地一个敬礼,转身快步走出前田正路的办公室。

怀揣尚方宝剑,得到了顶头上司特别是日本人的信任和赞赏,关云峰走道的脚步有些轻飘飘的,好像腾云驾雾的如履春风一般。心想,无功难受禄,有奶就是娘,这年月给日本人当差,良心能值几块大洋;要想青云直上,就得丧心病狂,要想飞黄腾达,别怕杀人如麻;什么他妈的狗腿子,什么他妈的狗汉奸,当好自己的狗,让别人骂去吧;当狗怎么啦,抽大烟玩女人,吃香的喝辣的,坟茔圈子哪个是骂死的。现在,该是我关云峰大显身手,升官发财的机会到了。想到这里,他越发的更加觉得心里有些美滋滋的,就好像看到了金钱和美女都在向他招手一样。

飘飘然的关云峰本想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然后再排兵布阵发号施令,可能是因为过于兴奋的原因,摘下钥匙对着锁孔却怎么也插不进去,抬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舍近求远,已经沿着走廊来到警长陆德江办公室的门前。他左右看看走廊里没人,自嘲地摇了摇头,暗自笑了一下,刚要往回走,可转念一想,正好我要找他,既然阴差阳错,那就来个歪打正着吧。于是他把钥匙挂回腰带,便伸手“梆梆梆”地敲了几下房门。

自从昨晚遵照关云峰的暗中指使,在厢黄五屯偷偷开枪打死两个人之后,陆德江就有些心神不定,总是直犯嘀咕。妈的,关云峰这小子真够损的,他想借刀杀人,反倒让我开枪,表面上是对我的信任,实际也抓住了我的把柄,人在矮檐下,不得不服从。等把抓来的人全都审讯完了,熬到天亮却怎么也睡不着。午休时间,他正坐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打盹,迷迷糊糊地突然听到有人敲门,因来人没喊报告,他猜想可能是自己的两个顶头上司,不知哪个有事找他,紧忙起身来到近前拉开房门,一看正是关云峰,便满脸陪笑地说道:“关副署长,是您,快请进。”

关云峰走进办公室,站在那里拍了拍陆德江的肩膀,说道:“德江啊,这次联合抓捕行动,你表现的很好,我非常满意。但是,为了扩大战果,增加收获,我们必须一鼓作气,乘胜追击。现在我命令,今天下午你必须放下其他事情,集中全部精力给我做好这三件事……”

他站在那里继续说道:“一、对在这次联合抓捕行动中被击毙的罪犯,要参照户籍分别写好卷宗,建立档案,特别要注明所犯罪行和拒捕行径;二、对在押的罪犯要严加审讯,做好笔录,并让罪犯签字画押,也要参照户籍分别写好卷宗,建立档案,特别要注明所犯罪行和处理意见;三、必须得把我们第五区警察署这次行动的目的和过程,写成经典的汇报材料,明天我要上报双城县警察局。所有卷宗、笔录和材料都要一式三份,必须简明扼要,干净利索,不能拖泥带水,涂涂抹抹。总之,如何分工,怎样进行,如何落笔,怎样点睛,那是你的事,明白吗?”

陆德江毕恭毕敬地敬了个礼,肯定地答道:“是,卑职完全明白,请副署长放心,我一定尽心尽力,保证让您非常满意……”

关云峰又拍了拍陆德江的肩膀,显得很亲切地说道:“那好,兄弟,请放心,事后我亏待不了你……”说完,回身走了出去。

陆德江小时候就读过私塾,进过学堂,长大后又曾跟随老爹学做药材生意,不但经常和日本商人打交道,而且还多次去过东洋,所以不仅是文笔上的功夫很出色,就连日语也说得非常好。只是他压根儿就对做买卖不感兴趣,总想着要讨个官差出人头地,正好赶上奉系军阀在东北扩编警察,没费多大劲儿就考进了厢黄头屯警察署,直到伪满洲国成立,又和关云峰一样,换上了现在这身狗皮。别看他平时对关云峰俯首帖耳,言听计从,可暗地里却耿耿于怀,很不服气。心想,别看老子如今潜龙在下,听你调遣,相信有朝一日,我一定能纵身一跃,飞龙在天……

傍黑的时候,关云峰还坐在办公室点燃的几盏洋油灯下,聚精会神地审阅陆德江刚刚送来的卷宗、笔录和汇报材料。他顺手从办公桌上的烟卷盒里抽出了一支香烟,两眼却目不转睛地仍然盯在卷宗上,见此情景,刚坐在对面的陆德江赶紧划着一根火柴,欠起身给他点上。

只见张德禄卷宗上面的结论这样写道:张德禄,男,汉族,现年三十二岁,已婚,职业佃户,击毙前系双城县第五区之厢黄三屯人。该罪犯之犯罪事实如下:一、大同元年之一月二日,该犯纵容亲弟擅自离家而出走,竟然支持参加反满抗日之武装;暗地助纣而为虐,实属为虎之作伥,既然知情而不举,可视与弟之同罪;二、大同元年之二月三日,该犯其弟伙同反满抗日之武装,曾在厢黄三屯和厢黄五屯之附近,对大日本皇军实施两次之袭扰;该犯闻讯之后,竟敢串通不法之刁民,连夜送去慰劳之食品;三、大同元年之四月二十七日夜,该犯抗拒本署联合抓捕之行动,畏罪肆意拒捕,趁夜企图潜逃;该犯还未等我训练有素之警察上前擒拿,遂被本署协助行动之人员开枪射击,当场毙命,死有余辜。

只见王凤章卷宗上面的结论这样写道:王凤章,男,满族,现年四十六岁,已婚,职业佃户,在押前系双城县第五区之厢黄三屯人。该罪犯之犯罪事实如下:一、大同元年之一月二日,该犯纵容亲子擅自离家而出走,竟然支持参加反满抗日之武装;该犯之前既无劝阻之行为,之后又没劝归之收效,暗地助纣而为虐,实属为虎之作伥,既然知情而不举,可视与子之同罪;二、大同元年之二月三日傍晚和夜间,该犯其子伙同反满抗日之武装,曾在厢黄三屯和厢黄五屯之附近,对大日本皇军实施连续两次之袭扰;该犯闻讯之后,竟敢串通不法之刁民,连夜送去慰劳之食品。但本署念其认罪态度之诚恳,又有检举立功之表现,因此本署建议从轻处罚,报请从轻发落。第五区警察署,大同元年四月廿八日。

只见吴忠信卷宗上面的结论这样写道:吴忠信,男,满族,现年二十四岁,未婚,职业长工,在押前系双城县第五区之厢黄三屯人。该罪犯之犯罪事实如下:一、大同元年之一月二日,该犯纵容亲兄擅自离家而出走,竟然支持参加反满抗日之武装;该犯之前既无劝阻之行为,之后又没劝归之收效,暗地助纣而为虐,实属为虎之作伥,既然知情而不举,可视与兄之同罪;二、大同元年之二月三日傍晚和夜间,该犯其兄伙同反满抗日之武装,曾在厢黄三屯和厢黄五屯之附近,对大日本皇军实施连续两次之袭扰;该犯闻讯之后,竟敢串通不法之刁民,连夜送去慰劳之食品。然本署据其认罪态度之恶劣,又无悔过自新之表现,因此本署建议从重处罚,报请从重发落。第五区警察署,大同元年四月廿八日。

关云峰看到这里连连点头,猛地一拍桌子,叫道:“好,写得好,这种写法,正合我意,真乃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德江老弟也……”

陆德江见关云峰一拍桌子,反倒被吓了一跳,听他说出下文,这才谦卑地说道:“副署长,看您说的太过奖了,德江实不敢当……”

关云峰夸赞道:“德江啊,要照这样下去,你一定能后来者居上,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保证前途大大的,飞黄腾达,宏图大展……”

陆德江笑了笑说道:“副署长,那得承蒙您的栽培,德江只不过是按照您的吩咐,做好分内之事而已,以后全靠大哥多多关照……”

关云峰站起身来高兴地说道:“老弟快走,咱哥俩去前院李家屠户铺(杀猪卖肉的外带小饭馆),好好地喝两盅,今晚我请你……”

陆德江也站起来高兴地说道:“好啊,咱哥俩到现在还都没吃晚饭呢,不过,大哥,今晚还是德江请您吧,我请您那是应该的……”

关云峰笑道:“德江老弟,今天下午你劳苦功高,表现出色,作为对你的奖赏,理当大哥请你,再说咱们下馆子谁他妈敢要钱……”

两个人说笑着刚要离开办公室,突然办公桌上响起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关云峰急忙抄起电话听筒问道:“喂喂,请问你是哪位?”

只听电话那头于大爷儿的声音说道:“我是于鹤于超尘,你擅自在厢黄三屯抓的那些人,有几个是我的佃户和长工,我已和宫野一郎打过招呼,告诉你关云峰,不许你虐待他们,就是有天大的事,也得等我明天回去再说……”说完,于大爷儿那头“啪”地把电话撂了……

接到于大爷儿打来的这个电话,关云峰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因为他猜测这是从宫野一郎家里打来的,显然对方已经知道了这次行动的内情。他好久才搁下电话听筒,如同当头被泼了一盆冷水,站那呆呆地寻思半晌,就像霜打的瘪茄子一样,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

3

第十章 关云峰梦枕黄粱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