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骑漫卷狼烟>第三十七章 警察署重整旗鼓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七章 警察署重整旗鼓

小说:铁骑漫卷狼烟 作者:周有权 更新时间:2011/11/21 9:45:39

自从厢黄头屯警察署遭劫之后,接着都发生了哪些相关的事情,以及都带来了怎样连锁的反应,还真得重新回过头来慢慢的说起……

一九三二年,伪满大同元年,公历五月十二日,即农历四月初七。凌晨三点多,天刚蒙蒙亮,附近起早准备下地干活的人们,就听警察署那边有人领着喊号:“一二,快来人哪……,一二,快来人哪……”开始声音越来越大,之后却是越来越小,渐渐的变得有气无力……

有的听到压根也没在意,有的听到干脆就没搭理,有的还以为警察署起早训练呢。可当有人路过警察署门前的时候,看到大门敞开的院子里空无一人,而西厢房那边的喊号声时断时续,才觉得情况有些反常,但停下脚步却没一个,谁都不想没事找事,赶紧离开是非之地。

一直等到有两个炮勇,早晨前来西门口换岗,发现昨晚值班的同伙,早已被飞镖打死身亡,换岗的炮勇一个留在现场,一个慌忙跑来报案的时候,才按钟福财隔着铁窗的指点,从地上捡起钥匙打开了牢门,总算给囚禁在里边的警察解了围,一个个都垂头丧气地走了出来。

二十多个警察,乱哄哄的站在院子里,一时间七嘴八舌不知所措。还是钟福财提议道:“依我看,大伙都不要乱动,特别是会议室、枪械库和马棚里,一定要保护好现场,谁也不许踏进半步。还有,瘦猴大哥,你赶紧去署长办公室,给警察局打电话,还是赶快报案吧。”

瘦猴警察进去不大一会,就跑出来摇了摇头,向钟福财说道:“正副署长办公室,房门都被我踹开了,可是电话怎么摇都打不通。”

钟福财说道:“电话线一定被人掐断了,看来只好先借两匹骑马,赶快打发人立即出发,就近去东官所警察署,打电话给警察局。”

瘦猴警察说道:“福财,你看这样好不好,咱们先弄点吃的,都他妈的饿了一宿了,然后我和陈道林去报案,你和大伙保护现场。”

钟福财说道:“那好,我听你的,你让我怎么办,老弟就怎么办,不过千万要快。也别都听你的,大伙再看看吧,这样行不行啊?”

警察们都纷纷表示:“行行,现在事到临头,还是报案要紧。哼,哥们,等着挨骂吧,剩下咱们这帮人,绝对没他妈好果子吃……”

早上,双城县警察局刑事科副科长,段玉坤刚来到办公室,烟卷还没有点上,屁股还没等坐稳,就接到瘦猴从东官所警察署,气喘吁吁打过来的报丧电话,立即感到大吃一惊。撂下电话拉开房门,赶紧沿着走廊跑进科长办公室,把瘦猴警察报案的情况,转告给山本一雄。

山本一雄一听,顿时被惊呆了也震怒了,起身摘下挂在身后墙上的战刀,恶狠狠地骂道:“八格牙路,你们统统的饭桶,统统的蠢猪,调查破案的,抓住凶手的,那是你们的事情,你们的无能,你们的废物,你们马上的统统的开路,我的还要报告宫野一郎大佐的有……”

段玉坤被山本一雄臭骂了一顿,缩着脖子站在那里连大气都不敢出。可等他来到刑事科的办公室,面对警察们发号施令,拿手下人出气的时候,却立即换上另一副嘴脸,拍桌子骂人,吹胡子瞪眼,是那样的唯我独尊,神圣不可侵犯。这就是狗汉奸的悲哀,狗汉奸的德行。

前去报案的瘦猴和陈道林刚回来,一辆警车和一辆日本军用卡车,就开到了警察署的大门前。等四十多岁的段玉坤跳下警车,拉拉着像鞋拔子一样的哭丧脸,对迎出大门的警察连理都没理,只是向他带来的二十多个警察,气急败坏地吩咐道:“快,快他妈各就各位……”

紧接着,就是例行公事的老一套,什么勘查现场啦,笔录照相啦,调查取证啦,搜寻线索啦。但有一点确实非常重要,就是根据当时警察的回忆,把刘凤会、杜仁杰、李克昌、夏文举、张青林、龙云阁、乔国栋和任丙章等八弟兄,都一个一个地画影图形,直到画得非常逼真为止。当段玉坤拿着画影图形,问瘦猴像不像的时候,就因刚才段玉坤没有理他,却毫不客气地顶撞了一句:“人都跑了,像不像有个屌用……”

不料,瘦猴的这句话,反倒提醒了段玉坤,他急忙调出卷宗一看,刘凤会有爹娘和妹妹,杜仁杰有没过门的媳妇,都住在厢黄三屯;张青林有老婆,住在正白头屯;任丙章有老娘,住在老平台子。段玉坤心想,抓住几个家属,也就立了头功。于是,让知道住处的警察署的两个警察,同他一起坐进警车头前带路,让警察局几个警察坐上卡车,就像饿狼扑食一样,拉响警笛呼啸而去,可是接二连三的却全都扑了个空……

兴师动众地折腾一趟,却两手空空无功而返,段玉坤觉得很没面子,心情有些沮丧。当发现警察署门前停着另一辆警车,看到山本一雄站在院子里指手划脚,好像是在大发雷霆的时候,他急忙打开车门跳了下来,跑步上前给山本一雄打个敬礼,却唯唯诺诺,没敢说什么。

按照山本一雄的吩咐,段玉坤赶紧命令警察,把徐建亭、前田正路、小田警尉和日系翻译的尸体抬上卡车,随后让警察局的警察们也都上了卡车。至于关云峰、陆德江和两个警察的尸体,他让瘦猴通知死者家属自行安葬,并让钟福财马上派人查线,接通电话,保持联系。

等一切都安排好了,段玉坤也钻进了警车,早就坐进前边那辆警车的山本一雄,向前一扬右手骂道:“八格牙路,统统的开路……”

刚吃过午饭,警察局长宫野一郎并没有休息,而是坐在办公室的真皮转椅上,拿起山本一雄呈报上来的卷宗,聚精会神地审阅着……

看完之后,宫野一郎震惊了也震怒了。让他震惊的是,原来制造这次惨案,血洗警察署的罪魁祸首,竟然是老同学老朋友的贴身保镖,跟随超尘大哥去过他家的刘凤会;使他震怒的是,自担任警察局局长以来,这是第一起发生手下的同胞,被中国人杀害的血腥事件,也是第一次遇到中国人,对大和民族的严重挑衅。更不能容忍的是,此人年纪虽小,行为却如此狂妄,气焰竟如此嚣张,不仅杀我同胞,还要平我东洋。

宫野一郎由此感到,在满洲这块土地上,在平民百姓心目中,有一股仇视和反抗侵略的怒火正在燃烧,不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而且日后势必越烧越旺,如果不发现苗头就及时扑灭,总有那么一天,会冲破封闭的地壳,就像火山喷发一样,把坚硬的岩石化作倾泻的岩浆。也许这是不可抗拒的自然法则,但是作为大日本帝国的军人,作为效忠天皇的警察局局长,他也只能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除此之外没有第二个选择。

此时,宫野一郎手里拿着刘凤会的画影图形,和拍有“杀人者平东洋也”的照片,冷笑一声,心中暗想:平东洋,刘凤会,你上次敢踩碎我院里的青砖,我就知道你不是等闲之辈。果然如此,前些天杀死刘大贤,掠走十把枪,昨晚又血洗警察署,报号平东洋,可惜年少英雄,不能被我所用。那就实在对不起,趁你火候没到羽翼未丰之际,我就得把你扼杀在摇篮里。此时此刻,他要张开罗网擒虎豹,撒下弯钩钓金鳌。

想到这里,宫野一郎把画影图形和那张照片,“啪”地往办公台上一摔,立即拿起一支派克钢笔,在那份现场调查报告上,用行书只写下了两句话:联合下达通缉令,定要捉鸟入牢笼。写完,一按办公台上的电钮,秘书就推门走了进来,宫野一郎命令道:“你草拟一份通缉令,马上带着这份报告,去趟县警备司令部,请酒井太郎大佐签字。记住,重金悬赏,捉拿罪犯,务必在三点钟之前,一定要把通缉令发出去。”

对厢黄头屯警察署警官的任命,宫野一郎也是颇费了一番心思。他经权衡利弊和反复比较,最终确定三个最佳人选:一、山田俊介,三十二岁,大尉军衔,曾在宫野一郎手下,专门从事过特务活动,现任警察局机要科秘书,普通话说的非常好,也算是个中国通;二、刘东洋,二十八岁,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宫野一郎长子的同学,是刘大贤的独生子,刚从日本归来,为报杀父之仇,将是平东洋的死敌;三、钟福财,二十六岁,奉系警校毕业,现为警士警衔,办事认真头脑灵活,表现很好人缘不错,特别是在执行重要任务时,往往能收获意想不到的效果。

“滴滴,滴滴”,听到办公室楼下的汽车喇叭声,宫野一郎掏出镀金怀表一看,时间正好是三点一刻。稍微整理一下卷宗,戴上礼帽,拎起公文包,锁上房门,来到了楼下。同时让山田俊介和自己一起,坐进了迈巴赫·齐柏林轿车,在日本宪兵摩托队的护卫下,直接向双城堡的东门开去。一路之上宫野一郎透过车窗看到,刘凤会等八名凶犯的画影图形,以及重金悬赏的缉拿告示,已经贴满了双城堡城里的大街小巷。

刘东洋,原名刘义臣,从小聪明伶俐,加上小嘴又甜,很是招人喜欢。刚入学堂不久,《三字经》、《百家姓》就背的滚瓜烂熟,字写的有模有样,连私塾先生都夸他说:此子可教也,日后必成大器。可惜摊上刘大贤这个老爹,混蛋透顶教子无方,却把他惯坏了宠坏了。

有一年八月十五,全家赏月的时候,看到月亮里有只小白兔,他不依不饶的哭着闹着,非让他爹把小白兔抱回来不可,一时弄得刘大贤手足无措,不小心把茶碗碰到了地上。听到茶碗摔碎的动静,刘东洋很快止住哭声,拍着小手蹦着高的乐,继续逼着他爹摔茶碗,不摔就大哭大闹,眼看家里的茶碗快摔没了,赶紧打发伙计去烧锅院子,又买回了满满两挑子,刘大贤摔得满头大汗,直到刘东洋困了,这才进屋去睡觉。

还有一次,和小伙伴打架受点委屈,回到家里躺在地上打滚,无论怎么拽就是不起来,正赶上刘大贤心情有点不好,就照着他的屁股打了两巴掌,因在家里第一次挨打,把刘东洋也给吓懵了,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刘大贤打完之后,却指教刘东洋说:以后在外边干仗,你要是把别的孩子打了,回来我就赏你两块大洋,你要是被别的孩子打了,回来我就得打你两巴掌。据说不到一年工夫,刘东洋就挣了一百多块大洋。

按照私塾先生的断言,日后成不成大器咱先不说,可他长大之后却很有志气,压根就没把他老爹的这点家业放在眼里。他要的是光宗耀祖,要的是高官厚禄,要的是称王称霸,要的是飞黄腾达。为此,他才特意处心积虑地去日本留学,并且把刘义臣的名字改成了刘东洋。

四点多钟,在厢黄头屯警察署的会议室里,宫野一郎和山田俊介、刘东洋和钟福财坐在了前台,宫野一郎郑重地宣布:“诸位,现在我宣布双城县警察局命令:任命山田俊介为第五区警察署署长,任命刘东洋为第五区警察署副署长,任命钟福财为第五区警察署警长……”

宫野一郎话音刚落,警察们就全体起立,山田俊介、刘东洋、钟福财,同时面向众人鞠了一躬,讲台下边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警察局长宫野一郎宣布完任命,只是简明扼要地交待了几句,等警察们把枪支弹药卸下来,这才立即驱车离开了厢黄头屯警察署……

等警察局长宫野一郎走后,刘东洋就来到新任署长的办公室,迫不及待地征得山田俊介的同意后,才让新任警长钟福财打开档案室,拿来之前刘大贤被害时的卷宗,以及这次警察署遭劫的材料,一个人坐在新任副署长的办公室里,一张一张的翻阅,一份一份的审查。虽然两案可并一案,真相已经浮出水面,案犯也都暴露无疑,但他还是想从中得出,自己的分析和判断,进而发现被遗漏的地方,找出有价值的东西……

刘东洋打量着办公桌上刘凤会的画影图形,以及那张拍有“杀人者平东洋也”的照片,用仇视的目光左瞧右瞧左看右看,心里暗自骂道:刘凤会,好你个兔崽子,我改名刘东洋,你报号平东洋,看来你我命中注定,就是前世的冤家,今生的对头。也许我老爹在天有灵,回来后就保佑我没费吹灰之力,顺风顺水地当上了警察署的副署长。刘凤会,你等着吧,总他妈的有一天,我要亲手砍下你的狗头,为我老爹报仇……

想到这里,刘东洋敲门来到署长办公室,并向山田俊介打了个敬礼,建议立即召开会议,马上明确分工,把主要任务布置下去。可以肯定的是,他毕竟曾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受训,具备良好的军人素质和作风,无论做什么事情,迅疾勇猛,雷厉风行。至于他的人品如何,用一句话就可概括,比起他爹刘大贤,较比前任关云峰,集这两个人诡计多端、阴险狡诈、卑鄙无耻、心狠手辣于一身,是更加有过之而无不及……

1

第三十七章 警察署重整旗鼓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