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日记忆>第五章 飞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飞刀

小说:抗日记忆 作者:果隶成 更新时间:2011/11/10 22:51:47

有人可能会奇怪我怎么扔出一把手术刀呢,这就得再扯点我以前的事了。前面说过我是关中三原人,那里武风盛行,我父亲也不能免俗,不知从那里学了一套枪法,自打我有记忆起就见他一有空闲就抡着杆大铁枪在院子里耍弄,时不时还整一堆精钢铁钉把好好的一面土墙当靶子钉的是满目疮痍。有次他颇为自得的对我说他也算刀枪双绝了,做为一个刀客很不错了。我不以为然的给他泼冷水说,你怎么算刀客,你又抡大枪又扔铁钉的,那点能和刀扯上啊,所以你只能算是一个枪客或是钉客,再说现在人家都用枪了,不过不是这种枪。老爷子一听,顿时暴怒。抡起大枪把我一顿狠揍,之后让我必须每天跟他挺着大铁枪练上一小时,另外还得扔半小时钉子。从此我开始为一时的嘴上痛快付出长达五年每天近两小时的自由时光,那一年我十三岁。

直到十八岁赴上海国立医科大学求学这才不用再被老爷子逼着练他那不知从那学来的长矛加铁钉(一支铁杆前面加个尖头怎么能叫枪呢,能发射子弹的才叫枪嘛)。不过五年被逼出来的习惯乍一停下,还真不适应。最后干脆每天晚上跑到酒吧和人赌飞镖,结果嬴了不少钱。于是我干脆就把这当成了勤工俭学,酒吧老板倒也乐意有这么一个噱头帮他招揽顾客,双方相得益彰。这样枪术被我荒废了一年多,但飞镖技术却日益精进,直到一天遇到了一对青年男女。

那天晚上在酒馆连赢七人后,我正得意洋洋的坐到一边拿起老板送的红酒品尝。一对青年男女走了过来。男的礼貌彬彬的对我一欠身说,“你好!”或许是被他的风度翩翩所影响,我不由的挺了挺腰板,尽量正襟危坐,“你好!”我回答道。“在下吉野上俊,请多关照。”噢,日本人?!这下我有点爱理不理了,说不上来为什么,反正一直来就对日本人不太感冒。吉野上俊觉察出我的不悦,但只是微微笑了一下,依然谦恭说道,“阁下刚才与其他人的竞技我都看过了,不知可愿与在下切磋一二?”我懒洋洋的哼了一声,说,“可以啊,一局九个大洋。九枝镖,取胜的点数依次是九连环,一点红,比环数多少。”(解释一下,九连环是指九枝镖全部打中九环,围成一圈;一点红就是八支镖在九环围成一圈,第九支镖打在中心十环;除了这两中情况就是看环数的大小决出胜负了)。吉野上俊老脸一红,略带歉意的说,“非常抱歉,今天出来散步未曾带那么多钱。不如这样,等会如果我赢了,阁下不用付钱给我就是了。”“锤子!”我张嘴用陕西话爆出一句粗口,“你咋就知道你能赢呢,万一你输了呢,那我不白陪你玩了吗?当我瓜啊!?”我眼珠一转,看了吉野上俊旁边的日本姑娘一眼,心里存了让吉野上俊出丑的念头。“吉,那个吉啥,”“吉野上俊。”吉野提醒道。“噢,吉野”我顿了顿说,“你钱不够是吧,这样,我允许你拿女朋友做筹码,你输了你女朋友今天就陪我一天,你觉得怎么样啊?嘿嘿。”我拉长声调,阴阳怪气的说。吉野的脸刷的就涨的的通红,两只眼都能窜出火苗来。我心里那个乐啊,气死你狗日的!识趣的就赶紧滚。本以为吉野接下来就要滚蛋大吉了,可事情总有意外。跟在他旁边的那个日本女子轻轻扯了扯吉野的袖口,说到,“吉野君,就让我来做你的筹码吧,我对你有信心。”吉野上俊微一蹙眉,旋又释然,抬头对我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这下可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如果我赢了难不成就真把这女的带回去?可是如果输了,钱倒是小事,关键是不败金身就此打破喽。看看吉野上俊那一脸的自信,我把心一横,管球,先赢了再说!

很快在标靶周围就围满了人。我先掷,我向来都是掷九连环的,第一支镖稳稳的落在了九环上。换吉野掷头镖,他手一扬,镖同样落在九环上。我没在意,我可不认为他也打算掷九连环。随后你来我往,当吉野第七枝镖也落在九环时,我有些凝重起来。我掷出第八枝镖,落在九环上。吉野上俊同样把第八枝镖掷在了九环。要知道,现在九环上已经插了十六枝镖,已经没多少空地,这种掷法,越往后越难,如果吉野上俊最后一镖落在九环的话,我即使掷出了九连环也等于是输了。我拿着最后一枝镖盯着标靶,闭上了眼镜抛了出去,最后一枝镖轻轻的落在九环上。吉野没有犹豫,扔出了最后一镖,同样落在九环,不过当钢镖入靶时,我的最后一镖竟然掉了下来。要知道,掷镖游戏里,如果掷出的镖碰落插在标靶上的驻镖,那么掷镖人就算输了。就这样我用出千的办法保住了自己的颜面。虽然做到把镖插入标靶但又保证入靶不深,而且稍有震动就会脱落,其中分寸的把握难度极大,一旦失手就几乎等于输掉了,除非对手有一镖脱靶否则必输无疑,但我还是做到了。吉野上俊愣了一下,结果似乎有点出乎他的意料。围观的人也愣了,没人能想到吉野会出这种失误。这时候我听见有人啪啪的鼓起了掌,回头一看见是那个吉野上俊带来的日本女子。却见她笑吟吟的看着我,对我说,“好一招请君入瓮,阁下不但技艺超群,这份心计却也胜过吉野君许多。”吉野上俊听她这么一说登时明白并非他碰落了驻镖,不过这种事谁能说的清!他脸上登时闪过不忿之色。那个日本女子看了他一眼,走到我跟前仰头看着我,依然不改她笑吟吟的表情,“阁下是否愿意和吉野君再赌一局,不过这次比器械。当然如果阁下怕失了手就不能留下我陪你,那现在我就可以跟你走。怎么样?不要让我失望噢。”周围的人立刻兴奋起来。我靠,激我啊?我今天就好好龌龊一下你们日本男人,看你还能有什么话说,我心里骂道。

酒吧里有人拿来了两根棍子,腾开了一块五米见方的地。我手执木棍摆了一个起手势,左手后右手前,棍头上扬,棍尾下沉,遥指吉野上俊。吉野则双手持棍,平端胸前,双膝微曲,猛然大吼一声凌空跃起,同时双手将木棍高举过顶好比泰山压顶般冲我砸下来。这是典型的日本剑道招式,我如果硬抗,他势必趁机发起快攻直到我气力不支露出破绽,于是我屈身下蹲,解去他的刀势,棍头上挑以右手为圆心画出一个圆弧横扫吉野上俊的腿部。吉野反应也够快,在空中一个右侧滚,棍随身走,冲我左颈划过来。我棍往回收,同时右滑步,这时候长时间不联系枪术的后果出来了,我想的没错,可是手和腿在动作的配合上出现了一点偏差让我重心偏了一下,就这么一下疏忽,吉野上俊的木棍擦着我的左肩划过去。一时间我的左肩就火辣辣的疼,懂行的人一看就知道我这就算输了,要知道吉野是把木棍当刀使的,这一下就等于是废掉了我的左臂。我疾退几步,恼怒下正欲再来,却见日本女人冲吉野上俊一使眼色,吉野立刻后退几步,向我一躬身说道,“承让!”这一下周围人都知道这一局算是吉野赢了,纷纷叹息失望。我虽然恼怒却也无话可说。幸好我在用来吃饭的飞镖上保住了脸面,要不然以后都没法在这儿混了。

日本女人走过来,笑吟吟的说,“阁下如果愿意,泽木贞子是很愿意和你做朋友的,有空到日租界来找我哦。”说完转身离开,吉野上俊放下木棍,跟在后面离去。周围的人们开始散开,一个个摇头叹息,唉!看来日本人的技击之术也胜中华啊,一旦中日开战前景不妙啊。我悻悻的在原地站了半天才收拾东西回去,给吉野这么一闹,晚上是没心情在这里接着淘金了。

从那天起,我每天的日常活动多了枪术的练习,我只是长时间不练导致手生而已,底子尚在。所以只练习了两周我的动作及反应就恢复如初了。酒吧那边我还经常过去淘金,不过我加了一项。如果有人掷镖输给了我,他有机会赢回去,我给了他们器械格斗的机会,其实等于是给我自己创造面对各种冷兵器攻击时战而胜之的实践机会。

大学毕业后我到了上海嘉惠医院普外科实习。半年后淞沪会战爆发,我所在的医院也遭到了轰炸,看着刚才还谈笑风生的同事变成一具具尸体,我呆坐一天后从废墟中捡出了三把手术刀收在怀里,离开了医院报名参加了国军。

8

第五章 飞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