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骑漫卷狼烟>第二十九章 七兄弟血洗警署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九章 七兄弟血洗警署

小说:铁骑漫卷狼烟 作者:周有权 更新时间:2011/10/18 11:17:39

等厨师把饭菜都准备好了,于大爷儿领着张青林他们兄弟四人,来到了窗明几净一尘不染的小餐厅。可是还没等刘凤会坐下,大掌柜的就走进来说道:“老爷,小姐说怕路上不安全,她担心凤会喝酒误事,请他别在小餐厅吃饭,请凤会回到客厅,同小姐她们一起用餐。”

于大爷儿看了一眼不知所措的刘凤会,面带微笑地催促道:“凤会,你还在这愣着干什么,难道没听清楚大掌柜的刚才说的话吗?”

刘凤会答应一声,只好硬着头皮走出小餐厅,很不情愿地回到了客厅。他来到高脚八仙桌子前坐了下来,低着头连看都不敢看对面一眼,顺手抄起一双筷子,端起一小碗粳米饭,狼吞虎咽的十口八口,就扒拉个一干二净。仆人赶紧过来又盛一碗,刘凤会端起来刚要吃……

于晓雅笑着说道:“刘凤会,这满桌子的菜你不会吃啊。只顾着往嘴里扒拉饭,怎么狼吞虎咽的,紧三火四地忙什么呀?我还以为你是什么样的英雄呢,见对面坐着两个女孩子,连菜都不敢吃。”说着,伸手用自己的筷子,夹了一块鸡肉一块鱼肉,放到刘凤会的饭碗里。

刘凤会连大气都不敢出,只说了声:“谢谢小姐。”就又埋头吃起来,等额头上的汗珠快淌进眼睛里,他才用手擦了擦,抹了几下。

于晓雅咯咯一笑,伸手从上衣兜里掏出一块洁白的手绢,递给刘凤会说道:“给你,快擦擦脸上的汗,眼瞅着都要掉进饭碗里了。”

刘凤会这才稍稍地抬起点头来,赶忙说道:“谢谢小姐,不用,不用,我自己的兜里有。”

于晓雅不容推辞地说道:“给你,这是新的,我让你拿着你就拿着,留着以后自己用吧。”

刘凤会只好接过手绢,一股淡淡的雪花膏的香味,似乎还夹带着少女特有的气息,扑鼻而来,沁人心脾。他顿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心“怦怦”地直跳,没舍得用这块手绢,而是下意识地揣进怀里。然后才从自己的上衣口袋,掏出一块白底蓝边的手帕,伸手向脸上擦去。

这时,于晓雅的同学开玩笑地说道:“晓雅,你这是怎么了,赠了块手绢,脸红什么呀?”

于晓雅假装生气地笑着说道:“丽新,去你的,可别胡说啊,小心没人的时候看我捶你。”

要在平时像这种小碗,刘凤会每顿饭都要吃上个五六碗,可现在他只吃半饱就放下了碗筷,说道:“小姐,你们慢用,我吃饱了。”

于晓雅看了看刘凤会,微笑着说道:“那好吧,请你到外边把车套好,稍等一会我俩吃完饭,我去向我爹说一声,咱们马上就走。”

刘凤会答应一声,来到二道院子刚套好斗子车,于晓雅和她的同学就并肩走了过来。于晓雅将托在手里的一包点心递给刘凤会,说道:“给你,快拿着,看你刚才着急忙慌的样子,肯定没吃饱,这包槽子糕等一会饿了路上吃吧。”说完,便和她的同学先后坐进了斗子车。

刘凤会觉得心里热乎乎的,接过槽子糕随手放在车上,此时才大胆而感激地迎面看了对方一眼,说了句“谢谢小姐”。等坐进车里的于晓雅说了声“走吧”,刘凤会这才坐在里手边露天的座位上,“啪”地一甩手中的鞭子,喊了声“驾”,把马拉斗子车赶出了烧锅院子。

于晓雅的同学名叫杜丽新,家就住在相隔十多里的正白二屯,是当地一个很有名气的郎中的女儿,刘凤会按照于晓雅的吩咐,顺路先把她送回家。杜丽新和于晓雅不仅是同班同学,而且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两个人志趣爱好十分接近,并且深受先进思想的影响,都有满腔爱国热情。后来同时经组织秘密介绍,她俩在毕业之前就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在双城堡和哈尔滨一带及周边地区,曾经长期从事艰苦卓绝的地下工作。

等出了正白二屯,刘凤会因在天黑之前,还要返回到厢黄三屯,同弟兄们有重大事情商量,于是就把斗子车赶得飞快,直奔双城堡。

刚走出几里地,道旁过了壕沟就是一片柳条通子,这时只听于晓雅突然喊道:“我说你赶这么快干什么呀,快停车,我要解个手。”

“吁吁……”刘凤会一拽缰绳,停下斗子车,对跳下车的于晓雅说道:“小姐,这里没人,你就将就点在道旁的壕沟里解个手吧。”

于晓雅的脸“腾”地一下子就红了,嗔怒地说道:“不,我不,难道你就不知道男女有别吗?我要过壕沟去柳条通子那边不行吗?”

刘凤会仍旧低着头,赶紧解释道:“哎呀,我的大小姐,我的姑奶奶,你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荒草甸子,连片的柳条通子,经常有胡子出没。你要是钻进去,一旦出事了,我怎么向老爷交待。不行,绝对不行,这个没商量。我把脸转过去,不会看你的,快点吧。”

听刘凤会这么一说,于晓雅“噗哧”一乐,说道:“好吧,就算我信你,不许偷着看呐。”

刘凤会掏出双枪,转过脸去,说道:“小姐,请你放心好了,有什么情况就马上喊一声。”

稍等了一会儿,刘凤会就闻到脑后有一股清香的气息飘来,接着一双柔润的纤手捂住了他的两只眼睛,他赶紧插好双枪转回身来……

只见于晓雅双臂微张双眼微闭,脸颊绯红呼吸急促地站在那里,俊俏的小鼻子忽闪着两边的鼻翼,好像含情脉脉地在等待着什么……

刘凤会已来不及多想,情不自禁地立刻靠前一步,把于晓雅微微有些颤抖的身躯,紧紧地搂在自己的怀里,热吻着她发烫的香唇……

于晓雅也是紧紧地抱住了刘凤会,动情地献出了自己的初吻,因为她知道刘凤会回去之后,要面临的是一场刀光剑影,血雨腥风……

此时此刻,仿佛世间的万物都已经不复存在,就连时光也好像停下了脚步,有的只是两个人紧紧地贴在一起的心,在剧烈地跳动……

随后,于晓雅和刘凤会不约而同,摘下戴在自己身上的长命锁,相互满怀深情地给对方戴上,谁都什么也没有说,也不必说什么……

等把于晓雅送回到双城堡的家里,于晓雅的妈妈和家人都围了上来。两个人虽然心里依依不舍,但刘凤会却丝毫也不敢耽搁,就连屋里都没进,连口水也没有喝,急急忙忙卸下斗子车,和于晓雅相互深情地看了一眼,立刻一抱双拳飞身上马,于傍晚时分赶回到厢黄三屯。

刚进屯子,就看到骑在马上的钟福财迎面而来,等到了近前两人勒住各自的马缰绳。钟福财看看跟前没人,急忙非常小心地告诉刘凤会,县警察局已配备了足够的警力,明天上午就能来到头屯警察署,势必集中全力破此大案,他现在是奉关云峰之命,通知全体警察返回警察署,今晚连夜参加紧急会议。刘凤会也压低声音,打听一下警察署的有关情况,并向钟福财叮嘱了几句,然后两人这才擦肩而过,骑马各奔东西。

深夜,乌烟瘴气的警察署会议室里,只见前台从左至右就坐的是,警察署警长陆德江,警察署副署长关云峰,警察局刑事科副科长徐建亭,警察署署长前田正路,警察局刑侦警官小田警尉,还有那个随行的日系翻译。受徐建亭和前田正路的委托,正在召开的会议由关云峰主持。这次会议的主要目的是,想在明天警察局派人到来之前,最好能够提供和发现有价值的线索,以便对上边有个比较满意的交待,免得落个办案不利的罪责。可会议的气氛却显得有些沉闷,坐在下边的二十多个警察一筹莫展,全都耷拉着脑袋打不起精神,有的直打哈欠,有的只顾抽烟。

而刘凤会却在这时,带领龙云阁、夏文举、杜仁杰、李克昌、张青林、乔国栋等众弟兄,早已隐蔽在厢黄头屯西门外一片柳树林子里。等人脚定了以后,杜仁杰、李克昌、张青林分别爬上路边三个电线杆子,掏出新买的克丝钳子,掐断了警察署直通警察局的电话线。接着龙云阁乘其不备,用飞镖打死了西门口两个站岗的炮勇,弟兄七人这才都紧握手里的双枪,迅速摸到警察署的大门跟前,侧身紧贴在两旁的砖墙上。

按照刘凤会事先的叮嘱,在里面接应的钟福财早已趁人不注意,偷偷地拉开了大铁门上小铁门的门闩。等张青林刚给门轴浇上了豆油,刘凤会紧握双枪身子闪在门旁,用握枪的左手轻轻地推开小铁门,借着会议室几扇窗户透出来的灯光,侧目仔细地观察了一下院里的情况,一抬腿就快速地跨进警察署的大院,带领手握双枪的各位弟兄溜着墙根,猫腰急步绕到会议室的窗前和门旁,屏息静气地都把身子紧贴在墙垛上。

刘凤会和龙云阁及乔国栋弟兄三人,急忙把短枪插在腰间,从怀里掏出两支飞镖,从各自旁边敞开的窗口,突然一现身形双手一甩,只见六道寒光嗖嗖一闪,坐在会议室前台的陆德江、关云峰、徐建亭、前田正路、小田警尉和日系翻译,还没来得及弄清怎么回事,就全都一命呜呼中镖身亡。死尸有的歪在椅子上,有的趴在桌子上,有的倒在地板上。紧接着,兄弟三人拔出双枪一纵身形,就跳进了警察署的会议室里。

坐在会议室里的警察们,都被这突发事件惊呆了,他们谁也没有料到,虽然开着窗户,可在戒备森严的警察署,却会遭到意外袭击。

与此同时,夏文举一脚踹开房门,带领杜仁杰、李克昌、张青林闯进会议室,立刻分散开来包抄过去,全都把黑洞洞的枪口,指向坐在下面的警察。有两个警察企图反抗,刚要伸手掏枪,被乔国栋两镖击中脑壳,顿时也都瘫倒在了地上。接着他对众警察大声喝道:“都给我老实点,谁动就他妈的打死谁!”其余的警察见此情形,全都被吓得目瞪口呆,手足无措,乖乖地坐在屁股底下的长条板凳上,是一动也不敢动。

刘凤会见大局已定,一个箭步窜上前台,来到警察署副署长关云峰的死尸旁,抄起桌上毛笔蘸着淌在地上的血迹,效仿那梁山好汉武松的样子,在雪白的墙壁上写下十个大字:“杀人者平东洋刘凤会也”。然后侧转身来,用手里的双枪,指点着台下惊惶失措的警察,义正词严地大声说道:“人是我杀的,我就是厢黄三屯的刘凤会,但从现在起,老子就是报号‘平东洋’的胡子头!今晚带领弟兄们血洗警察署,就是要为民除害,并不想乱杀无辜。你们都是中国人,你们也有父母,也有妻子儿女,也有兄弟姐妹,虽然穿上了这身狗皮,但还算不上罪大恶极,我可以给你们留条活路,谁要是再敢死心塌地的为鬼子卖命,我平东洋就砸碎你的狗头。现在全都把枪给我交出来,胆敢违抗者,老子杀无赦!”

话音刚落,警察们先互相观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都俯首帖耳地点头称是,感谢不杀之恩,纷纷乖乖地交出了手里的短枪。

杜仁杰大声问道:“牢房房门的钥匙,打开刑具的钥匙,还有枪械库的钥匙,都在谁的手里?快点他妈的过来,跟我去全都打开!”

瘦猴警察急忙答道:“杜大哥,钥匙在我这,我愿意为您效劳。”边说边从裤兜里掏出一串钥匙,起身点头哈腰地来到杜仁杰面前。

杜仁杰严厉地说道:“瘦猴,你小子可得放明白点,要想歪门邪道找麻烦,可别怪我匣枪里的子弹没长眼睛,快点头前带路,走。”

瘦猴警察在前,杜仁杰和李克昌手握双枪在后,先来到东厢房打开枪械库的房门,又来到西厢房关押任丙章的地方。等瘦猴警察打开牢门,杜仁杰借着昏暗的灯光急步扑向前去,和带着刑具的任丙章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哽咽地说道:“二哥,凤会带领哥几个救你来了。”

李克昌将瘦猴警察推到任丙章面前,并且命令他快点打开刑具,然后一把夺过他手里的那串钥匙,用枪指着瘦猴警察说道:“对不起,你就先在里边好好呆着吧。”等杜仁杰从昏暗的牢房里,背着任丙章来到警察署的院子,刘凤会已带领其他几个弟兄,押着会议室所有的警察,同时也是为了掩人耳目,不得不连同钟福财一起,全都关进关押任丙章的这间牢房里,随后李克昌就“咔嚓”一声,结结实实地锁上了牢门。

接着,众弟兄直奔东厢房的马棚,牵出了骑马,备上了鞍韂,并套上了一辆四马胶皮大车,铺上了厚厚的被子,搀扶着任丙章坐了上去。把在会议室缴获的三十多支短枪,装进了帆布口袋,连同从枪械库缴获的二十多支长枪,以及长短枪的子弹,也都放在了胶皮大车上。

夏文举急忙打开了两扇大铁门,把那串钥匙随手扔在了院子里,刘凤会一打手势,弟兄们飞身上马。就这样,刘凤会、李克昌、乔国栋在前,龙云阁、夏文举、杜仁杰在后,把张青林赶着的胶皮大车夹在中间,迅速地离开了警察署的院子,趁着朦胧的月色,疾驰而去……

人生的道路是漫长的,特别是在年轻的时候,紧要关头迈出关键一步,就能决定和改变自己的一生……

1

第二十九章 七兄弟血洗警署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