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骑漫卷狼烟>第十一章 于大爷归途遇险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一章 于大爷归途遇险

小说:铁骑漫卷狼烟 作者:周有权 更新时间:2011/10/4 17:59:41

第二天清晨,几个值班站岗的伪军,刚刚费劲巴力地打开双城堡县城的东门,还没等他们呼哧带喘地缓口气,就见于大爷儿和刘凤会两人一前一后,各自骑着一匹枣红色流星快马,急匆匆地穿门而过,沿着那条通往厢黄三屯的黄尘古道,迎着一轮初升的朝日向前飞奔……

昨天凌晨提前吃过早饭,于大爷儿和宫野一郎两人毕恭毕敬,难舍难分地送走他们的恩师佐藤俊秀之后,宫野一郎因有要事在身就特地安排司机,开着这辆恭送佐藤俊秀的高级轿车,直接从双城堡火车站把于大爷儿和刘凤会,送回到“超尘野鹤”这座古朴典雅的住宅……

于大爷儿在双城堡的住宅,座落在县城里的东南隅,说来也许真是巧合,同宫野一郎官邸,一个在前一个在后,斜对着只隔一条街。这座建筑为清末传统的八旗式宅院,一色的青砖青瓦,土木建造,是典型的带有满族风格的东北乡村民居。看着赏心悦目,而又朴实无华。

四周是一人多高的青砖院墙,门楼居中而朝南,门楣上高悬于大爷儿亲笔草书的“超尘野鹤”的木匾,字迹潇洒而飘逸。房屋的建筑结构都是五檩五欍,软山,明柁,半明柱;窗户扇都是上下对开,带有木制的盘肠花格图案,中间镶嵌着厚度有五个毫米的一块大玻璃,四周裱糊着用鹅毛翎在上面掸过豆油的窗户纸;中间的房门采用的是江南水乡的苏州房门,可以看出当时华夏南北文化的融合,而后门则是北方传统的对开木制板门。室内搭有上面铺着炕席的土坯火炕,室外房屋两侧都有用青砖砌成与南墙平行的烟囱,分四节高七米的烟囱与屋内火炕通过俗称烟囱脖子的烟囱桥子相连。整个房屋建筑有正房九间,东西厢房各九间,三合院格局。院子里都是青砖铺地,更加烘托出古朴典雅的整体色调。

在客厅房门左侧北墙的正中,悬挂着于大爷儿由右至左的亲笔楷书,楷书条幅的内容是清朝著名理学家、教育家朱柏庐的《治家格言》,布局严谨而工整,字迹清晰而有力,左下方的落款为“超尘楷书于野鹤斋”,上盖的方印是一只傲然独立而引颈高歌的仙鹤。在条幅的正下方摆着一张紫檀木高脚八仙桌子,桌子两边一边一把紫檀木太师椅,桌子上面靠墙正中摆着一架西式的座钟,玻璃罩里边的钟摆发出“咯噔,咯噔”有节奏的响声,座钟两边是一对清代精美的红色瓷质花瓶,插在花瓶里鲜艳的塑料牡丹竞相开放,仿佛透着沁人心脾的芬芳。由东至西,堂屋东边的一间是于大爷儿爹娘的居室,一间是于大爷儿和老伴的居室,一间是书房,一间是客厅,而堂屋西边的四间是于家晚辈儿女们的居室。

傍黑的时候,吃完晚饭的于大爷儿正坐在书房里看书,忽听厢黄三屯烧锅院子的一个炮勇,在客厅外边气喘吁吁地叫门,说是有要紧的事情前来禀报。于大爷儿急忙放下书本来到客厅,向满头大汗的炮勇仔细一打听,才知道昨天晚上和今天白天,厢黄三屯所发生的事情。

炮勇还说烧锅院子大掌柜的是受几个老少爷们之托,特意打发他骑着快马前来向老爷报信的。于大爷儿对炮勇说道:“你先歇一会,我现在就吩咐厨房给你做饭,等你吃完饭,还得换匹骑马和两个马弁返回去,告诉大掌柜的让他先别着急,我明天早上就回厢黄三屯……”

等一切都安排好了,于大爷儿才走出家门,快步来到宫野一郎官邸,借用宫野一郎的电话,直接通过专线打到了厢黄头屯警察署……

因张德禄是刘凤会的表姐夫,于大爷儿并没告诉他实情。第二天清晨,于大爷儿和刘凤会吃完早饭,就跨上骑马向厢黄三屯赶来……

就这样,于大爷儿路上沿途无话,只是快马加鞭。紧随其后的刘凤会不禁暗挑大指,打心眼里佩服于大爷儿为人仗义,做事果断,知道乡亲有难,立即火速救援。别看人家腰缠万贯、日进斗金,可从来不横行霸道、仗势欺人,就是对待长工伙计,也是特别关心,非常和气。他听人们说过于大爷儿年轻的时候,就从来不上赌场,不抽大烟,不贪女色,不进妓院,不喝醉酒,不赚黑钱。别看人家现在有五十来岁,可骑在马上的功夫,还是身姿不减当年。他暗自庆幸自己刚来到厢黄三屯落脚,就能够遇上这样好的东家,真是今生难得的缘分,前世修来的造化……

一路上刘凤会的眼睛在不停地巡视着前方,也不时地回头向身后看看,因为他知道自己是吃哪碗饭的,是来干什么的,保护好老爷才是他的头等大事。这年月兵荒马乱的,一不小心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所以他把两只眼睛瞪得溜圆,丝毫也不敢怠慢。等出了偏坡子这个小窝棚的东门外,只见在偏坡子和正白头屯的中间,有一条南北走向约两三丈宽的水沟子,水沟子的东西两侧都是荒草甸子,荒草甸子上长着密密麻麻的柳条,一片接一片都有一人多高,俗称柳条通子。水沟子的上边架有一座带有栏杆的木桥,只有跨过这座木桥,那才算刚到正白头屯的地界。

可是,还没等于大爷儿和刘凤会的坐骑踏上木桥,他们老远就看到在木桥东边道南的柳树上,拴着两匹黄骠马,有两个穿青衣戴礼帽的人从柳条通子里钻出来,好像是刚解完手,一边系着裤腰带,一边低着头不断地呕吐,看样子有点儿像醉酒喝多了似的。只见那两个人半天才系好裤腰带,又磨蹭了一会儿,才跌跌撞撞地来到两匹黄骠马跟前解开缰绳,好不容易才搬鞍认蹬爬上了坐骑,栽栽歪歪地趴在马背上。有意无意的都把礼帽的帽檐拉得很低很低,然后左手牵着缰绳,右手耷拉在下边,并马而行地紧靠在大道的北侧,慢慢腾腾、摇摇晃晃地向木桥走来。

刘凤会凭直觉,感到那两个人的举动行为有点儿别扭,好像是在演戏似的故意地装模作样,更何况这个地方非常偏僻,于是就加上了十分的小心。他一抖缰绳紧贴在于大爷儿的身旁,警觉地说道:“老爷,我看前面那两个小子不像是好东西,再说这个地方太背静了,荒草甸子上全是柳条通子。一会快打照面的时候,咱爷俩靠大道右边走,您老在南边马头先不要超过我的马鞍子,我用身子挡住您,在北边迎着那两个小子。您老不用开枪,这里离屯子太近,为了不招惹麻烦,要看不好,我就用飞镖收拾这两个家伙。”说着,他伸手从怀里悄悄地掏出两支飞镖。

于大爷儿点点头,说道:“好,凤会,就听你的,我也看那两个小子怪模怪样的,好像是不怀好意,先沉住气,多加小心就是了。”

由于这座木桥年久失修,桥面子上坑坑洼洼、七窟窿八眼子的,于大爷儿和刘凤会不得不让坐骑放慢了脚步,可就在他们要下桥还没下桥的时候,只见前边栽栽歪歪趴在马背上迎面而来的那两个人,在相隔只有二十来步的时候,不约而同地突然把脸一扬,同时抬起右手便“唰”地亮出了匣枪。与此同时,刘凤会手疾眼快,就在这一眨眼的瞬间,照准目标单手用力,迅猛地发出两支飞镖,只见“唰唰”两道寒光一闪,那两个刺客的两只右胳膊就耷拉下去,两支匣枪也掉在了地上。刘凤会左手牵着马缰绳,右手又从怀里掏出两支明晃晃的飞镖,他刚一抬手……

于大爷儿紧忙用手一拦,对那两个刺客大声说道:“朋友,咱们远日无仇,近日无怨,还是捡起你们的家伙,赶快都逃命去吧……”

听于大爷儿想放他们一条生路,那两个刺客果然翻身下马,捡起来插好各自的匣枪之后,单手搬鞍左脚认蹬飞身上马,用左手把缰绳往里一带,同时说了句:“后会有期”,便都耷拉着一只右胳膊,两脚一踹蹬,吆喝一声“驾”,就向大道南边的柳条通子落荒而去……。

刘凤会跟随于大爷儿骑在马上继续前行,有些不解地问道:“老爷,那两个刺客是想加害于您,可您为什么还要放他们一条生路?”

于大爷儿笑着说道:“凤会,这里是我回厢黄三屯的必经之路,咱俩方才也都看得一清二楚,他们是有备而来在此等候多时了……”

刘凤会点头说道:“是,老爷,刺客的假动作,不过是障眼法。一、手系腰带,装作刚解完手;低头呕吐,装作喝醉了酒;还有那跌跌撞撞地上马,栽栽歪歪地趴在马背上,都是怕引起怀疑,在故意麻痹我们;二、随手把帽檐拉得很低,借此遮住他们的面孔;都趴在马背上,右胳膊耷拉着,那是为了用马身子作掩护,以便从马靴子里拔出短枪;慢慢腾腾、摇摇晃晃地向木桥走来,那是为了不使我们生疑,等双方靠近了再下毒手;三、您再看看他们下手的这个地方,也是事先预谋和选择好了的,这座木桥因年久失修,只要上了木桥必得放慢脚步,而骑马的人很容易把眼睛的注意力都盯在了桥面子上,更便于他们下手;得手之后,骑马眨眼工夫就扎进了荒草甸子上的柳条通子里,很难被别人发现。”

于大爷儿笑着说道:“凤会,你很有眼力,也很有心计,即警觉,又机敏,看来我是真的没有看错人呐。可这两个刺客我并不认识,他们只是受人指使的帮凶而已,换句话说,他们并不是想要加害于我的罪魁祸首,罪不该死,命不当绝,只有留下活口,才能查明真相。”

刘凤会还是有些不解地问道:“老爷,那我们可以把刺客抓起来送到警察署,让警察署审问,不就能知道是谁指使他们干的了吗?”

于大爷儿说道:“如果是那样,恐怕那两个刺客没死在你的镖下,反倒被指使他们的人,再指使别人给杀人灭口了。看得出来,那两个刺客是闯荡江湖之人,绝非等闲之辈,胆大心细,遇事不慌,也许因为艺高人胆大,他们不想背后打黑枪。而指使他们的人,第一、是知道我为了解救乡亲,今早必须回来的人;第二、是知道我斗子车放在烧锅,回来必须骑马的人;第三、是知道有我的存在,对他相当不利的人……”

事后得知,这两个刺客,是双城堡以东拉林河畔莲花寨绺子的炮头,在江湖上很讲义气的萧氏兄弟,老大叫萧镇山,老二叫萧镇林。

原来,厢黄头屯警察署副署长关云峰,昨天晚上接到于大爷儿的电话,听那严厉的口气,就感到心里有点发毛,觉得事情有些不妙。

他知道于大爷儿和宫野一郎的关系,他也知道于大爷儿的这个电话,肯定是在宫野一郎家里打来的,他更知道于大爷儿已经掌握了这次抓捕行动,是警察署假冒警察局命令的事实真相,他还知道死者张德禄不仅是战华南的佃户,而且听说是于大爷儿新任保镖的亲表姐夫。

这次瞒天过海的联合行动,在厢黄三屯抓捕十人打死三人,于大爷儿和战华南岂能善罢甘休。现在,于大爷儿已经抓住把柄,要是和我到警察局打起人命官司,那带来的后果可就不堪设想。妈的,俗话说,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看来我只好让你于大爷儿去见阎王……

想到这里,他火往上撞,“腾”地从瘫坐的椅子上站了起来,对站在面前的陆德江吩咐道:“德江,刚才是于大爷儿打来的电话,他叫嚣着要追究咱们这次打死逃犯的责任,你赶紧连夜辛苦一趟,骑上快马去鬼见愁绺子找军师吴子房。”接着,特别小心地耳语了几句……

于是,陆德江按照关云峰所交待的行走路线,连夜骑着快马赶到了鬼见愁的绺子,见到军师吴子房之后说明了来意。那年月警匪勾结屡见不鲜,简直成了家常便饭,吴子房接过定金一千块现大洋,便毫不犹豫地暗中派遣萧氏兄弟,让他们赶奔到这里,来行刺于大爷儿……

等于大爷儿和刘凤会来到正白头屯的时候,迎面却碰上了绰号叫张小崽子的张青林,只见他骑在马上向于大爷儿双手一抱拳,笑呵呵地说道:“于老前辈,您大清早的是从城里赶回厢黄三屯吧,今天您的烧锅大院肯定要有贵客临门。我张小崽子能掐会算,您老信不信。”

于大爷儿也勒住了缰绳,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不错,青林,确有此事,别卖关子,可这人还没来,我说你小子是怎么知道的?”

张青林说道:“因为我有个兄弟是您老的爱侄,他叫龙云阁。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您身边的这位就是人称草上飞,姓刘名凤会吧?”

于大爷儿笑道:“青林,你说的没错,正是凤会。今天我还有急事要办,改日一定让云阁请你到烧锅院子做客,咱好好唠扯唠扯。”

说完,经过刚才那一场虚惊,而又毫发无损的于大爷儿和刘凤会,又都扬鞭策马,一溜烟地穿过正白头屯,继续向厢黄三屯赶来……

1

第十一章 于大爷归途遇险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