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骑漫卷狼烟>第十四章 关云峰死里还阳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四章 关云峰死里还阳

小说:铁骑漫卷狼烟 作者:周有权 更新时间:2011/10/5 21:53:53

厢黄头屯警察署的副署长关云峰巡官,今年四十多岁,原本就是厢黄头屯人。从小到谁家就手不老实,喜欢个小偷小摸,不过头脑聪明,心眼灵活,因当时家里有钱,让他念了两年私塾,学的也不错。他爷爷是个本本分分的庄稼人,肯吃苦,能受累,后来还置下了十几垧好地和一挂大车,虽不算富足大户,但也是殷实之家。只是等到了他爹执掌家业的时候,却因整天泡在赌场里,钱耍的钻头不顾腚,一来二去把家里的老底输了个地了场光,最后没钱的时候,就连老婆也舍得押上。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大的穿鞋小的看样,不过和他老爹相比,二十来岁时关云峰就有过之而无不及,他是吃喝嫖赌、坑嘣拐骗什么都干,有时自己却还恬不知耻地说,这叫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当年奉系军阀招兵买马,也扩编警察,关云峰一看机会来了,整天和这帮不务正业的穷小子鬼混,也没个出头之日。他心里盘算,当兵,整天操练,吃不了那个苦,打仗,枪子儿可没长眼睛;当警察,神气,威风,吃香的喝辣的,到老百姓那里穷唬一通,谁敢不听。于是他剜窟窿盗洞,托门路说情,还真就当上了警察。可那么多年,在奉系警察机构任职期间,他好事没干,坏事做绝,仗势欺人,敲诈勒索,强奸民女,警匪勾结,私闯民宅,私设公堂,官报私仇,陷害栽赃。但由于他能巧于心计,善于钻营,却从办事员、警员、警士、警长、巡官、一直爬到所长的位置。等日本关东军占领双城后,他竟然摇身一变,又被双城县警察局收编为伪满洲国的警察,还坐上了第五区警察署的第二把金交椅。

送走于大爷儿和战华南一行人之后,关云峰马上在办公室门外的把手上,挂出了“办理机要,请勿打扰”的牌子,然后就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想要倒杯茶,茶壶却是空的,他使劲地把空茶壶往茶桌上一撴,想要抽支烟,烟盒也是空的,他用力地把烟盒攥在手里,狠命地往地上一摔,咬牙切齿地骂道:“妈的,人要是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真是冤家路窄,好事难成,老子精心策划的如意算盘,却扒拉出这两个半路劫财的丧门星。”骂完,一屁股坐在办公桌前的皮椅上,两只胳膊肘支撑着桌面,十个手指插进脑瓜顶的分头里,气急败坏心情简直糟透了。

他很气愤,气愤的是自民国初年到大同元年,从奉系警员到伪满巡官,无论派什么工摊什么款,抓什么差办什么案,只要来到厢黄三屯的地界,想从中捞点外快卡点油,找点借口抽点头,铁公鸡身上拔毛,连个门儿都没有。事无论大小,钱不管多少,只要一有风吹草动,出来挡横的准跑不了战华南和于大爷儿,一个是财大气粗的拦路虎,一个是根深蒂固的绊脚石,都属穆桂英的阵阵少不了。眼下死者家的赔款,就是火烧眉毛的当务之急,钱由谁出?谁掏得起?谁愿意拿?还说日后打什么狗屁人命官司,这分明是把人往绝路上逼,是想把我关云峰置于死地。

他很后悔,后悔当初不该瞒天过海,急功近利,更不该做事太绝,没留余地,落得个引火烧身,自取其祸,事与愿违,弄巧成拙。妈的,千不该万不该,就不该自作聪明,头脑发热,去捅厢黄三屯这个马蜂窝。可又一想,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当初自己并没有错。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吞,大不了就是你死我活,鱼死网破。开弓没有回头箭,做事无毒不丈夫。岂能就这样坐以待毙,任人宰割。不行,那绝对不是我关云峰的性格。只要一招棋对,就能满盘皆活。想到这里,他慢慢地冷静下来,关键时刻,要清醒一下头脑,考虑一下对策。

他习惯地拿过纸笔,随着自己的思路,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想到什么就写下什么。只见他思路清晰地这样写道:虽然事关重大,但是问题并不复杂,必须抓住要害,不要顾及其他,看来成败在此一举,就得快刀速斩乱麻。别看战华南和于大爷儿强强联手,步步紧逼,其实前者不足为虑,后者不足为奇。如何解决首要问题,才是眼下当务之急。对,有了,拉前田正路做我的挡箭牌,让宫野一郎做我的总后台,此乃三全其美的上上之策。只有这样,才能变坏事为好事,化干戈为玉帛,要想转危为安,已经别无选择。可是,又怎么能拉前田正路做我的挡箭牌呢?又如何能让宫野一郎做我的总后台呢?必须抓住要害,要害又在哪里?写到这里,关云峰感到一筹莫展,他反反复复地绞尽脑汁,冥思苦索。

猛然想起宫野一郎在前天晚上,警察署开会时的长篇讲话,他还清楚地记得领会最深的几个重点:一、在讲完今年二月三日,关东军在厢黄三屯和厢黄五屯附近两次遭袭时,宫野一郎特别强调:“我再也不愿意看到,上述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再次发生”;二、在讲话快要结束时,宫野一郎特别谈到“喜欢猎豹”,话里有话的真正含意和目的;三、在临走前的最后一句话,宫野一郎特别提醒:“我为何要在百忙之中特地来到第五区警察署,其实你们的心里最清楚,至于应该怎么做,我也不必多啰嗦”。而自己正是在对警察局长的讲话,有了深刻的认识和理解之后,才向前田正路建议立即采取抓捕行动的。当时把整个行动计划说得一清二楚,并得到了前田正路的赞许和同意,也是他下达的抓捕命令的。

既然是这样,那出了问题,无论于公于私,还是于情于理,我关云峰只是提出个建议而已,其主要责任也应该由警察署长前田正路承担。他想来想去,才如梦方醒,忽然眼睛一亮,“啪”地一拍办公桌,自言自语地说道:“有了,天无绝人之路,真乃天助我也。”说着,他顺手拉开抽屉,拿出了昨天上午在厢黄三屯的训话稿,欣喜若狂,如获至宝,急忙摊在办公桌上,再一次对其中关键的两段仔仔细细地看起来……

其中这里,是他照搬照抄,摘取了一段宫野一郎的讲话:“今年二月三日早晨,大日本关东军第二师团该步兵旅团主力,在双城堡火车站集结完毕兵分两路,北上之一部直接向哈尔滨推进,东进之一部取道青岭境内休整,再到哈尔滨待命。当日傍晚,东进之一部行至厢黄三屯附近,遭到当地抗日自卫军百余人袭扰;夜里,东进之该部驻扎在厢黄五屯附近,又遭该当地抗日自卫军袭扰;两次袭扰,均都被皇军击退;皇军伤亡近十人,毙敌数十人。据查,厢黄三屯和厢黄五屯竟有刁民相互串通,于当晚连夜送去慰问品,公开支持和慰劳当地该抗日自卫军……”

而这段最为精彩,是他很有特色的发挥:“因此双城县警察局命令我们,必须挨家挨户的过筛子,进行一次拉网式的彻底清查。一、只要发现有人参加反满抗日武装,立即责令亲属劝其重归故里,改邪归正,我们确保对其既往不咎,做到一视同仁;二、对那些没有劝退或是劝退无效者,要承担不可推卸的连带责任,立即抓捕归案,让其蹲监坐牢;三、只要发现有暗中支持反满抗日,公然帮助刁民武装与皇军对抗者,立即抓捕归案,确保无一漏网;四、特别厢黄三屯和厢黄五屯,只要一经查实,不能心慈手软,对情节严重者,必须杀一儆百,严惩不贷……”

整篇训话稿以及安民告示,是在前天晚上采取抓捕行动之前,陆德江就已经草拟好了,并直接翻译给警察署长前田正路审查过,上面有前田正路用日文的亲笔签名。前田正路听后并未提出任何异议,当然就是默许,默许就是同意,同意就算命令,命令就得执行。毫无疑问,这个推理是可以成立的。怎样去理解,那是一个人的理解能力和水平问题,起码本意是在尽心尽力,尽职尽责。至于在前天晚上的抓捕行动中打死了几个人,那也是事先得到前田正路的默许和同意的,事后早已在告示上和卷宗里解释得一清二楚。根据这些,我关云峰就可以完全推卸责任。

人世间的事情就是这样瞬息万变,飘忽不定。方才还是山重水复,如履薄冰,顷刻间就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关云峰终于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情不自禁地暗自冷笑,哼哼,于超尘,你只不过是井底之蛙,所看到的天只有井口那么大;别看你们是什么老同学,老朋友,可宫野一郎太君,他要顾全的是大日本帝国在整个双城的大局。同小小的厢黄三屯相比,孰轻孰重,不言而喻。日本人要想在满洲这么大的地盘站住脚,就必须得重用和保护像我关云峰这样精明强干的人。想到这里,他兴奋地伸手就要给宫野一郎打电话,可这时电话铃声却突然地响了起来。

关云峰伸出去的那只手,被这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吓得一哆嗦,他镇定了一下才抄起听筒,问道:“我是关云峰,请问您是哪位?”

听筒那边传来宫野一郎的声音:“我是宫野一郎,关巡官,你辛苦了。前田正路署长一再夸奖你,说你是为皇军效力的大大的朋友,我相信你,并向你表示问候。关巡官,不但厢黄三屯的人要放,款要赔,厢黄五屯的人也要放,款也要赔,我已经责令警察局给你们第五区警察署拨款两万块大洋,人要放,款要赔,你的副署长还要当,这叫抽大烟拔豆棍儿,一码是一码。只要你肯效力,皇军必有重赏,听明白了吗?”

感激涕零的关云峰“啪”地一个立正,对着话筒答道:“嗨,报告局长,卑职明白,我一定为皇军效力,情愿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等宫野一郎那边撂下电话,关云峰这才放下听筒。他擦了擦流到两腮的眼泪,来到窗前,推开两扇窗户,一扫刚才满脸的愁云,顿时变得心花怒放,喜笑颜开。在发出一阵得意的狞笑之后,便回身拉开办公室的房门,摘下挂在门把手上“办理机要,请勿打扰”的小木牌。

这时,走廊那头房门一响,关云峰探头一看,见是脸上血迹已经擦洗干净、又换了一套新警服的陆德江,正耷拉着脑袋向这边走来。

关云峰紧忙招呼道:“德江啊,快过来,我正想找你呢。”陆德江走进办公室,关云峰关上房门,顺手把那块小木牌扔在办公桌上,拍拍陆德江的肩膀,显得十分关切地问道:“老弟,快坐下,有没有感到身上哪里不舒服?你放心,大哥会想办法,早晚得出这口恶气。”

陆德江坐在茶桌前的椅子上,冷笑一声说道:“没事,小弟受点儿委屈不算什么,只是担心长此以往要总是这样,这警察署的威严和你我的脸面还往哪搁?哼哼,骑驴看唱本,慢慢走着瞧,别人不好惹,我也不是省油的灯。大哥,刚才这个小子是他妈的从哪蹦出来的?”

关云峰摇了摇头,说道:“我也是第一次看到,但肯定是于大爷儿的保镖。你暗地派人查查他的底细,这小子身上好像有些功夫。”

陆德江又冷笑一声,说道:“这年月功夫顶个屁用,只要不是铁打的金刚铜铸的罗汉,我暗中射出一粒子弹,就能结果他的狗命。”

关云峰也坐在茶桌前的椅子上,安慰道:“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大丈夫要能屈能伸,千万不可轻举妄动,小不忍则乱大谋。”

陆德江有些担心地说道:“大哥,我昨晚可是按照您的吩咐,亲自把一千块大洋交到吴子房的手上,并再三表示等事成之后,剩余的两千块大洋保证分文不少,他也高高兴兴地答应了。还是我把他派的刺客带到您指定的位置,这要是被于大爷儿知道了,岂能善罢甘休。”

关云峰满有把握地说道:“老弟,交给吴子房的那一千块大洋咱先不要了,早晚还有用得着人家的时候,我相信,只有花不到的钱,没有办不成的事。你就放心好了,只要咱哥俩联起手来,放在心上,量他于大爷儿跑得了初一,也躲不过十五,早晚非得要了他的老命。”

陆德江这时才想起,把兜里一包洋烟卷掏出来放在茶桌上,划着火柴给关云峰和自己各点上一支,说道:“大哥,那可全靠你了。”

关云峰卖弄地说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刚接到警察局长宫野一郎的电话,他特意向我表示问候和赞赏,并说只要肯为皇军效力,皇军一定会有重赏。由此可见,他对我们警察署这次联合抓捕行动,还是感到非常满意的。等前田正路署长回来,还会有更好的消息。”

陆德江听关云峰这么一说,顿时眉飞色舞也来了精神,讨好似地说道:“大哥,要是真有好消息,今晚出去喝酒,还是我请你……”

话音刚落,只听院子里立刻传来前田正路吆喝骑马的声音,关云峰和陆德江都赶紧捻灭了半截香烟,起身快步奔向屋外迎了出去……

2

第十四章 关云峰死里还阳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