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骑漫卷狼烟>第十三章 刘凤会怒打警长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三章 刘凤会怒打警长

小说:铁骑漫卷狼烟 作者:周有权 更新时间:2011/10/5 21:34:56

今天早上,关云峰打算亲自去双城县警察局,把昨天下午整理好的卷宗、笔录和汇报材料送上去,乘机可以见到警察局长宫野一郎,并就这次行动做以必要的解释。可是一大早刚来,前田正路却说县警察局来电话,让各警察署署长前去开会。这很扫兴,也很无奈,他只好把这些交到前田正路手上,请他务必直接面呈宫野一郎。如果非要自己前去,那纯属喝凉水拿筷子多此一举,弄不好还得引起前田正路对他的猜疑。

关云峰自己呆在办公室,一支接一支地抽烟,坐不稳也站不牢,不时地向窗外瞥上几眼,显得特别焦虑和不安。就在他起身来到窗前推开窗户,刚想要换换外边新鲜空气的时候,一眼看见于大爷儿和战华南领个小伙,一直来到警察署的院里才下了坐骑。他心里“咯噔”一下,立刻大吃一惊,就像当头挨了一棒,下意识地赶紧把窗户重新拉上。他把嘴里叼着的烟卷“噗”地一声吐了出去,回身坐到办公桌前的椅子上。

心想,坏了,显然行刺没有成功,于大爷儿肯定是来兴师问罪的。妈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只要没有证据,他就无可奈何。

没有两分钟,走廊里就传来了脚步声,有人“梆梆梆”地敲了三下门,只听战华南冲着里边喊道:“喂,我说屋里有喘人气的吗?”

关云峰一听这话,心头升起一股恶气,但他知道这两个人,谁也斗不了谁也惹不起,只好硬着头皮向门外说了声:“谁呀?请进。”

就听“哐”地一声房门被推开了,只见气哼哼的战华南抢步在前,于大爷儿和那个小伙子在后,三个人都毫不客气地走进了办公室。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刘凤会一看到关云峰,顿时感到两眼喷火,情不自禁双拳紧握,简直肺都要气炸了,恨不得一个箭步窜上去,一拳就要了对方的狗命。可他还是强压怒火,总算克制住了自己,现在应该怎么做得听老爷的,迟早迟晚我当必报此仇,只能等到以后再说。

关云峰赶紧站起身来笑脸相迎,点头哈腰地连声说道:“哎呀,是战老前辈,于老前辈,不知二位前辈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恕罪。来来,快请坐,快请坐。还有这位兄弟,别站着,快请坐。”等战华南和于大爷儿二人都坐了下来,他便忙不迭地又是敬烟又是倒茶。

刘凤会没有坐下,而是垂手站立在于大爷儿的身旁。这就是当时的规矩,在公开场合做下人的未经允许,是不能随随便便坐下来的。

战华南把脸子一撂开口说道:“关云峰,老子今天来没别的意思,就是想问问,张德禄、李祥福、韩宝贵三个人犯了那条死罪……”

关云峰摩挲一下头发,稳住了心神,忙拎了把椅子,坐在战华南和于大爷儿的对面,打着官腔说道:“战老前辈,您先消消火气,关于张德禄、李祥福、韩宝贵之死,也是事出有因,我们第五区警察署早有定论,您老难道就没看警察署昨天早上,贴出去的那张告示吗?”

战华南冷笑一声,说道:“关云峰,俗话说这四门贴告示还有不识字的,老子根本就看不懂那张狗屁告示,也他妈没工夫听你卖狗皮膏药,咱们现在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战某人和超尘老弟就是冲你来的,老子我今天就是要来讨个说法,你必须得给一个满意的答复。”

关云峰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战老前辈,您可不要难为我,如今可是日本人的天下,这警察署的事情,一切都得由前田正路做主。”

战华南把眼睛一瞪,说道:“关云峰,前天晚上是你带人打死了他们三个,那我问你,警察局谁下的命令?连警察局长都不知道,难道这命令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不过我倒是听说过,你曾把张德禄媳妇按倒在炕上,还没等怎么着,就让张德禄削了一个嘴巴,有这事吧?”

俗话说,打人别打脸,说话别揭短。听战华南这么一说,关云峰恼羞成怒,“嘭”地火往上撞,“嚯”地站了起来,竟然失去理智地使出他的习惯动作,忘乎所以地好像伸手要从腰里摸枪。其实,战华南凭着儿子在警察局的势力,就是话说的再难听,他也真的不敢掏枪。

怒火中烧的刘凤会,立刻快速地拔出双枪,枪口对着关云峰,威严地说道:“坐下,姓关的,你他妈给我老实点儿,再敢动一动,我就打死你!不过你小子给我听好了,记住你他妈欠我一条人命,今天还不是和你算账的时候,早晚会有那么一天,我非得要了你的狗命。”

关云峰对自己刚才意外的失态很懊悔,更没想到刘凤会却能那么快地掏出双枪,闹得事情很难收场。他只好镇定了一下,立刻陪上一副笑脸,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略带自我解嘲地哈哈大笑道:“我说这位兄弟,难道我在自己办公室,站起来都不行吗?你这是干什么?”

刘凤会愤怒地说道:“我让你坐下!不然,先掐折你的狗腿,再要了你的狗命!就你们警察署这几头烂蒜,老子进的来就出的去。”

关云峰见刘凤会两眼通红,好像喷火一样,看架势这小子是真急了,不是吓唬他,只好边坐边说:“这位兄弟,你真的是误会了。”

眼看关云峰被逼着乖乖地坐下了,刘凤会这才很不情愿地收起双枪,依旧规规矩矩地站在于大爷儿身旁,仍然用喷火的目光盯着他。

此时战华南也火冒三丈,“啪”地一拍面前的木制茶桌,开口骂道:“怎么着,姓关的,你个狗犊子还敢乍刺儿,真不想活了是不是,老子我可以成全你。你小子要是真把老子惹急了,我也就是搭上几头肥猪打打官司,整死你就像捻死个臭虫,小心老子要了你的狗命。”

关云峰一看这阵势,好汉不吃眼前亏,连动也不敢动,陪着笑脸解释道:“战老前辈,小的不敢,您老误会了,您老真的误会了。”

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的于大爷儿,这时才开口说道:“凤会呀,你记住了,以后无论碰到谁,只要他不办人事,就给我用双枪招呼!”

刘凤会立刻答应一声,说道:“是,老爷,请您放心,凤会记住您的吩咐,以后无论碰到谁,只要他不办人事,我就用双枪招呼!”

于大爷儿从一走进这间办公室的那一刻起,就一直用冷峻的目光凌厉地盯着关云峰,可关云峰也是一直都在有意地躲闪和回避着……

这时,于大爷儿冷笑一声,开口严厉地说道:“关云峰,是你主动地向前田正路出的馊主意,是你领人暗中开枪打死三个无辜者,两次从厢黄三屯抓来十个人,那所有后果就得由你来承担。我今天来的主要目的只有三个:一、死难者的埋葬费和赔偿费,还有死难者家属的生活费,每家先赔三千块大洋,你自个交到家属手上;二、你擅自抓来的那十个人,必须马上给我释放,现在就得把他们全都领来,每人当面赔偿一百块大洋;三、人命关天,人死不能复生,你必须在三天之内交出真凶是谁,这场人命官司我日后再跟你打,我一定会让你血债要用血来偿。”

听到于大爷儿的这一番话,关云峰顿时目瞪口呆,张口结舌地说道:“于老前辈……,战老前辈……,你们看这……这……这……”

战华南又把眼睛一瞪,说道:“这什么这,你他妈这叫自作自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没商量,我可没工夫等,还不赶紧去办。”

于大爷儿不容置疑地说道:“关云峰,现在我以双城县警察局最高特别顾问的身份,向你宣布警察局长宫野一郎大佐的手谕。”说着,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宫野一郎的汉字亲笔,随口念道:“鉴于第五区警察署副署长关云峰巡官,未经请示,自作主张,擅自采取抓捕行动,致死人命后又关押数人,行为越轨,影响极坏。现特命关云峰挽回局面,立即放人,并对死者家属及释放人员,给予善言抚慰和现金赔偿。对于关云峰擅自越轨之行为,待警察局研究决定后,立即另行处理!双城县警察局局长宫野一郎。”念完,于大爷儿又把宫野一郎的手谕揣了回去。

听于大爷儿念完宫野一郎的手谕,关云峰立刻脸色煞白,呆若木鸡。他这时才感到事态如此严重,已经严重到后果不堪收拾的地步。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机关算尽咎由自取。他后悔自己当初不该邀功心切,更不该去捅厢黄三屯这个马蜂窝。结果却是事与愿违,弄巧成拙。

战华南又把眼睛一瞪,不无讽刺地催促道:“关大巡官,还愣着干什么,刚才我可说过了,我可没工夫在这等着,还不赶紧去办。”

看来只有忍辱负重稳住阵脚,日后才能见机行事从长计议。想到这里,关云峰起身推开窗户,向院子里的一个警察吩咐道:“喂,你快去告诉陆警长,就说我说的,让他马上张罗一千块大洋,把在押的厢黄三屯那十个人,带到我办公室,告诉他,事不宜迟,越快越好。”

等院子里的那个警察答应一声走开之后,关云峰便又顺手拉上了两扇窗户,故意装作十分可怜的样子,回身又乖乖地坐在了椅子上。

战华南说道:“关云峰,你说你这损事办的,只要有人参加反满抗日武装,就牵连家属,这些人走的时候,有的家属根本就不知道,有的知道了也管不了。眼看都快过年了,给亲人送点冻馒头粘豆包,也拿来借题发挥,小题大做,谁没有骨肉之情,难道你是石壳蹦的?”

此时的关云峰虽然觉得憋气窝火,但又不敢顶撞发作,不管战华南怎么说,无论说什么,他也只好低头不语,忍气吞声地坐在那里。

等了大约能有一刻钟的工夫,有些不耐烦的战华南刚要说什么,听到门外陆德江喊道:“报告”,关云峰忙随口说了声:“进来”。

办公室的房门被陆德江推开了,他走进来忙把手拎的装着大洋的帆布口袋,放到了关云峰的办公桌上。只见后边依次跟进来的是王凤章、赵仁堂、丁富贵、马云长、吴忠信、孙明智、郑德礼、陈宝贵、张耀祖、梁君义等十人,前边那四个人身上看不出什么异常,可后边这六个人的衣服上,都明显的带有几条子已经干了的血迹,看得出来,衣服有的地方都粘在了肉上,只要身子一动,每个人都流露出疼痛难忍的表情。

还没等于大爷儿质问,关云峰就急忙站起来解释道:“于老前辈,实在对不起,昨晚在接到您电话之前,这几个人都被审讯过了。”

刘凤会一见几个人被打成这样,实在忍无可忍,感到非常气愤,咬牙切齿地问道:“关云峰,你他妈告诉我,他们几个是谁打的?”

还没等关云峰回答,只见被打的这六个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全都集中在了陆德江的身上。陆德江反倒不以为然,十分得意地冷笑一声,对被打的这六个人横眉立目地问道:“你们看什么?有他妈什么好看的,是不是都他妈的不服气,还是想让老子再给你们梳梳皮子。”

话音刚落,刘凤会一个箭步就窜到近前,照准陆德江的脸上“咣”地就是一拳,鼻口淌血的陆德江右手挥拳刚要还击,刘凤会反手钳住陆德江的手腕,使劲向后一拧,顺势照准陆德江的屁股“嘡”地就是一脚,把陆德江踹了个嘴啃泥;趴在地上的陆德江也不示弱,伸手就要掏枪,刘凤会又一个箭步了窜上去,一只脚踩住陆德江想要伸手掏枪的那只胳膊,然后右手薅住陆德江的脖领子,就像拎小鸡一样把陆德江提起来,左手麻利地下了陆德江的短枪;还没等陆德江站稳,刘凤会回手当胸又是一拳,满脸是血的陆德江顿时双手捂着肚子,龇牙咧嘴地蹲了下去。

其实,在刘凤会的心里,早就恨透了这帮欺压百姓的警察狗子。特别是表姐夫张德禄的被害,已经在内心深处埋下想要复仇的火种。

出乎人们的意料,刘凤会下手如此之快,动作敏捷干净利落,屋子里的人全都看呆了,战华南更是连连拍手,旁若无人地大声叫好。

惊魂稍定的关云峰刚回过神来,眼瞅着下属挨打却不敢说什么,赶紧给自己和陆德江找个台阶说道:“陆警长,赶紧忙你的去吧。”

等陆德江起身猫腰捂着肚子开门走了出去,刘凤会就把陆德江的短枪,放在了关云峰的办公桌上,转回身又站在了于大爷儿的身旁。

关云峰看到刚才的这一幕,战战兢兢地按照于大爷儿的要求,乖乖地把帆布口袋里的一千块大洋,分别如数地发放到了众人的手上。

战华南看了看于大爷儿,站起身来说道:“咱们走,离开这个鬼地方。”说完,和于大爷儿一起,领着众人走出了关云峰的办公室。

走到院里,战华南又向送他们出来的关云峰撂了一句:“告诉你关云峰,这事没完,人命官司咱还得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就这样,刘凤会牵着两匹马,吴忠信给战华南牵着毛驴,众人在于大爷儿和战华南的带领下,离开了警察署,向厢黄三屯赶回来……

2

第十三章 刘凤会怒打警长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